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快穿宿主又把大佬拐跑了──狱容

时间:2020-09-11 11:06:05  作者:狱容

 

 
  强强 HE 快穿
  简介
  系统:老大,今天大佬可爱了吗?
  秦妄:可爱想……
  -
  系统:老大,今天大佬听话了吗?
  秦妄:不听话……
  -
  秦妄本是一界大佬,突然有一天告诉他,他被篡位了?
  于是他拐了个系统打算去把抢他大佬位置的人抽一顿,结果发现那个人还挺可爱?可爱到什么程度呢?
  秦妄:想拐回家。
  斯文败类祁:我不可爱,滚!
  病娇美人祁:你再过来我就黑化给你看,滚!
  青梅竹马祁:我不认识你,滚!
  ……
  本书又名:宿主今天崩天道了吗
 
 
第一章 我的管家最可爱(1)
  这个管家看起来有点可爱。
  秦妄穿梭过灯红酒绿的厅吧,走到台前,骨节明晰的手敲了敲桌子,随意点了杯酒。
  调酒师看了眼来者,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年轻男子五官轮廓明晰立体,深邃俊美,微微垂着眼睫,透着一股痞气和匪意。
  他左耳戴着一枚耳钉,带起微微刺眼的光闪过调酒师眼底。
  男子狭长的眸子直勾勾盯着他,双眼皮很深,层次分明,直让人呼吸不了:“你的目光太灼热了。”
  调酒师连忙收回眼神,连连道歉。
  酒吧一角,两个男人目光贪婪的看着男子背影:“他就是那个最帅的客人吗?果然不一般!”
  另一个男人道:“看老子今晚不把他搞到手!”
  秦妄撑着脸坐在椅子上看调酒师调酒,目光冷淡。
  身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小帅哥,一个人呢?”
  他转眸看过去,薄凉的眼中一片冰冷,殷红的唇勾起:“滚。”
  “嘿!你怎么能这么骂人呢!”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玩笑道。
  “哥哥今晚陪你好不好?保证让你……啊!”
  他猛地抱住腿蹲在地上,痛的打滚,眼泪都飚出来了。
  秦妄收回脚,一只手接过高脚杯,垂眸看了他一眼,轻笑:“垃圾。”
  他张唇,咬住杯缘,缓缓将液体倒入口中。
  就在这时,背后一只手住向他肩膀。
  他懒懒抬起眼皮子,转椅抬脚准确的踹过去,“爷可不是你们能肖想的。”
  他一口将酒喝完,跳下椅子,踩过地上男人身体,快速消失在酒吧。
  【滴滴警报!警报!任务者排行榜第一名“秦妄”已被“祁白”顶替!】
  突然,一道警报消息突兀的响了三遍,方才停止。
  秦妄脚步一顿,调出排行榜,看着占在原本属于自己位置上的祁白二字,危险的眯眼。
  他关掉排行榜,在附近找了找,找到一个任务者,利用他的系统回到了时空局。
  “秦大佬,你回来了。”
  “秦大佬终于回来了!你第一的位置被一个不知名的家伙抢了!”
  一回到时空局,就全是这样的声音。
  他眉宇微微皱起,嗓音低沉又好听:“知道了。”
  此话一说,他们便知,这位大佬是不想再听了。
  秦妄迈着沉稳的步子穿过一道银白的长廊,走进一间舱室。
  舱室里全是各种各样的任务系统,他扫了一眼,都没兴趣。
  他原来的系统也不知道丢哪儿去了,啊……算了,懒得找了。
  秦妄随意走入一个深蓝色渠道,被传送进某片星域。
  【你以为你是大佬系统就了不起吗?!我可是男配上位系统!凭什么要听你的!】
  【就是!我还是最厉害的黑化反派系统呢!】
  【放屁!我才是最厉害的!】
  【厉害你个头!我看你像个害!小爷最厉害不接受反驳!快点快点!】
  数个五颜六色的光团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嚷嚷着。
  秦妄盯着那个最嚣张的系统看了半天,就是他了。
  他直接在一群争吵的智障系统中抓过它,利索的绑定。
  ps:
  这是耽美,主攻!!
  眼睛长了要用好吗!!
  不是我想写在正文,我写阅读手册写作者的话还是有人看不见!!
  占不了字数,本来就够了。
 
 
第二章 我的管家最可爱(2)
  【数据契合,灵魂稳定,已绑定成功。】
  系统懵逼脸。
  秦妄拽着他跃入时空穿梭门,掉进位面世界去。
  _
  “殿使殿使!这里闯进了一个人!!”
  耳边乍起一道嚎叫声,吵的人耳膜生疼,秦妄下意识一脚踹过去。
  “嘿!殿使救命啊!他还打人啦!救命啊!”
  挨了一脚,那个男人立即又扯着嗓子叫起来。
  被称为殿使的男人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吵什么吵,不就是闯进来一个人,等会儿打晕了扔掉不就行了。”
  “可是……”
  殿使瞪他:“可什么可,给老子闭嘴。”
  他按着男人脑袋把他掰向前面,命令:“看!”
  很远的地方,一个穿着裙子的女子身影若隐若现,逐渐向这边靠近。
  殿使双眼放光:“我的殿主啊!居然看见活的女人了!老子长这么大还没看过女的!太,太惊艳了!”
  他回头呵斥一群呆呆愣愣的手下们:“等会儿她过来了谁都不许拦听见没有!”
  一个人弱弱反驳:“殿主知道了会生气的……”
  殿使一眼扫过去:“给殿主下点药,咱小心一点,别让他知道是我们不就行了。我都没见过殿主接触女的,别把他憋坏咯。”
  “……是。”
  殿使又看了几眼,准备回去给他口中的殿主下药,不经意看到秦妄,想起来他还在。
  他赶紧板起脸:“你是谁?竟敢擅闯我们魔教的地盘?”
  秦妄正在脑子里和懵逼的系统对话,被打断有点微微不爽,蹙眉,“你们殿主呢?”
  祁白在这个位面的身份就是——魔教红罗殿殿主。
  殿使:“你找我们殿主有何事?我们殿主日理万机,可没功夫见闲人。”
  此时,日理万机的殿主祁白正在沐浴。
  他抬指勾了件红袍裹上,赤脚走出浴室。
  墨发随意披散着,水珠滑过衣角,没入里面。
  他将修长的手指插入墨发中,漫不经心一点点捋着。
  好一会儿,他才抬起眼,因沐浴而染的胭红的脸上挂着一丝不虞:“还要看多久?”
  秦妄靠在墙上打量着他,闻言走出来,半点没有偷窥的心虚,语气颇为轻佻道:“发现的有点慢啊。”
  这就是夺了他位置的家伙啊,嘶,貌似有点可爱。
  本来想抽他一顿把位置抢回来的,这么一看……等会再抽好了。
  祁白被雾气氤氲的眸子有点妖冶,眼尾是秾稠到化不开的邪气,:“谁派你来的?女的不成功,又换成男的了?”
  秦妄挑眉,目光赤裸裸的盯着他:“这么说来,殿主还真吃香?”
  啧,看他的样子,是没认出自己任务者的身份吗?
  祁白不知道他心里都想了什么,从他身边经过,然后稍稍一停,抬手勾起他下巴:“不过,你就别想了,要想活命的话,就赶紧滚回去。”
  秦妄盯着他眼睛,忽然拽住他手将他抵在后面的墙上,顶开他修长的腿抵住他退路,勾唇。
  “可是殿主大人这么美,我不舍得回去了怎么办?”
 
 
第三章 我的管家最可爱(3)
  祁白挣扎了一下,奈何力气没有他大,怎么都动不了,反而差点将红袍扯开,不由得恼怒:“放开我!”
  他在心底问系统:剧情中没有这号人物的出现,他是谁?
  bug清除系统回答:[对八起,统统查不到。]
  祁白:……
  我要你有何用?
  bug清除系统委屈:[白白对不起,可是他的权限太高,统统真的查不到。]
  秦妄见面前的男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神,眉梢轻抬:“殿主在想什么?嗯?”
  红袍已经有些松,祁白不敢再乱动了,他抬起妖异的眸子冷冰冰瞪他:“快点放开我。”
  秦妄眯着眼近距离的看着他,见他羞恼的样子,啧一声。
  他松开祁白,后退往旁边站了些:“外界一直传闻红罗殿的殿主是个女人,没想到确是男子呢。”
  刚来到这个世界,他就将记忆接收了。
  原身是魔界的狂热粉丝,一直想加入魔教,可惜几次都失败了。
  这次原身好不容易瞒着家人偷偷潜来这里,却在刚到时就被红罗殿外面的毒气给毒死了。
  便让他捡了个便宜。
  祁白拉好衣裳,揉了揉被他按住的手腕,“女人也罢,男人也罢,你来我红罗殿有什么目的?”
  系统说他权限不够,足以证明面前这个家伙的身份很高。
  男主崩坏,就在三天前已经被他清理,男配也没有他这样的。
  所以他到底是谁呢?
  祁白纤长细密的鸦睫颤了一下,上下打量几眼他,若有所思。
  秦妄顶了顶后槽牙,轻笑,“想加入红罗殿,殿主觉得如何?”
  “加入?”祁白明显不信他的鬼话,“不如何,你再不滚,本殿可真要动手了。”
  这时,外头传来脚步声,轻盈的,一听便知是习武之人。
  紧接着是一阵短促的敲门声,响起下人恭敬的问候:“殿主,您在吗?”
  祁白瞥了眼站在旁边的秦妄一眼,将不满和怒气尽数收敛,朝外头出声:“何事?”出钙片,av,中日韩漫画25元随机打包15个,小说独家资源群更新连城,晋江,书耽,海棠,特价50元有月费,微lyx775153909,新疆网域问题上不了百度云的勿扰,秒加不回复的勿扰
  “殿主大人我进来了哦。刚才外面有个小白脸闯进来了,不知躲到哪里去。”属下一边说着,一边推门而入,“您小心点,可别被他……”
  他目光触及房间里的某个人,话头一止,脑中空白了几秒。
  闯教的那个刺客出现在殿主房间中,衣衫微湿,而他家殿主大人,浴袍裹身,长发披散,两颊醺红,全身透着清新的潮湿气息。
  一看就是刚出浴的样子。
  美人儿殿主,神秘刺客,这么一看,分明他家殿主才是小白脸。
  哦不对,这哪可能是刺客啊。
  他赶紧垂下头咳了一声,自觉打扰了人家,眼神盯着地面丝毫不敢乱瞄,“殿主,你们继续,属下告退。”
  绣着简单花纹的衣摆拂过台阶,他速度极快的离开房间,并贴心的为他们关上房门。
  祁白见他那番做派便知是他误会了,然而话还未说出口,人已不见了踪影。
  秦·小白脸.妄:……
  祁·小白脸.白:……
  平时练功不见这么积极勤快。
 
 
第四章 我的管家最可爱(4)
  秦妄注意到因方才的动作而染湿的衣摆,伸手拂了拂,目光从祁白身上轻轻扫过。
  像一把小钩子,若有似无的拂过他心尖,让他忍不住微微一颤。
  他不太自在的拢了下衣裳,将腰带束紧。
  秦妄:“你的人好像脑补了什么……”
  话未说完,一把锋利的长剑刺过来,森森冷芒划过眼底,寒意凛然。
  秦妄愕然了几秒,随即身子侧侧一转躲开。
  哟,小崽子脾气还挺烈。
  他只攻不守,陪他玩了一会儿,慢慢的抛去了逗意,反倒愈发的认真。
  这家伙倒真有几分实力。
  祁白与他过了几招,就感到有些吃力,心中警惕更加。
  他能察觉到,对面这个男人还没有使出全力,他虽然亦是,可已经快招架不住了。
  祁白的系统瞧见这一幕,急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给他喊加油。
  【白白加油!别方!冷静!对,揍他!白白小心——】
  闭嘴!
  祁白被它吵的现在只想揍他一顿出气。
  系统委屈巴巴闷声闷气:【统统知道自己没用,白白不要凶统统。】
  不知是打不过人家怒气无处发泄还是迁怒,他语气不善:“镶金了还是嵌银了不让凶?”
  【白白又骂人了嘤。】
  “哐——”
  长剑倒飞出去,直直地插进窗棂里,剑身颤了一下,便稳当了。
  祁白:“敲你奶奶!”
  骂声刚起,他双手就被擒住,随即腰际一紧,被丢上了床。
  男人抽出他搁在一边的发带,带着点凉意的手抓住他手腕,竟用他的发带将他的手捆在了床头!
  随后欺身而来,祁白心中顿感不妙。
  “艹!”
  一阵疼意传来,他居然打他!
  秦妄对上他带着怒意的眸子,颇没良心道,“别怕,我就抽你顿,不要你的命。”
  说抽就抽,就算你怪可爱的,也不能放过。
  唔,别说,他现在这模样,还真挺那……
  思及此,他手一顿,眸子微微凝起,里头的玩味不知几分真假,虚虚重重,浮光掠影。
  好似两汪冰冷的幽潭,黑暗里潜藏着看不见的凶险,稍一失足就会万劫不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