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重生】──春山犹枝

时间:2020-09-12 08:51:08  作者:春山犹枝

 

 
 
 
 
 
文案
【请先看阅读指南,一定一定要看,谢谢合作。】
重生后的阮北知道,十七岁的时候,他的富豪亲生父母会来接他回家,然后在陆家当了几年人憎狗嫌的“外人”,卷进陆家养子跟他的几个男人们的纠纷,被牵连致死。
这一世,阮北只想多多赚钱,带养父母过上好日子。
可是……重生还附带开天眼的吗?怕鬼的阮北怂成一个球。
投资大佬鬼:想赚钱?帮我给我老婆寄封情书,我教你炒股。
爱美女鬼:没有化妆品我活不下去!给我烧一套最好的,我把我的首饰全给你。
高考状元鬼:学弟,私人辅导要伐,把新出的五三烧给我就好,没题刷伐开心。
阮北:原来重生不是我的金手指,这些鬼才是:)
竹马:不,我才是。
 
天师竹马攻x软萌怕鬼受。
【阅读指南】
1.不可怕,真的。
2.第一章好像写的有点儿问题,暂时没想到怎么改,但我个人觉得从第二章看起没什么影响,第一章就是主角摔死了,没了。
3.作者文笔一般还特别唠叨,具体多唠叨大概就是免费章那个程度,后面也没有突然打通任督二脉提高写作水平,所以无论看到哪一章觉得接受不了都可以直接退出,千万千万别勉强自己,看文是件愉快的事,如果不能从中得到乐趣何必逼迫自己看下去?
4.有副cp,正文不写他们感情戏,但确实有。
 
 
 
作品简评
重生后的阮北知道,十七岁的时候,他的富豪亲生父母会来接他回家,然后在陆家当了几年人憎狗嫌的“外人”,卷进陆家养子跟他的几个男人们的纠纷,被牵连致死。这一世,阮北只想多多赚钱,带养父母过上好日子。可是……重生还附带开天眼的吗?怕鬼的阮北怂成一个球。本文采取类单元剧的形式,通过阮北重生后意外获得的阴阳眼,串联起一个个鬼魂间的故事,由此挖掘出前世不为人知的真相,以及竹马的另一层身份。文章展现了作者笔下光怪陆离的世界,世上虽然有鬼,但还有爱情、亲情和友情,相比起恐怖的鬼怪,作者更加着力于描写人性,笔触温暖,恬淡温馨。
 
 
第1章 
  月上柳梢,银白的月光肆意泼洒,撞上别墅区璀璨通明的灯火,被掩埋的无影无踪,唯有在灯光寂灭处,方显几分存在感。
  陆家别墅外头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今日陆家小少爷生辰,不是本命年也非整岁,陆家特意大办,也是因为另有要事要借此机会宣布——陆秦两家联姻。
  陆明海这一房并无女儿,跟秦家定亲的,是他家千娇万宠的小少爷陆思白。
  现下男男相恋这种事,虽然不再那么罕见,但也没法拿到明面上去讲。
  尤其是这些个富贵人家,家里的孩子年轻时贪新鲜玩一玩,长辈不会在意,真要跟个男人订终身,那非得闹个天翻地覆不可。
  像陆秦两家这般,直接大宴宾客宣布给两家小儿定亲,更是让人难以想象。
  不过能有如今地位的,个个都是人精,不管心中如何想法,陆明海宣布消息的时候,底下掌声热烈,宾客们脸上的笑容诚挚无比。
  宴会过半,今日的主角之一秦家少爷秦深还留在大厅中招待客人,倒是另一位主角不知去向。
  秦家门第显贵,有的是人凑上去说好话讨秦少爷的好,挤不进去的或是根本没资格往前凑的,三三两两哄在一起,面带微笑,嘴里尽是今日主人家的八卦消息。
  “陆家真是好命,这就扒上秦家了,陆明海也是个不讲究的,亲儿子都能往男人床上送。”
  说话的人举着酒杯挡住自己脸上含酸带涩的笑,可话语里的藏着的羡慕,谁都听得出来。
  他嘴上嫌弃陆明海,实际上要是自己有这个机会,说不得会做的更过分,他们这些人说起来富贵,可如何能跟秦家那样的庞然大物相比,那可是累世的豪族,国内外产业不知凡几。
  旁边的人窃笑两声:“你糊涂了吧,这个可不是亲生的。”
  “瞧我这脑子。”一拍脑袋:“这是抱错那个。”
  “这可不怪你,陆家那真少爷基本没怎么露过脸儿,陆家自己不上心,我们这些外人还能帮他们记着不成?”
  “说的也是,那位少爷叫什么长什么样,我可一点儿都不记得。当初陆家抱错孩子这事闹出来,陆明海把事情强压下去,两个孩子都留下来,我还当是陆家人舍不得从小养大的孩子,没想到啊,人家是留待今日,真是高!”
  这人似讽似赞的比了个大拇指,一口饮尽杯中残酒,闷声道:“养子跟秦家少爷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打小的交情,哪是没什么感情的亲生子能比的。”
  他跟陆家说起来也是老交情,少年时跟陆明海还是很不错的朋友,都是家中不受重视的次子,手中基业浅薄,家中给的支持约等于,又想闯出一番天地。
  本来两人情况差不多,可陆明海仗着一张好脸哄的冯家小姐下嫁,借着岳家的势夺了陆家的权,之后生意越做越大,现如今两人早已不是同一个层面上的人物了。
  就如今日这宴会,他的公司规模也不算小,仅是勉强弄来一张请柬,周边的都是一些没什么排面的人。
  跟他谈话之人同样是多年好友,知道他心结,拍拍他肩膀安慰道:“秦家子嗣单薄,陆思白又是个男人,说不得什么时候两家就崩了。”
  说是这么说,两人却都清楚,秦家子嗣单薄,才会更加看重。
  陆秦两家能正式给两个男人定亲,那是秦少爷那边下了死力气,可见对陆思白有多在乎。
  陆家这次,是真要搭上秦家,飞黄腾达了。
  旁边有个初次参加这种级别宴会的暴发户,偷偷听了半天两人的谈话,实在没忍住好奇心,小声询问:“这陆少爷竟不是陆总亲生?那抱错又是怎的一回事?两位兄弟跟我说说?”
  这两人虽然背着人小声谈话,但这些事都不是什么隐秘,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只是不好当着陆明海的面说罢了。
  现在他们和被众人簇拥着的陆明海隔的老远,自然不用顾忌,当下怀着点儿不可说的心思,把陆家那点事儿倒了个干净。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其实也没什么稀奇,就是陆家被抱错了孩子,养到十六七岁,因为意外才发现不是自家亲生的。
  养子自小养在身边,感情深厚,从陆明海到陆太太,再到陆家那个年轻有为的大少爷陆思远,还有个虽然不是陆家人,但身份贵重的竹马秦深,个个都舍不得陆思白。
  既然舍不得,那就不舍了呗。
  陆家富贵,有钱,别说多养一个儿子,十个八个都没什么问题,于是亲生子和养子都留下了。
  “抱错的那家能愿意?”暴发户问。
  “瞧你这话说的,只要钱到位,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听说那家穷的很,家里有病人,还惹上了人命官司,陆家撒点儿钱,什么事儿都解决了。”
  暴发户咂咂嘴,没好意思问陆思白的态度,他是那家亲生子,要想回去,陆家也没立场拦着。
  不过看现在这情况,显然不是那么回事。
  想来也是,富贵生活谁不想过,要他是陆思白,当了十几年少爷,也不想回去过苦日子。
  但想是这么想,真这么做了,还是让人心中对陆思白人品有所质疑。
  “那陆家那位真少爷呢?”
  暴发户突然想起:“能抱错的话,两位少爷生日应该差不多吧,没听说最近陆家有办生日宴啊?”
  “今日不就是?”
  端着酒杯的男人笑得讽刺:“之前跟陆明海一起出来,站在陆思白身边那个就是。”
  暴发户愣了一下,回忆起不久前,确实在陆明海出场的时候身边跟了几个年轻人,除了陆思远和陆思白,还有一个清隽青年,眉眼肖似陆明海。
  只是陆明海待他不甚亲热,他还以为是陆家别房的少爷。
  他私下扫过一遍,没看见真少爷身影,又仔细回想,好像只是露了个面,人就不见了。
  “这位真少爷……好似有些孤僻。”
  他说得隐晦,听者心知肚明,轻笑道:“谁知道呢,听说这真少爷是个不讨喜的,处处与陆家小少爷争,也没受过什么好教育,行为粗鄙性格古怪……”
  “噢对了,还曾与秦少爷打过架动过手,这位可真是敢。”
  暴发户想起那位少爷清冷沉寂的眉眼,虽然没什么表情,也没几分笑意,但着实不像他说的那般不堪。
  再对比一下陆明海对待养子和亲生子的态度,他心中明了。
  便是他没上过什么学,别人说他儿子不好,他也会找上门去理论,陆家能让自家亲生儿子的名声差成这样,可想那位真少爷,处境怕是不太好。
  不过这种事,本也轮不到他来操心,听了一耳朵的八卦,那些所谓的豪门脸面,好像也没他想象的那般光鲜。
  “得,说这个没什么意思。”
  先前谈话的两个嚼够了八卦,觉得索然无味起来,干脆换了个话题,问起暴发户的生意,这种场合,本就是给他们结交人脉用的。
  经这一遭三人算是相识了,聊过后发现有合作的可能,于是面上更是亲切几分。
  到底是之前的八卦入了耳,暴发户不自觉地多关注了一番主人家那边。
  “咦?他们怎么都上楼去了……”
  “你在说什么?谁上楼去了?”
  “陆大少爷,秦少爷……”
  之前还上去了两个年轻人,一个他认识,是一个挺出名的大明星,听说家境也很是不错,否则也来不了今天这种场合。
  还有一个他不认识,应该是哪家的小少爷。
  年轻人不耐烦交际,躲清闲或者想上楼歇歇很正常,举办这种宴会的时候,楼上都有收拾好的供客人休息的客房。
  可陆思远和秦深是主人家,要留在这里招待客人的,一个个都往楼上跑是个什么道理?
  “陆少爷好像也消失有一会儿了。”
  这人说的是陆思白,他们听了暴发户的话,四下巡视一圈,发现果如他所说,陆秦两家的年轻都跑不见踪影了。
  “奇了怪了,这是在搞什么鬼……”
  三人皆迷惑不解,正想着,突听不远处的后院传来一声尖叫。
  他们这些人凑不到中间去,正好待在靠近院落的偏僻角落,往旁边走几步就是一扇可以通往后花园的玻璃门。
  听见尖叫声,三人条件反射往那边跑了几步,抢在其他人前面冲到玻璃门前。
  眼前的一切让他们惊呆了。
  穿着白衬衣的俊秀青年躺在地上,身下的血液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领口摔出一枚玉佩,整个儿泡在血水里看不出成色。
  他还活着,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嘴唇翕动,好像在轻声念叨什么。
  “这不是那……”
  “是陆家抱错那个孩子……”
  暴发户福至心灵抬头看了一眼,正看见陆少爷正上方的阳台上一闪而过几个身影,消失的主人们全部都在。
  “叫救护车!”
  陆明海从客厅冲出来,一把推开陆少爷身边吓懵了的女佣,陆夫人远远看了一眼就晕了过去。
  一堆人围了过去,最先过去的三人反倒被推挤开来。
  救护车来了,抬走的却是尸体,陆少爷后脑勺破了个大洞,没等到医生来就死了。
  担架从他们面前经过,不知是谁小声嘀咕:“没福气,好不容易回了富豪亲生父母家,没享几天福呢,就这么没了。”
  暴发户扭头看了一眼,没找着人,心中梗塞难言。
  刚才他离得实在太近,他眼神又好,那陆少爷临死前的絮语太简单。
  他在小声喊“爸爸”,“妈妈”,“姐姐”,还有个什么名字。
  陆家没有女儿,他最后念着的是谁可想而知,最后几个字没有听清,许是什么其他对他很重要的人吧。
 
 
第2章 
  夏季将临,攒了两季的雨水像是要把天撑破了,满溢而出,时不时漏一点儿,就是一场短暂而突兀的大雨。
  老商业街这一片,虽然街道狭窄逼仄,但人流量着实不少,一赶上下雨,店里挨挨挤挤都是避雨的行人。
  阮家的小食店卡在靠近街尾的地方,位置不算好,不过本来此处人流量够大,作为老板兼掌勺的阮立诚手艺很是不错,比不上那些大厨名厨,但也颇有几分功底,给阮家小店留下许多老食客。
  再加上这个不大的铺子是他们家自己的,不用支付高昂的租金,这般算来,别看地方小,实际上不少赚钱。
  这会儿未到饭点,进店的多是避雨的行人,只有三两个老客,特意来买这家的千层酥饼。
  本打算外带,赶上下雨,干脆就进了店里,坐下慢慢吃。
  阮立诚将刚出锅的酥饼装进纸袋里给客人递过去,并不在意避雨之人将店子挤满了,还吩咐店里帮工的刘阿姨倒些热茶水分给大家——
  这雨来得及,温度也降得突兀,穿着稍单的难免有些冷。
  喝了人家的茶水,又占了人家做生意的地儿,大部分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那几个买了酥饼的,也趁热吃起来,香气溢散在鼻尖,本来不太饿的肚子开始咕咕作响。
  于是一大锅酥饼,没一会儿就被分光了,有几个不爱吃饼的客人,看了墙上的菜单,又点了别的吃食。
  半下午生意满了,今天多挣一笔,阮立诚心里高兴,手脚麻利地把客人点的吃食做好端上去,趁着得闲开始做第二锅酥饼。
  刚有客人吃了觉得好,要买了打包带走。
  中间时不时有其他行人闻着香味过来,见店里满了,有直接离开的,也有留下等位的。
  又有推门声响起,店中客人都未曾在意,正收拾碗筷的刘阿姨抬头看了一眼,顿时笑开来:“小北,你咋个来了?”
  又扭头朝里头喊:“老板,小北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