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捡到一枚雄虫蛋后【星际】──独爱敬亭山

时间:2020-09-10 08:46:44  作者:独爱敬亭山
  “你看,这是什么?”说着,就向陆时摊开了手
  “咦?曼曼你是怎么找到的?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你一下子就找到了。好神奇!”然后,赫尔曼得到了一个落在他脸上的吻。
  “下次不可以这样了,我会担心的。”伸手点了点陆时的小鼻子,“这种东西我有很多,为了得到它们我也付出过许多努力。但是,它们都没有你重要”
作者有话要说:  休伯特: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陆时:你先把赫尔曼找来再说……
休伯特: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
陆时(僵硬):路痴这种属性,我怎么说的出口
 
  第5章
 
  找到勋章后,陆时就对赫尔曼还未收回的骨翼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正严肃教育(自认为)陆时的赫尔曼就感觉自己的翅膀尖被握在了一只温热的手里。
  骨翼,是虫族雌性的一种强有力的武器。因需要对骨翼进行精确的控制,所以,骨翼上布满了神经。
  陆时这一握,不亚于在他心上投下一枚粒子炮。
  从未有过的感觉源源不断地沿着骨翼尾端的细小的神经传到了赫尔曼的大脑,令他有了瞬间的失神。
  反应过来的他立刻将骨翼收回到背后窄窄的骨缝里。
  抬起头的陆时眼里盛满了懵懂:“这个不可以摸吗?”
  “嗯”牵起他的手,两虫一起向着府邸走去。
  “但是……为什么曼曼你会飞?”
  “我本来就会飞啊”
  “为什么我不会呢?而且,你也没有休伯特那样的羽毛?”
  无法解释原理的赫尔曼岔开了话题:“想不想感受一下飞在天空的感觉?”说着,就把陆时抱在了怀里,展开身后的骨翼,直直的飞向了天空。
  细心地把陆时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等到了一定的高度,这才稍稍放松了力道。
  感觉到自己被放开,陆时这才探头去向下望去。
  入目的是一片呈心形的湖。
  阳光下,湖水就像一块块七彩的琉璃石拼接而成的巨大宝石。浓郁的金色和淡淡的天蓝色在湖面上交错,构成了一副绚烂的景色。
  陆时由衷的感叹:“哇~真漂亮” 
  阳光暖暖的落在两虫的身上,风温柔的吹起了两虫的衣摆,远处传来了模糊的鸟鸣声。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定格,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这样的时光终究是短暂的,赶来的休伯特气愤地敲了敲赫尔曼的头。
  “啾啾!”我就知道,总有不要脸的虫在和我抢宝宝!
  看到休伯特的赫尔曼仿佛想起了什么,开始向远处飞去。
  因为怀抱着陆时,这次飞行用了将近一个星时。
  眼看着熟悉的地方离自己越来越近,休伯特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赶在赫尔曼的前边降落在已经很久没回来的巢穴里。
  许久没有居住过的巢穴还保持着休伯特离开时的样子:整个洞穴里是被铺的整整齐齐的蒲草。角落里被铺的格外厚的蒲草还能看出是半颗蛋的形状。还有些蒲草散乱地堆在一旁,显然是休伯特外出时用来盖在蛋身上的。
  上次只是匆匆扫了一眼的赫尔曼这才发现休伯特对蛋的用心程度。
  悬在半空中的赫尔曼仔细看了看洞的大小,把陆时放了进去。
  洞不算太高,刚好够陆时站直身体。洞也不算太大,将将够同时容纳休伯特和陆时。
  陆时新奇的摸着眼前的岩壁:“这里就是休伯特的家吗?”
  “啾啾”是的是的!
  “曼曼,它在说什么?”
  “啾啾啾!”宝宝,你康康我啊!不要问他!
  强忍着笑,赫尔曼回答道:“可能是在回答你的问题吧”
  离开休伯特的巢穴,他们就来到了沉风林中。
  这个时节,刚好是各种果子成熟的时候。
  赫尔曼抬手摘了一个小小的绯红色果子,擦干净后递给了怀里的陆时。
  对赫尔曼及其信任的陆时没有丝毫犹豫,就把那枚小小的果子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瞬间,陆时好看的小脸就皱成了一团。
  看着被酸倒牙的陆时,赫尔曼不受控制的笑出了声。
  听到赫尔曼笑声的陆时在他的怀里乱动了起来:“曼曼!你太坏了!”
  将陆时改为骑在自己肩上的姿势,两虫一鸟继续向前走去。
  感觉自己的嘴里被塞了什么东西,赫尔曼没有拒绝的仔细嚼了嚼,熟悉的酸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你啊,真的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走过了已经开始泛黄的树木,他们来到了一片矮矮的灌木丛旁。
  灌木丛底部的的泥土被从树上落下的树叶所覆盖,只留下了很小的空隙。有些树叶还是翠绿的,有些树叶却已经开始腐烂。在落叶旁边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浅色碎花瓣。
  摘了一个绛紫色的莓果,赫尔曼把它送到了陆时的嘴边:“尝尝这个吗?这个很甜”
  “真的吗?”陆时的语气里充满了怀疑
  “那我先吃?” 
  把莓果送到自己的嘴边,装作要吃的样子,却在半途被一只小手抢了过去。
  “真的好甜啊”陆时兴奋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把陆时放下的赫尔曼翻遍了整个空间钮,才翻出一个碗来。
  晶莹剔透的碗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然后被绛紫色的莓果填满。滴了几滴糖浆在上边,赫尔曼把碗递给了陆时,让他站在一边吃。
  糖浆还是上次尹登硬塞给赫尔曼的,说是什么甜食能让心情变好?在赫尔曼的死亡注视下,顶着巨大压力的尹登只挑了一个最小的塞给他。所以糖浆只有小小的一瓶,只够这次用。
  见陆时吃的高兴,赫尔曼摘了许多莓果,然后妥善的包好放在了空间钮中。
  从裤腿上传来的拉力让赫尔曼停下了自己摘莓果的动作。蹲下身和陆时平视:“怎么了?”
  一枚饱满的莓果被递到了自己的嘴边,“你尝尝,很好吃的”
  莓果的皮很薄,牙齿轻轻一碰,清甜可口的果汁就在口腔里爆发开来。
  果汁带着微微的酸,不是那种让人咧嘴的酸,而是令人口舌生津的酸。让人想不停地吃下去。
  连着被喂了好几个莓果的赫尔曼替陆时擦干净嘴边的果汁,将陆时手里已经空空的碗收回。故作惊讶:“你怎么吃的这么快?”
  陆时的脸上绽放出甜甜的笑容:“因为好吃”
  “就这么喜欢?”
  “嗯,喜欢~”
  “可是这种果子保存不了多少时间,该怎么办呢?”
  托着下巴、皱着眉头的陆时思考了一会儿,神色突然变得好看起来:“我们可以把它变得干干的,这样它就可以吃好久了”
  “那回去我们试试?”
  揉了揉陆时的头发:“走,我带你去刚刚的湖那边看看”
  穿过长长的灌木丛,他们来到了刚刚见过的那片湖。
  从近处看和从天空俯视这片湖,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象。
  大朵大朵的白云在湖面上变换着图案,湖水清的能看到里面游动的动物。
  看着陆时伸手去玩儿湖里的水,赫尔曼提醒道:“小心被咬”
  话音还没落,陆时就哭丧着脸,把手举到了他的眼前:“曼曼,痛,要呼呼~”
  嫩嫩的食指上多了两个齿痕,还有小血珠在不断地向外冒。
  顾不上许多,赫尔曼就把眼前的手指含进了嘴里。
  软软的手指在唇齿间被温柔的对待。
  “好了”
  陆时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真的哎~好神奇”想了想,他又认真地加了一句:“曼曼你真棒!”
  感觉自己被一个小孩子哄了,赫尔曼的脸上洋溢出了笑意,嘴角也上扬起了美丽的弧度。
  看着太阳渐渐西沉,赫尔曼勾了勾陆时的掌心,“我们回去吧”
  “我还要再飞一次!”
  突然传来了休伯特愤怒的叫声:“啾啾!”
  我就是去捕了个猎,你们就已经打算回家了?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你们是不是就已经回去了?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回到府邸的两虫吃过晚饭,就开始处理刚刚摘下的莓果。
  位于厨房的赫尔曼围了一件纯黑色半身围裙,衬的他整个人很是帅气。至于陆时——则是穿了一件订制的围裙,上边还印着Q版的赫尔曼和休伯特。
  看到这件围裙的赫尔曼嘴角抽了抽,上边的自己,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
  但看着陆时那双满含期待的眼睛,他又舍不得,只好默认了下来。
  赫尔曼指了指被泡在池子里的莓果:“你打算怎么处理它们?”
  “晒干?”
  “晒干可就不是这个味道了”
  “哎?为什么啊?它不还是它吗?”
  “晒干以后它就没有水分了,吃起来就没有那么多汁。不过也很好吃”
  “曼曼你有什么好方法吗?”
  “我们可以把它们分成俩份,一份晒干,一份用来做果酱。”
  “果酱?那是什么?”站在小凳子上洗莓果的陆时歪着头,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赫尔曼
  “果酱,就是你在吃Bap时抹在上边的甜甜的酱状物。”
  “啊!我知道我知道!酸酸甜甜的,很好吃~可是,要怎么做啊?”
  “我做的时候你来帮忙就可以了”
  “呐!”
  将陆时洗好的莓果放到特制的机器里,调好时间。赫尔曼转头就切起了莓果,切好的小块莓果被放到了榨汁机里。
  得到的莓果汁全被赫尔曼倒到了一个大的锅子里。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放入砂糖,缓缓地搅拌了起来。
  看着赫尔曼的动作,陆时吵着他也要来。
  最终,两虫一起完成了这项工作。
  赫尔曼用勺子舀了半勺莓果酱出来,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送到了陆时嘴里:“尝尝”
  嘴里含着果酱的陆时吐字不清道:“哇~好次,感觉比以前的都好次”
  趁着果酱放凉的时候,赫尔曼把已经烘干的莓果取了出来。
  塞了一把莓果干在陆时的手里,趁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吃东西上,赫尔曼摘下了他身上的围裙。
  看着陆时睡得红扑扑的脸蛋,给他仔细掖了掖被子的赫尔曼来到厨房收拾残局。
  把晾好的果酱在瓶子里装好,细细的贴上标签。上面写着:莓果酱——陆时 1374.10.15
  怕吵醒陆时而选择在楼下洗漱的赫尔曼不知为什么,缓缓地将骨翼伸出,抚上了下午被陆时触摸过的地方。
  果然,是自己太敏感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被水打湿的文件(绝望):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感谢小可爱“静”送给我的营养液
  码完字就收到了拒签的站短,这几天可能不会更新。大家晚安呀~
 
  第6章
 
  总感觉自己遗忘了些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赫尔曼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回到了卧室。
  即使是作为这颗星球上的大型猛禽之一,要想在寒冷的冬夜找到食物,也不是那么容易。
  因此,随着季节的变化,休伯特的作息也慢慢调整为白天出去捕猎,夜晚休息。
  闭着眼在鸟架上假寐的休伯特听到响动,睁开眼瞄了一眼,发现来虫是赫尔曼后,又缓缓闭上了眼。
  第二天一大早,军校养成的良好习惯让赫尔曼准时睁开了双眼。
  睁开眼的赫尔曼眼里满是清明,没有一丝迷茫。
  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睡的正香的陆时,赫尔曼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洗漱完来到书房的他看到了不成样子的桌面才明白自己究竟遗忘了什么。
  把被水泡的已经看不清上面文字的文件扔掉,通知下属重新送一份过来。
  赫尔曼转头就看到了穿着睡衣、怀里还抱着一个阿什利玩偶的陆时睡眼惺忪的站在书房门口。
  看到赫尔曼的陆时揉了揉眼睛,稚嫩的嗓音里还带着刚睡醒时的沙哑:“曼曼,早上好”
  “早上好。要去洗漱和吃饭吗?”
  “嗯”陆时点了点头:“我今天想吃Bap和昨天做的果酱”
  “洗完漱自己去和康拉德爷爷说可以吗?” 俯下身,赫尔曼揉了楼陆时因睡觉而凌乱的发顶,成功的得到了一枚来自陆时的白眼。
  “曼曼!你总揉乱我的头发!”
  赫尔曼的声音第一次带上了笑意:“好了,以后不揉了”说着,又在他毛绒绒的头顶揉了一把
  “我真的要生气了!曼曼!”即使是拔高了声调,陆时的语气也是软软的,不带任何威慑力。
  看着陆时已经鼓起了包子脸,赫尔曼急忙转移话题:“快去洗漱吧,不然康拉德爷爷就要把早饭做好了”
  听到这话的陆时瞬间着急了起来,顾不上再与赫尔曼计较,转身就向盥洗室跑去。
  站在小凳子上的陆时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最后还不小心碰掉了放在洗漱台上的梳子。
  陆时心虚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虫注意到他,这才偷偷松了口气。
  他悄悄的弯下腰,想要捡起地面上的梳子,却在重力的作用下,直直的向前倒下。
  一直注意着陆时动作的赫尔曼向前迈了一大步,稳稳地接住了摔下来的陆时。
  砸进了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陆时说不庆幸是不可能的。
  将怀里的陆时放到地上:“小心一点,要不是我接到了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