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捡到一枚雄虫蛋后【星际】──独爱敬亭山

时间:2020-09-10 08:46:44  作者:独爱敬亭山
  陆时试图装傻蒙混过关:“嘿嘿”
  抱着陆时回家的赫尔曼偷偷地升高了自己的体温,暗暗埋怨自己:怎么不记得给宝宝买副手套,不然手怎么会冰成这样,暖了这么久也没暖过来。
  因为上午的玩闹而耗费了大量体力的陆时在吃完午饭后沉沉睡去。
  而准时上门的吉恩也开始了他这周的训练。
  训练完毕的吉恩不停地看着训练室的门,却始终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虫。
  擦着自己脸上不停滴落的汗,吉恩忍不住开口问道:“赫尔曼叔叔,陆时呢?今天怎么没见他来?”
  “他累了,应该在睡觉”对于好友的孩子,赫尔曼的态度还很温和。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吉恩的语气饱含担忧。
  “去吧,不要吵醒他”
  还没整理完刚刚用过的训练器材,赫尔曼就听到了吉恩惊慌失措的声音:“赫尔曼叔叔,你快来看,陆时他身上很烫”
  ?!理解了吉恩话中的意思,赫尔曼扔下手里的训练器械就向卧室跑去。途中还播了一个通讯出去。
  冲到卧室的赫尔曼跪在窗边,摸了摸陆时额头上的温度,指间传来的热度仿佛可以用来做饭。
  急速冷静下来的赫尔曼先是把被子撤掉一部分,让陆时可以充分的呼吸。然后快步走向盥洗室,取下毛巾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用凉水打湿毛巾后,他不断的擦拭着陆时的身体。
  紧急赶来的医生顾不上平复自己的呼吸,急忙来到陆时身边。打过药以后,陆时身上的温度渐渐地退了下去。几虫这才松了一口气。
  医生的叙述总算让赫尔曼放下心来:也算是因祸得福,这次生病引出了陆时身体内的病根,只要以后多运动运动,他和正常雄性就没什么差别。
  送走医生和吉恩后,赫尔曼却没有回到卧室,而是来到了训练室,疯狂的发泄着。
  实在看不下去的康拉德阻止了赫尔曼的行为:“在这个宝宝最需要您的时候,您应该陪在宝宝身边,而不是在这里埋怨自己。况且,您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的意外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  赫尔曼:娃娃亲?你知道你这是什么危险发言吗?
  来虫:?我说了什么?
  赫尔曼:敢抢老子的雄主,你号没了
  感谢“略略略”小可爱送我的营养液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叉腰.jpg
  更了六千,快夸我
 
  第7章
 
  重新回到卧室的赫尔曼呆呆地跪坐在床边,微微低着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纯黑的双眸,让虫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被赫尔曼的气势所震慑的休伯特默默待在鸟架上,大气也不敢喘。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沉默的气氛让流动的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
  心脏仿佛被耳边的呼吸攥住,只能随着那浅浅的呼吸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银色的月光从落地窗洒进来,照亮了满室黑暗的同时,也惊醒了沉思中的赫尔曼。
  站起来缓缓了麻痹的双腿,赫尔曼来到了厨房,想要做些什么。
  对着冰箱里各种各样食材,赫尔曼犯了难——该做什么好呢? 
  “如果是为了宝宝,我建议您熬粥或汤”康拉德的声音从赫尔曼身后传来。
  点了点头的赫尔曼翻了翻冰箱,拿出了冷冻着的德鲁肉。解冻、剔除内脏等动作,赫尔曼做的行云流水。
  看着赫尔曼熟练的动作,康拉德欣慰的缓缓地退出了厨房。
  对着眼前处理好的食材,赫尔曼却犯了难——要是让他做烤一类的烹调方式,他是没有丝毫问题的。但这个粥,要放些什么、该怎么熬,他就不太清楚了。
  对着网上习得的食谱,赫尔曼缓缓地熬起了粥。用木勺搅拌粥的动作,也从一开始的生涩变得熟练了几分。
  没多久,厨房四周就飘起了一股鲜香的味道。
  锅里的粥在小火的作用下“咕嘟咕嘟”的熬着,不时有气泡破裂的声音传来。
  看着眼前的成品,赫尔曼心里有些没底——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吃?
  舀了一勺清亮的粥出来,略微吹了吹,赫尔曼就迫不及待的把它送到了嘴里。
  鲜味在口腔里爆裂开来,新米所特有的清甜和浓郁的汤底交汇出了一曲美妙的协奏曲。
  已经熬得软烂的米仿佛和融化在了汤底里,无需咀嚼,就顺着喉咙滑了下去。
  关了火,盛了一晚粥出来的赫尔曼端着碗就上了楼。
  仔细的搅拌着碗里的粥,觉得到了一个适宜温度了赫尔曼才叫醒陆时。
  “宝宝,起来了,我们吃点东西再睡好不好?”说着,轻柔的用手抚摸着陆时的头发。
  可能是闻到了香味,陆时模模糊糊的发出了一声鼻音,努力的睁开了仿佛有千斤重的眼皮。
  扶着陆时坐起来,顺手把枕头垫在他的身后,让他靠着床坐起来:“吃点东西?”说完,转身拿起了刚刚放在柜子上的碗,细心的把盛满了粥的勺子送到陆时嘴边。
  陆时条件反射般的咽下了送到自己嘴边的粥。
  刚刚睡醒的他眼神里带着一层薄薄的水雾,让他原本澄澈的琥铂色瞳孔看的不是那么真切,却又充满了朦胧的美感。
  碗里的粥还剩下一半时,陆时就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曼曼,我可以自己吃的”说着,陆时就要接过赫尔曼手里的碗。
  陆时坚定的眼神充分表达了他的意愿——我要自己吃。
  把碗递到了他手里的赫尔曼还没松力道,就感觉陆时的胳膊沉了下去。
  “还是我喂你吧”
  被喂了一碗粥的陆时还有些意犹未尽:“曼曼,我还想吃”说完,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仿佛这样就能再次感受到刚刚唇齿间的香味。
  伸手摸了摸陆时的肚子,发现对方确实不像是吃饱的样子,才又下楼盛了一碗粥上来。
  可能是因为刚刚喝了一碗粥的缘故,陆时稍微恢复了些力气。
  发现自己可以拿稳碗后,陆时就不肯再让赫尔曼喂了。
  心下暗自可惜的赫尔曼还是遵循了陆时的意见。
  喝着粥的陆时动作却越来越慢,每一勺都要在口腔里停留好久才能咽下去。
  再次伸手摸了摸陆时的肚子,发现他不能再吃的赫尔曼拿起了陆时手里的碗:“喝不下就不喝了”
  将近两碗热气腾腾的粥下肚,陆时的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带着婴儿肥的脸上也有了些好看的气色,不再那么苍白。
  抽了一张纸巾出来的赫尔曼替陆时擦去额头上的汗,顺手探了探他额头温度。
  从指腹传来的触感让赫尔曼确定陆时已无大碍。出于保险起见,他还是通知了医生,让他过来一趟。 
  做完这些的赫尔曼才发觉自己空空如也的胃部正在叫嚣着要吃饭。将陆时剩下的粥一饮而尽,赫尔曼拿着碗就要下楼去。
  在床上半坐着的陆时见状也要跟着他一起走。
  仔细回想了医生叮嘱的赫尔曼,发现并没有这一禁忌,这才点了点头。
  利用刚刚处理好的德鲁肉,赫尔曼快速给自己烤了些肉。
  “滋啦滋啦”的声音回荡在厨房,油脂的味道的空气中散开。被勾的心痒难耐的陆时抱着阿什利玩偶来到了正在烤肉的赫尔曼面前。
  “曼曼,我可以吃一点吗?就指甲盖这么大一点点”
  对于陆时的乞求,赫尔曼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拒绝了他:“因为你生病了,所以你最近不可以吃这么油腻的食物,只可以吃菜和粥”
  “这么一点点也不可以吗?”陆时不甘心地再次问道
  “这么一点点也不可以”说完,赫尔曼就端着锅大口大口地吃起了肉。
  咽了咽口水,陆时也没在继续缠着赫尔曼,而是回到了客厅看起了他最喜欢的幼虫教学。在这种关乎自己身体的问题上,曼曼是不会心软的。
  饭刚刚吃完,还没来得及收拾,医生就到了。
  在确定了陆时的身体并无大碍后,赫尔曼一直自责的心才稍稍得到了宽慰。
  连续几天都是粥,还是淡而无味的白粥,连肉末都没有的那种。陆时十分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把剩下的半碗粥喝掉,能多尝尝肉的滋味也是好的啊!
  眼见着陆时的小脸都瘦了一圈(错觉),表情也越来越苦大深仇,赫尔曼终于放过了他。
  看到活蹦乱跳的陆时,吉恩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走上前把自己准备好的礼物递给陆时,酷酷的说道:“这个送你”
  礼物是他结合陆时的喜好精挑细选的,所以吉恩对于这份礼物十分有信心——一定可以得到陆时的喜欢。
  看了看赫尔曼,陆时才接过礼物,认真地向吉恩道过谢。在吉恩的催促下,陆时拆开了他的礼物——是陆时最喜欢的阿什利玩偶,还是限量版的那种。
  “哇,这个很难买的,吉恩你是怎么买到的?”
  吉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就……那么买到的”
  收到了合心意礼物的陆时显然很开心,走过去拉了拉吉恩的袖子,在他低下头的瞬间亲了亲他的脸颊,响亮的发出了“啵”的一声。
  亲完吉恩后,陆时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抱着玩偶快速逃离了现场。
  愣在原地的吉恩不敢相信的摸了摸刚刚被陆时吻过的地方,扬起了一个傻里傻气的笑容。
  还真是个意外之喜。
  看到这一幕的赫尔曼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不舒服了起来,就像是只属于自己的珍宝,被他虫发现了。
  磨了磨牙的赫尔曼第一次认真的审视起了眼前吉恩。
  经历了第一次进化的吉恩拔高了不少,虽然他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少年的气息,但依稀能看出几分他雌父的影子。
  而这种少年感,正是自己所没有的。
  被脑海中闪过的想法惊呆,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些?果然是最近太闲了吗?看来是时候让自己忙起来了。
  被赫尔曼眼神盯的有些发毛的吉恩抖了抖身子,刚要开口,就听到了赫尔曼平静无波的声音:“走,去训练室”
  跟着上楼的吉恩一头雾水。他怎么感觉,刚刚赫尔曼叔叔的语气很是不对,似乎有些咬牙切齿?
  摇了摇头,将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脑海,吉恩认真的投入到了训练中。
  在吉恩训练的时候,赫尔曼也没闲着。给自己增加了不少负重的他做起了和吉恩相同的训练项目,只不过强度加大了很多。
  看着在负重的情况下还对这些项目游刃有余的赫尔曼,吉恩露出了崇拜的目光。
  安静的训练室里只有两虫的呼吸声。在这一片静寂中,赫尔曼意味深长的开口道:“在自己的能力还不够之前,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你说对吗?”
  正在锻炼自己上肢力量的吉恩闻言差点没把训练器械砸在自己身上,沉默了一会儿的他才开口:“我只是送了一个礼物”
  “雌性送雄性礼物的含义,不需要我提醒你吧?”
  “……”
  训练室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但这宁静下,暗藏的是风雨欲来。
  训练室里诡异的气氛被一阵敲门声而打破。
  赫尔曼还没来得及应答,一颗毛绒绒小脑袋就从门缝里伸了进来。
  “你们训练完了吗?”
  吉恩扭头看向旁边默不作声的赫尔曼:“还差一点”
  “那我一会儿再上来”说着,缓缓地退了出去。
  “啪嗒”这是门锁合上的声音,训练室里的吉恩和赫尔曼对视了一眼,默契的加快了速度。
  没一会儿,训练室的门再次被敲响,端着一个盘子的陆时走了进来。
  盘子上面放着三杯不明液体,一杯是浅蓝色,一杯是橘黄色,还有一杯是乳白色。
  端着盘子走到两虫旁边,“蓝色是吉恩的,橘黄色是曼曼的,乳白色是宝宝的!”
  看着赫尔曼和吉恩都没有动作,陆时催促道:“你们快拿啊,宝宝胳膊很酸的”
  两虫分别拿起属于自己的杯子,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橘黄色的液体一入口,赫尔曼就后悔了:他从来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难喝的果汁!酸中带辣,苦中带甜,简直集齐了五味。
  艰难的咽下口中的“生化武器”,看了看已经喝完的吉恩,再看看陆时控制不住的表情,赫尔曼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是被整了!
  “为了整我,找到这么一杯果汁,还真是难为你了”
  “哼!”
作者有话要说:  赫尔曼:为什么我的是最难喝的西西梨汁,吉恩就是运动饮料?
陆时:谁让你让我喝了好几天的粥,还是什么都没放的那种!
感谢“納涼龜”和“略略略”小可爱送我的营养液,激动.jpg
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章
 
  吃过晚饭后,陆时来到了客厅,继续学习着有关虫族的基础知识,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这些知识他差不多已经学完了。
  本来打算上楼的赫尔曼看到坐在沙发上认真学习的陆时,脚下硬生生的拐了个弯儿,坐到了陆时的旁边,和他说了些什么。
  “哎?!曼曼,你说的是真的吗?!”陆时的声调瞬间拔高,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客厅中。
  闻言的赫尔曼挑了挑眉,反问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收到赫尔曼肯定的回答,陆时脸上的是显而易见的雀跃:“那我会不会像你一样厉害?”
  “……”宝贝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在实话实说还是善意的谎言间犹豫了一会儿的赫尔曼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这个……有点难度”
  陆时原本挺直的身子瞬间弯了下去:“原来不能像曼曼一样厉害啊,那我为什么还要学呢?”显而易见的失望和不情愿笼罩在陆时的身上,使得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颓废的气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