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江湖那么大【江湖恩怨】──语笑阑珊

时间:2020-09-11 08:44:28  作者:语笑阑珊

 

 
  【文案】
  江湖已安稳多年,东北雪城却突现魔教。
  正派群雄齐聚武林大会,共同商议讨伐平乱一事。
  武林盟主:“万仞宫厉宫主怎么还没来,你们谁去通传一声?”
  各门派极有默契,共同后退三步。
  一时间,厅中只剩一位玉树临风的白衣青年,独自站在最前方。
  武林盟主如释重负:“那就有劳祝公子了,请。”
  祝燕隐笑容僵在脸上,等等,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万仞宫宫主厉随,不是魔头,胜似魔头。
  他抬起眼皮,懒洋洋打量着眼前人:“你也想讨伐魔教?”
  祝燕隐赶紧否认:“不我不想,我只想在各方交战时翩然出场,以惊人的风采迷倒整片江湖。”
  欢脱武侠,1V1,HE。
 
 
 
第1章 
  春末,烟雨柳城。
  祝燕隐靠在床头,眼底充满期待:“依神医来看,我的武学修为何时才能恢复?”
  大夫还没来得及答话,旁边站着的人先忍不住了:“二弟你醒醒,我们祝家根本就没有那种东西。”
  祝燕隐不信:“我现在失忆了,自然由你胡说。”
  祝燕晖真的很难想通,为什么二弟出门踏个青,回来就变成了这样,按理来说那伙山匪只是抢走了他的包袱细软,并没有拔刀伤人,怎么就活活吓傻了呢,不应当啊,这也太丢人了。
  祝燕隐:“哥,我没傻。”
  祝燕晖:“不,你傻了。”
  否则堂堂祝府二少爷,有名的斯文才子,怎会突然对铁匠铺子里的大宝剑产生兴趣,还张口闭口“武学修为”、“收聚神光”。大夫请了一波又一波,却无一人能治好这失忆乱语的怪病,最后都只开出一堆温补养生的药方,喝得祝燕隐满面红光、精神烁烁,越发花样百出地折腾起全家来。
  想到这些,祝燕晖简直要气死了。
  春日依旧天寒,屋里点着火盆也不见暖,祝燕隐拉高被子,将下巴也缩进去,只露出一双微微上挑的薄情桃花眼,他身形瘦削,一头墨发胡乱散着,倒显出几分罕见的憔悴病态,打不得骂不得。
  祝燕晖只好耐心重复:“咱们祝府是书香世家。”
  祝燕隐心说,晓得了,你这一天重复八百回,书香世家书香世家的,耳朵都要起老茧。
  但书香世家和江湖侠客又不相悖。
  于是他又突发奇想:“会不会是我被人夺舍了?”
  祝燕晖惊奇地看他。
  祝燕隐撑着坐起来一些,神情略微激动:“借尸还魂,你应该听说过吧?”
  祝燕晖实在不明白他突然兴奋的点在哪里,内心充满迷惑,遂吩咐下人取来账簿,冷声:“先看完再说夺不夺舍。”
  祝燕隐翻开——
  二月初五,老王铁匠铺,绝世大宝剑十八把。
  二月初六,城南问道书铺,《降龙掌从入门到高手》全四十九册。
  二月初七,家中修建炼丹炉一座。
  二月初八,新购炼丹所需材料若干。
  二月初九,炼丹炉炸了。
  ……
  祝燕晖问:“知道你为什么能这么随心所欲地瞎折腾吗?”
  祝燕隐看了眼这段时间自己花出去的银子总数,虔诚而又恭敬地回答:“明白,因为我是祝家货真价实的儿子,大哥你放心,我绝对不再提夺舍的事了。”
  然后祝燕隐就真的没有再提过,一来这事确实扯淡,二来他确实没钱,虽然祝府有钱,但自打二少爷一掷千金,买空了城中所有铁匠铺子的那一天开始,他的丰厚月钱就彻底成为了只闻其名的虚无传说。
  清晨阳光柔暖,一名小厮拎着点心匣子,正在脚步轻快地往过跑。他叫祝小穗,是祝燕隐的书童,府里的人都很喜欢这孩子,祝燕隐也喜欢,当然,如果对方话能少一点,他就更喜欢了。
  祝小穗推开院门,见祝燕隐正在院中站着,果然又唠叨起来:“公子怎么没在床上躺着?”
  祝燕隐道:“我想去看看大哥。”
  “大少爷忙着呢,今天家中有客。”祝小穗取了点心给他吃,“是从西北名剑门来的。”
  “名剑门?”听到这充满江湖气概的三个字,祝燕隐心下一动,“他是来找我的吗?”
  祝小穗流利否认,人家是为生意前来,和你没有半文钱关系。
  祝燕隐百思不得其解:“但我总觉得自己是江湖中人,这多少得有点理由吧,你们真的没有隐瞒我什么吗?而且我最近一直做一个梦,活灵活现的,像是与我失忆前的经历有关。”
  祝小穗蹲在他身边:“公子梦到什么了?”
  祝燕隐滔滔不绝地回答:“梦见全家人为了不让我变成江湖大魔头,设计将我捆在床上,还要灌鹤顶红。”
  祝小穗听得目瞪口呆,想呕血,身为贴身小厮,他的确知道许多秘密,也就更有义务让自家公子尽快停止这些乌七八糟的想法,于是拉起祝燕隐进到卧房,单手把床板掀了。
  果然有内幕!祝二公子强行按住激动之情,尽量云淡风轻地问:“你总算愿意说实话了?”
  祝小穗搬出来整整三大箱子书。
  祝燕隐心想,我居然收集了这么多武林秘籍,我好了不起。
  他俯身拿起一本,翻开一看,巧了,插画正好是一男一女,端起药按住头,正在给床上躺着的伤者往下灌,书名也起得直白,就叫《一代大侠司马无敌竟命丧雌雄双盗之手》。
  “……”
  这玩意显然和武林秘籍没什么关系,祝燕隐换了一本,换了一本,又换了一本。
  《武林盟主金盆洗手,各派野心浮出水面》《昔日武林盟主金盆洗手后走上养猪致富路》《辟谣,武林盟主没有回乡下养猪》……
  祝燕隐心情复杂,抬头看着祝小穗。
  祝小穗没有理他,先把三个大箱子搬回去,又重新铺好了被褥,方才一五一十道:“这些都是公子以前买的,因为怕被老爷责骂,所以一直藏在床下。”
  祝燕隐难以理解:“我为什么要买这玩意?”
  祝小穗回答:“因为公子真的很向往江湖。”
  向往江湖,却又入不得江湖。江南祝府世代书香名门望族,大半座烟雨柳城都是祖宅私产,家中子弟美风仪,有才学,善奏对,人均作诗三百首,素来看不起打杀莽夫,更不屑与江湖中人为伍。
  在这样的家训和环境下,祝二公子的武林豪侠情无处可寄,似乎也的确只剩下看看书、瞎想想一条路可走。祝燕隐坐在床边,听小厮说了整整两个时辰昔日旧事,总算接受了自己只是个平平无奇的世家公子,不懂武学,从未踏入江湖半步的现实,之所以会做那些花里胡哨的梦,完全是因为之前看了太多杂书的缘故。
  祝小穗却想,世人谁不知二公子才华横溢,哪里平平无奇了,走到街上绣花帕子像雪一样往身上飘。
  祝燕隐拍拍他的肩膀:“走,我们去外头散散心。”
  这一散心,就散到了祝燕晖的住处。祝老爷近些年身体不好,家中事务多交给兄弟与子侄打理,自己乐得清闲。祝府家大业大,杂事繁多,用祝小穗的话说,“大少爷忙得连娶亲的工夫都没有,二少爷还摔伤了头”,语调之愤慨,让祝燕隐油然生出一股“大哥之所以会打光棍完全是因为家里有个傻子弟弟”的拖油瓶错觉。
  祝燕晖看到了正在院门口张望的拖油瓶。
  “二弟!”
  “大哥。”祝燕隐恭敬行礼。
  祝燕晖走出前厅:“外头冷,怎么不好好在房中歇着。”
  祝燕隐其实是来道歉的,因为他想起自己在刚失忆那阵,天天吵着要买刀剑秘籍,弄了个炉子炼丹,花钱如流水不说,还视一切劝阻说理的人为邪魔反派,现在想想,这样都没有被吊在房梁上用枣刺抽打,可见亲情确实浓于水。
  于是他握住祝燕晖的手,信誓旦旦:“大哥,这段时间都是弟弟不懂事,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提江湖,也必不向往武林了。”
  祝燕晖眉心微微跳动。
  祝燕隐很想为曾经的无理取闹做出弥补,于是主动询问:“家中最近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祝燕晖道:“有。”
  祝燕隐立刻抱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祝燕晖一看他这江湖野人……不是,江湖莽夫的姿态,更加头疼了:“五日后,跟着赵少主去参加武林大会。”
  祝燕隐一愣:“啊?”
  这时从前厅又出来一个人,约莫二十五六,英伟不凡,正是名剑门少主赵明传。
  若换作往常,祝燕晖定不愿与江湖门派打交道,但偏偏自家弟弟脑子坏了,全国大夫都看不好,唯一的希望只剩下江湖第一神医。
  第一神医看诊全凭心情,银子砸不动,祝燕晖派去的人全吃了闭门羹。没办法,只有求助在武林中人缘颇好的赵明传,正好赵家也想借祝府在江南的势力,将刀剑生意做大,双方就这么一拍即合,定下了求医与合伙经商的事。
  祝燕晖道:“五月初三,在金城要举办一场武林大会,听说神医也会去。”
  祝燕隐立刻询问:“何时出发?”
  祝燕晖看着他,一脸“就知道你还是想去闯荡江湖刚刚还骗我说什么‘必不向往武林’看看你这迫不及待的鬼样子弟弟好不懂事我的头好痛”。
  祝燕隐:不是,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只是为了让你宽心!
  一行人当晚便收拾好车马行李,往金城方向去了。
  赵明传为人爽朗,性格讨喜。祝燕隐没几天便同他混成酒肉朋友,探听到了不少江湖事。比如武林大会并不是固定一年一次,若东西南北风平浪静,十年不开都行,但若有恶人生乱,一年见八回也不是没有过。
  祝燕隐问:“那这次是金城有乱?”
  “是雪城,东北雪城魔教死灰复燃。”赵明传解释,之所以会选在金城召开武林大会,是为了请一个人。
  “谁?”
  “金城万仞宫的宫主,厉随。”
  能让数以百计的武林正派齐聚金城,祝燕隐猜测:“那定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赵明传点头:“武功盖世。”
  “有多盖?”
  “像我这样的,他单手能打一百个。”
  祝燕隐微微一惊以示尊敬,因为他琢磨着,自己可能连半个赵明传都打不过,而对方却能打一百个,一百个,确实盖。
  赵明传又担忧:“厉宫主功夫虽高,却从不理会江湖事,还不知这回愿不愿意帮忙。”
  祝燕隐替他斟茶:“就算万仞宫不愿帮忙,有这么多武林正派在,难道还怕对付不了魔教?我看话本中写的,魔头大都住在暗无天日的宫殿里,天天吵着要杀人,穿一身乌黑袍子,顶一张惨白鬼脸,纳一个绝色妖姬,再在墙上弄些装神弄鬼的装饰,就自以为天下无敌,其实呢,可笑至极,不足为惧。”
  赵明传依旧叹气,唉。
  ……
  金城,万仞宫。
  空旷的地下大殿里,寒气几乎浸透了墙壁与石阶,白色幽莲从石缝中倔强地生长出来,层层叠叠悬于半空。
  影卫禀道:“城中聚集的江湖门派越来越多了。”
  黑衣男子靠在石椅上,神情漠然,指尖抚过一朵幽莲:“由他们去。”
  影卫担忧:“但对方这回像是铁了心要请宫主出山。”
  “不必理会。”
  “若武林盟主率人来访……”
  厉随听得厌烦,站起来向后殿走去。
  “那便杀了他们。”
  怎么讲,暗无天日的宫殿,装神弄鬼的幽莲,乌黑袍子苍白的脸,吵着要杀人,以及天下无敌。
  还差一个主动上门的绝色妖姬,厉大宫主就能成功集齐“江湖魔头常见七要素”。
  而主动上门的祝二公子此时正仰头看着夕阳下壮阔的青石城门,满心惊叹。
  啊,原来这就是金城!
 
 
第2章 
  金城地处西北,不比江南恬淡秀雅。虽已入夏,但长风裹着砂砾迎面刮来时,依旧打得人眼皮子刺疼。祝燕隐在街边铺子里买了条纱巾,学本地人将头脸遮了个严实,只露出细细一缝的眼睛,瓮声瓮气问道:“我们何时才能见到神医?”
  赵明传回答,还得再等上七八天,或者十七八天,或者二十七八天。
  祝燕隐:“……”
  赵明传道:“江神医行踪不定,不过他既答应要来武林大会,就一定不会失约。正好最近金城也热闹,咱们就当游山玩水,权当散散心。”
  正说着话,又一股大风鬼哭狼嚎着穿过城,旁边书摊来不及收拾,几张纸被吹得扬起,准确无误盖在了祝二公子脸上。
  “呀!”祝小穗赶紧帮他扯下来,看着上头青面獠牙的鬼玩意,满脸嫌弃,“这是什么脏东西。”
  “魔教教主的最新画像。”摊贩赶过来收拾,顺便笑容满面介绍,“几位来一张吗?”
  祝燕隐吃惊:“这货也有销路?”
  赵明传在旁解释:“武林盟主已发出江湖令,任何关于赤天的线报,都能换取一笔不菲酬金。”
  赤天就是这回众人要讨伐的魔教教主,据传功夫高得邪门。不过此人为非作歹的范围目前仅限东北,西北百姓尚无机会领教他有多凶残,所以也不太害怕,听到武林盟有重赏,反倒纷纷打听起目标人物的长相来。画像几乎出一批抢一批,生怕自己会与魔教教主无缘对面不相识,白白错失发财机会。
  此时风势又盛,摊贩跑回去捡那些掀落在地上的书。祝燕隐见他衣着单薄,日子像也过得苦,便让书童去帮忙,又吩咐:“问问那些话本一共多少银子,都替我买回客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