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姑妄听之──高台树色

时间:2020-09-10 14:32:07  作者:高台树色

 

 
文案:
将死之言,姑妄听之。
相南王X小皇帝 be
 
第一章
成焕七年,相南王起兵造反,称当今的小皇帝荒淫无度,南方水患不赈灾反下禁令,白白送了千万人的性命,实不配为君。军南起,后北上,各方响应,势如破竹。
十月二十,攻破皇城。宫门大开之时,竟起了风,扬了土。风烟散尽,宫内不见半个人影。
大将军勒马,拧着眉四处张望,马蹄哒哒地在原地踏步。
“这是什么?"大将军嗤笑一声,望向坐在马背上发呆的相南王,“莫不是知道自己是瓮中之鳖,自己先死了吧?”
这话惹来士兵们的一阵大笑,不少人呼喝着,举起了手中的刀枪,喊着要杀进去。
相南王却一直盯着一个方向,不知到底在看着什么。还是大将军晃着他的肩膀,叫了三次,他才回了神。
相南王率先振了下臂,僵绳轻打,那匹跟了他很久的战马喘出粗气,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去。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往日威严满堂,百官朝拜的大殿就被一群呈戒备之态的士兵们挤满,他们挥着刀查了帘幕柱后,一无所获。没有大臣,没有太监宫女,也没有那个荒淫无度的小皇帝。
大将军看了看相南王,朝着殿内殿外各喊了一声:“给我搜!"
说罢,一生赤胆的大将军似是不甘心,又加了一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是他早被碎尸万段了,也给我把那些臭了的尸体块弄过来!”
大将军的一家均死于南方水患,众人皆知,大将军将这个皇帝恨到了骨子里。
相南王这时才将目光从那龙椅上移下来,瞥了大将军一眼。
“大哥!"
还没等人们动,高扬的这一声,就直接改变了大殿内的气氛。齐刷刷的,一片片寒光直指那个晃悠到了门口的人。
可不就是那个大将军恨不得碎尸万段的小皇帝。
不同于大将军一瞬间涨到脸上的愤然,小皇帝笑吟吟的,依然穿着那身尊贵的衣服,只是将那顶冕冠拎在了手里。
一群人靠近了他,刀尖似已经要触到了那明黄色。大将军暴怒地刚要开口,相南王冷冷一扫,大将军便不自觉地,又噤了声。
小皇帝似未察觉,依然注视着相南王,慢慢朝前走着。若是熟悉小皇帝的人便该知道,小皇平日便是这样走路,没一点皇帝的样子。
到了跟前,他又唤了一声。
“大哥。”
这次声音小了一些,尾音却添了旖旎。
“嗯。“
一片寂静中,相南王突然应了声:“怎么了?”
小皇帝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举起手中的冕冠。他这一个动作,带得几十把刀锋都随着动。不知是哪个人的刀反着光,直接晃到了他的眼睛上,他被那束光亮刺得睁不开眼,向后靠了靠脑袋:“我不会,戴不上。”
听着这小孩子一样撒娇的语气,殿里一众人立时觉得,这小皇帝莫不是疯掉了,竟然对着当初被他罚到边境寸草不生之地、如今又起兵造反要杀他的相南王说这样的话。
一个跟个纸片人一样的小皇帝。
他们等着看笑话,却未成想,这位相南王接过了那顶冤冠,捋了捋小皇帝的头发,小心地给他往脑袋上戴。
“疼么?”
小皇帝晃晃脑袋,流苏撞得乱响:“不疼。”
大将军瞪大了眼睛,不知道相南王这是演的哪一出。
戴完了冕冠,小皇帝又看着相南王,不说话了。
“你们都去殿外。”
“你在做什么?”大将军沉着脸,憋着气问。
相南王看着他握在刀柄上青筋暴起的手,再一次命令:“先出去,将门带上。"
 
殿门重新关上,殿里只剩了两个人。小皇帝抬起手,越过相南王,一根食指指了指后面的龙椅:“你扶我过去。“
相南王点点头,将小臂横在空中。
小皇帝却不动,有点委屈地瞪着相南王。
相南王便垂下手,牵起了小皇帝的手。
小皇帝稳稳地坐在了皇位上,也不好生坐着,就懒洋洋地靠着一侧,另一只手搭在另一侧的扶手上。他扫了一眼手臂,仰着脸说:“袖子翻起来了。”
相南王低头,牵着他的手抬起他的胳膊,又轻轻整理好袖子,放下。
小皇帝又朝下看了一眼,踢踢脚:“鞋脏了。”
相南王一言不发,蹲下身,扯着衣服下摆最软的一块布料,给小皇帝蹭鞋面。
其实也擦不下去什么,但是相南王依然擦得细致。金丝绣,帝王纹。和当初没什么两样。
擦完鞋,相南王静静地立在小皇帝身前,面上带着并不易察觉的笑。
小皇帝晃着脑袋说:“好沉啊,又不想戴了。
相南王闻言,便又仔细地帮他取下来,一点脾气都没有。
小皇帝把冕冠端端正正地摆在了一旁。相南王看着他重新站起来,笑笑说:“又长个了。“
“你才走的那几年长了一些,再往后就没长了。"
小皇帝忽然牵住相南王的手臂,将他推到皇位上。他自己则蹲在相南王脚边,仰着脑袋笑问他:“舒服吗?这个垫子,我让人每天都换,你一定猜不着里面是什么珍稀东西。"
相南王明显不关心那些珍稀东西,笑着摸了摸小皇帝的脸蛋:“你坐过的,当然舒服。"
由着小皇帝看了自己一会儿,相南王问他:“还有什么吩咐吗?”
小皇帝扁扁嘴,说:“你抱我。”
相南王便去拉他的手,起身时,小皇帝的身体突然晃了一下,继而抬起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相南王凝了神色,皱着眉将他拉到自己的腿上抱着,一只手覆在他的肚子上问:“怎么了?"
“肚子疼。”
小皇帝侧头,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倚在相南王的肩膀上。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白。
相南王的手顿了顿,低头,用鼻子蹭了蹭小皇帝的侧脸,在他耳边问:“喝了什么?
“毒药,”小皇帝轻声说,说罢,又歪头看着他的眼睛,有点委屈,“没解药的毒药,我怕我看见你后悔,舍不得死。不过放心,张公公说,喝了以后还要好一会儿才死。”
相南王没说话,死死的盯着他。
“疼,小皇帝嘟囔,“你勒疼我了。”
相南王这才意识到,不知何时,自己的手臂早已将怀里的人箍得不能再紧。
“水患的事,我不是有意。"小皇帝窝在相南王的怀里,手指一下下抠着他的铠甲说,“那天我喝多了,也不知为何,醉得格外厉害。我不记得我说过‘不许管他们',但是他们都说我说了。死了那么多人......”
小皇帝哭了,相南王低头,吻他流出的泪。
“你该知道的,我没法活着了,也不敢活。我只想做个荒淫的昏君,不敢做残害百姓的昏君。”
他当然知道,从他得知南方水患,得知那道皇帝的荒唐禁令开始,他就知道他不会再让自己活着了。
所以一路领兵而来,他想见他,又怕见他。
 
见相南王不说话,小皇帝有些急,揪着他的衣领追说:“你要信我。这些年,我虽没做什么好事,但也没害过百姓臣民,至多不讲理地罢几个官、盖许多房,那个冯什么,那样气我,我都没砍他的头。”
“嗯,“相南王替他揉着肚子,安慰着,“我知道,我信的。”
儿时连只快死的小鸟都要揣到怀里的人,哪会要别人的命。
相南王想了想,轻笑了一声:“还收了许多女子?”
小皇帝本来越来越白的脸竟泛出些红,他哼了两声,不说话。
他闭上眼睛,又睁开,看着相南王:“你亲我一口,我再同你说。”
相南王不动。小皇帝又开始急,拉了拉他。相南王于是将他稍稍抱高了一些,低下头去亲他。
“我和她们......就是聊聊天。外面传的那些,都是我故意让他们去说的。”
“嗯,我知道。”
相南王的回答不愠不火,却惹来小皇帝的一肚子抱怨。他重新往他怀里一靠:你什么都知道。“
相南王抚着他的脸,没说话。
小皇帝出神,过了一会儿,忽然抬手去解自己的衣服。皇服繁琐,他更不曾自己宽衣解带过,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要从哪里下手。小皇帝立马扯了扯相南王:“你来。”
相南王制住他的动作:“不要闹,你还疼着。"
“不疼了就晚了,“小皇帝不依不饶,竟然要从相南王的腿上下去,想着站起来脱怎么也好摆弄一些。相南王连连劝着,小皇帝就是不听,最后小皇帝一双泪眼望着他,“我等你这么多年,喝这么疼的药,就是为了多的这一会儿。“
相南王没法子,只得顺着他。最后小皇帝还是下去了,因为他要给相南王脱裤子。相南王要把上面的铠甲也脱了,小皇帝又死活不让。
“我要你穿着,”小皇帝赤裸着身体,肩上披着龙袍,“你们进宫来的时候,我就躲在那里望着,宫门打开,第一眼就看到了你。所以你要穿着,我要你这个样子。”
“铠甲很硬,会硌疼你。“
“不怕。”小皇帝摇头。
 
一场云雨,小皇帝的声音就没断过。说着不怕,却是一会儿呻吟,一会儿喊疼。有时喊肚子疼,有时喊被铠甲划得疼,胸口都破了,有时又喊后面疼。相南王实在心疼,还是拿衣服把他的上身裹了个紧,就露出一截脖子,被他缓慢地亲着。
结束之后,小皇帝彻底失了力气,顶着满头的汗,摊在相南王的怀里。相南王整理着那堆衣服,怕怀里的人过阵子冷,给他包得哪都不露。
小皇帝的脸慢慢又转了白,看着相南王笑。
“我终于,把荒淫二字,坐实了。”
相南王亲亲他的唇。
小皇帝该是疼得实在厉害,再怎么控制,都没办法控制好自己的表情。相南王看着他越来越痛苦的样子,红着眼眶抱紧了他。
“傻不傻。“
“傻得厉害。”小皇帝说。
“见到你之前,我就想着,要把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冲你发狠。可是见着你了,我又舍不得,你说傻不傻。”
“傻,你该先打我一顿。“
小皇帝摇了摇头,又往他怀里蹭,怎么都蹭不够似的。
“我真不明白,那帮老东西,那时候为什么一定要你死。“
 
小皇帝的父皇也不知是犯了什么邪,到了四十岁的时候,都未得半个子嗣,宫里宫外的,传得不知有多难听。相南王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接进宫的,说白了,是老皇帝给自己谋的一条后路,就算不是亲的,从小养在身边,也比那些虎视眈眈的人强。可未曾想,相南王进宫第四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妃子便怀上了金贵到不能再金贵的小皇帝。
小皇帝出生的时候,相南王还不是相南王,他趴在榻前,再小心不过地握着那只软和的小手晃了一下,小皇帝突然就开始笑,笑得相南王心软成了滩水,想把什么好的都给他。
相南王,是小皇帝封的。
老皇帝死后,一群人狼子野心,没几天,就迫不及待地朝两位皇子伸了手。
小皇帝,好办,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孩,怎么还不能拿捏?
至于那个大的,也好办,反正又不是亲的,心怀不轨,欲挟持新皇,谋权篡位,罪无可恕。
小皇帝签那道封王的圣旨时,哭得手都在抖。可相南王还在大狱里,他得写完这道旨才行。
“那,你有没有想我?”
“想,每天都想。”
“活该,”小皇帝说,“你留我一个人在这皇宫里,以后......以后也让你尝尝这滋味。”
“你以后,不能娶妃子,一个都不行,就是你没这念头,她们也会有。那个程妃......就总想爬我的床。”小皇帝歪着脑袋,用额头去碰相南王,“记住了吗?”
“记住了。“相南王轻轻拍拍他的后背。
“我都......我都给你了,你不能再惦记别人。“
“嗯,“相南王又去轻轻地亲他,“只要你。“
“嗯,”小皇帝点头,“要一直记着我。”
 
 
“你该是不会忘,方才......我喝药的时候就想,死在你面前,这样你做梦都会想我。“
“嗯,一定会的。”
“我很怕......我怕遇到那些死掉的人,他们要我赔他们的命。“
“让他们来找我。“相南王说。
小皇帝笑:“昏君。”
“做皇帝太苦了,下一世,绝不再做皇帝了。"
“那做什么?“
小皇帝这回很认真地想了半天,说:“做你夫人,明媒正娶。”
相南王便去亲他的嘴唇,缠绵了很久。
 
小皇帝已经越来越没精神,出口的话慢慢变得断续,不知他到底想说什么,但他却一直坚持在说,说不许相南王拆他的床,说不许他趣学士府,要陪他放风筝,说要他每天都抱抱他......
“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小皇帝看着他,眼睛又红了,“我不能在了......你才来。“
一句话,活活在相南王心上开出了一道口子。
“对不起。"他低头,与他额头相抵。
明明知道他在等着他,一直在等,他还是没能早一点谋权篡位。
听到这三个字,小皇帝的眼神忽变得空茫。他茫然地转开了脑袋,愣愣地看着什么都没有的空中。
忽然,小皇帝摇了摇头,有些慌地说:“不对。"
身体里实在太疼,以至于在他说出“不对”以后,很久没能再开口。他的眼睛已经半眯着,眼睫颤个不停。
相南王亲了亲他的眼睛:“什么不对?"
“你可还记得,那个总瞧不起我的傅先生,临死时说.......说让我一定提防你......还说......还说......”
“还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就算他平日再怎么对小皇帝教训得不客气,也是为了他好。
小皇帝又摇头。
“不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