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影后小娇妻,在线装失忆【娱乐圈】──凉皮就面包

时间:2020-09-11 16:19:09  作者:凉皮就面包

 

 
 
  文案:
  林沫穿进一本百合文,成了书中偏执大反派、国际影后薛露鹤的隐婚妻子!
  而且她穿过来时,薛露鹤刚刚发现原主出轨的痕迹。逼问之下,林沫干脆利落地装做失忆,假装自己完全忘记了跟薛露鹤有关的一切。
  好在她知道,薛露鹤一年后就会和她离婚,只要忍过去就自由了……吧?
  计划很顺利,薛露鹤甚至为了照顾她调整档期,每天在家陪伴。
  但是……林沫总觉得哪里不对。
  “亲爱的,你想多了,我只是在重新追求你。”
  薛露鹤笑,林沫毛骨悚然。
  后来:
  国际影后薛露鹤的新八卦震撼全网。
  “薛露鹤隐婚妻子曝光,竟是平平无奇的普通女孩!”
  薛露鹤转发新闻:
  “我老婆,普通?”
  然后热搜广告位被人买下,连续放了一个月的林沫宣传片、林沫美照、林沫搭配经、林沫治愈笑容……
  一个月后,薛露鹤又发微博:
  “还普通吗?”
  粉丝和无辜网友们纷纷跪下。
  沙雕萌妹X病娇御姐,前期狗血后期火葬场~
  排雷:女主真·傻白甜,文风古早小白狗血神转折,介意勿入哦~谢绝写作指导!
 
 
 
 
第1章 
  “林沫!你完蛋了你知道吗!我听说薛露鹤拿到证据了,正在回家找你的路上,你自求多福吧你!”
  手机上不小心点开的语音放完,偌大的房间陷入死寂。
  欧式大床上花边锦缎、各色抱枕堆成了柔软的小山,林沫就坐在小山中间,困惑地皱着眉头。
  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这是哪里?怎么她刚刚还在医院急救室,晕过去后再睁眼,就出现在了这里?
  绸缎的触感、带着幽香气息的空气、还有扑通扑通跳动的健康心脏……一切都真实得难以置信。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了?
  林沫从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她活不过二十岁,她努力挣扎,活到了二十三岁,终于出现了最严重的一次发病。
  林沫自己都觉得这一次是凶多吉少,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辈子还没谈过恋爱……好亏啊!
  没想到她如今不仅没死,还获得了健康的身体,甚至住得如此奢华。
  林沫下床,走去巨大的镜子前看了看。
  镜中人五官清雅唯美,却有一头俗气的泡面卷发,穿的也是裸露多过布料的超短睡裙,脸上还有没卸干净、花成一片的眼线。
  五官和林沫很像,可这打扮风格完全不同,身材也比常年心脏病的林沫好太多了,该有的曲线都有。
  林沫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会儿,拿过手机,又把刚才那条语音听了一遍。
  薛露鹤……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林沫仔细回想,忽然醍醐灌顶,猛地瞪大了眼睛:薛露鹤!这不是自己前几天刚看完的那本小说大反派吗?
  那是一本狗血霸总的百合小说,书中主角们你爱我我爱你但我们不能在一起,乱七八糟折腾了二百多章。
  薛露鹤外表是光鲜亮丽的国际影后,实际上控股书中最大的商业帝国,在书里触犯了大半本刑法,时不时就对原著受来个囚禁、绑架、谋杀身边人之类的戏码,顺带陷害、打压、开车撞原著攻,整个就是变态本态!
  而且,这位大反派薛露鹤,确实有一位叫做林沫的炮灰妻子!
  难道自己穿进了这本书里,成了大反派薛露鹤的炮灰老婆,林沫?
  林沫牙关开始发抖,给发来语音的那个“卢若若”打过去几个字:什么证据?
  卢若若立刻打来语音电话,咋咋呼呼叫她:
  “林沫你终于醒了!赶紧收拾值钱东西跑吧,你前天才出轨睡了美女,今天人家薛露鹤就知道了,你完了你知道吗!我当你好姐妹我才提醒你,她要是逼问你可别说我名字啊,我怕她把我拆了!她应该快到家了你赶紧跑吧你!”
  林沫被她吼的耳朵疼,正要说话,对面“啪”一下挂了电话,似乎很怕撞上薛露鹤。
  林沫呆呆站着,回忆了一下剧情。
  作为影后薛露鹤的妻子,原著里林沫根本不爱薛露鹤,两人完全是商业联姻。
  可是这个薛露鹤十分变态,跟原主说好,在两人结婚的两年内,必须为对方守贞,因为她有洁癖,受不了自己家里住一个被别人睡过的女人。
  可原主林沫一直爱的是原著攻,一直痴缠人家,被一次次拒绝后也不愿意放弃,反而恨上了原著受,做了许多没脑子的坏事去欺负人家。
  就在薛露鹤和林沫婚后一年,林沫对原著攻再次告白被拒,酒吧买醉后,直接跟一个陌生女人春风一度,还被拍到了照片。
  紧接着的剧情是……
  薛露鹤拿着照片回来,大发雷霆,把林沫狠狠羞辱过后,囚禁在家里。
  而……林沫在试图逃走的时候,跌下别墅窗台,终身残废,最后被薛露鹤送进疗养院,不到三十岁就死了。
  也就是说……她这刚穿过来,就要面对大大大变态薛露鹤的羞辱……了吗?
  林沫觉得自己又要犯心脏病了,捂住胸口坐起来,换了件衣服,决定迅速收拾东西!
  可……现在问题又来了,林沫不知道这房间里哪些是属于原著林沫的东西,哪些又是薛露鹤的,毕竟名义上两个人是住一起的,只不过薛露鹤每次回来都会在书房通宵办公,从不跟林沫一起睡。
  林沫正在犯难,又不敢真的什么都不带跑出去,那估计会饿死在外面,于是决定先把各种证件找出来带上,再抓一把金银首饰算了。
  她正忙碌,忽听外面传来“砰”一声巨响!
  林沫吓得一哆嗦,手里金银项链落了一地。
  奔去窗前看时,她发现楼下的一辆粉色小轿车,被人直接砸了车前盖,碎玻璃撒了满地。
  小轿车旁边站了一位身材高大拎着铁棍的男人,男人身后,一个女人正款款走进别墅大门。
  那女人背影修长,从林沫的角度看去,看不清脸,却能感觉到她身上骇人的强大气场。
  这这这……这人是薛露鹤?那车是薛露鹤叫这男的砸的?可是她砸车干嘛?
  念头一闪而过,林沫根本没法思考,薛露鹤现在已经进屋子了!她跑也跑不掉了,跳窗的话外头就是湖,下去不是淹死就是摔断腿,该怎么办?
  别墅空旷而巨大,好在林沫的房间在最高的第四层,薛露鹤直接电梯上来,也需要一小会儿。
  林沫赶紧把金银首饰又放回梳妆台抽屉,证件和钱包塞回小挎包里,装作刚起来的样子坐在床边,紧张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走廊里,有高跟鞋踩在地面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细细的鞋跟敲击出沉郁的节奏,每一下都仿佛踩在林沫的心脏上!
  光是听着脚步声的节奏和力度,林沫都能感觉得到,待会要面对的薛露鹤,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
  以前的世界里,林沫的生父从小家暴她,导致她能通过听脚步声来判断对方的情绪,分辨出哪种脚步声是最可能挨打的。
  现在薛露鹤的脚步声,就是她最害怕的那一种,是盛怒之下,笃定会狠狠惩罚她的那种。
  林沫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对策都想不到,抓着手机再给卢若若发消息,对方也根本不回了。
  原主做出那样的事,按照书里描写,薛露鹤还掌握了照片,如今自己抵赖肯定是不成的……但是要像原主一样,咬牙忍住一番身体兼言语上的激烈羞辱吗?那那那,林沫觉得自己承受不来啊!
  脚步声从走廊由远及近,很快“咔”一声停在了门外。
  林沫捂住胸口,像缺水的鱼一样大口呼吸,她总觉得自己能听到门外之人的呼吸节奏,平缓有序,如同闸刀悬在脖颈上,迟迟不落下。
  林沫冲动之下想奔过去按住门把,不让对方开门进来,随即又自嘲地放弃了这个念头,这无异于螳臂当车。
  门把手轻缓的转动,非常缓慢的发出清脆“咔”声,随即轻轻地被推开一小半。
  一只皓白的手,慢条斯理地收回去,掠过脖颈处堆积如云的雾棕色长发。
  林沫看得屏住了呼吸。
  门还掩着左半边,仅仅是右半边露出的那半张脸,就美到令人震惊。
  那半张脸的艳绝之色,如尖利刀刃,直击眼底,浓烈而强硬地霸占了林沫的大脑,让她整个人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反派影后薛露鹤吗?
  门还在缓缓移动,门外如画的女人,却站在原地,目光幽深地盯着林沫,不迈步,也不说话。
  林沫也死盯着她,无法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面前之人绝不仅是美艳所能形容,她眉尾入鬓,鼻梁高挺,唇色如血,眉宇间更有目空一切的高傲,是常年身居上位,绝不容许有人忤逆的,碾压式的强烈美感。
  林沫在这样的人面前,根本站不住,她就怕这种看上去特别强势、气场特别锋利的人。
  等她回过神来,薛露鹤已经动了,一双包裹在西装裤里的修长美腿,带着诱人遐想的曲线感,慢悠悠走到了林沫面前,还在继续往前。
  太近了,快不能呼吸了……
  那张绝美的面庞仅有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呼吸相闻,冷冷的清香扑鼻而来笼罩了周围。
  林沫看见对方眼尾处,藏着一颗泪痣。
  那泪痣浅淡异常,如同长长眼角处延伸出去的一抹轻烟,给这绝美面庞,添了几分迷人的柔。
  林沫咽了口唾沫。
  面前的人开口了,声音比林沫想象的更忧郁深沉,如顶级剧院里的大提琴声,潺潺流淌。
  “你为什么背叛我?”
  林沫光顾欣赏这脸和声音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
  她下意识就冒出一句:
  “我没有啊?”
  薛露鹤往后退了一步,撤开一点距离,手一扬,纷纷扬扬的照片朝林沫脸上身上砸来。
  照片落地,全部都是白花花的□□,是林沫这具身体和别人纠缠在床上的画面。
  某几张照片还拍到了原林沫的脸,那表情……林沫只看了一眼就被辣到,赶紧移开视线。
  薛露鹤抱着双臂,用下巴点了点照片:
  “你背叛了我。”
  林沫张了张嘴,干巴巴冒出一句:
  “我不认识你。”
  她这说的确实是实话,下意识的,我都不认识你我怎么就背叛你了?
  但随即,她立刻福至心灵地反应过来。
  她当年宅那么久,各种狗血电视剧小说,都不是白看的啊!
  再走投无路,也总有一招可以用:失忆!
  如今她林沫虽然不是失忆是穿书,但她可以装啊!
  说干就干,林沫抿了抿嘴唇,让自己诚心诚意地问出一句:
  “你到底是谁?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薛露鹤抱着手臂,眼眸微妙地眯起一些,目光如炬,狠狠投进林沫的眼睛,似乎要挖出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林沫梗着脖子,顶着薛露鹤X光一样灼人的目光,催眠自己:我就是失忆我就是失忆,我没看过你们这世界的原著,我就是真失忆,我不失忆谁失忆!我是全宇宙第一失忆症!
  薛露鹤轻笑一声,忽然抬起手,抓住林沫的胳膊。
  下一秒,心跳激烈,天旋地转。
  林沫被她反手一推,倒在床上,刚换上的牛仔短裤,迅速被扯了下来。
  感觉到薛露鹤那独特的冷香覆盖上来时,林沫头皮炸裂!
  这!刚穿过来也就二十分钟,自己就要结束二十三年的处女生涯了吗?怎么是这种“羞辱”,原著里没写啊!
 
 
第2章 
  薛露鹤动作粗暴,一点也不留情,漂亮的手指用力,狠狠摁住了林沫的大腿,痛得她大呼一声:
  “啊!你放开我!”
  林沫一边竭力挣扎,一边嘶声叫喊,努力往床头方向移动,想冲着窗外喊救命。
  可薛露鹤那双手如同铁铸一般,一手按住腿部,一手按住了她的腰,这就把林沫整个身体控制住了,完全没法动弹。
  林沫只能拼命拉长脖颈,胡乱晃动头部,双手使劲儿按在薛露鹤肩上往下推,却根本也推不动。
  她尖叫着,手脚乱蹬,对着身上的薛露鹤拳打脚踢,还次次到肉。
  可这个薛露鹤,就像电影里的机器人一样,再怎么被打也毫无影响,依旧粗暴地进行着下一步。
  “啊啊啊啊啊!放开我啊,放开!”
  林沫模糊的视线里,看见半伏在自己身上的人,忽然抬起上半身,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衣兜,掏出一件东西来。
  等看清那东西是什么,林沫差点要被吓死,完全陷入了动物性僵直,连挣扎都暂时忘记了。
  那竟然是一把盘成一小圈、手柄处镶着钻石的,做工极度精致的小皮鞭!
  薛露鹤这人到底是有多变态?她竟然随身带着这种东西,这是什么古怪的爱好啊,她是后宫嬷嬷穿来的吗!
  薛露鹤举起了鞭子,却没有落下,用鞭子盘曲在一起的鞭稍,拍了拍林沫的脑袋:
  “别跟我耍花招,再说了,你这花招也太老套了。”
  林沫:
  “……”
  她没急着回答,趁着薛露鹤只有一只手禁锢自己,迅速翻转身体,在大床里找了个堆满玩偶的角落,把大半截身体塞进去。
  于是林沫上半截身体,被小猫咪、小兔子、小乌龟、小熊和颜色粉嫩的各种玩偶堆满盖住,画面看着还有些可爱。
  薛露鹤动作轻缓地,把手里的小皮鞭展开,在空中甩了两下,特别清脆的“啪”声,惊得林沫差点原地起跳。
  林沫偷偷瞥一眼,发现薛露鹤一直沉着的嘴角,忽地微微勾起,两边翘起的高度也不一样,眼角也微微飞扬,倒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嘲讽冷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