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魔道墙角被我挖塌了【重生】──刃天青Resazurin

时间:2020-09-10 14:33:00  作者:刃天青Resazurin

 

 
  文案:
  文案一:
  陆宁初容貌无双,天赋卓绝,本是正道颇负盛名的天才剑修,却遭人陷害,声名狼藉,师门覆灭,唯有魔尊龙渊信他。
  如今重活一世,他要揪出幕后黑手,保师门平安,并还唯一信他之人一生。
  陆宁初乔装小厮混进龙渊府中,却发现前世口口声声说一生只有他一人的魔龙,府中竟然——莺!燕!成!群!
  陆宁初一剑劈翻龙渊案几:你这个大猪蹄子!
  龙渊:宝贝缺镯子吗?
  龙渊魔尊和府中小厮好上后,二人接连失踪。
  许久之后。
  魔族路人甲:兄弟,你看正道那个天才剑修手上的镯子,像不像我们魔尊?
  魔族路人乙:像个……卧槽!
  文案二:
  魔族皆知,龙渊魔君与放浪形骸、耽溺享乐的魔族不同,纵使万千美色入眼,他都面不改色,甚至连龙族的特殊时期都能拒美人于千里之外。
  不曾想,魔尊栽在一个相貌平平的小厮身上,并且把人叼进龙窝的第二天,就被人跑了。
  魔尊四处寻人,最后发现小厮竟然成了貌若谪仙的天才剑修陆宁初。
  龙渊:接近我,什么目的?
  陆宁初:偷你的心呀^w^
  纯情偏执为受不顾一切龙族攻x看似开朗实则阴郁偏执受
  1.1v1,he,受在攻前小可爱,别人面前心狠手辣小疯子,攻也很疯不过剧情不到看不出来,攻受互宠。
  2.重生复仇爽甜文,先谈恋爱再干架_(:3JZ)_
  3.大师兄李云琅有问题,他自己找死,陆陆开局找到龙渊就是最大的改变。本文核心:爱情救命,攻受命运互锁。
  4.这一世受主动追攻,但本质还是攻追受,受主动追攻攻会飘,会作一把。存在攻披马甲,故意用另外的身份撩受,自己绿自己,自己醋自己的情节,攻受灵魂绑定,所以受会心动,就跟开篇受撩攻,攻就是忍不住宠他一样。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宁初,龙渊 ┃ 配角:下一本《被监护人蹲点标记了[ABO]》求预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魔尊跟着正道剑修跑了!
  立意:爱情救命。
  作品简评:
  陆宁初容貌无双,天赋卓绝,本是正道颇负盛名的天才剑修,却遭人陷害,声名狼藉,师门覆灭,唯有魔尊龙渊信他爱他,情深义重。如今重活一世,他要揪出幕后黑手,保师门平安,并还唯一信他之人一生。见得龙渊,再度相恋,陆宁初与其一同探寻前世仇敌真身,却觉陷害并非只因仇恨,而是有人以他做棋博弈。他欲改命,又觉前路坎坷似是有人为他清扫,再循其迹,却是无尽改换尽系龙渊之身……
  本文讲述了一对受命运所缚的情侣互相救赎,互相成就的故事,改命前行虽有坎坷,但攻受情感真挚,又不乏温馨诙谐,值得一读。
 
 
第一卷 宁初  第1章 月见幽 我自折花待君归。 
  厄乱岭的天是灰的,永远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罡风将天际禽鸟的叫声拉扯成鬼啸,更让这天显得阴气森森。
  然,龙渊魔尊府邸内院,却别有一番繁花馥郁的盎然生机。
  风扫过树梢,娇弱的莹白花瓣离开枝桠,柔柔落到树下青年的肩头。
  青年修剪着面前灌木的花枝,身材修长,淡青的粗布短打穿在他身上,明明是下人的服装,竟也显得出尘俊秀。仅看身材举止,端是让人认为,他必然是位无双公子。
  头顶飘落的花瓣让他抬起了头,五官脸蛋俱是规规矩矩,说不上丑,也夸不了美,出人意料的平平无奇。
  陆宁初看着纷纷扰扰的树梢,黑如墨谭的眼中泄出一丝郁气。
  三个月了。
  “呀,你说的是真的吗……”
  院墙之外,忽然传来如夜莺啼叫般动听的女声。
  陆宁初并不在意,低头继续修剪花枝。然而听到后半句,他却倏地错手,被月见幽花茎上锋利的尖刺刺破了指腹。
  “……魔尊大人真的要回来了?”
  月见幽香气清淡,花瓣娇柔,风一吹便摇摇晃晃,仿佛将要折落,端是楚楚可怜。然而这样娇美的花,却食鲜血。
  伤口涌出的血液被花茎尽数吸取,陆宁初却无暇将手收回,他细听墙外的人声,墨谭般的眼中亮起点点碎星。
  “当然是真的,不然明璃殿下过来做什么?”
  “她来得倒快,”甜软的女声染上酸气,“一来就对我们颐指气使,真当她是魔尊夫人了不成?魔尊大人都没她这么不客气。”
  “人家是崇明魔尊的妹妹,魔族公主,能有什么办法。好啦,我们就是受点气,这院子里头的人才是要倒霉了。”
  “你小声点,当心被他听见了。”
  “听见了才好呢。不知道哪来的丑小子,也敢肖想魔尊大人,还把魔尊大人的院子弄成这样,活该被找麻烦!”
  “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魔尊大人可是浮屠血海之主,这满院子都是花的,岂不是有损威风?真不知大管事收了什么好处,坏了规矩不说,居然还放任他胡作非为,看魔尊大人知道后,怎么收拾他俩……”
  “谁收拾谁啊?”
  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声,语气散漫,却让两位姑娘惊慌失措。
  “大、大管事!”
  “快把点心送去,明璃殿下等着呢。”大管事不耐,言语间多了两分威严。
  “是、是!”两位姑娘脚步凌乱地跑走了。
  院里的陆宁初终于回神,目光落到那枝吸饱鲜血的月见幽上。莹白温润的花瓣,已经成了血一般的红,怒绽的花盘释出浓烈数倍的香。
  尖刺仍然扎在指腹,鲜血潺潺地流,却因这枝月见幽已经饱食,只能顺着茎杆淌下。
  陆宁初像是觉不出痛,并不将手指移开,他将花折下,凑近鼻端,嘴角弯起。
  混进魔尊府三个月,可算是把人等来了。
  “祖宗!”庭院外传来急急一声喊。
  大管事立在庭院门外,方正威严的面容上显出浮躁不安。他踌躇片刻,像是下了狠心,才跨过庭院门槛向着陆宁初走来。
  陆宁初偏头:“大管事好啊。”
  血红的月见幽还在脸侧,衬得他脸上的笑意都多了两分明艳。
  可惜,那脸终究是过于平凡,着实没有引人注目的风情。
  大管事瞧见陆宁初笑,更加心急如焚。他疾步走近,又在离陆宁初五步的距离停下。
  “祖宗哎,你都听见了吧?魔尊大人就要回来了!”
  “听见了。”陆宁初终于把手指从花刺上移开了。指腹被扎出一个不小的洞,里头有些血肉模糊,他却只舔了舔,就掏出帕子来擦花茎上的血。
  ——好像那花比他更重要似的。
  大管事眉心一跳,似乎想要往前,最终还是脚下未动,只无奈道:“你先避一避行不行?魔尊大人不喜旁人进他的院子,你还擅自把院子弄成这样。同时触两个霉头,魔尊大人一怒之下,咱俩都得玩完!”
  “他不会。”陆宁初擦完月见幽上的血,又草草擦了擦手,就把帕子囫囵塞回怀里。指腹上黄豆大小的血洞,竟然已经恢复如初,完全看不出痕迹了。
  大管事整张面皮都抽了抽。
  有帕子遮挡,看不出伤口到底何时愈合,但从拿出帕子再到收回的这段时间来看,陆宁初的修为就算不是金丹,也无限接近金丹。
  他心有怨憎,却不敢发,甚至还想给陆宁初跪下。
  “祖宗哎,我可求你了!先避避风头,魔尊大人的发.情期就快到了,到时候我再想法把你送上、送上……”
  “送上龙渊的床?”陆宁初从容接上大管事不敢说的话,毫无廉耻之心。
  大管事闭了闭眼:“……成不成?”
  “这倒是个好主意。”
  大管事神色一喜,忙道:“那我们赶紧走吧!”
  “不过,”陆宁初笑意更深,语气亲昵,“他出门这么久,我总该等他是不是?”
  “你!”大管事转喜为怒,又生生忍下,咬着牙警告,“魔尊大怒,你和我都得死!”
  “我说了,他不会。”陆宁初扒着月见幽的花瓣,强迫花盘展得更开,待他觉得这花怒放得足够生机勃勃了,他才施舍了大管事一眼,漫不经心地道,“听我的,大管事指不定就成了魔尊大人的红娘,从此前途无量。不听我的,你现在就得死。”
  是前途无亮吧!
  大管事的脸绿得发黑。
  龙渊魔尊生于浮屠血海,是天生煞神。要不是陆宁初给他下毒,捏住了他的小命,给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忤逆魔尊的吩咐,把人放进内院胡作非为。
  受制于人,实在没有办法。可就这么离开,他也万万不敢。
  疑似金丹的正道修士,大费周章地混进魔尊府,只为爬上魔尊的床。说出去,三岁小孩都不会信。
  陆宁初有些不耐烦了。他从怀中摸出一个锦囊,随手扔给大管事:“五千灵石,别再烦我。”
  “万书年!你好大的胆子!”
  大管事刚刚接住锦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院外传来一声娇喝,直呼他的大名。
  只见一个红衣少女,执着金丝铁鞭,气势汹汹走进院里。一群侍女追在她身后,惊呼着“殿下”阻拦不及,只能止步院门之外。
  这红衣少女,便是所谓的魔族公主,明璃殿下了。
  “竟敢勾结外人,图谋不轨!”魔族公主走到近前,不由分说就是扬鞭打下。
  “殿下饶命!”铁鞭带着破风的呼啸,仅听动静就吓人得紧,大管事高声求饶,险险躲开。
  铁鞭落到地上,打出深深的沟壑。
  魔族公主更生气了,柳眉倒竖,又是一鞭:“你还敢躲!?”
  大管事看似狼狈,实则滑溜的很,这一鞭打不到他。只是他能躲开,边上的月见幽却要遭殃。
  娇弱的花朵已经在鞭子带起的气流中摇摆零落,真被打中必然粉身碎骨。
  “啪!”
  花叶碎裂四散的惨状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迸溅的鲜血。
  陆宁初握着铁鞭的尾端,沉重的鞭打撕裂他的衣袖,将整节小臂都打得皮开肉绽。月见幽溅到鲜血,红了一片。
  鲜血顺着铁鞭滴滴答答,陆宁初露出笑:“明璃殿下,当心。”
  明明温和恭顺,偏生让听到的人都打了个哆嗦。
  魔族公主也不例外,不过旋即她立刻转移炮火,骂道:“你这个痴心妄想的贱人,谁允许你把龙渊哥哥的院子改成这样!”
  她想抽回铁鞭教训陆宁初,不想铁鞭竟然纹丝不动。
  “松手!”魔族公主何曾遇到过这样的忤逆,顾明璃满脸通红,肺都要气炸。奈何铁鞭就像在陆宁初手里生了根,一寸也抢不回来。
  与顾明璃的对抗,让手臂上的伤绽得更开,陆宁初却神色不动,依旧是一副微笑模样,温和地劝着:“明璃殿下,院中花木脆弱,还请不要再使鞭子了。”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我!”顾明璃双手齐上,拔河似的抢着铁鞭,边抢还边叫嚣,“我就要毁了这些花!”
  陆宁初眼中闪过戾气。
  “你们在做什么?”
  却被一道冰冷低沉的男声打断。
  院门外的侍女一阵骚乱,或惊喜或惶恐地低呼“魔尊大人”,齐齐让出一条道来。
  魔尊大人一身黑袍绣金,繁复而又内敛,极好的剪裁将长腿劲腰尽数彰显,嵌着红玉的银冠高束黑发,步履行进间自成一派威严霸气。其长相也是极好,端是剑眉星目,丰神俊朗,哪怕一双血瞳冰寒而不近人情,都足以夺人芳心。
  陆宁初松了手上力道,顾明璃拽着铁鞭奔向龙渊,指着陆宁初告状:“龙渊哥哥,这人擅自把你的院子改成这样,还勾结万书年图谋不轨,我正替你教训他呢!”
  少女神色殷切,俨然期盼着夸奖。
  龙渊只给了她冷冰冰的两个字:“出去。”
  “龙……”顾明璃脸色一白。
  “出去。”龙渊的视线一并扫过大管事和陆宁初,眼中隐含怒气。
  顾明璃虽然委屈,却怕极了龙渊生气,只能含泪跑出院子。
  大管事诚惶诚恐,想拉着陆宁初一道出去,却根本拉不动后者。他顶不住龙渊的视线,便独自退出。
  陆宁初痴痴地望着龙渊,胆大包天的模样,让顾明璃恨不得龙渊立刻动手拍死他。
  然而被这样冒犯,冷冰冰的魔尊大人,竟然也没有立刻发怒,第三次重复道:“出去。”
  这一声像是唤回了陆宁初的魂,他脸上终于显出惊惶之色。院外众人以为他要灰溜溜地出来,却见他受伤的手臂在身侧蹭蹭,而后藏去身后,再抬起完好的左手,将血染的月见幽送至龙渊眼前,磕巴道:“送、送你。”
 
 
第2章 龙薄荷 魔尊,汝甚凶也。
  找死!
  ——院外所有人都这样想。
  糟蹋魔尊大人的院子,违抗魔尊大人的命令,竟然还敢向魔尊大人送花?以为魔尊大人是什么盼情郎的待嫁女吗!
  顾明璃幸灾乐祸,就等陆宁初遭殃。
  大管事摇摇欲坠,扶着墙才能站稳。
  又是一阵风,柔白的花瓣打着卷跌到龙渊头上,那冷肃的面容仿佛都柔和了两分。
  龙渊的视线在红色月见幽上停留片刻,移到陆宁初脸上。
  极平凡的脸,即使是害羞的模样也乏善可陈。因此,那一双墨瞳,就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那是一双极漂亮的眼睛,明明是漆黑的颜色,却像星辰般耀眼。直白热烈,却又胆怯,星光盈盈的模样,好似眼中所见,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