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捡到一枚雄虫蛋后【星际】──独爱敬亭山

时间:2020-09-10 08:46:44  作者:独爱敬亭山

 

 
文案
住在奥特星的赫尔曼某天突然捡到了一颗雄虫蛋,他一眼就喜欢上了。于是,他把雄虫蛋带回了家,给它起名陆时,仔仔细细地照顾它,期待有一天它能破壳——
破壳后的雄虫白白胖胖,十分可爱,完美符合了他对雄虫的所有幻想。
但不知为什么,某天他突然把自己抵在了墙上,红着眼睛对自己吼:我不可以吗?你为什么要去找其他的虫?说完,狠狠地吻上了自己的唇。
赫尔曼:结婚后的雄虫哪儿哪儿都好,就是占有欲有些强
陆时:你先数数你打趴下了多少雌虫再说我占有欲强!
 
占有欲爆棚雄虫×武力值爆棚雌虫
其实两只虫的占有欲谁都不比谁差
 
 
 
  第1章
 
  月光浅浅从空中洒下,为奥特星寂静的夜晚铺上了一层朦胧的光辉。
  在这仅有月色作为光亮的夜晚,几乎所有的动物都陷入了安睡中。
  寒鸟却是一个例外——天生喜冷的它们在夏季通常会在夜晚觅食,借此来躲避炎热的白日。
  一只寒鸟从它的巢穴里飞了出来,它已经饿了一天,十分需要通过进食来补充能量。
  飞了没多久,它就找准了今天的目标——一条正在捕食的蛇。在空中盘旋了几圈的它找准时机,俯冲下去,成功的将锋利的爪子深深刺入对危险毫无察觉的蛇七寸内,然后,迅速飞到空中。
  被重伤到七寸的蛇挣扎了没几分钟就瘫软了下去。感觉到爪子上的猎物已经没了动静,寒鸟并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更用力了几分。
  依靠着优秀的视力,寒鸟就在回巢的途中发现了一颗静静躺在草地上的白白的蛋。
  看到这颗和自己羽毛颜色相同的蛋的瞬间,它就想起了自己上个月被偷走的蛋。推己及鸟,原本飞在空中的它选择在附近一棵树上落下,就近守护着这颗父母不在身边的蛋。不然,毫无自保能力的它是无法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星球活下去的。
  正在进食的寒鸟时不时看一眼草地上的蛋,替它驱逐试图把它当作食物的各种动物。
  进食完毕后的寒鸟很心疼这颗蛋,却没有上前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它。如果在蛋上闻到了其它鸟类的味道,蛋的父母是会将这颗蛋摔碎的!
  天色渐明,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升起。守了蛋一夜的寒鸟没能等来它的父母,甚至自己也不得不飞回巢穴。
  仿佛下了什么决定,寒鸟小心翼翼地蛋抱起,回到了自己位于悬崖的巢穴中。
  回到巢穴中的寒鸟颇为新奇的看着这颗被自己捡回来的蛋——它的蛋壳没有一丝花纹,白到反光。
  它伸出翅膀试探性的戳了戳蛋壳,蛋壳的触感温润到不可思议。只有用它曾经因为好奇而在森林里捡到的那块奇形怪状的东西才能形容吧!
  趴在蛋上,用自己体温温暖着蛋的寒鸟很快沉沉睡去。
  夜晚再次降临,寒鸟不得不离开蛋,再次出去捕猎。匆匆将猎物带回巢穴内,恢复到趴在蛋上这个姿势的寒鸟艰难地完成了这次进食。
  之后的几天,寒鸟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除了必要的捕食,它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这颗蛋上。
  不知为什么,原本只是因为一时怜悯才捡回来的蛋却越来越受到寒鸟的喜爱。它每天细心地拂去蛋上的灰尘,小心的用自己温暖柔软的腹部绒毛温暖着蛋。
  然而就是这样尽心尽力的照顾,也阻止不了蛋的温度变得越来越低。
  不肯放弃的寒鸟留恋地看了一眼蛋,然后,展翅飞去。它要去寻找这颗星球上的虫族,请求他们的帮助。即使,拼上自己的命!
  全力飞行的它很快就来到了上次见到虫族的地方。这几年它在这里见过那个虫族很多次,他会定时清理这片森林里的危险大型猛兽。如果它的记忆力没出错的话,今天,正好是他来的日子!
  没多久,远处就传来了塔伯兽的嘶吼。向着声音源头飞去的寒鸟很快就看到了那名虫族。
  感到视线的男子转过头,视线瞬间锁定了寒鸟,身体的肌肉呈紧绷状态,随时就能发起攻击。
  被男子看待猎物般眼神锁定的寒鸟身上的毛瞬间炸了起来,本能的向高处飞去,却因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而生生停下。犹豫了一会,才再次靠近这个浑身充满了肃杀气息的男子。
  嗯?竟然有动物没被自己吓跑?真是有趣。
  收敛起自己气息的赫尔曼抬眼看着靠近自己的寒鸟,一言不发。
  对上赫尔曼视线的寒鸟仿佛读懂了他的眼神,示意他跟自己来。然后,向自己的巢穴飞去。
  饶有趣味看着寒鸟动作的赫尔曼意味不明的“啧”了一声,将手中的粒子枪放回到空间钮中。这才顺着寒鸟飞走的方向不紧不慢的离去。
  赫尔曼的行动看似缓慢,速度却飞快。很快,他就追上了刚刚的那只寒鸟。
  飞在前边的寒鸟时不时回头看男子一眼,发现他始终牢牢跟在自己身后,放心的加快了速度。
  跟着寒鸟来到巢穴的赫尔曼看着眼前的悬崖沉默不语。
  看着被自己带来的男子没了动作,飞在空中的寒鸟诡异的停顿了一下:难道自己带来的这个男人没办法上去? 
  着急的寒鸟顾不上许多,用自己尖尖的喙不满的轻轻敲了敲男子的头:你在发什么呆!这是发呆的时候吗?你倒是快想办法上去啊!我的蛋要等不及了!
  被敲了头的男子也没生气,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悬崖,不知在想什么。 
  就在寒鸟打算再次敲男子的头时,男子忽然展开了背后的骨翼,顺着悬崖飞了上去。
  ???会飞你不早飞?非要我敲你头你才飞?什么毛病?
  顾不上安抚被忽然飞起来的男子吓到的心脏,它引导着男子来到自己的巢穴。
  回到熟悉地方的寒鸟放松了不少,用翅膀尖指了指蛋的位置。
  只是因一时兴起而跟随寒鸟来到巢穴的男子在看到蛋的瞬间就收起了戏谑的神色,神色认真起来。
  蛋被妥善的放在了洞的深处,下方还垫着柔软而保暖的蒲草。显然蛋的拥有者对它很是珍视。
  正要伸手去抚摸蛋的男子感到向自己手上袭来的风,瞬间收回自己的手。
  一击不成的寒鸟再次向赫尔曼发起了攻击:你要对我的蛋做什么?
  “……这样才能检查它的情况”
  捧起了蛋的他努力让自己自从见到这颗蛋后就“砰砰”乱跳的心脏恢复正常,仔细观察着这颗没有一丝花纹的蛋。
  “啾啾”你小心点!别摔了!
  莫名读懂了寒鸟叫声意思的男子沉默了一瞬:“放心,我不会把它摔了的” 
  基于在军校所学过的知识,他很快就确定了这是一颗雄虫蛋。小小的、出生没多久的、需要悉心照料的雄虫蛋!
  得出这个结论后,男子的气压瞬间低了下来:竟然有虫会抛弃雄虫蛋?这可是雄虫蛋!雄虫蛋!是谁?敢这样无视虫族的律法?真是不可饶恕! 
  “啾啾”你都看了它好久了,它到底怎么了?
  鸟叫声瞬间拉回了男子的思绪,“蛋的情况有些不好……”
  听到男子话的寒鸟用自己大大的眼睛看了男子,眼神中满是鄙视:怎么自己带来的这个男人脑子不太好用?
  “啾!啾!啾!”废话!我当然知道蛋的情况不好,情况好我还找你干嘛?你快说解决方案!
  赫尔曼的语气十分强硬:“就算你不同意,我也要将它带走,它的情况十分危险,并不适合待在这里”
  理解了男子话语的寒鸟瞬间飞出了巢穴。“啾!啾!”快走啊!你还愣着干嘛!
  看到寒鸟动作的赫尔曼愣了一下:“你要跟着我走?”
  “啾啾!”那可是我的蛋!我的!我不跟着它我去哪里? 
  理解了寒鸟决定的赫尔曼向它伸出了手:“你记好我的味道,等下我的速度会很快,你很可能跟不上”
  仔细闻了闻男子身上的味道,确定自己记下来的寒鸟“啾”了两声:我记下啦,你快去吧,救蛋要紧!我很快就能追上你的!一定要把蛋救回来啊!
  “放心,我会的”赫尔曼向寒鸟承诺道。
  将蛋放在自己胸膛的赫尔曼带着寒鸟的殷切期盼展翅飞去。可能是感到了温暖的气息,赫尔曼怀里的蛋微微动了动。
  正在全力飞行的赫尔曼感受到了怀里细微的震动,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心疼:这么低的温度,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他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的速度,为什么不能再快一点
  不到十分钟,他就飞到了奥特星最大的医院。急忙冲进医院的他甚至都没有听到安保人员的阻拦。
  一脚踹开医生办公室的门,门撞到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吓坏了正在问诊的医生和病人。
  看到来虫是赫尔曼,医生颇为惊愕问道:“大人,您这是?”
  来不及解释的赫尔曼急忙将蛋从自己的怀里拿出,小心翼翼的放到医生面前:“你先看看这颗蛋”
  被赫尔曼拿出来的蛋吓到的医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不是一颗雄虫蛋吗?”
  一边伸手去触摸雄虫蛋,一边询问赫尔曼:“这是怎么回事?蛋的温度这么低?”
  “我今天去清理沉风林中的猛兽,一只寒鸟把我带到了它的巢穴,然后我就发现了这颗雄虫蛋。当时蛋的温度比这个还低,我就快速把它带来了。到这里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先做个检查吧,从蛋的表面来看情况不是太好”
  随之赶来的安保人员原本想对着赫尔曼训斥些什么,却在看清他的脸后瞬间退缩:惹不起惹不起
  做完一系列检查的蛋被放到了保温箱中,并泡在了透明的营养液里。拿到检查结果的医生先是看了看手里的报告单,又抬头看了看赫尔曼的脸色,欲言又止。
  “蛋有生命危险?”
  “生命危险倒是没有,虽然它发育的很完全,但各项指标都很低。现在已经给它泡上了营养液,放到了特制的保温箱里。先前的低温还是对它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破壳对它来说会很难。就算破壳出来,身体也会比其他雄性弱”
  “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能破壳出来,以后他由我来养”
  听到赫尔曼话的医生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可是雄虫蛋哎!谁不想养?自己怎么就没这运气?                        
作者有话要说:  养雄主吗?从蛋开始养的那种感谢在2020-02-20 16:04:56~2020-02-26 17:17: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听听这雨声 3瓶;略略略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章
 
  确定了蛋的情况,作为这颗星球拥有者的赫尔曼通过光脑发出一条条指令,全力寻找这颗星球上胆敢抛弃雄虫蛋的虫。
  不仅如此,他还将这一情况上报到了位于中央星的雄子保护协会并依法申请做这颗蛋的临时监护虫。
  凌晨2点左右,正在医院陪着蛋的赫尔曼才听到玻璃窗被敲击的声音。循着声音,赫尔曼就看到了那只寒鸟。
  打开窗,将寒鸟放进来。进到房间的寒鸟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正泡在透明液体里的蛋,急着把蛋救出来的它一头撞到了保温箱的箱壁上。
  被撞到的寒鸟摇了摇脑袋,朝向赫尔曼愤怒地“啾啾!”了两声,声音十分尖利:怎么回事?!为什么蛋被泡在了水里?! 
  听到寒鸟叫声的赫尔曼急忙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不要吵到蛋!蛋泡着的是特制的营养液,这样有利于它破壳”
  “啾啾”寒鸟的叫声瞬间小了下来:我知道啦~蛋安全我就放心了
  “飞了那么久,你要不要吃点什么?我让人送过来”
  落在保温箱上的寒鸟斜了一眼赫尔曼,挺了挺自己的胸脯:“啾啾!”知道你没准备我要吃的,在路上我已经吃过了!
  “吃过了?那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说完,赫尔曼向寒鸟伸出了手。对于这只照顾过蛋的寒鸟,赫尔曼显然格外有耐心。
  感受到了赫尔曼的善意,瞥了一眼他伸出的手。寒鸟扬了扬自己的脑袋:“啾啾!”看在你救回了蛋,还这么求我的份儿上,那我今天就勉为其难的落在你身上吧!
  看着寒鸟忽视自己伸出的手,转而落到了自己的肩上。赫尔曼伸出空着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摸了摸寒鸟因急速飞行而凌乱的羽毛。
  感到落自己羽毛上的力道,因长途奔袭而十分疲惫的寒鸟睁眼看了看他,又沉沉睡去。这是它第一次在夏季的夜晚、一个虫族肩上睡着!
  直到傍晚,寒鸟才睡醒。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它的蛋,却因看不懂仪器上的数字而放弃。
  飞到正在用光脑批改文件的赫尔曼身边,“啾啾”了两声后,它就向外飞去:我去捕食了,照顾好蛋!
  “砰”的一声,它就撞在了被擦到透明的玻璃上,身体顺着玻璃滑下,摔在了地上。
  听到声音的赫尔曼压下蔓延到了唇边的笑意,走过去替它打开窗。
  “忘了和你说了,昨天你来的时候把窗户弄脏了,今天我就叫虫来把它清理干净了”
  ???你怕不是在驴我?我合理怀疑你是在报复我昨天没落到你手上,并且充分掌握了证据。
  急于进食的寒鸟并没有和他计较,摇了摇自己被撞的有些懵的脑袋,扑了扑翅膀离开。
  进食回来的它用喙叼起他的袖子,领着他来到床边。
  “啾啾”你睡吧,这里有我,有事叫你
  看着赫尔曼顺着自己的动作躺下,它才满意的松开了从刚刚就一直叼在嘴里的衣袖。
  看着自己原本干净的衣袖沾染上血迹和不知名的碎肉,赫尔曼神色不明的敲了敲床旁的桌子:“我的衣服,你打算怎么办?”
  原本正在神气十足站在保温箱上的寒鸟僵了僵身子,假装没听到赫尔曼的话,转过身用屁股对着他:哼!我才不会承认我是故意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