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作妖【花季雨季】──白小粥

时间:2020-09-11 08:53:24  作者:白小粥

 

 
  文案:
  高二一班新来了一个转学生赵椁,正好住在年纪第一顾衾的隔壁。
  赵椁:“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哥们,为你要星星不给月亮。”
  顾衾:“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兄弟,为你我可两肋插刀。”
  直到第一天开学报道,这两个好兄弟成功把对方卖了。
  顾衾:“好哥们,为我要星星不给月亮?”
  赵椁:“有时候,天空乌云蔽日,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赵椁:“好兄弟,为我可两肋插刀?”
  顾衾:“有时候也可以插.你两刀。”
  放心,朋友一生一起走。
  *后来——
  真香。
  顾衾:“乌云蔽日,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赵椁:“为你上可捞月亮下能摘星。”
  赵椁:“有时候也可以插.我两刀?”
  顾衾:“我狠起来可以为你插自己两刀。”
  顾衾:怎么样,是不是感动到想以身相许?
  赵椁:谢邀,禁止带刀谈恋爱。
  顾衾:???
  刀尖向内,所有柔软都留给你。
  别问,问就是爱人。
  1、关于属性问题:
  *什么都会就是不会从商小甜饼攻(赵椁)vs 嘲讽值满点次次考第一学神薄荷受(顾衾)
  2、关于视角问题:
  *攻受视角会交叉使用,后期攻的视角偏多。
  3、关于更新问题:
  *大概每晚九点左右更文。
  4、关于名字问题:
  *我想照顾你,一辈子的那种。
  生同衾死同椁。
  哥们,喜欢搞情侣名吗?
  5、关于设定问题:
  *前期会有一些网游剧情,后期以校园为主。
  就算温水煮青蛙也得把水煮开了,换句话说,嗯,慢热。
  这是一个关于互相救赎互相成长的故事。
  6、一点温馨小提示:
  *他们是牛扎糖夹心味的小甜饼,被黏住的话会有酥酥麻麻的电流压过,责不在我,抱头鼠窜。
 
 
 
 
第1章 chapter1赵椁
  寰鸹乡里小巷子很多,对迷路的人不太友好。
  它的名字也不太友好。
  新上任的吴镇长在会议上点到这个名字,他白眼一翻卡了半天都没想到这到底怎么读。
  会议室里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看。
  说实话,那一刻,吴镇长觉得有点尴尬。
  不过,好在他有一个好秘书,秘书把手偷偷缩在桌子底下查到了这个拼音,只是可惜她平翘舌不分,这一心急就在旁边低声提醒道:“寰(huan)鸹(gua)。”
  吴镇长一拍脑袋,他恍然大悟道:“黄瓜乡——朴素又实在,这个名字有点意思。”
  会议室里几十号人跟着哈哈大笑,都说有点意思。
  吴镇长眼睛一闭嘴巴一张,从此寰鸹乡焕然一新变成了黄瓜乡,大家只好捏着鼻子迎接了这个朴素又实在的新名字。
  虽然黄瓜乡里面的人感觉这名字对他们不太友好。
  这种感觉在赵子军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他连续几天都阴沉着脸。
  原因无它。
  当时的会议内容第二天就出现在他们乡村小报上,为了夺人眼球,上面明晃晃的挂着几个大字:
  这里突出表扬一下黄瓜村村长的朴实无华。
  朴实无华的赵子军笑了。
  他笑着吃了一个星期的拍黄瓜,只可惜他吃黄瓜的速度还是没赶上乡村小报换标题的速度。
  这周还没过去一半,乡村小报的标题又蹭热度换了一个“老黄瓜:昔日天才少年一朝改卖破烂,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请继续关注乡村小报下期为您揭秘”。
  说实话,老黄瓜赵子军不太高兴。
  因为这份小报上提到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亲儿子赵椁。
  他的混账儿子从小就在“从商”上展现了极大的天赋,比方说赵椁周岁抓周的时候。
  桌子上琳琅满目摆满了各种小玩意,赵椁二叔乐滋滋的抱着他。
  可他竟然能一眼看透这些俗物,左手穿过他二叔为数不多的几根银发,右手拽着他二叔新镶上的金牙。
  从小穿金戴银,可想未来商业界又将出现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但想到“卖破烂”这几个大字,赵子军就不太高兴的在厨房里拍黄瓜,虽然黄瓜很脆,口感也不错。
  不过没过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一阵乒呤乓啷的声响。
  “老赵。”赵椁掀开帘子就走了进来,他得意地说:“看到今天的报纸没,这将是打响你儿子从商传奇的第一炮。”
  听到声音的赵子军瞬间觉得手上的黄瓜也不香了,他神色复杂地说:“比方说卖破烂?”
  走进来的少年身材挺拔,个头将近一米八五,白色的衬衫卷了个角,露出了一截干净的手腕,屋里遮光的帘子被他一掀,堪堪打进了一点阳光照进他的眉眼,他的眼尾有点上佻,可眼神却又很温柔,嘴角带着点漫不经心的笑意,让整个人又变得有些痞气。
  帅是挺帅,赵子军在心里想,可怎么就卖破烂去了?
  赵椁洗了把冷水脸,他一脸“这你都不懂”的表情看着赵子军,“我们要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
  “比方说卖破烂?”
  “老赵,每一个伟大的人都要经历一段屈辱的时光,而被辱骂是每个传奇人物都要经历的过程。”赵椁沉痛地感慨道:“虽然这样说会打击到你,可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赵椁从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捧出了一坨奇形怪状的东西,这个东西还仔细地封存在了密封袋,他一脸得意地问:“你看这是什么?”
  赵子军毫不犹豫地说:“破烂。”
  “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我很心痛,你没有任何艺术天分。”赵椁叹息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仔细看看这是什么?”
  这次赵子军又凑上前仔细地看了一眼,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破烂?”
  “这是你。”赵椁终于没忍住把这一坨从袋子里拿了出来,他叹息道:“没想到你竟然连自己都没认出来。”
  赵子军:“……”你再说一遍,这玩意是什么?
  “这是你。”赵椁又肯定的重复了一遍,他指着上面的小白点说:“你看,这眼睛和你一模一样。”
  赵子军狐疑道:“我眼睛是白色的?”
  赵椁点头道:“您最喜欢翻白眼。”
  他又指着上面一道高耸的划痕说:“您再看这横看成岭侧成峰的鼻子,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小嘴,每一个伟大的人都要长出诗里的气质。”
  赵子军美滋滋地说:“这像我吗?”
  赵椁:“神似。”
  这句神似让他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赵椁的肩,果然,他儿子不愧是从小就穿金戴银的男人。
  想到这里,赵子军又拎起黄瓜切成了丝,不经意地开口道:“前几天和你商量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一听又是这事,赵椁打了两个蛋在锅里翻炒:“您那是和我商量吗?您是先斩后奏,直接把我学籍转过去了。”
  赵椁夹了一口蛋嚼了起来,他想:据不完全统计,他爸下一句肯定是“我那也是为了你好”。
  果然,赵子军皱着眉反驳道:“那也是为了你好,你的成绩完全可以转到市一中,并且你那学校也不能待下去了。”他一边把菜端了出去一边说:“我和你李阿姨说好了,有她照应我也放心。”
  赵椁“哦”了一声没说话。
  老赵嘴里的李阿姨是他的继母,他妈妈很早就去世了,两个人都是二婚,李阿姨带着自己的儿子住在县城,她正好在一中当老师。
  反正据老赵的狗屁说法是为了给他们父母般爱的关怀,可事实上因为两人工作地点的原因,他们平时很少见面,活动范围仅限一日三餐,所以他们平时说过的话包括并仅限于:
  吃什么?
  吃了吗?
  今天吃好了吗?
  吃什么……合适?
  所以赵椁无数次合理的怀疑,这俩结合可能不是爱,是为了学区房。
  屋外夏日炎炎,手机铃声突然从里屋传了出来。
  赵椁绕过客厅到了里屋,他把手机从床头拿了起来,一摁接听,里面就传来了一道急促的声音:“椁哥,你快点登游戏,小凤凰……”
  赵椁看了眼微信,然后毫不犹豫把语音通话挂了。
  过了一会,他的发小杨涛迷茫的看着手机又响了起来,他茫然地说:“你挂我电话?”
  “突然想起来,手机还有包月电话月租,一个成功的商人不会放过任何细节。”赵椁心满意足地说:“对了,你刚刚准备说什么?”
  杨涛千言万语都憋了回去,他说:“等下游戏上说。”
  杨涛说的游戏是网上最近很火的一款网游《揭秘》,而这款游戏一开始火起来并不是因为里面有多么复杂的战术,也不属于团队配合打怪,只是因为它张扬的广告语:
  来战。
  这款游戏主线以解密为主线,画面做工精致,而副线提前过上了养老生活,除了新手玩家,副线的生活区几乎没有人特意去玩,主要还是因为生活区里无论是钓鱼还是制作合成衣物虽然简单,但要耗费很多时长。
  人物升级的经验也非常慢。
  赵椁点开电脑里的蓝色图标登陆。
  游戏立刻出现了提示音:
  [欢迎玩家享乐主义登陆游戏]
  然后赵椁毫不犹豫的去了生活区,他一空降主城,附近的频道立马炸开了。
  [附近]白嫖:大神今天上线有点早,栖霞公会那件事闹的不好看,我猜他是准备刷副本了。
  [附近]下次一定:我赌一个金币,大神是去挂机摆摊。
  [附近]白嫖:《揭秘》生活区苟到现在……我合理怀疑是大神坚持不懈的功劳。
  [附近]下次一定:还有拜金那个变态,她是全服唯一一个生活技能全点亮的女人,解密主线关卡最需要道具,那女人生活技能掉落的道具可以躺赢所有副本。
  [附近]白嫖:你说……他们俩个大佬名字那么像不会是情侣吧?
  [附近]下次一定:不可能,享乐大神在主线关卡里全服积分第一,可在生活区里就是个废材[表情],他第一次开张摆摊,主城挤满了人,可他卖的都是什么玩意,我就没见过那么丑的服装。
  [附近]白嫖:好像全是他自己合成的,那服装绿的清新脱俗、整个区都找不到第二件那么绿的,后来这套衣服被拜金主义弄了个拍卖会义卖,名字就叫青青草原,免费送技能点都没人要。
  赵椁操控着游戏人物熟门熟路的摆好了摊,他把上次钓来的几十条鱼用钢叉串了起来竖在摊位上。
  钢叉串的位置不太好,正好一连串的戳中了鱼眼睛,鱼死前发出了最后的挣扎。
  那模样实在不太美观,正好吓跑了还想围过来的一群玩家。
  一群玩家惶恐的看着那一串鱼,把那串鱼代入了自己,纷纷捂着眼睛跑了。
  他们的心情就像赵椁孤独的守在摊位上,他也不懂为什么“年年有余”都挂出来了,依然没有一个顾客上门。
  鱼晾干了,他叹了一口气。
  不过还好,赵椁想,卧薪尝胆、栉风沐雨,这是成就每一段传奇的必要条件。
  想要成为一个伟人,不外如此。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小可爱们,接下来放下一篇接档文,有喜欢的点进作者专栏求个预收,爱你们比心~
  《听说他把我当工具人》
  文案:
  新星际时代。
  沈川贺不仅是联盟最年轻的将军,还连续蝉联几届“最禁欲的男人”榜首。
  可其实——他心里一直藏着位白月光,他为了这人男女不沾,还硬生生把自己憋成了闷骚。
  可惜天不遂人意。
  掌握联盟经济命脉之一的洛氏集团有两个儿子,老大洛深风度翩翩,继承了洛家庞大的家业。
  而老二洛渊恣意妄行、骄纵任性,只要他看上的东西就没有弄不到手的道理。
  洛渊第一次见到沈川贺,当即惊为天人,一见钟情。
  一场蓄谋车祸,让俩人意外有了牵连。
  “不过是一条腿,能得到沈川贺,算不了什么。”
  洛渊耍尽手段费尽心机,只为让沈川贺永远陪在他身边。
  沈川贺厌烦他,因为这个人让他爱不得,恨不能。
  “怎么做才能不缠我?”
  洛渊却冷笑道:“除非死,不然我要你一辈子。”
  可后来,洛渊不见了。
  沈川贺却逐渐从蛛丝马迹里掰开洛渊曾经对他的好,这才发现所有的爱原来都是一场精心谋划的盛大阴谋。
  只要是遇到对他有好感的人。
  “洛渊,我特别喜欢你。”
  洛渊:“我是沈川贺的人。”
  教授发现了他的科研天赋,痛心疾首地说:“为什么要放弃做研究?”
  洛渊:“沈川贺不想我做。”
  他哥哥洛深不容置疑道:“挂个闲职就好,不要太辛苦了。”
  洛渊:“沈川贺不喜欢我这样。”
  天杀的沈川贺。
  沈川贺:“……”
  #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多了很多仇人
  #别惹我,我狠起来连自己都绿
  #他只是把我当工具人?
  #白月光掉马倒计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