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在异世称霸之路【年下】──头骨里挑鸡蛋

时间:2020-09-11 08:51:25  作者:头骨里挑鸡蛋

 

 
  文案:
  运气爆棚日常挨怼妻奴攻X美貌傲娇多才受
  攻视角:角戈是部落里公认的二等残废,结不出晶核,没法二次发育,不过是个一米八的矮矬子,一次狩猎,带回一个貌美又见多识广的伴侣,于是角戈开始了做牛做马服侍伴侣的日子。
  受视角:叶森磊本是出来旅游散心,没想到意外来到了异世大陆,幸好这里一个当地人心善,愿意让他借住,土著果然心思单纯,对一个外来人都能这么上心,真叫人感动。
  最后,角戈和叶森磊就想安安静静平平淡淡地过着小日子,奈何天不遂人愿,怎么日子过着过着就成为大佬了?
  预收文【生存之战(无限流)】欢迎收藏~
  
 
 
第1章 初入异世
  清晨太阳才刚刚出来,山下的小木屋里就响起了各种嘈杂声音。
  叶森磊前一夜几乎没怎么睡着,睡眠质量也不是很好,外面刚有动静就醒了。
  这边属于新疆伊犁的哈萨克自治区,离中心县市已经很远了,一群人是开着越野车翻了好几座山过来,这边是一块待开发的旅游景区,正在修路,所以道路虽然崎岖,但是一辆车在山道上也能勉强通行。
  叶森磊很早之前就一时兴起加了这个驴友群,但是一直没在群里说话,直到前几天刚一个人过完生日,突然觉得生活有些无趣,无意间又正好看见驴友群里说去新疆旅游,就干脆请了年假,正赶上群里组织的活动。
  来的驴友总的有十几个人,都是三四十岁的青中年,虽然叶森磊也三十了,但外形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在一群晒得黝黑的旅游热爱者中,戴着墨镜皮肤白皙的叶森磊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了。
  被吵醒的叶森磊听着外面嘻嘻哈哈的说话声,开始有点后悔来这边旅游了,之前以为是来新疆这边的几个著名旅游点,类似开发成熟的喀纳斯景区,没想到却来到了个荒郊野外。
  而且虽然已经是初夏,但是昨晚这边下了一场小雨,温度瞬间降得很低,被子又薄又潮,闻着似乎还有点怪味,半夜把叶森磊冻得掏出自己全部衣服裹在身上才熬了过去。
  叶森磊洗漱完出来,外面的人已经成群结队的背着背包准备上山,领头的组织者刘哥看到从房间出来的叶森磊脸色有些苍白,就走过去问道:“小叶,看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等会儿大家就准备上山了。”
  “没事,你们先去吧,我身体有点难受,就在这边待会儿。”
  刘哥听完也没反对,这次活动有好几天时间,第一天不去影响也不大,而且大家都是临时搭伙出来玩,也没有强制要集体活动,其他人和叶森磊更是不熟,所以都没说什么。
  很快,除了叶森磊,其他人都背着背包上山了,叶森磊看了一下他们去的方向,大致记了一下就进屋了。
  等到了正中午,太阳彻底爬到头上,温度又骤然升高了十几度。
  叶森磊在小木屋待了一会儿,感觉寒气都散了,又觉得有些无聊,难得来一次,一直在屋里待着也就失去了千里迢迢过来旅游的意义,于是就收拾了背包,准备自己上山。
  出门的时候碰见了一个哈萨克族的小伙,小伙不会说普通话,叫住叶森磊叽里呱啦说了半天,叶森磊一个字都没明白,但是也懒得解释,点点头假装听懂后就扭头往山上走去,因为走得急,也没仔细辨别其他驴友上山的方向。
  叶森磊本身不是冲着徒步探险来的,所以也没细看群里的准备事项,唯一有准备的就是买了双运动鞋,身上背的背包也不是正经运动背包,纯属外型好看的时尚搭配品。
  背包是买的欧美款,但是叶森磊虽然身高不矮,可身形比较纤细,自身肩宽不够,所以走了一段路后背包的肩带不时就会往下滑,基本上走一会儿就要提一下肩带,这个行为分散了叶森磊很大一部分注意力,结果路莫名地越走越偏。
  不知不觉叶森磊就走到了一片树林里面,这边土质松软,地面上还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松针,周围看着不像有人的行为痕迹。
  时间又过去了一会儿,叶森磊渐渐觉得体力有些不支,就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打量了一下周围,突然发现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树,整个人转了一圈,更是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脚踩在松针落叶上,完全留不下痕迹。
  叶森磊瞬间察觉的情况不对,强作镇定地掏出手机想拨打求救电话,果然,手机完全没有一丝信号。
  叶森磊紧紧地捏着手机冷静了一会儿,从早上到现在他一直没吃东西,为了保持体力,他掏出背包里的小面包撕开包装吃了起来,撕包装的声音在这片寂静的树林里也格外得刺耳。
  补充了好了体力,叶森磊开始认真观察四周,想从中辨别方向。
  但是……太难了……
  风一吹,一层树叶又在地上铺了一层,每棵树又长得大同小异,走在里面跟迷宫差不多。天色暗了下来,温度也开始下降,四周只有松鼠蹿过。
  叶森磊鼓足勇气硬着头皮往前走,边走边喊,“有人吗?”声音在空荡荡的森林里回荡。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天上连月亮也看不见,叶森磊只能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功能,但是一天下来,手机的电量已经不足,还得留着一部分电量等有信号了打求救电话。
  突然,叶森磊眼前一片漆黑,不是夜晚的黑色,夜晚的黑色至少在眼睛适应后能模糊看见物体形状,这是彻底的黑,一层厚厚的黑雾把周围完全笼罩,手电筒打开也照不透的黑。
  一切都透露着诡异……
  叶森磊自认心理承受能力强,但这会儿也吓懵了,小心翼翼地往边上挪去,直到摸索到身边的一棵大树,就地蹲下,蜷缩成一团,一动也不敢动。
  又累又怕了一整天,再加上前一晚没有睡好,叶森磊闭着眼睛竟然慢慢地昏睡过去。
  等叶森磊的意识醒来,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光线,顿时激动地睁眼起来,蜷缩了一晚的腰重新直立起来,感受到阵阵酸痛。
  眼前的景色和昨天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这里的树高的有些不正常,几乎每一棵都直耸天际,树干也是出奇得粗,身边这棵树虽然昨天没有认真看过,但是树的直径是用手摸过,绝对不像现在这样要十几个人围抱才能围住的粗度。
  现在背靠在树上,仿佛是靠在一堵墙上,树干粗到连弧度都感受不到。
  叶森磊现在浑身酸痛,虽然他在健身房办了年卡,但是平时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运动强度完全不足。
  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了几棵拦腰折断的树木,这树比他以前见过的百年老树还要粗壮。
  看断裂口的颜色还是新鲜的木色,看样子应该刚断不久,这么粗的树干切口没有现代工具的痕迹,也不是自然枯折,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而且这么大的树木倒下,动静绝对不小,但是昨天不远处的叶森磊根本没有听见任何响动,仔细想来,仿佛这件事是发生在两个不同空间,而另一个时空的叶森磊自然感觉不到动静。
  叶森磊心里很是不安,只是更加谨慎地攥紧背包肩带,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就在这时,从树林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野兽低吼声,瞬间沉重的踩踏声离叶森磊越来越近,叶森磊避无可避,只能迅速躲到一棵树后。
  一只叶森磊从未见过的的野兽出现在叶森磊面前,外型似乎有点像老虎,但是体型远大于老虎,大概有三米多高,几乎有一层楼的高度,眼睛泛血红,上排两颗尖牙长长地伸出嘴外,毛发更像是刺猬毛,密密麻麻地竖起,泛着冷光,一看就坚硬无比,人如果被击中和万箭穿心也差别不大了。
  这只野兽在叶森磊不远处停下,叶森磊这才注意到野兽脚下有一条巨大蟒蛇,之前是匍匐前行加上颜色和地面相近所以没有注意到,这条蛇立起上半身,三颗蛇头突出蛇信子,和对面的野兽对峙着。
  叶森磊眼前见到的一切打破了他的幻想,他确信自己已经不在认知中的地球上了。
  两只野兽对峙几秒后,三头蛇率先发起攻击,趁着双方打斗得正激烈,都注意不到自己,叶森磊赶紧朝另一个方向跑去,周边跳蹿的已经不是之前森林的松鼠了,而是浑身火红,背后蓬松的大尾巴像是一把降落伞,可能功能也接近,因为他看到一只小红鼠就是尾巴朝上,往树下一跳,慢悠悠地降落到地上的。
  叶森磊顾不得惊奇,两天下来,背包里的面包和水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这次原先就打算随便在树林逛逛,所以并没有准备充足的食物。
  为了获得食物,叶森磊开始观察周边的小动物,发现降落伞红鼠会采摘一种灌木上的紫色果实,幸好这种灌木不高,叶森磊踮起脚尖也能够到,除了它们还有一些鸟儿会落在灌木枝上啄食。
  观察之后,叶森磊猜测这种果实大概率无毒。
  这边天气大致也是初夏,可能是这种灌木正结果的时间段,所以果实并不算匮乏。
  叶森磊踮着脚地从树枝上摘下一个紫果,轻轻捏开,里面流出紫色的汁水,叶森磊扔进嘴里尝了尝,发现味道酸甜可口。
  好不容易知道有了能吃的食物,叶森磊立马毫不犹豫地顺着灌木枝条往下薅果实,果实大概就指甲盖大小,而且一枝上面数量不多,他取出面包袋来装果实,一丛灌木薅完也就装了袋子的三分之一。
  果子不占肚子,再者怕等会儿挪了位置就找不回来,其他地方又没有这种灌木,所以叶森磊找到一棵就薅一棵,恨不得把附近的紫果都薅光。
  这种行为算是惹恼了刚才一直和他和平相处的大尾巴红鼠。红鼠虽然食量不大,但也不能看着自己的伙食被一个外来者全部摘光。
  突然,一颗小石头扔到叶森磊脑袋上,紧接着,更多的的大尾巴红鼠出现,密密麻麻的小石子砸在叶森磊身上。
  叶森磊被打的嗷嗷直叫,赶紧把装紫果的袋子扔进背包,举着背包护着脑袋死命往前跑,跑出好长一段距离才总算躲开密集的石子攻击。
 
 
第2章 进入风炎部落
  叶森磊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停下来后气喘吁吁,虽然背包护住了脑袋,但是露出来的手还是被砸了很多下。
  叶森磊皮肤向来白皙,虽然石子不大,但是手上还是起了好几个乌青。
  叶森磊的父母是老来得子,近五十岁才有的他,他上头还有个姐姐,但是叶森磊的父母作为老师,从小对女儿格外严格,导致双方关系冷淡,直到叶森磊姐姐远嫁,他父母才渐渐意识到亲子关系的问题,后来开放二胎又生了叶森磊。
  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再加上人衰老后,性格也似乎变得柔软,所以他们对叶森磊又走向了溺爱的一端,虽然家境不算多好,但是基本上所有事都能满足他,幸好叶森磊也没长歪。
  前几年父母因为年纪太大相继去世,而叶森磊的姐姐觉得父母重男轻女,心里一直怀有怨恨,和这个弟弟也不亲近,叶森磊性格有点独,从小到大也没有特别深交的朋友,所以到了这里后,叶森磊对地球上倒也没有什么可怀恋的。
  风渐渐大了起来,周边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
  叶森磊里面穿着短袖,外面罩着一件薄款衬衫,一阵风吹过,身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边的天气和原来地球上的新疆有点像,昼夜温差大,白天明明温度舒适,甚至还有点热,太阳一落山,温度就开始骤降。
  四处看了看,这边周围不像是有大型野兽的样子,叶森磊总算稍微安心了一点,找个了位置坐了下来,现在反正是没精力管地上干不干净了。
  包里的紫色浆果经过一阵猛烈晃动,有一半已经压碎了,叶森磊捏着袋子,把紫色果实往嘴里塞,饿了一天的胃在食物进去后总算舒服了很多。
  现在要想回去,唯一的办法可能就是找到之前异变发生的那个区域,说不定下次异变发生就能再次传送回去,但是这边树都是大同小异,再加上两次逃命,已经连方向都搞不清楚了。
  在度过这两天的慌乱和恐惧后,叶森磊头脑反而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现在要么走出这片森林看看外面的情况,要么就找回之前发生异变的位置,如果运气好,说不定在某个时间点又能回去,虽然那边也是树林,但是安全性和存活率应该远高于现在。
  但是这两个方式对于叶森磊都难度很大,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唉!”叶森磊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难道自己三十岁连一场恋爱都没谈过就要死在这种地方吗?
  叶森磊三十岁依旧是个单身汉,连一段完整的恋爱都没谈过,青春萌动后他就发现自己喜欢同样性别的男性,但是二十六岁之前他眼睛长在头顶上,也不觉得谈恋爱有什么必要,基本上看谁都能挑出一堆缺点,有些自身条件优秀的人也在他不冷不热的傲慢中败下阵来。
  之后他父母去世,孤独让他想有个稳定的家了,叶森磊外形优越,追求者一直不少,但是这个圈子本来稳定性就弱,条件特别好的也不愿意当舔狗,见形势不对立马就换人,他又嫌人家没诚意,而条件太差的,对不起,这些人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所以就这样,单着单着就单到了三十岁。
  ……
  时间过去了十几天,叶森磊已经从原先的高冷贵公子变成了一个野人,外套被树枝茂密的树枝划得破破烂烂,幸好温度在这几天逐渐升高,晚上也不至于太冷。
  叶森磊有了前车之鉴,这一路走来都开始在树上做记号,被划烂的衬衫正好撕成小布条系在树枝上,以免在同一块区域来回打转,变成鬼打墙。
  突然,不远处传来嘈杂的声音,听着似乎是人的说话声,但是离得太远听不清是在说什么。
  叶森磊又惊又喜,这十几天来,天天吃着野果,虽然又发现了几种能吃的水果,但是作为一个杂食动物,他已经馋肉馋饭馋的眼睛都快绿了,看到人说不定就能走出这片树林。
  但是他也不敢贸然行动,毕竟这地方太不正常,要是碰到一群食人部落的食人族,那比在树林里流浪还可怕。
  不一会儿,这群人越走越近,叶森磊终于看见了全貌。
  这一行人一共有七个人,外型看着都是青年人,长得又高又壮,叶森磊自己正好一米八,他们看着有接近两米,身上穿着灰褐色的衣服,说是衣服倒更像是一块麻布罩在身上,装扮看上去不像叶森磊在地球上知道的任何种族。
  这群人手里拿着长长的木棍,上面绑着刺刀样式的利器,其中领头的人望了望四周,就地停下,看样子就要在这片区域寻找猎物。
  叶森磊躲在树后,看着几个人分头行动。
  过了不久,其中两人就追着一只巨大的动物往这边驱赶,这动物有点像地球上的野猪,这只猪兽身上被刺得满是伤痕,近乎狂暴地奔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