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捡到一枚雄虫蛋后【星际】──独爱敬亭山

时间:2020-09-10 08:46:44  作者:独爱敬亭山
  听到这话的陆时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着急嘛”说完,就哼着歌向楼下跑去。
  被留在原地的赫尔曼摇了摇头,也跟着走下了楼。
  还没下楼,赫尔曼就听到了陆时仿佛掺了蜜的声音:“康拉德爷爷,我们今天吃Bap好不好啊?宝宝好想吃的~”
  被哄的心花怒放的康拉德:“好好好,我们宝宝想吃什么都可以”
  “欧耶!康拉德爷爷你最好了!”说完,就双手举在头顶,兴奋的跑向了餐厅,爬上了专属的小椅子,安安静静地等着早饭。
  打开冰箱门的康拉德就看到了那瓶被摆放在显眼处的莓果酱,上边的标签让康拉德瞬间明白了陆时的意图:他不是想吃Bap,而是想吃自己做的莓果酱
  看出了陆时的小心思,康拉德也没有戳穿他。
  故意拿了一瓶颜色不同的其他牌子果酱,康拉德端着Bap来到了餐厅。
  看到果酱,陆时疑惑的把瓶子拿在手里,仔细的翻看着:昨天的果酱好像不是这个颜色?算了,可能是自己看错了,康拉德爷爷怎么会骗自己呢?
  陆时开心的把Bap片抓在手里,将果酱均匀的抹在上面,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看到陆时没发现果酱的猫腻,赫尔曼忍不住开口:“这瓶果酱不是你昨天和我一起做的那瓶”
  吃的嘴巴鼓鼓的陆时当时就僵在原地,嘴里咀嚼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他眼含期待的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康拉德爷爷,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乞求:康拉德爷爷,曼曼说的不是真的对不对?
  接收到陆时眼里的讯息,康拉德用食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是真的”
  ???你说啥?你一定是在逗我。
  嘴里的Bap瞬间不香了
  艰难的咽下嘴里的食物,陆时用饱含委屈的声音说道:“坏,康拉德爷爷好坏”
  把陆时亲手做的那瓶果酱摆在他面前,取出新的Bap片,细细的涂好果酱,换出陆时原本抓在手里的。
  赫尔曼才开口:“这回体会到我的好了吧”
  “嗯,果然还是曼曼你爱我”说着,傲娇的扭过头去不肯看康拉德。
  吃的正开心的陆时丝毫没有感觉到空气中因两虫眼神交汇而产生的□□味。
  康拉德:您为什么要揭穿我在逗他
  赫尔曼(微笑脸):因为他说康拉德爷爷最好
  康拉德(懵):您怕不是在逗我
  体会过外面世界的美好,陆时怎么可能安安静静的待在府邸里。
  吃完早饭的陆时就缠着赫尔曼要出去玩儿,在陆时的撒娇攻势下,赫尔曼瞬间败退。
  算了算了,工作处理不完就处理不完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两虫刚穿好衣服打算出去,府邸里就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新奇的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小萝卜丁,陆时问道:“曼曼,他是谁啊?”
  听到“曼曼”这个称呼,眼前高大的男子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咳嗽。
  赫尔曼甩了一个眼神过去:控制一下你自己
  体会到赫尔曼眼神深意的男子点点头,用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给陆时脱下外套,赫尔曼一边领着陆时向客厅走去,一边对那名男子说道:“去客厅”
  男子显然对这里很熟悉,一边脱衣服一边对身边的孩子说道:“这是你曼曼叔叔家,是雌父很好的朋友”
  领着自家孩子的男子来到了客厅,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陆时。
  刚刚门口的那一瞥,令陆时想不明白,怎么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会比自己高那么多!
  男子带来的孩子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碎碎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眉眼,让虫看不清他的面容。浑身上下流露着生虫勿进的气息。
  然而,在日光的照耀下,他层次分明的浅褐色头发顶上却映着一圈漂亮的亮光,为他平添了不少暖意。
  陆时悄悄的向男孩子移动过去。
  坐在沙发上的孩子抬头看了一眼陆时的动作,又低下了头,挪到了远离陆时的沙发另一边。
  看到男孩子的动作,陆时停在了原地,询问带他来的男子:“叔叔,他叫什么名字啊?”
  “吉恩,他叫吉恩”
  “谢谢叔叔”
  陆时再次向吉恩走去,“吉恩,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吉恩被逼的只好离开沙发,躲向另一边。
  如此反复了几次,即使陆时再蠢,也能发现他不是太想和自己玩。
  赫尔曼就在一旁看着这情况,也没说什么:总要让他知道,不是所有虫都会向自己一样喜欢他的。
  细细思考了好一会儿的陆时突然转头看向正在一边看戏的男子:“叔叔,你可以让他和我玩儿吗?”
  ???听到陆时问话的吉恩猛地抬起了头,眼里满是不可置信:还能这么玩儿?
  难得看到自己孩子变脸,他不负责任的说道:“吉恩啊,你看小雄性这么喜欢你,你就陪他玩一会儿” 
  吉恩小小的眼睛里盛满了大大的疑惑:不带这么坑孩子的!你是我亲雌父?
  吉恩的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不要怀疑,我就是你亲雌父。快去陪小雄性玩儿!不然就不许进训练室!
  接收到自家雌父的威胁,吉恩无奈的走到陆时面前,牵起了他的手,语气带着些生硬:“玩儿什么?”
  看到自己的手被牵起,陆时笑弯了眼:我就不信,你能不和我玩儿!
  看到两虫玩在了一起,他这才问道:“老大,这孩子是谁?怎么我就一年没见你,你就生了个娃?看着和你也不像啊?对了,他叫什么啊?”
  听到这话的赫尔曼翻了个白眼,回答道:“想什么呢,这是我捡到的,叫陆时”
  “?!捡的?不是吧?”
  在赫尔曼详细叙述了当时的过程后,来虫这才相信了自家老大捡了一个孩子回来养的事实。
  来虫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我还真是没想到,老大你也会有养孩子的一天”
  说完,两虫便都沉默了下来。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到了玩在一起的两只小萝卜丁身上。
  说是玩儿,其实是吉恩单方面照顾陆时。
  两位“雌父”眼带笑意的看着这一幕。
  看了一会儿,来虫忽然开口:“老大,要不给他俩定个娃娃亲吧?你看我家吉恩多会照顾虫”
  ???你在说什么?
  看赫尔曼没有接话,来虫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吉恩现在已经开始进行系统训练了,估计以后的战斗力也不会太差。吉恩也是你知根知底的虫,以后要是吉恩对陆时不好,我还可以替你教训他。”越说越兴奋的他甚至还畅想起了未来:“我以后会经常来的,正好让他俩培养感情,感情要从娃娃抓起嘛”
  一边陪陆时玩儿的吉恩一言难尽的看着自己的雌父:雌父啊,你快看看现在的状况,赫尔曼叔叔的眼神已经很危险了!你怕不是要遭
  自嗨了一会儿的来虫看了一眼赫尔曼,才发现他危险的眼神。
  忽然,赫尔曼露出了一个微笑:“我看你最近很闲,练练?”说着,就起身走上了楼。
  被冻在了沙发上的来虫暗暗叫苦,却不得不跟上赫尔曼的步伐。去了会被虐的很难看,但不去,会死的更难看。听说尹登到现在还在菲利克斯星清理星盗,没个七八年,估计是回不来。
  两虫都没注意到,听到练练两字的吉恩,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牵着陆时的手,两虫悄悄的跟了上去。
  被牵着上楼的陆时很懵:“吉……”恩
  陆时的恩字还没说出来,就被一双带着凉意的手捂上了嘴。
  清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不说话我就放开你?”
  说不出话的陆时拼命点头,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就是刚刚这点时间,前边的两虫已经不见了影子,吉恩焦急的加快了速度。
  只是觉得好玩儿的陆时也被迫走快了不少。
  好不容易来到训练室前,两虫悄悄地把门推开一道缝。
  门里的场景让两虫都惊呆了。
  吉恩惊呆是因为以前在自己眼里十分厉害的雌父每招竟然连赫尔曼叔叔的衣角都碰不到。反观赫尔曼叔叔,每次的攻击总能准确的砸在自家雌父身上。
  陆时惊呆则是因为在自己面前十分好说话、对自己有求必应的曼曼竟然这么厉害?!
  小小的两只虫在踏上楼梯的瞬间,门内的两虫就都发觉了。
  吉恩本来想以此为借口逃避自家老大的“特训”,却在赫尔曼一个轻飘飘的眼神下瞬间退缩。
  吉恩啊!你雌父的光辉形象可能不保了!
  结束“切磋”后,赫尔曼打开训练室的门放两只小萝卜丁进来。
  至于刚刚为什么不让他们进来——废话,当然是怕误伤啊!
  看着瘫倒在地板上的雌父,吉恩嫌弃的撇了撇嘴,却还是走过去把他扶了起来。
  被扶起来的虫瞬间假哭了起来:“吉恩啊,雌父平时真是没白疼你,你都懂得心疼雌父了,雌父好感动”说着,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
  被叔叔的哭声吓到,急忙跑过去的陆时却发现眼前的叔叔脸上没有一滴泪。他疑惑的歪了歪头:这是什么情况?
  懵在自己身前的陆时成功逗笑了他。
  来虫的笑声在自家孩子一双黑眸的注视下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成功逼停自家雌父笑声的吉恩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径直向赫尔曼走去。
  “赫尔曼叔叔,你可以教我训练吗?我也想变得像你一样厉害”
  看着吉恩因说起“厉害”而变得亮晶晶的双眸,赫尔曼沉默了一瞬。
  曾经的自己,也是这么渴望力量吧?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叔叔?”
  吉恩的声音把赫尔曼从回忆里拉了出来。“可以,不过会很痛苦,你可以接受吗?”
  “我可以!”
  “以后每周六日来我这里。其余时间,听你雌父的”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就听见自家孩子把自己卖了还替对方数钱的男子:……吉恩啊,你以后怕不是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陆时就迎来了出生后的第一个冬季。
  看着不肯好好吃饭的陆时,巡视了一圈的赫尔曼也没有找到到底是什么吸引走了他的注意力。难得的板起了脸,敲了敲桌子,看到陆时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为什么不好好吃饭?在看什么?”
  被赫尔曼的黑脸吓到,陆时不受控制的打起了嗝。
  陆时用手指了指外面:“外面好漂亮”
  顺着陆时的手指,赫尔曼就看到了外面的景象——细碎的雪花不断的从空中落下。
  放眼望去,窗外都是白茫茫的雪色,像是大朵大朵的白云落在了地面
  门前的一排排树上都积满了雪,草地上也积满了雪,多了一分与平时看惯的景色所不同的素雅。
  吃完饭的陆时主动拉起了赫尔曼的手,不停地摇晃着:“曼曼,我可以出去玩吗?”
  “玩儿半个小时就回来好不好?”
  陆时重重的点头:“嗯嗯”
  替陆时穿好恒温衣,赫尔曼还是不放心的在外边加了一个外套。
  交代好休伯特照顾好陆时,赫尔曼这才把一虫一鸟放出家门。
  第一次见雪的陆很是兴奋,伸手接住了一片落下的雪花。
  看着“乖巧的”落在自己手上的雪花,陆时满意的笑了起来。
  “休伯特,你看,我接住了!”
  “啾啾?”伸过头看了一眼陆时掌心的休伯特发出了疑惑的叫声。
  宝宝,你手上什么都没有啊?
  不肯放弃的陆时再次伸手,仔仔细细的看着这片落在自己手里的雪花,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看了一会儿的陆时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融化了啊”
  转头刚想向休伯特炫耀自己的新发现,就发现休伯特不见了。
  ???我那么大一个休伯特呢?
  转动着小脑袋观察着四周的陆时很快就发现了藏在在被雪覆盖的灌木丛旁的休伯特。
  团了一个小雪球拿在手里的陆时轻手轻脚的接近着休伯特,在离它不远的地方快速把雪球扔在了休伯特的身上。
  砸在身上不痛不痒的力度反而让休伯特兴奋了起来,站在雪地上的它不断地用翅膀煽动着地面的积雪。
  受到力的作用,原本落地的雪花再次向空中飞去。
  阳光穿过扬起的雪花,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映在了陆时的脸上。
  处理了一会儿文件却完全不在心思的赫尔曼很快也加入到了这场“大战”中。
  认真团着雪的陆时却突然向身边的赫尔曼问道:“曼曼,我们可以用雪做出曼曼、宝宝还有休伯特吗?”
  赫尔曼的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应该可以吧?”
  “试试吗?”
  说完,陆时就开始了他的行动,还煞有其事的分配了任务:“宝宝堆曼曼,曼曼堆宝宝和休伯特好不好?”
  看着陆时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是期待,赫尔曼还能说什么?当然是撸起袖子加油干啊
  对此毫无经验的赫尔曼先用休伯特的形象练了个手,成功的找到了秘诀的他很快就完成了陆时交代给他的任务。
  看了看身边才堆了半个身子的陆时,赫尔曼认命的堆起了自己。
  站在堆好的三个雪人中,两虫一鸟拍了张照。赫尔曼更是格外偏心的没少单独拍陆时。
  “走吧,我们回家”说完,赫尔曼就把陆时腾空抱了起来。
  刚固定好陆时的赫尔曼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传来了一阵凉意,冰的他瞬间缩了缩脖子,却因陆时动作生生的停下。
  恶作剧没成功的陆时疑惑的问道:“曼曼,不凉吗?”
  “不凉,倒是你的手,很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