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桂花黄──人间四喜

时间:2020-09-11 11:05:00  作者:人间四喜

 

 
  文案:
  发表于2年前 修改于2个月前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双性 - 古代 - 1v1
  论蛇精病攻撩弱受的步骤
  -
  等了十多年的苦口良药,偏生是眼前这人开的方子。
  就这么对了症。
  巧是不巧。
  扫雷:
  1、此文曾大修,看见哪个版本都不要奇怪(哈)
  2、双性文,弱受稍娘,攻是个蛇精病
  3、三观吃了
  2020.7.1完成简单修文,改改错别字,不影响剧情
 
 
第1章 成亲(上)
  白公子要成亲了。
  白府上下忙里忙外,整整忙了好几个月。
  李云看着白管家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生怕自己进了他老人家法眼,一不小心还得挨顿骂,于是回到厅外跑腿。十六岁的李云是这两年才过来投靠在白府当长工的远亲,只因乡里太穷,他再不出来闯闯,怕到死都没赚够银子治病。
  李芳是李云的二姑,刚听说李云要过来投亲是很不高兴的。她夫妻在白府当个长工似乎就成了乡里人艳羡的事,也不想想乡里那些泥腿子能和她比么。她李芳好歹是城里人,心里头一直瞧不起乡下那些穷亲戚;而且,李芳并不是没有自己的小算盘。她儿子陆有恒长得好又聪明,这两年还与米铺掌柜的二姑娘对上眼。算起来陆有恒是高攀对方,但米铺掌柜很赏识陆有恒,两家也算是知根知底,就跟陆家定了二十两彩礼,另外列了些茶饼布匹,算是男家下聘的物件。只是单单二十两银子就够陆家挠破头皮了,加之其他零零碎碎的,这场婚事当真谈成,没有六七十两银子可不成事。
  正巧李芳在白府有个熟人叫惠萍,是白夫人的贴身婢女,在府里也算有地位的仆人。因白公子成亲一事,她这几日忙上忙下的,自然没顾及到李芳的难处。那日来找李芳,也只是因为在罗府拿了点好处,想起自己好姐妹李芳,才顺手捎了些东西过来。
  李云平日都是打杂事务多,没碰见过蕙萍,这回他去应门才与她打个照面。蕙萍盯着这个小伙子出了神,还是李芳把她唤回神。蕙萍看着李云出去,就跟李芳打听这孩子。李芳随意说是远房亲戚的孩子。
  蕙萍笑道:“可真巧、那孩子跟罗家二小姐长得可有七八分相似呢!”她也料想不到自己随口一句话,竟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成亲(下)
  白公子成亲那天,锣鼓喧天,好不热闹。
  李云是没资格进前堂的,加上伙房活儿多,他几乎忙得累瘫了。好容易歇一会,他摸摸腰腹,蹲下身时脸色有点奇怪,还是抿着唇靠着柴火歇息。待夜里宾客都走了,他还得跟着其他人去收拾残局。
  李芳因与蕙萍相熟,一家分得了下人庭院一处独立的小屋。李云来之后就住进了屋里的小隔间,里头除了杂物就只有一张床。后来李云捡到白家摒弃的烂脚柜子,就扛回来用了,才勉强多一个属于自己的收纳柜子。
  这夜忙到月上中天,好容易打了水回房洗脸擦身,他扒下裤子蹲下身,自亵裤处取出染血的布条,又用清水洗洗私处,换上干净的布条后才拉回裤子。染血的布条他也舍不得丢,换了水清洗清洗就偷偷在房内晾起来。因为身体不适,加上这日劳作实在太累人,李云一靠枕就睡过去。次日醒来时,才发现白府出了大事。
  原来洞房那日,白公子与新娘子罗笙饮过交杯酒就不省人事,而罗笙更是趁着白公子昏睡时跑了。鸡鸣时分白公子醒来发现新娘子不知所踪,竟砸了新房,闹得整个院子鸡飞狗跳!
  白夫人得知此事,气得过分,立马吩咐人把罗当家的拉过来责问。罗当家的心里明白自己二女儿是不愿嫁到白家,当初若不是罗家生意失败需要白府接济,他罗洪也不到这卖女求富贵的地步。罗笙闹生闹死不肯嫁,还是罗笙生母胡氏以死相逼才哄得二女儿出嫁。哪知这丫头原来自己另有盘算!一大早白府的家丁找上门来,他才发现自己的妾室胡氏早不知所踪!
  白夫人听了罗洪的说辞,冷笑道:“当日说亲,你情我愿,我林绯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主!若是罗笙不愿,我林绯难不成还能把人捆来当儿媳妇不成!现下我儿这亲也成了,非认定这么个媳妇!罗洪、今日你不给个说法,我白府也不是软柿子,让人爱捏不捏的!”
  罗洪一身冷汗,只得一边暗忖晦气一边赔笑说已派人去抓不孝女,定会给白府一个交代。
  林绯可不在乎罗家的交代,她独子不吃不喝守在破败的新房里头已近一天,任是谁劝说都不肯出来。若是这么闹下去,不说白府上下受不受得了,她自己的心肝可受不了!
  那头白公子待在新房里头不出来,谁也不见,吃的喝的都让他扫出门去。折腾了两天,罗家没找到人,罗洪只能再次上门赔罪来了。白夫人将罗洪拒之门外,自己来来回回新房几次,也让白公子拒之门外。
  白公子不好过,白夫人就不好过,以至于整个白府都不好过。蕙萍作为白夫人的贴身婢女,自然也是过得战战兢兢的,就怕一个不觉察连自个儿怎么遭的罪都不知!这么过了三日,白公子仗着习武之身不吃不喝还挺得住,反而白夫人闹心得不行,吃不好睡不好,差点闭眼昏过去。
  蕙萍也不好受,整日担惊受怕的。有时白夫人稍微歇息了,她才能补补眠,也不敢睡死,怕听不见召唤。这日她才闭眼,居然想起李芳那个远房亲戚,然后整个人都忐忐忑忑的,根本无法入睡。等白夫人一醒,蕙萍就赶紧将想法禀告上去。白夫人一听,拉住蕙萍的手急问:“当真这么像?”
  “可不是么,当时奴婢也吓一跳!”
  白夫人脑中将此事转了几转:“试试也好、这么拖着,衍儿身体也受不住。”
  于是事情就这么拍板。
  蕙萍跑去找李芳,李芳听说这事时自己也不好拿主意。蕙萍就劝她:“傻姐姐、如果这事成了,夫人还能亏待你们不成!再说,到时求求夫人做主,有恒侄子的亲事还需因为彩礼一拖再拖么!”李芳一听,咬咬牙就把事情定下来了。
  蕙萍又说:“这事你赶紧跟那孩子说说,人情道理、什么都行。事儿成了,对谁都有好处!”李芳应声说行行行,说完就送走蕙萍,转身去找李云。
  李云让她拉回房里,任李芳说道了好一会才听懂二姑的意思。一听李芳说让他穿上女裙去见白少爷,李云脸色又青又白,当场拒绝:“二姑、这事不行!”
  李芳好言相劝:“李云啊、你可要想想,你一年工钱才有多少?现下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好处可是数不尽的!你也知道你自个儿的事、这辈子单靠你一双手,能挣够银子治病么!”才几句话就把李云堵得哑口无言。李芳继续说:“仔细想想、若你拒绝了,这白府还能不能容下你!到时你还不是得回去乡里,耕作收秧,你这辈子可到头了!”
 
 
第2章 治病
  最后因为李云实在排斥女装,蕙萍也没强迫,只让李芳领着李云去见白夫人。
  白夫人左瞧瞧右看看,还真觉得这孩子与罗笙长得挺像,便让蕙萍带去收拾一番,领去新房那头;末了,还特意吩咐蕙萍好好看着这孩子,若能雪中送炭自是最好,莫要雪上加霜就是。
  说让李云收拾收拾,他只有几套粗布衣裳,惠萍也懒得出门给他张罗衣物,就把主意打到好姐妹李芳的儿子身上。
  李芳一听,很是别捏。她确实给陆有恒备了好几套质地不错的衣裳,可是要匀出一套给李云,她就觉得这套做工太细,舍不得,那套料子贵得很,舍不得。
  蕙萍哪能不知道李芳心思,凑上去低声道:“好姐姐、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就一套衣裳,比得上有恒侄子的大好前程么!”
  李芳攥着一件外衣,心里头像是割肉一般,好一会才狠下心道:“就、就这件得了!”蕙萍抢过外衣,笑道:“这不就是嘛!”顺道又把配套的裤子也扯过来往手臂一挂,推开房门走出小厅。
  李云一直站在小厅里,傻乎乎地呆在一角。阴暗的角落笼罩着他的身影,看起来十分狼狈。蕙萍瞧这孩子是当真可怜,就上前轻声催促:“去换上罢。”
  “我、我——”李云又是紧张又是难堪地接过蕙萍递过来的衣物,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啥。
  李芳随后出来,瞧见李云还傻愣愣地站着,眼睛扫了扫那套衣裳,暗想这衣裳是上年新做的,有恒才穿了几次;越想越不悦,就冷下脸斥责:“李云你这孩子!还不赶紧进房把衣裳换上!误了夫人的事、你担得起吗!”
  李云被骂得缩缩肩膀,只得垂下头进房更衣了。
  房外隐隐约约听见李芳不满的牢骚与蕙萍的劝解,李云瞅瞅放在床角还未来得及收拾的布条,布条已经晾干,那洗不掉暗红就像个漩涡,默默将他的魂都收了。
  李云出生在贫乡僻壤,在家里排行老三,上头两个哥哥都是家中劳力,下面还有个小妹,年岁尚小。家中拮据,一年到头辛勤劳作才勉强解决一家子的温饱,李云身上的毛病只能一直拖着。
  其实李家大娘曾带年幼的李云到乡里的老郎中那儿瞧过病。老郎中说这病不能拖,要吃药,吃着吃着,毛病就没了。当时李小妹还没出生,李家有点闲钱,就买了几帖药煎给李云吃。后来李家大娘生了幺女,家中实在拿不出钱去买药了,只能耽搁李云这毛病。过些年老郎中老走了,乡里来了个会治病的道士。李家大娘就带着十岁的李云去瞧病,道士一看,摇头道:这哪是病!分明是邪气入身!不然、怎么会有不男不女的身子呢!
  李家大娘大骇,问这如何是好。
  道士说:只能施法驱邪。可惜这施法布阵请的都是天上神仙,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做的;再者,这布阵所用的物件都是无价之宝,需要布施善福才能请出来。
  李家没银子布施,只能灰溜溜地回家了。
  其后过了些年,李云十四岁的时候,终于来了葵水。
  李家大爷一夜间老了几岁,闷了一下午才叫了李云到跟前来,道:“我李家就当多生了个女儿。”
  李云双膝一弯,跪在老父亲面前哭道:“可我是个男子,怎么能当女儿!”
  老父亲气得不行,指着李云骂道:“你这身子骨不说比不上你两兄长!便是当个男儿养活,日后还怎么娶妻!若当个女子,顶多找个老实人出嫁,也好歹有个家!”
  李云跪趴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
  李大爷一不作二不休,过个大半月就给李云寻了个隔壁乡的樵夫。那汉子年三十,家里穷,但胜在勤奋;知道李云身子也不嫌弃,一心只想讨个婆娘暖炕头。两人见了一面,那男人似是早认定李云就是自己婆娘了,临走前当着李家夫妇的面捏了捏李云臀部。李云碍于父母在前不能发作,憋红了一张脸。
  李大娘对对方也不满意,见对方毛毛躁躁调戏自己儿子,这气不打一处来!
  男人一走,李云就哭着跪在父母面前,说要到城里谋出路治病去。
  李大娘也哭了:“傻孩子、你这病哪这么容易说治就治!”
  李云大吼:“娘,你就任由儿子被糟蹋么!”
  糟蹋这两字说得挺剜心的,反正就狠狠刺痛李大爷的心肝。于是这亲事告吹了,李云就托关系到了城里白府来。
  笙儿
  白公子的新房在辰院里,成亲那日这里热闹至极,现在反而冷冷清清的,伺候的下人连大气都不敢喘,就怕刺激到新房里头的爷。
  李云让蕙萍领着进了辰院,路上的下人皆偷偷瞥了眼这年轻人,嘴上没说,可时不时打量的眼神就好似开刃的刀子,刺得李云浑身不自在。
  新房的门早在新婚次日的早晨就让白公子给轰倒一边,剩下的另一边虚掩着,透过那破败的门就能看到房内满地狼藉。
  李云心里头咯噔一跳,突然想退缩。蕙萍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压低嗓子叮咛:“好孩子、若是能把白少爷领出来,你可就是大功臣!夫人绝不亏待你!”
  “我……”李云有些慌,也有些怕,让蕙萍催着推着上前好几步。
  “去罢去罢!”
  李云频频回头,都让蕙萍半是胁迫地劝着;终于到了门前,他心惊胆战地偷瞟了里头一眼,偌大的房内几乎没有一件物品能在白公子的蓄意毁坏下幸存,特别是那张新床,几乎都不成样儿了。靠那附近坐着一个人,身上红红的喜服凌乱着,连头上的羽冠也七斜八歪地挂在后脑勺处,不少头发乱糟糟披散开来,看起来很是颓废。
  白公子就这般盘腿坐着,眼神涣散,盯着地上某处似是发傻。
  李云之前是见过这位少爷的。那时候他刚来白府不久,远远看了一眼,白公子一身锦衣在凉亭处站着,一身贵气羡煞李云许久。李云瞧瞧自己身上穿着的衣裳,不自觉想着:这倒有些风水轮流转呢。于是乎,他壮着胆子跨进那间新房。
  白公子一直都在出神,直到李云来到他身侧唤了他几声“白少爷”,他才抖抖身,斜眼看过去。这一看可不得了,那涣散的眼神慢慢凝聚成焦,一双黑眸把李云看得真真切切的。李云被目不转睛地盯着,觉得浑身不自在,只得赶紧道:“白、白少爷,您可好呐?”
  白公子眼都不眨,伸手拉住李云的手,感觉到李云的退缩之意,也只轻轻地握住。良久,在李云惊魂未定中,白公子终于轻声喊了句:“笙儿。”
  李云怔怔,见白公子满脸期盼地盯着自己瞧,才知道这是在叫自己呢,只好硬着头皮应:“呃、诶,白少爷,咱出去可好?”李云自知嘴拙,也想不到啥弯肠子去绕,暗忖赶紧把这位少爷带出门去,也算完了自己本分罢。
  白公子倒是很听话,点点头就让李云领着出了门。
  外头一脸着急地候着的蕙萍见人出来,喜得双手合掌,对天念了三次菩萨开眼。
  李云让白公子握着手,很不自在地叫了蕙萍:“蕙萍姑姑、少爷这……”
  蕙萍招手道:“你带上少爷随我来。”说着就在前头领路。
  李云以为出了门就完事,哪知道后面还要走上一段路。白公子一路上盯他盯得紧,只把他寒毛都看得竖起来!李云偷偷瞟了他一眼,白公子轻轻一笑,那模样虽是邋遢,仍很是好看,但就那一眼竟把李云吓得收回视线。
 
 
第3章 入浴
  李云让蕙萍带到一处分院,吩咐下人收拾好衣物,就让李云领着白公子入室内沐浴。李云一听入浴二字,顿时要蹦起来!他很是难堪地拒绝:“小的就粗鄙下人,怕、怕伺候不好!还是让其他人来……”话还没说完便让蕙萍一瞪眼急急打断:“才多大的事儿!办好了少不了你好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