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死对头为何总是这样【情有独钟】──山河潇潇

时间:2020-09-10 08:48:00  作者:山河潇潇

 《死对头为何总是这样》作者:山河潇潇

 
文案:
 
  刚刚查完高考成绩的盛煜以为终于能够摆脱那个处处压了他一头的死对头了,却一朝重回高三,还被迫绑定了个系统。
  系统告诉他,他是被宋野的怨念拉过来的,除非消除他的怨气值,否则在今年高三结束时他就会因为没有完成任务死翘翘。
  盛煜很懵逼,整个高中他都以宋野为目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除了必要以及非必要的冷嘲热讽过几句,也没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儿啊。
  之后——
  他们班的同学就看到,以前一心扑到学习和竞赛上的学霸竟然放弃了争分夺秒的学习,变成了一条时时刻刻跟在学神后面的咸鱼?!
  “叮,系统提示,根据计算宿主每天至少要清除宋野100点怨气值,否则任务就会失败呢,还请宿主加油。”
  !!!
  ·
  阅读指南:
  1.1v1,双c,怨念值=醋意值
  2.受交往过女朋友
  3.攻暗恋受
  4.系统中间出现的很少
 
 
 
 
  开学
 
  
  Z城的夏天热的要命,下午三点,正是太阳最大的时候。
  即将步入高三的学子恰逢最热天开学,他们来的都很早,主要任务就是“补作业”,不过这会儿也没有空调遥控器,单靠前后两个风扇在房梁上晃晃悠悠的,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盛煜垫着一只胳膊趴在课桌上,露出一段洁白的后脖,顶着一头偏黄色的卷毛,在一片喧闹中晃了晃身子。
  由于身上穿着宽大的白色校服,风一吹更显的他身子单薄瘦削。
  周围吵吵嚷嚷的惹得人头疼,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琥珀色的眸子在刺眼的阳光下再次眯缝上,抬起手挡住眼前的阳光,环绕周围——
  眼前是熟悉的课桌、桌面上乱糟糟的一堆书、讲台上围着一群补作业的同学。
  熟悉的场景。
  刚醒来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自我放空了一会儿,甚至在想刚刚是不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都已经报过志愿了。
  出去洗了把脸,当再次坐会座位上时他才惊觉,那不是做梦!
  再次环顾周围——
  操!
  这不是他刚高三开学第一天时候的场景吗?怎么现在又回来了?
  难不成现在才是在做梦?
  他用力的掐了自己一下。
  嘶,疼!
  不是梦!
  “煜爷,物理作业写了吗?”高子昂站在讲台上高声呼喊盛煜。
  盛煜回过神,问他:“现在是什么时候?”
  钟表正对着盛煜的方向,他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不过高子昂只当大佬懒得抬头看,他扭头看了眼时间,“三点多了。”
  “不是,我是问你现在几几年?”
  “不是吧大佬,你在逗我?”
  盛煜挑眉看着他皮笑肉不笑。
  “啊,那啥,19年,距离高考还有一年。”
  老老实实回答了问题,大佬这才放过他。
  盛煜从书包里掏出来物理作业隔着两排桌子扔给他,“拿去。”
  “谢谢煜爷!!!不过煜爷你也要多多注意休息呀!学习要注意劳逸结合!”
  “……放心吧,就算傻了也比你考得好。”
  “嘿嘿,我不是那个意思。”高子昂抱着作业就跑。
  其他人看到高子昂找到了救星,纷纷来找可以救命的恩人。
  “煜爷我也要!化学救急!!英语救急!!!”
  “靠!你还堂堂学委呢,一项作业都没写,就不怕老赵一巴掌拍死你?”
  “嘿嘿,反正有野神打头,老赵要是狠心就连带处置呗。”
  ……
  周围的喧闹还在继续,盛煜的意识已经清醒,他对重新回来倒是没有多大的震惊,主要就是想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明明他刚刚才填报了高考志愿,怎么会一转眼就又回来了呢?
  不科学啊!
  还没等他想出个结果,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哎野哥来了,野哥,野神,您老的作业写了没?”
  一听到宋野的名字,盛煜的太阳穴就直突突。
  他抬头朝教室门口望去,就看到整整齐齐穿着校服,甚至连外套都套在身上的宋野。
  宋野是他货真价实发小,性格好,脾气好,成绩好,并且长得也很好,他这个人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眉眼间都带有一股“野”气,还剪了个寸头,更是野到不行,不过这么野的长相却偏偏总是规规矩矩的,和他的穿衣风格实在不搭却又相得益彰。
  按理来说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应该很好才对,也确实没错,小时候两人也确实玩的挺好,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势如水火,盛煜处处被他压一头,高中三年就没摆脱过“万年老二”这个称号,以至于他一看到宋野就形成了条件反射,总想超过他,让他体会被人压着的感受。
  此刻这个“野”到不行死对头朝着学委友好一笑,说出的话十分嚣张,“作业太简单,没写。”
  “哈哈,没写我就放心了,听到没,野哥都没写作业,后盾都有了,你们还怕个屁呀!”
  盛煜最讨厌的就是宋野这么嚣张的态度,好像总是在智商上碾压人一等,主要是他平时兢兢业业认认真真完成作业,可是最后出来的成绩总是在宋野后面。
  盛煜懒散的靠在后桌上,也不说话,目光直直的盯着宋野看,也不知道在看个什么劲儿。
  宋野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往他这里一瞥,两个人四目相对,宋野朝他挑了挑眉。
  搁在以前,盛煜肯定理都懒得理宋野,直接就转过了头,不过现在重来一次,他也不能这么小气不是,毕竟比人年长一岁呢,于是给他打招呼道:“来了?”
  他这态度,说是打招呼,在其他人看来纯粹是挑衅,更何况,虽然他们俩平时没什么交流,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俩人不和,心里别着劲儿呢。
  班里的喧闹顿时安静了不少,补作业的也都停下了笔,生怕这两位大佬直接就在班里干了起来。
  段洛恩被人拉了拉衣角,从补作业的一员中抬起头,转眼就看到剑拔弩张的场景,不明所以的看向拉他衣角的那位同学。
  “煜爷跟野哥要干起来了,煜爷挑的头,你跟他关系好,快去劝劝他。”
  段洛恩一项知道盛煜不喜欢宋野,也没想到他这么直接,竟然直接就在班里跟人干起来了,还是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于是连忙放下了笔走到盛煜的旁边。
  “煜哥你跟野哥打招呼,刚刚怎么都不跟我打招呼。”
  盛煜闻言回头,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什么呢儿子,你一心扑到作业有空来关心我跟你打没打招呼?”
  “来了。”
  宋野打断盛煜和段洛恩的对话,看着盛煜说了一句话,盛煜闻言抬头看他,就看到他绕过讲台,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然后坐下。
  众人见他们没事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点没看到两位大佬交锋的遗憾。
  “啧,真没意思。”盛煜漫不经心的靠在后桌上。
  段洛恩顺着盛煜的目光看去,“爷,快都高三了,也就最后一年,您就消停点吧,得亏是学神不跟您计较,不然整个班都不够你闹的。”
  盛煜的目光跟随着宋野,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他的座位在第二排中间,离宋野的座位不太远,听到段洛恩的话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听你这意思,都是我无理取闹了?”
  “那可不是……那可真不是!”。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段洛恩硬生生的在盛煜目光的逼迫下改了口,“那啥,煜哥,我去作业还没写完……”
  “赶快滚。”
  “哎好嘞!”段洛恩麻溜儿的跑到了别人的座位上补作业。
  盛煜拿起桌上的水杯,凳子往后一推站起来就朝外走去。
  与此同时,冰冷的机械声在他脑海里响起——
  “叮,今日任务,请于晚上十点之前消除宋野100点怨念值,否则将扣除宿主一天生命值。”
  盛煜的脚步一顿。
  “宿主只有305个生命值,扣除完毕就会死翘翘呢。”
  ???
  “提示,任务难度较大,建议早点开始完成任务。”
  声音消失。
  盛煜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过却并不打算理它,305个生命值,一天一个,那还有305天呢,急个啥。
  系统像是得知了盛煜心里想的什么一样,“再次提示,生命值只会减不会加呢,只有宿主在305天之内完全清除宋野的怨气值才能继续活下去。”
  !!!
  那些也就是意味着,如果有一天的任务没有完成,他就会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死亡?!
  “对的呢,根据计算,宿主每天至少要清除宋野100点怨念值,否则任务就会失败呢,还请宿主加油。”
  “……”
  “你是?”
  “助攻系统呢,现在宿主你绑定了我呢,可以称呼我为小系。”
  “为啥我会绑定你?”
  “宿主你心里没点那啥数吗?”
  “……”
  就这一句话,盛煜仿佛看到了抠脚大汉一脸鄙夷的看着他的模样。
  “我该有点那啥数吗?”
  “呵,没数不重要,以后的日子宿主会慢慢理解的。同时为了更好的帮助宿主理解规则,系统将会在适当的情况下助攻呢,现在开始第一次助攻~”
  ???
  他还没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宋野的方向走过去。
  “喂喂喂!这什么鬼啊!我不去,我们俩刚刚才交过锋,谁先找谁说话谁是狗,狗系统你可别害我!”
  小系丝毫不受他佛影响,下一秒盛煜就停在了宋野的面前,面无表情,被迫用手指戳了戳宋野的手臂。
  宋野回头,“有事?”
  盛煜在系统的帮助下开口,“刚刚我的态度不太好,你别介意。”
  “……”
  “……”
  此话一出,两人均是无语。
  系统:“呦呦,宿主先说话了呢。”
  盛煜:“闭嘴。”
  宋野憋了半响,还是没忍住,“你吃错药了?”
  盛煜心里窝火,就听到自己继续道,“以前是我不懂事,处处跟你作对,现在就剩下一年了,不然我们和好?”
  两人再次同步无语。
  盛煜自顾自道:“那你看啊,既然我们和好了,那你是不是应该跟我一起上学,一起吃饭,看到我打招呼,平时不能还背着我收女生的情书和零食……”
  宋野神色古怪的看着盛煜,“你受什么刺激了?”
  盛煜有苦不能不能言,系统提醒他:“就按照这样来就行了呢,助攻结束,接下来请宿主自由发挥哦。”
  “……”盛煜想骂人。
  两人大眼瞪小眼,盛煜起身就想跑,“没事儿。”
  宋野拽住他的手腕,一把把他拽到旁边的位子上坐下。
  “什么意思啊你,过来撩拨两句不说明白就想走?”
  “我说我刚刚被控制了你信吗?”
  宋野沉默的看着他,眼神明明就是再说——你看我像傻子吗?
  他能理解。
  要是他和宋野的情况反过来,突然面对死对头的示好,他也怀疑对方有诈,要不就是脑子出问题了。
  盛煜一本正经:“毕竟高三了,你也霸占了两年的第一,我想向你讨教一下学习的秘诀。”
  宋野表示理解,不过还是不太相信他肯低下头向他讨教学习的方法。
  盛煜一瞪他,语气里满是不容拒绝,“同不同意?”
  宋野看他这副炸毛的模样,忍不住唇角一勾,逗他:“讨教学习还包括我要跟你一起回家、一起吃饭以及不能随意接别人给的情书和吃的东西?”
  盛煜黑着脸点点头,系统造的孽,只能他来偿还。
  宋野:“我要不同意呢?”
  “刚刚宋野的怨念值有所下降,还请宿主再接再厉呢。”系统适时开口。
  “……”
  “那你说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这得问你啊。”
  “……”
  这就是存心难为他了,盛煜扬了扬自己的拳头,“不同意我就揍你,自己选吧。”
 
  你别哭啊
 
  
  学校下午一点左右就开门了,他们班要求学生五点十五之前到校,安排下住宿问题以及开学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要求学生晚自习正常上课。
  下午第四节课,该补的作业也补的差不多了,一群小兔崽子乖乖巧巧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他们的班主任老赵是个有些圆润的中年男人,四十岁左右,平常总是笑呵呵的,可是笑容下面总是藏着针,因此,同学们给他取外号“笑面虎”。
  笑面虎老赵一来就笑呵呵的问候大家的作业情况。
  底下学生一片哀嚎。
  “刚来就收作业啊,也不给个缓冲期,太没有人性了吧!”
  “明天收也行啊,给我点时间,我回去好好整理整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