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快穿宿主又把大佬拐跑了──狱容

时间:2020-09-11 11:06:05  作者:狱容
  “嗷——”
  四下无人的寂静小道,七八个男人狼狈的趴在地上,低低残喘。
  树木将人遮住,撒下阴霾,仿佛身处幽冥。
  秦妄扔下木棍,抬脚从他们身边走过,淡定的离开了这里。
 
 
第九章 我的管家最可爱(9)
  秦妄根据记忆找到家,看到面前破破旧旧的房子。
  ……
  他这种正经大佬怎么能住这样的地方!
  他抬步走过去,伸手轻轻一推门。
  “嘭——”
  灰尘扬起,差点喷了他一脸。
  秦妄手疾眼快的闪到一边,才避免大佬形象破灭。
  破门板摔到地上,碎了几道缝。
  秦妄看了门几秒,挺淡定的踩着它走过去。
  “咔——”
  苟延残喘的破门板彻底归西。
  秦妄还没进房,便察觉里头有人,脚步顿了顿。
  他挪到窗边,往里瞅了几眼,看到桌边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背对着他,看不清样貌,但就背影来看,似乎还不错?
  秦妄回到门边,推门而入。
  对方听到声音,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挂着一丝矜贵清冷,“请问是江鹤先生吗?”
  秦妄淡淡看着他,“你是谁?找我干什么?”
  那便是了。
  男子站起来,稍微比他矮半个头,“我是您生父的管家,这是一份亲子鉴定,您请看。”
  秦妄看他几眼,在他冷静的眼神中接下亲子鉴定。
  又是他。
  祁白。
  这么快又见面了。
  他还是认不出自己,啧。
  秦妄低头随手翻了几页就还给他,好像并不上心,“所以呢?”
  他将亲子鉴定收好,微微仰头看着他回答,“您的父亲病危,希望接您回去成为他的继承人,也希望您可以去看他最后一眼。”
  “这样啊。”秦妄顶了顶后槽牙,勾唇笑,反问,“你呢?”
  他微微一愣,随后道,“我会留在您身边协助您。”
  去还是不去呢?
  他来位面本意就是为了他,现在……
  秦妄考虑了几秒,“那以后就……多指教。”
  “不敢。您有什么要收拾的吗?”
  “没有。”
  “那请您跟我来。”他转身向外,领着秦妄走了很长一段路,停在一辆豪华车前,手于身前弯腰行礼,“请上车。”
  秦妄心安理得的受了他的理,俯身进入车中。
  靠在车座上,他看着前面开车的男人,“叫什么名字?”
  他带着白色透明眼镜专注的看着前面的路,白皙修长的手搭在方向盘上,骨节分明,煞是好看。
  “闻渡。”
  “没有姓?”
  闻渡微微侧眸,淡淡回答,声色偏冷,“没有。”
  真惨,连个姓都没有。
  车子在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停在一家医院前。
  闻渡停稳车,解开安全带开了车门,走到秦妄外边,开门,伸手,“少爷,请下车。”
  秦妄眸子落到他身上,转了一圈儿,就着他的手下车。
  他收回手,关上车门,径直往医院里走。
  门边站着几个保镖,见到他来,立即放人,“闻管家。”
  闻渡微微颔首,领着秦妄来到一间vip病房。
  他抬手敲门,“江爷,少爷来看您了。”
  半天没有得到应答声,他直接开门进去,踏进房间又转过身,眸光清冷的看着秦妄,“少爷,请。”
  秦妄目不斜视的走进病房,他关上门。
  走到病床前,上面躺着一个还不算很老的男人。
 
 
第十章 我的管家最可爱(10)
  他听到动静,艰难的睁开眼睛。
  浑浊的眼睛在看秦妄鹤时清明了些许,他张了张唇,吐出的声音却极为微弱,“我儿?”
  秦妄礼貌的点下头,“嗯。”
  男人转了转眼珠子,轻声,“闻渡,你先下去吧。”
  闻渡颔首,转身离开病房。
  他咳了咳,想要坐起来,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反而累的直喘。
  秦妄双手插在口袋中淡淡看着他,目光疏冷,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男人喘了好一会儿,才稍稍平复,叹口气,“鹤儿,你可是在怪我不早日认你?”
  秦妄毫不心虚的对视着他,“没有。”
  “我……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他解释,笑的苦涩,“现在,我也得到报应了。我只有你一个孩子,你能不能答应我,照看好江家?”
  秦妄站在床前,垂眸看着床上被病魔折磨的如同枯槁的男人,没说话。
  他忽然掩唇剧烈的咳嗽,眼眶红了一圈,“你还在怪我,还在怪我。”
  秦妄不想再听他废话,转身朝门外走去。
  “江鹤!别走……”
  他微微一顿,“我会留下,仅此而已。”
  手落在门把手上,轻轻转动。
  床上,男人听到话,迟疑了下,又重新躺下去,目光流连在外面高大男人身上,嘴角微微泻出一抹笑。
  “少爷。”闻渡看了眼里面的人,没有进去。
  当天晚上,江父便去了。
  他本就是撑着一口气见他的儿子。
  可惜他的儿子已经不在了。
  原主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后来被人领养,不到五年夫妻俩也意外去世了。
  只留下他一人。
  豪华奢靡的大房子中,秦妄目不斜视的跟在闻渡身后,被带到属于他的房间。
  闻渡站在门口,“少爷可还满意?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吩咐我。”
  礼貌优雅。
  清冷矜贵。
  秦妄当真在房中打量了圈儿,指着床头墙上挂着的他的照片,“取下来。”
  把这照片挂床头算什么,大半夜吓唬人吗。
  闻渡也看向那照片,点头,“是,少爷。”
  他很快就将照片取下来,小心的拿在手中,“少爷想如何安置?”
  “随你。”
  解决了房间问题后,闻渡便让他好好休息,退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闻渡反锁上门,一把坐到床上,揉了揉肩膀。
  bug清除系统心疼的看着自家宿主,可惜什么忙也帮不上,还非要作死插话,[白白,你很累吧?]
  祁白暴躁发言:废话?
  他家统子怎么越来越智障了。
  统统完全不因他的语气和态度生气,自责,[都是统统没用,不能帮白白。]
  祁白听它语气似乎真的很伤心,默默换了话:不怨你,这本就是我的任务。
  内心其实……妈的!老子自己都累死了还要安慰你!
  统统心中好受一点,“破涕为笑”:[白白真好。]
  祁白:……
  他扯了扯领子,将衣服扯的有些乱,倒是有些凌乱美来,“这个位面的bug检测出来了吗?”
  只有在靠近bug时,才能将其检测出来。
  统统摇头:[没有。]
 
 
第十一章 我的管家最可爱(11)
  祁白垂眸,缓缓吐口气。
  知道了。
  [对了白白,江鹤好像还没吃饭。]统统突然想起来,提醒。
  祁白:“……”
  他蹬了蹬脚,在床沿踢了几下,有点烦躁。
  原主的身份是管家,他代替了原主生存,既要消除位面bug,还要完成原主的心愿。
  而这个原主的心愿就是好好听江爷的话。
  江爷留给他唯一的命令则是,照顾好江鹤。
  他站起来,认命的理好衣领,去敲江鹤的门。
  “少爷。”
  秦妄刚从厨房回来,看到自己房门前的男人,脚步一顿,立即闪到旁边。
  祁白没听到里面有动静,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
  迟疑了一会儿,他抬起手再次落在门上,“少爷,您用餐了吗?”
  “把窗子弄开。”秦妄挂在窗子外面,面无表情的对便宜系统说道。
  系统忍了忍,没忍住嘴欠,【宿主,你为什么不从大门走?】
  从大门走不就被他看见了吗。
  秦妄目光危险,“别废话,赶紧开。”
  便宜系统撇撇嘴,想起被他支配的恐惧,认命的去把窗子给他打开。
  秦妄单手撑在窗台上,身形利落的翻进屋中。
  麻溜的锁上窗,他走到房门前打开门,若无其事的看着他:“没有。”
  “抱歉,是我的失职。”闻渡态度极好的道歉,“您现在可要用餐?”
  秦妄矜持的点下头,淡淡出声:“嗯。”
  “少爷请跟我来。”他转身走在前面,将他领到餐厅。
  宽阔的空间,豪华精致的餐桌和椅子,连桌布都是极为漂亮的。
  秦妄从容的走到桌子边,没有露出一丝震惊和贪婪。
  闻渡倒是微微好奇,这位少爷与他想象的确是不同。
  根据资料,他从小在贫穷地方长大,见了这些,不应该是这样的表现啊。
  “在想什么?”
  耳边忽然扫过一阵热风,闻渡微微回过神,向后退了步拉开距离,“少爷请稍等,菜马上来。”
  “嗯。”
  秦妄优雅的坐到椅子上,身子后仰靠在椅背,双腿交叠放在一旁,就这么看着,竟带给人一种压迫感。
  闻渡心底疑惑,却也没说什么,移开目光退了下去。
  他一走,秦妄的视线便追随着他离开,几秒后又收回。
  没一会儿,菜便上了。
  秦妄一点不着急,优雅的像个贵族少爷。
  他也的确是贵族少爷,只不过在刚刚才是而已。
  闻渡犹豫了下要不要查他,毕竟他的任务是保护好他。
  但现在看来,这个人似乎有些奇怪和可疑。
  他身上的压迫感很重,不像是个流落在外的穷少爷,反而像是什么上位者。
  祁白:统统,查一下他的身份。
  bug清除系统应一声,赶紧查,[白白,他是江家的流落在外的少爷,今天才被领回来。]
  祁白:……
  真是一堆废话。
  保持微笑ing.
  秦妄放下用餐道具,碗筷小刀叉子摆放的整整齐齐。
  他低头擦了擦嘴,站起来,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撑着桌子微微俯身,含笑看着他:“闻渡,有劳了。”
 
 
第十二章 我的管家最可爱(12)
  闻渡心跳慢了一拍,不太适应的往后退,尽量沉着的回答:“这是闻渡该做的。洗浴间在二楼,少爷……”
  秦妄打断他,眸光印着他几分不太自在的模样,“有我换洗的衣服吗?”
  啧,真可爱。
  闻渡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回答道:“有的,都为您准备好了,您要去挑吗?”
  “嗯。”他应一声。
  闻渡将他带到衣帽间,“这些都是为您准备的。”
  “你觉得我穿什么好看?”
  闻渡猛地抬头,脸上是大写的懵逼:“???”
  为啥子要问他这个问题?
  秦妄一脸正经的看着他,等着他回答。
  他反应慢半拍的回答:“都,都好看。”
  “哪里好看?人好看还是衣服好看呢?”
  秦妄摆着一张正经脸问,完全看不出他到底什么意思。
  闻渡低下头,眉心隐隐跳了跳,忍住爆粗口的冲动,斟酌着回答:“自然是少爷人好看,无论哪里,都是闻渡见过最优秀的。”
  秦妄唇角微挑,淡淡勾出一抹笑:“是吗?”
  他怎么觉得你还挺不乐意的?
  他把缩在角落的系统拎出来:看见他那敷衍的态度了吗?
  便宜系统:……
  他还看见了咬牙切齿,没瞅见人家都想打你了吗?
  【看见了。】很是乖巧。
  闻渡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好态度,恭恭敬敬的回答:“是的,少爷年轻俊美,便是任何衣服,也都是您衬衣服,而不是衣服衬您。”
  秦妄觑他几眼,假装没看到他想打人却隐忍不发的样子,道:“嘴真甜。”
  闻渡标准微笑:“少爷谬赞了。”
  洗完澡睡觉,一夜都相安无事。
  翌日清晨。
  早上六点多,闻渡准时到秦妄房外敲门,“少爷,您醒了吗?”
  秦妄没说话,低头将扣子扣好,拉开门。
  闻渡以为他没听到,再次抬手欲敲。
  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
  他没注意,手朝着秦妄门面就打下去。
  “大清早的就来打我?”秦妄包住他拳头,目光无波的看着他。
  “对不起,闻渡不是故意的。”他立即道歉,想要收回手,却发现被他握的紧紧的,根本抽不回来。
  他放弃挣扎,请求着说,“少爷,能不能松开闻渡的手?”
  秦妄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放开他,从他身边走过:“早饭准备了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