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影帝的炮灰前夫拒绝营业【破镜重圆】──了酌衣去

时间:2020-09-10 14:34:38  作者:了酌衣去

 

 
  文案:
  ---前期不对盘后期火葬场/攻追受/爽文/甜的/无原型
  穿成男主的炮灰前夫,洛许一睁眼就是离婚现场。
  原主刚刚声泪俱下表达完了对男主陆堪言的深深爱意。
  陆堪言很不耐烦:车房归你,再给你五千万,我们离婚。
  洛许听了,眼泪一抹,毫不犹豫:离!这就离!转账还是支票,车房什么时候过户?
  陆堪言:???
  几个月后,离婚夫夫真人秀再见,彼此都没好脸色,偏偏冒出了大批cp粉天天喊甜。
  cp粉们声势浩大,闹得沸沸扬扬。
  最开始——
  陆堪言:别瞎说,不熟,没糖吃。
  洛许:陆前辈说的对。
  后来——
  陆堪言:我家洛洛又乖又甜~
  洛许:滚,谁特么是你家的?
  -
  陆堪言:离婚了可以复婚。
  洛许:下葬了没必要挖坟。
  -
  火星与引线相吻,热气轰然炸开。
  可乐玫瑰巧克力,甜糖裹挟浪漫。
  谁也别想逃,逃也来不及。
 
 
第1章 
  “洛许,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装模作样的必要。这份离婚协议对你来说已经是优待了,没有自知之明、不懂见好就收,对你没有半分好处。”
  看着坐在长桌对面的陌生男人,洛许不动声色按了按眉心,有点头疼,怀疑自己眼花。
  毕竟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坐在了陌生的书房里,满屋子只有一个面色沉沉的陌生男人,陌生男人还满脸不耐地说着洛许完全听不懂的话……是个正常人都会怀疑人生。
  眼睛是真的有点疼,酸酸涩涩的,洛许下意识抬手揉了揉,然后摸到了满脸的……眼泪?
  洛许一脸懵逼,这时候对面的男人再次开口了:“市值六千万的房子,近三百万的车,还给你五千万——离婚你净赚一个多亿,而根据我们的婚前协议,我本来可以一分钱都不给你。洛许,聪明人就知足。”
  洛许一愣,总觉得这人说的话有点熟悉,像是在哪里听到过。他下意识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面前的确摆了两份协议,离婚协议。
  “净赚一个多亿……”洛许回想起来,顿时兴趣来了,他抬手翻开协议书认认真真看,果然看到了对面这人说的车啊房啊,还有五千万人民币。
  翻到协议最后一页,上面已经签好了一个名字,洛许看清后突然定住了。
  ——陆堪言。
  他面前这份离婚协议上,签了字的一方,叫陆堪言。
  洛许不太确定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但他确定自己前不久刚熬夜看完了一本披着耽美皮的、近两百万字的大男主文《凌霄》,里面那日天日地的唯一主角就叫陆堪言。
  而且结合现在的处境,洛许想起来了,《凌霄》里边的陆堪言的确有过一个前夫——虽然那前夫早八百年出场退场后就再没有踪迹,且类似于这样的炮灰在全书里没有上百也有八十,但是毕竟同名同姓,而且是个在男主浓墨重彩的人生中留下了婚史的角色,稍经点拨,洛许就有印象了。
  问题是,他难不成穿到书里了?还成为了男主角那炮灰得不能再炮灰的前夫?
  ……这也太扯淡了。
  要知道他——洛许,前一刻刚领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影帝奖杯,从闪烁得晃眼的镁光灯和粉丝们排山倒海的尖叫声中走过,不过是上车后看着自己的领奖视频睡着了而已,怎么可能一睁开眼世界观都变了?!
  洛许回味着自己那璀璨的影帝奖杯,目光从面前的离婚协议书上抬起,落到了对面的人脸上。
  洛许有些试探地喊了一声:“……陆堪言?”
  陆堪言皱了皱眉,语气不善:“怎么,刚刚才声泪俱下表达了你对我山崩地裂的爱情,这会儿还不认识了?”
  声泪俱下?山崩地裂的……爱情?
  好吧……洛许擦了擦脸上还未干涸的泪水,发挥影帝专业营业那些年的微笑水平,说:“没,这不是你给的离婚条件太优渥了吗,我受宠若惊,怀疑你是被鬼上了身。”
  洛许看过协议,干脆利落签了名,笔迹如云流水般洒脱。他把签好的其中一份协议推给陆堪言,同时发自内心说:“我们结婚……结婚几年了来着?反正就今天离婚这会儿,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你对我真好。”
  “离婚快乐,陆先生。”洛许笑眯眯的。
  陆堪言被他这话说得一梗,翻到最后一页看了眼协议,确定签字没问题后,他合上协议。
  “离婚快乐。”陆堪言回答,“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想明白了,不过这样彼此都省事。离婚手续我会让人尽快办好,然后把离婚证送到你手里。”
  洛许摇摇头,笑眼弯弯:“那个不重要,现在比较关键的问题是……陆先生,五千万你应该是要马上付的吧?转账还是支票?看你方便,我现金也愿意收的。还有车啊房啊,什么时候能过给我?”
  陆堪言:“……”
  陆堪言认真打量了下自己这结婚四年、见面次数屈指可数的准前夫,突然毫不掩饰讽刺意味儿地笑了下:“洛许,你不是视金钱为粪土、不为五斗米折腰吗,本性暴露得这么快?”
  洛许眨眨眼,面不改色说:“我当然不为五斗米折腰,但是五斗米换成五千万就不一样了,你要是早说签个字我就能变成坐拥黄金地段高档私人别墅的千万富翁,我早就不折腾了。”
  别说,原主哭得是真撕心裂肺海枯石烂,他眼睛现在都还疼。
  “……”陆堪言再次嘲弄一笑,“我刚把离婚协议摆到你面前,你就哭得跟要把长城哭倒似的,我哪好意思用庸俗的金钱来践踏你高贵的爱情啊。”
  洛许礼貌颔首:“所以,我的五千万和车房……”
  陆堪言忍无可忍似的,拿起协议就要离开书房,只丢下两个字:“等着。”
  洛许就等着,顺便理了下自己还记得的《凌霄》的情节。
  《凌霄》这本小说,说白了就是出生在大多数人难以企及的终点线上的主角陆堪言、他那顺风顺水比人生赢家还光辉灿烂的一生。
  书里说,陆堪言不仅长得好智商高能力强、二十岁就拿到了金融学博士学位、并且在家族产业中发光发热,他还在二十岁和二十一岁之间叛逆期姗姗来迟,抛开家族产业,头也不回地踏进了娱乐圈。
  非科班出身的陆堪言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成长,不过三年,从最佳新人到视帝影帝,陆堪言用实力拿下了数不清的奖。
  作为全文的光环聚焦人物,陆堪言身边自然少不了男男女女狂蜂浪蝶,而陆堪言自认谁也配不上自己,万花丛中过,眼睛都不斜一下——原主洛许是个陆堪言极不情愿承认的例外。
  陆堪言选择进娱乐圈当演员那阵儿,陆家没有一个人支持他,陆父甚至扬言说只要陆堪言敢跑去拍戏、他就让陆堪言连露脸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封杀。直到陆堪言那生了重病的爷爷发话,说只要陆堪言愿意和洛家的大儿子洛许结婚,他就帮忙说服陆父一众人。
  陆堪言斟酌再三,同意了,同时表态说结婚可以,但是婚后他不会对原主有多好。总之婚就这么结了,领证当天陆堪言就跑剧组去了。
  陆堪言很快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并且越走越高、万众瞩目,对原主的态度也是一如既往的冷漠。直到陆家爷爷去世,葬礼后又过了七七,陆堪言就提出了离婚。
  然后现在的洛许就穿过来了。
  回忆完毕,洛许单手杵在桌面上支着下巴,另一只手用指尖敲了敲桌面。
  作为读者,洛许忙里偷闲甚至逮着机会熬夜偷看《凌霄》时,坦白来说是很爽的,毕竟主角日天日地,又有娱乐圈背景,洛许自我代入得很愉快。但是穿到了这个书里面,还成为了男主的透明前夫……
  好吧,低头看看离婚协议上的所得,洛许觉得还是挺爽的。
  穿过来之前,没背景没后台、单纯靠着实力和千里马总能遇到伯乐的运气,洛许虽然资源没少拿、钱也没少赚,但是硬性开销也是花钱如流水的,攒钱不容易。那会儿的存款算起来,顶多咬咬牙能买下陆堪言给他的这房子。
  哪能享受到这不劳而获、别人送钱上门的快乐。
  洛许美滋滋离开书房,下楼来到一楼的客厅,看见陆堪言,他忍不住又想催:“陆先生……”
  陆堪言抬头打断他的话,还是那两个字:“等着。”
  洛许撇撇嘴,在沙发上坐下,然后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好巧不巧,电视上正在播放一部电视剧,主演里就有陆堪言。电视之前大概是处于待机状态,屏幕一亮,连多余的logo都没跳出来,入眼就是陆堪言脸部特写,紧跟着角色开始说台词。
  坐在另一边的陆堪言本来是低着头看手机的,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嗤笑了声。
  陆堪言说:“敢情你说喜欢我还是带了几分真心的,平时在家看我的剧?”
  洛许扯扯嘴角,挪开放在遥控器上、原本打算按下退出键的手:“看啊,我不光看你演的戏,我还天天刷微博逛论坛看你的八卦呢。”
  陆堪言皱了皱眉。
  洛许微微一笑:“要不然我怎么在你家人面前装我对你用情至深呢,一开口对你三不知不就露馅儿了吗。就是没想到你原来还有自恋属性,看到别人看你的剧就以为人家喜欢你。”
  要说原主有多喜欢陆堪言,那还真的没有——这点洛许很确定,毕竟小说里边有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角色存在,多关注一下、印象深刻一点也很正常。
  算算时间,原主十八岁跟陆堪言结婚,四年后离婚,如今刚好二十二,才大学毕业。原主过往的二十多年,完全可以拍成恶俗八点档——
  八岁那年生母去世后,不到一个月,小三上位的继母和只比原主小了两个月的同父异母弟弟就堂而皇之进了洛家。从此原主就从豪门小少爷沦落成了比灰姑娘还惨的存在,在家中备受欺压,三观也越来越偏激。
  原主自认这些年自己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博得了陆家爷爷的喜欢,并且通过陆爷爷的撮合和陆堪言结了婚,从而摆脱了洛家的控制,傍上了能让他一辈子衣食无忧的高枝。
  原主在这段婚姻中尽心尽力扮演着对陆堪言用情至深的模样,在陆堪言要离婚的时候也人设不崩。不管陆堪言对自己是什么态度,陆堪言的身家背景摆在那儿,原主不愿意自己多年经营就这样付诸东流。
  不过原主的眼泪攻势并没有起到用处,洛许记得原主死活不愿意离婚,彻底惹怒了陆堪言,最后基本等于净身出户的——得不偿失,不过如此。
  同名的缘故,洛许对原主的出场想得还挺多。他一度觉得作者塑造原主其实是想给主角配个cp的——毕竟书里的其他炮灰可从来没有把家庭背景、心路历程描写得这么细致——只是欲扬先抑玩脱了,原主的人设引起了大多数读者反感,作者就干脆利落把原主炮灰掉了,并且再也没给主角陆堪言安排过双箭头的感情线。
  不管作者是为什么写了“洛许”这个角色,但对于现在的洛许而言,原书中对原主的详细介绍很有利于他尽快适应现状。
  ……
  洛许对着陆堪言说出“自恋”之后,客厅就陷入了沉默,除了电视传出的声音之外,安静得谁也不搭理谁。
  门铃突然被按响,洛许抬头看过去,就听见陆堪言开口说:“去开门。”
  “你去。”谁还不会吩咐人了,洛许靠在沙发里不打算动弹。
  陆堪言凉凉看他一眼:“是你的五千万。”
  “……行,为了我的一夜暴富。”下一秒,洛许撑着沙发站起身,头也不回开门去了。
  然后,洛许就真实体验到了何为“送上门的钱”。
  五个身型壮硕的黑衣保镖,一共拉了十个黑色二十四寸行李箱,保镖们整整齐齐走进客厅,再把行李箱整整齐齐摆在地上打开。
  入眼全是红色纸币,每个行李箱都被塞得满满当当。
  “一个行李箱五百万,一共五千万,现金结清了。”陆堪言淡淡说。
  洛许:“……”
  离婚现场搞得跟黑/帮交易似的,挺行啊。
 
 
第2章 
  洛许嘴角一抽,鼓励性质拍手鼓掌:“很好,诚意不错。那我们接着说说车房过户?”
  洛许这反应实在有点平淡,陆堪言觉得没意思,起身说:“今天之内会办好。你这么急着要,想卷款跑路不成。”
  “实不相瞒,我是怕你跑路。”
  洛许说完,在十个行李箱其中一个面前蹲下,拿了绑好的一沓钱出来翻了翻——一沓估计是一万块的样子。
  “放心,刚从银行取出来的,没有假/钞。”陆堪言语气凉薄。
  洛许拿着钱站起来,翻他一个白眼:“动不动就觉得别人在怀疑你,你是有多不受待见啊?”
  陆堪言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下嘴角:“牙尖嘴利。”
  洛许不理他,而是看向离自己最近的保镖大哥:“兄弟,赚外快吗?”
  黑色西装笔挺有型、墨镜折起放在胸前的口袋中露出一半来,保镖大哥面无表情,很有职业操守地回答:“老板没说不能兼职。”
  洛许点头,忽略掉就站在客厅里的保镖他老板,问:“你们什么时候下班?”
  保镖大哥还是很严肃认真:“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老板说什么时候下班就什么时候下。”
  ……得,等于没说。
  “算了,你们有认识的、可靠的同行介绍一下吧?”洛许踢了踢脚边的行李箱,“你们老板不干人事儿啊。”
  保镖大哥很沉默,抬头看向了陆堪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