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暗恋我?──高台树色

时间:2020-09-10 14:29:58  作者:高台树色

 

 
文案:
突然开的小脑洞,一个话都说不利落的小辩手。
 
第一章
钱渭加入辩论队两年,总共打过三场辩论。
第一次太紧张,站起来以后只觉得灯光晃眼,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第二次太怂,对方辩手一眼看过来,他就脑子短路,发言中断。
第三次......
第三次太激动,被评为“最激动辩手”。
钱渭虽没比赛打,但有关系——队长是他直系亲学长,没忍心开除他,让他负责负责后勤工作。辩论队有自己的办公室,钱渭就负责每天到屋子里看看家,顺便打扫打扫卫生。
钱渭挺高兴,毕竟还得了个安安静静上自习的地方。
这天太阳很大,钱渭穿过半个校区来到辩论队的办公室,一脸愁容地打开了门。明明他都已经赋闲了整整一年,自家队长非让他参加一场给新生看的表演赛,说什么要展现多种素质的辩论人才。
意思是,他就是负责展现错误案例的那个。
钱渭狠狠戳开了电扇,三档。
——队长说辩论队的人太能说,平时招惹了不少老师领导,让他弥朴一下领导郁闷的情绪,给学校省点电,没什么必要的事情就不要开空调了。
从文件袋里掏出一叠A4纸,钱渭划拉了半天也没列个论点,倒是密密麻麻写了一堆不相关的,抬头看了看表,已经是五点钟。钱渭努努嘴,把写满了字迹的一张纸随便夹到那叠纸的中间,决定还是收心干点正事。
刚写了一个序号,忽然有人推门进来。钱渭看了一眼,身子立刻发僵。
“哦哟,“队长的语气和在赛场时一样欠揍,“我们'最激动’准备比赛呢啊?”
钱渭想瞪队长一眼,又碍于某道视线,敢怒不敢言。
他低下头独自冷静,听见白板被拖动的声音,视野的边缘出现一只手,拿起了桌上的笔。
顾严佚的。钱渭在心里对自己说。
来的三个人在讨论着和外国语大学的比赛。钱渭偷偷抬头看了一眼,顾严佚正在白板上记着几人讨论出的论点、论据。
字非常漂亮......
手也好看......
声音也好听.......
钱渭又开始胡思乱想,空悬着一支笔,什么都没写出来。
“嗯?没水了。”
听到顾严佚的这句话,钱渭不由自主地抬头看。却没想,冷不防对上顾严佚的眼睛,惊得他赶紧又埋头。
“没新的笔了,“队长在储物柜里翻了翻,“算了,不用白板了,在纸上写吧。”
“嗯,”
桌子忽然被敲了敲。
“钱渭。“
靠......最好听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
钱渭抬头看他,脸绷得紧:嗯?”
“能给我几张纸吗?"
“啊,好,好。”钱渭忙不迭地答应,热到额头在出汗。他太紧张,控制自己手不抖已经是最大的极限。愣是两次都没能拿起那叠纸,最后钱渭急了,放弃了从底部取的想法,直接从中间胡乱抽了几张,递过去。
还带飞了一张纸,他仓皇起身,在地上抠了好几下才捡起来。
重新低头藏起眼睛,钱渭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起码脸不要再那么烫,不然一定红得明显,但视线刚刚稳定,他突然发现自己眼前的序号“1”后,赫然写着三个字。
操......
钱渭猛然想起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这次手已经是实实在在地在抖着,他捏着那叠纸的一个角,卷起来,飞速将纸掠过一遍,
没有!
钱渭心里连着骂了一溜“操”,
这么厚一沓纸里抽了几张而已啊,这是什么概率?他会不会太倒霉了一点啊?
他不甘心地又偷偷翻了一遍。
还是没有.......
仍然不愿相信,就听见队长叫了顾严佚一声:“老顾?"
钱渭安静下来,留神听着前方的动静,只能祈祷顾严佚没看见那张纸,
可显然,事与愿违。
顾严佚并没有转身,依然是面朝他站着,而且在翻了翻手里的纸之后忽然停住。大概过了十秒,钱渭才又听见纸张翻动的声音,似乎是被叠在了一起。同时,顾严佚也终于转了身,继续和另外两个人讨论。
1.顾严佚不是傻子。
2.所以他不会盯着一张白纸看十秒。
3.那几张纸中只有一张不是白纸。
4......
现在该跑了!
哀痛过后,钱渭立即开始飞速收拾东西。
“要走了?”
本来在说着一个论据的顾严佚突然问,
钱渭看过去,发现那三个人齐刷刷地,都在看着自己。他涨红了脸,不敢看顾严佚,错开视线点了点头:“嗯。”
“有事?”
钱渭满脑子都是那张纸,哪有编理由的思路。好在是真的要到饭点了,他赶紧说:“吃饭。“
“嗯,”顾严佚应了一声,却马上说,“还不算晚,等我一会儿吧。我也参加那个新生表演赛,待会我们稍微说几句,”
队长腿翘得老高,满脸讶异:“你参加?你不是不参加吗?”
顾严佚很平静地转头看他,点头:“我参加。“
“我怎么不知道这事......"队长奇怪。
“嗯....."顾严佚想了想,说,“可能是你记性不太好。
说罢,顾严把手里的纸和笔放下,走到屋子的另一边,拉开了一个抽屉。
看着他的背影,钱渭只觉得手脚发软,最后撑不住,一屁股瘫坐在了凳子上。
顾严佚再走过来,手里多了几块巧克力,他给队长和那个女生一人递了一块,又隔着桌子,给钱渭滑过来两块。
“饿了就先吃块巧克力垫垫。“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钱渭都像是自动屏蔽了外界的声音,就只剩了脑袋里一阵嗡嗡的轰鸣,等关门的声音响起,钱渭抬头看,发现队长他们两个已经走了,只剩顾严佚在低头整理着刚刚讨论的结果。
方才没有察觉,这会儿室内安静了,钱渭才发现空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了。遥控器就放在顾严佚的手边。
1.热死了,该开空调。
2.确实是有大事发生了。
3.队长可能是个预言家。
4.钱渭完了。
顾严佚动了动。而他这一动,惊得钱渭全身的汗毛似乎都立了起来,活像一只进入戒备状态的刺猬。
顾严佚没有立刻说话,钱渭假装沉迷于思考,仍旧低着头,不敢看他。他感觉到顾严佚挪了步子,虽然依然在桌子的另一端,却是正正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纸页翻动的声音,这会儿听在钱渭的耳朵里却像是打雷。
一页纸飘落到他的眼下,带起很微弱的一片风。
钱渭只觉得眼前一黑。
 
——纸上满满都是“顾严佚”三个字,中间掺了几句不知要表达什么情绪的歌词。
“若不是你渴望眼睛,
若不是我救赎心情,
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
原来你也在这里。”
写字的人依然像以往一样,固执地记错了人家歌词的内容,
钱渭死命攥着笔,呼吸都不敢。直到有人绕过桌子,走到他身边,掰开了他满是红痕的手。
头顶上响起一句话,正经又带着笑意。
是那个最好听的声音。
“暗恋我?"
 
钱渭的第一场辩论赛,新生赛,顾严佚是评委,目睹了台上那个白白净净的三辩憋红了脸,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钱渭的第二场辩论赛,队内友谊赛,顾严佚是正方,钱渭是反方。顾严佚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每次他抬头,对方的三辩就立马卡壳,赛后,顾严佚问队长:“我很凶吗?"
钱渭的第三场辩论赛,趣味,辩题是,不敢说出口的暗恋有没有必要继续。顾严佚是观众,偷偷坐在角落,看见正方三辩被评委评为“最激动辩手”,抿着唇笑了好半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