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和我的Alpha一起待产【强强】──恶鬼不善

时间:2020-09-12 08:56:11  作者:恶鬼不善

 

 
 
 
文案
两个看对眼的Alpha在相亲宴当晚,肆无忌惮、一夜风流,你来我往、好不快活。
哪曾想——
一炮中弹,一发入魂。
……
江鸣恩头皮发麻,几欲疯癫,拿着测孕仪的手颤抖个不停,活像得了帕金森。
他当真要晕过去。
不管怎样,总得让肚里这小混球的另一个爹知晓吧?
江鸣恩拍了张照片发过去,忐忑地等待。
网卡了半天才成功发送,对面也刚好弹过来一张照片——方一点开,江鸣恩当即眼前一黑!
他……他那心动嘉宾,竟然也有了!
严恺邺:一起生吧,做个伴也好,顺便结个婚。
江鸣恩:我生个**!活也不用活了,收拾收拾去世得了!
 
又名:《一夜荒唐:我和漂亮哥哥同时怀崽》
私设很多瞎写一波,主要是为了沙雕。
话痨小太阳Alpha江鸣恩×细心耿直派Alpha严恺邺
 
 
 
 
第1章 惊喜
  江鸣恩活了二十二年,家庭美满,生活富足,健康长大,他自认是一个幸福又快乐的Alpha。
  他很少遇见过烦恼,哪怕有,也能被他轻松化解。
  可是今天,他的确是感受到了手足无措的彷徨,真的碰上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天大难题,一跟母后说起,轻则挨鞭子、重则逐出家门的那种。
  他好像……一不小心弄出了“人命”。
  江鸣恩头皮发麻,几欲疯癫。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精神也逐渐变得恍惚起来。
  站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疲惫,他的脚步跟着摇晃了两下,腿脚发软,最后颇为无助地在沙发上坐下。拿着测孕仪的手颤抖个不停,活像得了帕金森。
  江鸣恩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深呼吸,再吐气,而后颤颤巍巍地摸出兜里的手机,哒哒哒打字,开始搜索。
  “测孕仪如何显示算怀孕?”
  “测孕仪准吗?”
  “孕妇有哪些注意事项?”
  “避孕药为何会失效?”
  “意外怀孕该怎么办?”
  “无痛人流对身体伤害大吗?”
  “Alpha生小孩,有多大几率会难产?”
  “两个Alpha在一起,能有美好的未来吗?”
  ……
  他刚刚工作一年而已,一个母胎solo整整二十二年的纯洁Alpha,恋爱经验为零,人生头一次做出一件出格的事情,竟然……一炮中弹了!
  这个世界太过残酷了。
  他当真要当场晕过去,希望一觉醒来,这一切只是梦一场。
  江鸣恩沉默着倒了一杯热水,捧着杯子,一口又一口,缓慢而小心地喝。
  杯子温热,传到手心,却暖不到他心底。
  他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喜欢的漂亮哥哥,正想认真地发展关系,还没来得及展开追求……
  那天晚上,江鸣恩糊里糊涂地喝了很多酒,拉着人往酒店猛冲。到了包间,酒意上涌,理智全无,一时间色胆包天,占了人家的清白。
  而且,他完全想不起来那些重要的细节——
  自己事后到底有没有吃药?
  他有没有做安全措施?
  伤害到对方了吗?
  留,还是不留?
  江鸣恩抿紧唇角,骨肉相连,他压根做不出来伤害小生命的事情。
  可是严格守礼的家教,令他无法忍受“未婚先孕”这个事实,也绝对不可能过得了……他家掌管生杀大权的母亲大人那一关。
  不管怎么样,总得让肚里这小混球的另一个爹知晓吧?
  江鸣恩叹了一口气,步伐沉重,将丢在厕所门口的测孕仪捡回来,拍了张照片发过去。两手十根手指紧扣在一起,焦虑而忐忑地等待。
  短短几秒钟,他像是在等待着一场严酷的审判。
  他非常害怕,对面会发来一句冷酷无情的“打掉吧”。
  网卡了半天,屏幕上出现的小圆圈不停地转悠着,突然一顿,江鸣恩的心跳也快停了。
  直到界面上显示出“成功发送”几个字,心里的大石头尚未落下来,对面也刚好弹过来一张照片——
  方一点开,江鸣恩当即眼前一黑!
  尽管坐在沙发上,他也觉得天旋地转,世界即将崩塌。
  照片上面显示出来的仪器,他眼熟得很,跟他刚刚发过去的……一模一样。
  他……
  与他一夜荒唐的心动嘉宾竟然也有了!
  这他妈是王炸吧?是吧?
  江鸣恩的灵魂深处都在止不住颤抖,冷汗直流,脑子里不断跳跃、浮现出两个字:
  完蛋。
  他把别人的肚子搞大了。
  江鸣恩勉强维持住镇定,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小声且底气非常不足地报告了一件事情。
  “老妈,我……怀孕了,而且我那个Alpha对象也怀上了……这种逆天的运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是,这就是现实——我准备生下来。”
  江母一向是说一不二的,她一直教育江鸣恩“身为一个Alpha,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此时她的声音听上去平平淡淡,其中却隐含了怒火。
  “你是一个成年人了,别的话,我也不必多说。既然你已经做出了某个决定,就必须将责任承担到底。”
  江母撂下电话前,江鸣恩还听见她说,“跟人家结婚吧,江家没有‘干完混蛋事儿,转头拍拍屁股走人’的孬种。”
  两天之后。
  江鸣恩看着手里的两个小红本,心情异常复杂,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至今一场恋爱没谈过,他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跟严恺邺扯证了。
  ——严恺邺是江鸣恩的相亲对象,肚子里那崽儿的爹,也是他同一所大学、不同学院的学长。
  长相、性格、待人处事的风格……样样都在江鸣恩心动的点上狂戳不停。
  那家伙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爱情,但感情是可以培养出来的,你我一块待一段时间——
  “就算‘爱情’来得晚点,也能培养出‘革命情谊’吧?为了给小朋友们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
  “我们结婚吧。”
  江鸣恩嘴上不说出来,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转头就成为了已婚人士。
  看起来波澜不惊,实际上心潮起伏难平。结婚到底不是一件小事情,江鸣恩依旧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不一样的关系。
  身体的自由权没了,从前想吃啥吃啥的权利被彻底剥夺,现在就连人生的“自由”都一并消失了——
  他所有的日常生活……将会充满另一个人的身影。
  蓝星的规矩是不许离婚,标记倒还能用激光强制抹去,可这结婚证一领,档案一输进去,断无可能再更改。
  整整二十二年自由单身,没想到一朝送了余生!
  他太难了。
  和别人同居,江鸣恩以往从未体验过,三四分别扭是难免的,但更多的是新奇。
  只可惜,快乐的日子,总是很难拥有。
  如今有一人“强行”加入他的私人空间,并且对他的生活习惯予以点评,甚至不允许他做某些事。
  比如,求欢。
  正值青年,一个血气方刚的Alpha本就受不了伴侣的信息素。一丁点儿小小的刺激,也能在一瞬间,被放大无数倍,成为可以燃烬一整片森林的火苗。
  此时此刻,江鸣恩显然已经精虫上脑,把严恺邺压在沙发上磨蹭。
  他眼睛都急红了,嘴里恳求着说道:“小邺,小邺……给我,给我好不好?邺哥哥……我真不行了……”
  严恺邺被他浓郁的薄荷香信息素整得有些心神不宁,但理智尚在,他还是坚持着推了推身上的人,“别闹,三个月内禁房事。”
  江鸣恩头脑发胀,浑身上下的气血翻涌不停,简直快要抓狂。
  关键时刻,伴侣在侧,谁他妈还能把持得住啊?!
  “我不管,我实在是管不了那么多了!七情六欲,人之常情!”
  严恺邺额头青筋直跳,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他手上的力道半点没收敛,一把将江鸣恩反按住,眸光清冷,说出来的话更是带了一股寒意。
  “你挺厉害啊?肚里的孩子,不要了是吧?”
  江鸣恩被他的话一吓,瞬间停止了扑腾,身上的冷汗“歘拉”一下就冒了出来。半晌才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尽管肚里这球是意外而来,但到底是亲生骨肉——肯定不会说“当真不在意”,也绝无可能说丢就丢的。
  见人冷静了不少,严恺邺的脸色也缓了下来。
  一抬手,把江鸣恩搂住怀里,严恺邺侧头在眼前的腺体上轻咬、舔吻。
  Alpha好闻勾人的烟草香信息素包裹住江鸣恩,柔柔地安抚,平复他过快的心跳。
  然而下一秒,江鸣恩再次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他对象握住了他的命脉,坏心眼地用拇指一摁,声音幽幽地说道:
  “看你忍得这么难受,你的邺哥哥,决定帮你……排忧解难。”
  “婚房”——他们现在住的这套复式公寓,是两个人一起出资买的。
  三房两厅,一厨两卫,还有一个露天阳台。
  江鸣恩对此感到很满意,心情自然也相当好,时不时就双手背在身后,跟个养生的老大爷似的,在屋子里来回转悠。
  可惜肚里的那球不愿让他太过舒坦,才一个多月,就很能折腾他亲爸。
  江鸣恩近来饮食不振,孕吐严重,吃什么吐什么。食物在嘴里过了个味,就立马着急得往回流一样。
  他时常刚吃饱,过了一会儿就吐空了胃,到最后,总是难受得趴在马桶边,直呕胆汁。
  “别说生产那会儿多疼了,估计我还到不了那时候呢……我想想看啊,我现在就已经要羽化登仙啦,哈哈。”
  他四肢无力地伸展开来,软软地瘫在床上,跟身侧那人开玩笑。
  江鸣恩不想让对方太过担心自己,可惜Alpha那苍白如纸的脸色,根本没有半点说服力。
  严恺邺面带忧色,心疼得不行。
  同样是怀孕,自己这一个多月却跟个没事人一样,吃嘛嘛香,完全没觉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哪知道江鸣恩正好和他相反,痛苦如影随形,体重不增反减,消瘦了很多——原先脸上还有肉,这会儿都寻不见了。
  Alpha的身体素质一向良好,哪怕受了伤也不碍事,愈合能力更是快得惊人,两三天就能恢复好。唯有“孕子”这一道,遭的罪无从抵消。
  严恺邺垂下眼帘,动作轻柔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抿紧唇角,颇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如果我陪你一起受罪,你会不会舒服一点?”
  江鸣恩正失神,眼神迷离,放空自我,突然听到严恺邺的话,顿时一愣。继而温和一笑,他捉了那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你问问这小子,他舍得他爹疼吗?”
  “……”
  严恺邺默然,手指微动。
  “我也不舍得。”
  江鸣恩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脸上看不出半点痛苦的神色来。
  过了一会儿,江鸣恩又凑过去亲了严恺邺一口,亲昵地与他贴着脸,轻笑,“别担心啦,小邺同学。给你生个大胖小子,是我心甘情愿的。”
  所以也不怕疼。
 
 
第2章 孕吐
  江鸣恩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严恺邺的。
  有时候心动就在一瞬间,无声无息地改变,并且延续到之后的生活里,很难精确到每分每秒。
  不过每天都面对着这么一个合他胃口的人,朝夕相处之间,很难不萌生喜爱之情。
  也许确实存在生理上离不开对方的原因在,只不过更重要的是,他经常会把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严恺邺身上——
  这不是江鸣恩能控制得住的,眼神会自动追着人跑。
  于是他就越能发现严恺邺身上的闪光点,对方偶尔显露出的小表情,做出的小动作,也让江鸣恩暗自发笑,在心中大呼可爱。
  以至于到后来,演变成他工作的时候,余光里若是找寻不到严恺邺的身影,便会心慌意乱,各种负面情绪碾压而来,让他没法专注于一件事。
  只有赖在严恺邺身边,鼻尖是熟悉的烟草香信息素,紧密相靠的肢体接触,才能令他快速地安下心来。
  渐渐地,越看这人,越是喜欢。感觉满意了,眼神更是会不由自主地,时刻追着他跑。
  真可谓是良性循环。
  其实事事总有因果,他发现自己怀有身孕的时候,第一个念头,不是思考“哪家医院做人流手术对身体伤害最小”,而是想让严恺邺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个事情——
  这或许就是他踏进沼泽的第一步,之后的沦陷也成为了必然。
  从前江鸣恩总不信命,如今却忍不住感慨——
  这老天爷的眼光还真他妈好,替他挑选了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
  他们是这辈子都不会再分离的伴侣,死死爱住对方就完事儿了。
  肚子里多了一个崽儿,有时候什么事情都没干,光是坐着就饿了。
  Alpha的食量本就不小,一旦饿起来,更是能大吃特吃一顿。
  江鸣恩今天莫名想吃清蒸鲈鱼,于是便缠着严恺邺下厨——这人很有大厨天赋,哪怕是普普通通的家常菜,也能让人吃得停不下来,不去当厨师真可惜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