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拂尘【强强】──林记年

时间:2020-09-10 14:30:48  作者:林记年

 

 
  文案:
  沈梦寒(病弱美人攻)x谢尘烟(脑子换了武功大智若愚侍卫受)
  种田系(武侠有一点,朝堂有一点),恩怨情仇都是浮云,过日子才是正经事。
  一个是罪臣之女生下的皇帝私生子,为质一十二载;一个是生来负罪的魔教余孽,圈禁一十六年。
  我以你之手擎剑,请你交托生命、信任与珍重。(沈梦寒)
  你是我的旧年月色,时时忍耐,日日发作,夜夜不得安寝。(谢尘烟)
  这攻虽然看起来随时会挂,但他有主角光环啊!
  甜刀子不来一发嘛!
 
 
 
楔子
  据说,谢柔年轻的时候也曾是中原武林之中名头响当当的……大小姐之一。
  为什么这样讲,因为部落中人都恭敬地唤她一声“谢小姐”。
  谢尘烟自幼就对母亲口中纷争不休、恩怨难平的江湖好奇不已。
  在母亲的讲诉中,那些波云诡谲的江湖传奇令他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据说,谢柔是为了躲避仇家才躲到塞外边荒的。
  而这仇家,就是传说中的魔教教主。
  十六年来,母子俩最盼望的事就是能有仇人不远万里来塞外找她们寻仇。
  只可惜等啊等、等啊等,等到谢柔容颜憔悴、病痛缠身,直到最后去世,再到他十六岁生辰、再到谢尘烟打败了他们部落中的第一高手,仇人都始终未出现。
  谢柔临死前拉着谢尘烟的手道:“小烟一定要做一个行侠仗义的大英雄啊。”
  谢尘烟用力点点头道:“好!”
  谢柔死死攥着谢尘烟的手道:“一定要杀了魔教教主给你爹爹报仇。”
  谢尘烟环着他娘亲,轻拍她羸弱的脊背,脆声应道:“好!”
  谢尘烟提着他娘亲珠玉装饰、日日熏香擦拭的宝剑,决定不等了——他要自己去闯荡江湖!报仇雪恨!
 
 
第一章 英雄救美
  谢尘烟恪守他娘亲的教诲,向东南走,路见不平,行侠仗义。
  他骑着他的小白马,将那把剑佩在显眼的位置,一路上好奇的看东看西,可惜一直没有人上前对他道:少侠,见你武艺不错,不如你我二人切磋一番?
  还有,他也忘了问他娘亲,除了东南方,魔教到底在哪里啊?
  他走走停停将近大半个月,身上的盘缠都要花光了,还未遇到有江湖豪客上前与他挑战。
  中原富庶,南燕北昭二朝订立盟约,划东西而治,此时正值难得的太平盛世,政通人和,景明清畅,中原武林在盟主的领导之下兄友弟恭,安居乐业,和和美美地过着小日子。
  然而这些谢尘烟都不知道。
  他一路走一路疑惑,说好的恃强凌弱呢?说好的仗势欺人呢?说好的……欺男霸女呢?
  前面真的有在欺男诶。
  一群黑衣人举刀围着一位看背影便弱不禁风的白衣书生。
  谢尘烟远远地望见,眼前不由得一亮。
  此时应当大喝一声,从马背上一跃而起,一剑取了那几个狗贼性命……
  但他不行,他舍不得踩他心爱的小花。
  谢尘烟爱怜地抚了抚他心爱的小花,小花被摸得舒服,迎着太阳打了个喷嚏,差点将谢尘烟甩下去。
  沈梦寒正盘算着应如何脱身,暗卫如今都不出现,显然是未能跟上来。后方倒是有个悬崖,只是凭他如今的身子,跳下去不比束手就擒的生算更大。
  左右都是一死。
  他暗自下定决心,已暗暗咬住口中的丸药,却听一声轻塌塌轻飘飘的声音道:“放开那个……”
  沈梦寒转头。
  谢尘烟一怔,恍惚道:“……美人。”
  沈梦寒:“……”
  死生悬于一线间之时,他好像被调戏了。
  一个小小的少年坐在一匹雪白的矮脚马上,他自己也是一张娃娃脸,脸上脏兮兮的看不出长相,只一双眼睛黑漆漆滚圆滚圆的,骑在短腿马上,个子也不算高。
  像年画里走下来的福娃娃。
  勒着缰绳的手竟然还在抖,想必是被吓得不轻。
  衣服虽然又脏又破,但看起来也不便宜,剑上的宝石随便扣一颗下来,也够普通人家吃上一年了。
  应是谁家偷偷出门游玩的小公子。
  临死之时能遭遇这样可怜又可爱的一瞬间,想必是上天也怜他孤苦,想给他无趣的一生中添上跳脱的一笔来。
  沈梦寒转头道:“我并不认识此人。此事与他无关。”
  手却背在身后,向那陌生的少年摆摆手,示意他快走。
  谢尘烟的心正激动得怦怦直跳。
  他想,一定是因为他终于遇到了行侠仗义的机会,而不是因为这个过分好看的男人。
  那男子身上未佩刀剑,谢尘烟暗暗可惜,这样清风皎月一般的身姿,一袭白衣染血,若是再佩上一把剑来,正是他心中风流倜傥、俊美无俦的中原剑客。
  可惜那一圈的汉子不等谢尘烟大喝一声尔等何人报上名来便举着刀齐齐向那男子攻去。
  谢尘烟瞳孔一缩:他脚步虚浮,显然是没有内力。
  这时也顾不得踩不踩他的小花了,轻叱一声便向人群中掠来。
  沈梦寒还未来得及咬下齿间丸药,便见眼前一花,那娃娃脸少年剑如鬼魅,顷刻间那几个围攻他之人便都倒在了地上。
  沈梦寒心下凛然。
  他仔细一看,才见那几人喉间只一道细细的血线,别无他伤。
  他再抬眼去看那娃娃脸少年,面色已是几变。
  谢尘烟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起来,搓搓手道:“嘿嘿。”
  早知道今日便能英雄救美,昨日便不省那几个水钱了,穿着脏衣服多难看多丢人,谢尘烟委屈得都要哭了。
  他救了人,反而没有言语,一晌的功夫,眼圈都要急红了,沈梦寒按捺住体内翻滚的血气,缓了一口气,举手向他一礼道:“多谢少侠相救,不知少侠贵姓?”
  这个他知道怎么答!
  谢尘烟挺挺小胸脯道:“免贵姓谢!”
  沈梦寒看他得意的小神色不禁莞尔,温声道:“谢少侠相救之恩我记下了,在下沈梦寒,家中略有薄资,谢少侠若有什么吩咐可以尽管提。”
  谢尘烟眨眨眼睛。
  沈梦寒:“……少侠何意?”
  什么意思?
  谢尘烟脑子疯狂的转,接下来应该讲什么?贵姓之后是不是就要问贱名了?贱好像不是什么好字眼诶。
  他怎么直接就把名字告诉我了?这样对话发展得是不是太快?
  谢尘烟自想自答道:“谢尘烟。”
  沈梦寒一怔。
  可是叫大名怪吓人的,娘亲也只有在他不听话的时候才连名带姓地叫他大名。
  于是谢尘烟委屈巴巴道:“你可以叫我小烟。”
  沈梦寒:“……”
  什么情况?
  沈梦寒看看那匹撒了欢的短腿马,又看看面前这个长得团团的少年,温声道:“谢少侠可是迷路了?”
  谢尘烟:???
  说着名字呢!怎么就转到迷路上了!
  “没有!”谢尘烟立刻否认道。
  他连路在哪里都不知道,如何算得上是迷路!
  沈梦寒眼前已经阵阵发黑,略松了一口气道:“那在下就不打扰谢少侠了,那就就此别过,后会……”
  “???”谢尘烟跟不上他的思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呢?就已经跳到后会有期了?
  难道是他娘讲的话本都太古早了?跟不上如今的江湖潮流?
  沈梦寒却无力去分辨他的话语了,他刚刚跑得太急,体内气血翻涌,眼前的少年越来越模糊,竟然就这样昏了过去。
  陷入黑暗前最后的画面是那个团团的小少年蓦然靠近的惊惧的脸,圆圆的眼睛瞪得更圆了,含着水色。
  与记忆中的另外一张脸重合,沈梦寒恍然心道:是他啊。
  沈梦寒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家客栈的上房,他艰难转过头来,便见谢尘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咧着嘴笑道:“你醒啦!”
  眼睛还有一点红,难道是被他突然晕倒吓哭了?
  沈梦寒温声道:“谢少侠这是怎么了?”
  谢尘烟脑子还有些转不弯来,出事的明明是他,怎么一张口就问自己怎么了?
  他自顾自顺着自己的思路道:“醒了要吃药。”
  他将沈梦寒扶起来倚在榻上,细心地给他垫了枕靠。
  又取了碗来,他娘亲这几年一直病着,他服侍人也熟练,举着调羹吹一吹便喂到他嘴边。
  沈梦寒迟疑了一晌便张开了嘴。
  他在外一向小心谨慎,但这少年一派天真纯稚,却实在不似是有恶意。
  再说,再坏,又能坏得过如今么?
  谢尘烟小心翼翼地喂过了药,又用新洗净的丝帕给沈梦寒拭了面,这可是他身上最好的一块丝帕!他平日里都舍不得用的!
  沈梦寒轻喘了一声,哑着嗓子道:“多谢谢少侠。”
  谢尘烟没应声,门一开一合,“噔噔噔”地下了楼。
  门未关紧,夏日的风将门板吹得振振作响。
  沈梦寒怔了一晌,不解这少年是何意。
  谢尘烟问店家要了茶水和甜汤,一推门,便看到沈梦寒凤眸微阖,倚在榻边,乌黑的长发散落在雪白的中衣上,衬得脸色欺霜胜雪的白。
  听到声响方才慢慢侧来脸来。
  这缓缓侧身的动作撞进谢尘烟眼中,令他的心又怦怦地跳了起来。
  他同手同脚地走过去,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漱口。
  他刚刚没在意沈梦寒讲了些什么,只是觉得他嗓子都沙哑了。
  这次沈梦寒也不再开口了,喝了一碗药,有了些力气,从他手中接过杯子来,静静地倚在那里。
  谢尘烟突然强调道:“小烟。”
  沈梦寒一怔,他身上疼,脑子也没那么灵光,但谢尘烟并不难猜,于是从善如流道:“小烟。”
  他嗓音还是有些低哑,一声“小烟”唤出来,谢尘烟身子都酥了半边,他想也没想,就跟着道:“沈梦寒。”
  这名字真好听,谢尘烟暗搓搓地想。
  可是他叫他小烟,他再叫他沈梦寒是不是不够亲近?
  于是谢尘烟问他:“你娘亲叫你什么?”
  沈梦寒一愣,抬眼去看谢尘烟,他眼中一派坦荡荡的天真。
  他手指摩挲着茶杯,那茶杯质地粗劣,有几处小小的突起。
  他轻声道:“我没有母亲。”
  谢尘烟“啊”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
  又问道:“那你爹爹呢?”
  沈梦寒眼色几暗道:“也没有父亲。”
  竟然是父母双亡,这比他还惨上几分,谢尘烟不免有些心疼,他看起来也不比他大上几岁,于是谢尘烟道:“那我可以叫你梦寒哥哥么?”
  沈梦寒眼中有了几分笑意道:“小烟叫我什么都可以。”
  谢尘烟高兴了,兴冲冲地将那甜汤端给他道:“你尝尝看!我最喜欢他们家的甜汤了!”
  若不是喝甜汤将身上的银子花光了,他昨日才不会离开这家客栈,也不会走上那条官道,更不会遇到沈梦寒了。
  沈梦寒垂眼着看那一碗汤,寒地银耳配着海血燕,绝对不便宜的一碗汤。
  谢尘烟在一旁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
  沈梦寒没有推辞,他一路被追杀,已经有几日未能好好地吃上什么东西了,便微微颔首致谢,伸出手去接。
  他手指触到谢尘烟的手指,冰冰凉,炎热的夏日里谢尘烟不禁打了冷战,方才那杯滚烫的茶似也未能暖上他半分。
  他接了碗,手还细细地在抖。
  谢尘烟被冰得一缩,手不加思索地包上他的手。
  他手小小的,还有些许少年的肉感,常年习武,手心温热,带着一股子少年人的热烈与赤诚。
  沈梦寒怔忡地看着他们交扣的手指。
  谢尘烟催促道:“你快吃啊,不吃东西怎么能暖和得起来。”
  一丝笑意划过沈梦寒的眼,他微微笑道:“好。”
 
 
第二章 蛛丝银线
  沈梦寒卧床的几日里,一睁眼就能见到那个娃娃脸的少年支着颐坐在床边,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他。
  见他醒来便血燕人参不要钱一般往他嘴里填,他出身富贵,什么东西未见过,见谢尘烟衣着也不凡,便也并未起疑。
  直至他的病渐渐好起来,能够起身走动了,谢尘烟才问道:“你去哪里啊?”
  沈梦寒道:“南燕。”
  略想了一想又盯着谢尘烟的眼睛补充道:“隐阁。”
  谢尘烟略有些激动地问道:“隐阁在哪里?”
  听起来便像是个江湖门派的样子!
  他又在被人追杀!一定是遭遇了江湖寻仇!他谢尘烟终于要踏入江湖了!
  沈梦寒道:“金陵城。”
  他见谢尘烟一脸神往,便顺着他的意思问道:“小烟想同我一道去隐阁么?”
  谢尘烟不加思索道:“好啊好啊!”
  千里送京娘什么的!他知道!
  两人收拾了东西准备上路,沈梦寒才发现哪里不对。
  “你的马呢?”沈梦寒问。
  谢尘烟理所当然道:“当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