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他们都觉得我是大佬【综漫少年漫爽文文野】──彼年锦瑟

时间:2020-09-10 14:33:56  作者:彼年锦瑟

 

 
  文案:
  藤川时是个审神者,由于负担不起东京昂贵的房价,就带着刀子精们搬家去了隔壁的横滨。
  民风淳朴横滨城,麻烦天天找上门。
  在接连解决了几波麻烦后,横滨的地下世界突然多出了一位大佬的传说。
  继港口mafia,武装侦探社后,横滨又多出一个新势力,本丸咖啡厅。
  后来有人采访本丸咖啡厅的幕后大佬,问他关于成为横滨三大势力之一的感想。
  藤川时一脸冷漠的表示横滨的房价其实也不便宜。
  小剧场1:
  港黑BOSS听说横滨最近新来了个大佬,就派手下某位得力干将去查探该大佬的底细。
  帽子架先生到了本丸咖啡厅后,正巧碰到本丸几位爱酒刀剑在开酒话会。
  帽子架先生带着一身酒气回到港黑:本来我是想趁机套话的,但是那酒实在是太香了。
  港黑BOSS:???
  小剧场2:
  武侦社长派出自家引以为傲的某社员去打听本丸咖啡厅的情报。
  某位浪费绷带装置到了本丸咖啡厅后,正巧碰到某位大佬正在揍人。
  某社员带着一身伤回到武侦:本来我是想趁机套话的,可他实在是太好看了,我没忍住跑去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殉情,结果就被他揍了一顿扔了出来。
  武侦社长:???
  食用说明:
  1.主角强无敌,美颜盛世,性别男。
  2.cp已定透子
  3.人物极度ooc,第一章 作话有排雷。
 
 
第1章 藤川时当大佬的第一天
  藤川时是个审神者,准确来说以前是个审神者。
  在他手撕完一亿八千万只时间溯行军后,时之政/府一纸令书通知下来,他可以退休了。
  藤川时早起刷牙洗漱,看着镜子里那张不管怎么看都只有22岁的年轻容颜,沉默了几秒,带上本丸一群“老弱病残”的刀子精们堵在时之政/府的门口“血泪控诉”,要向卸磨杀驴的时之政/府讨个说法。
  当然这个“血泪”不是藤川时也不是刀子精们的……
  在将最后一名时政工作人员揍到趴在地上痛哭流涕后,时政的幕后大佬终于现身。
  还没等藤川时出手揍他,这位时政的大佬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随后他一把抱住藤川时的大腿开始嚎啕大哭,开始向藤川时哭诉着他的“冤屈”。
  藤川时强忍着将人一脚踹开的冲动,耐着性子听完了他的鬼话。
  由于威胁到历史的时间溯行军被藤川时一个人全撕了,历史不会再发生改变,而为了守护历史不被改变而存在的时之政/府自然也就没了存在的必要。
  简而言之,就是时之政/府倒闭了。
  时之政/府倒不倒闭这跟藤川时没有半点关系,他只关心他被强制退休后能拿到多少退休金。
  时政大佬泪眼汪汪的抬起头看着他,哭唧唧地表示时政倒闭后,一大批审神者成群结队的上门来索要赔偿,现在时政真的是一滴都不剩了。
  眼见藤川时身旁的气压越来越低,时政大佬连忙抹干眼泪小心翼翼地改口,“作为补偿,至今为止在你本丸的那些付丧神你都可以留下来!”
  藤川时回过头看着身后那群正眼巴巴望着他的刀子精们,面具下面的那张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他要一群柔弱不能自理的刀子精做什么用?
  ……
  时之政/府倒闭后,一般情况来说,审神者和付丧神们所居住的本丸也会一并被回收,但或许是藤川时的“血泪控诉”起了作用,上头表示愿意破例将本丸原封不动地留给他。
  但前提是,他得自己找个地方将本丸给搁置下来。
  由于审神者工作的特殊性,所以本丸所在的地方原本是在一个不属于任何时代的时间夹缝中,但是时间溯行军没了之后,这些时间夹缝自然也要被填补起来,以免再出现其他差错。
  但是为了弥补藤川时,时之政/府特地从时间夹缝里将他的本丸弄了出来。
  就问你惊不惊喜,满不满意,感不感动!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京人士,藤川时回想了一下本丸的占地面积,再想了想东京寸土寸金的地价。
  然后他就把时政的所有人给揍了一顿。
  想在东京找那么大一块地皮把他的本丸放进去,其实也不难,前提是要有钱。
  然而把时政的人全卖了都凑不够买地皮的钱。
  把刀子精们卖了还差不多。
  毕竟都是一群有上百年历史的古董……
  有那么一瞬间,刀子精们觉得自家主公看他们的眼神都变了,隔着面具都能感受到他的热切。
  心性单纯的刀子精们并不知道他们敬爱的主公这是在馋他们的“身子”。
  ……
  不过怎么说刀子精们跟了他都有一段时间了,藤川时觉得自己毕竟也不是什么恶魔,所以“卖刀子”的想法也就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那么短暂的一会会
  思来想去,藤川时决定去新宿找某位“靠谱”的情报贩子,向他打听哪里的房价最低,他好将本丸安置在那块。
  折原临也,新宿最有名,也是性格最恶劣的情报贩子。
  如果不是实在找不到人了,藤川时其实并不愿意去麻烦这家伙。
  年轻的情报贩子坐在他的摇摇椅上,大热天的还穿着一件带毛领子的外套,藤川时一度怀疑这人是脑子热出了毛病。
  听清楚藤川时的来意后,折原临也把玩着手中小巧的□□,嘴角勾起一抹乖戾的弧度。
  “这种事情你得去找房产中介,我只是个情报贩子,你找错人了。”
  “我来这里的路上看到了静雄,他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手上还举着一个自动贩卖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来找你的。”
  藤川时一脸淡定地将自己在路上的所见所闻告诉对面的这名情报贩子。
  “帮我找到地方,我让静雄三天不来找你麻烦。”
  折原临也抬头瞥了他一眼,深红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加掩饰的恶意,“三天太少,三年吧。”
  藤川时伸出右手食指,“一个月,不能再多了。”
  年轻的情报贩子嘴角咧开一抹恶劣的弧度,他将手中小巧的□□随手扔在桌子上,锋利的刀刃在深褐色的桌面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
  “成交。”
  谁也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总之吃瓜群众只知道池袋最强像往常一样去找新宿最恶的麻烦,然后平和岛静雄,池袋最强的收债人,就莫名其妙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一个月。
  ……
  藤川时原本以为折原临也给他找的会是北海道的乡下那种偏远破落的地方,但是没想到他给他找的地方意外的很近。
  乘坐新干线半小时就能到达,地处东京东南方向的日本第三大城市,横滨。
  作为首都城市圈的重点发展城市,横滨的房价虽然没有东京那样夸张,但也算得上是寸土寸金了,但是藤川时却只用了十几平米的价格就拿下了近千平米的地皮。
  直到见到这片地皮的真正面貌,藤川时才算弄懂当他从那个性格恶劣的情报贩子手中接过土地产权证书时,对方脸上的那抹神秘的微笑代表着什么。
  折原临也给他们找的地方是一片早已荒废多年的神社,这间神社在横滨乃至整个日本都相当有名,网上随便输入几个关键词一搜就能找出几万条情报。
  据说在几十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极其恶劣的杀人事件,神社内的宫司,巫女全都一夜被杀,流出来的血将染红了神社前的青石阶梯。
  这起杀人事件已经过去了四十年,但是造成当年那一惨剧的罪魁祸首至今还不知道是谁,二十年的追诉期早就过了,这件事直接被当成无头案件就这么湮没在了当地警署的档案室中。
  不过自从惨剧发生后,附近的居民一入夜就能听到从这间神社断断续续传出来的悲鸣声,仿佛是那夜惨死的神官和巫女在哭诉自己的怨恨与冤屈。
  警/察来查了好几次都没查出半点线索,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附近的居民承受不住这种惊吓,陆陆续续地搬离了此地。由于没人再敢搬到此处来居住,所以这一片慢慢就成了横滨着名的“鬼域”。
  也不知道折原临也是从哪里找到的渠道,竟然把这块地皮的土地产权证书都帮他弄到手了。
  藤川时看着面前破败阴森的神社,站在他身后的刀子精们,有几个胆子小的被这里的环境吓得瑟瑟发抖。
  “主……主公,我……我们以后真的要住在这里吗?”
  藤川时回过头瞥了他们一眼,他不明白这些刀子精们为什么会吓成这样。
  就算这里跟传闻中的一样闹鬼,但是你们好歹也是刀子的付丧神。
  大家都不是人,这有什么好怕的?
  ……
  即便刀子精们百般不情愿,但是藤川时已经把买地皮的钱交出去了,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
  要么把本丸建在这座破旧的神社,要么大家拖个被子一起睡大街。
  刀子精们思考了很久,权衡利弊后,觉得比起可能会闹鬼的神社,还是会出现老鼠的大街更可怕些,于是他们战战兢兢地选择了神社。
  所以说为什么刀子还会怕老鼠?
  ……
  将原本破败的神社推平后,藤川时直接将本丸安置在了这块,由于这一带已经成了无人敢靠近的“鬼域”,附近一家住户都没有,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藤川时“搬家”的动静,本丸的搬迁工作就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完工了。
  本丸还是那个本丸,只是从时间夹缝搬到了横滨的“鬼域”,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生半点变化,唯独藤川时的存款少了一半。
  藤川时其实挺满意审神者这份工作的,工资给的高,福利待遇好,还不用整天面对烦人的领导,所有的任务都是狐之助代为传达。
  但是现在时之政/府倒闭了,人傻钱多的提款机没了,他成了无业游民,背后还有一群嗷嗷待哺的刀子精们要养。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应该下手那么狠把时间溯行军全灭了,应该留着慢慢撕才对,最好磨到他真正退休的那一天。
  但是事已至此,后悔也来不及了。就在藤川时盯着少了一半的存款,一边考虑要不要重操旧业的时候,搁置在一旁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藤川时拿过手机点开一看,是某个软件给他推送的一条广告。
  【萌系治愈的女仆咖啡厅,满足您的所有幻想~】
  藤川时盯着手机界面上那个粉嫩亮瞎的广告标语看了好一会,突然陷入了沉思。
  ……
 
 
第2章 本丸咖啡厅当大佬的第二天
  横滨最近新开了一家咖啡店。
  作为日本最大的港口城市,包括星x克在内,横滨市内至少有上千家咖啡店,原本一家小小咖啡店的开业应该掀不起什么波澜,但这家咖啡店在开业的第一天,就在整个横滨的社交网络上产生了巨大的轰动。
  原因很简单,这家咖啡店,从店长到服务生,无一例外,全是帅哥。
  而且全都是秒杀明星级别的顶级帅哥。
  并且和某些男团小鲜肉们仿佛工厂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千篇一律的帅气不同,这家咖啡店的帅哥,帅起来都有自己的特色。
  善解人意邻家大哥哥型,口不对心傲娇大美人型,活泼开朗阳光少年型,寡言少语冷淡酷哥型……
  想得到想不到的帅哥类型,在这家咖啡店应有尽有。
  不知道是谁将这些店员的照片上传到了sns的各大平台,那一张张“活色生香”的写真顿时就在横滨掀起了一阵“见色起/义”的风潮,当天在这家咖啡店排队的人从街头排到了街尾。
  而且男女参半。
  排在队伍里的男性只有少部分是陪自己的女朋友来的,绝大多数男性都是冲着好看的小哥哥来的。
  现代化社会,馋好看男人身子的不再局限于女性,被上传到社交平台上的那几位咖啡店的店员,有几位是强壮魁梧类型的,照片上那包裹在黑色制服下的精壮身躯早就不知道被某些鸡渴难耐的男性保存下来隔空舔了多少遍了。
  【本丸咖啡厅,又名牛郎咖啡厅,在这里,你甚至可以找到1!】
  不知道是谁在sns上发的这句评论,瞬间引起了光顾过那家咖啡店的小哥哥小姐姐们的共鸣,这句评论自然而然就成了本丸咖啡厅的宣传标语,在各大社交平台广为流传。
  ……
  “绝对是博多那家伙发的!”
  和泉守恨恨地将手里的抹布甩在桌上,一边擦着洒在桌子上的咖啡渍,一边分外不满地抱怨起来。
  “那个小混蛋为了赚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说完他转头看向一旁的水蓝色头发的青年,语气不是很好的冲他嚷嚷道,“喂,一期一振,管好你家弟弟!”
  一期正在收拾桌子上的咖啡杯,听到和泉守的这句话,那张清俊的脸上立马露出一丝歉意,“抱歉,和泉守先生,我回去之后会让博多收敛些的。”
  “嘛嘛,别那么生气嘛,事实上也多亏了博多在网上的宣传,咱们咖啡厅的生意才会这么好。”
  髭切嘴角始终噙着温和的笑意,向来豁达的他从来都是劝架的好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