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豪门世家】──琅空一色

时间:2020-09-09 16:33:57  作者:琅空一色
  之后林酉钦又说了些什么苏新渝完全没有印象,他偷偷打了个哈欠,思绪早就飞多远了。
  唔,系统离开的太早,搞得他甚至来不及问一下自己在原世界怎么样了。
  既然系统000说自己还能复活的话,那自己肯定是没有死亡的。
  不对!!!
  靠!这也不确定啊!
  他当时直说回到原世界,没说什么身份啊!!!
  呔!
  失策了!!!
  突然,一声群吼声将苏新渝的思绪拉了回来。
  “好!”“加油!”
  ???
  这又,发生了什么?
  舞台中央的林酉钦一眼就看出苏新渝跟没没在听,在摄像机照不到的角度勾了勾唇。
  他开口:“好了,现在评级比赛已经结束了,下面,就到与你们日常生活有关的一项了,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分~宿~舍~”
  “是的,宿舍不是按照评级比赛分的哦。”林酉钦给他们卖了个关子,“我们按照最传统的方法分宿舍,抽签决定。”
  “啊……”
  “抽签啊,我靠我太喜欢了。”
  “抽签我可……”
  一时间,学员中各种声音都有,就连何嘉铭也唉声叹气的。
  “我运气向来不好,看来好宿舍与我无缘了。”
  “我也倒了很久的霉了。”苏新渝附和他的叹息。
  唉!
  先是莫名其妙穿书,然后莫名其妙和一个男人上了床……
  衰死了。
  想着,苏新渝又和何嘉铭对视一眼。
  再叹一口气。
  唉!
  真的是,太难了!
  终于看到苏新渝其他表情,林酉钦眼底的笑意越发的深,举起话题咳了两声。
  “好,现在工作人员将签拿出来,从A组开始传着每人抽一张。”
  抽签盒第一个就放到了坐在最外面的苏新渝身上。
  不大的抽签盒在腿上其实没什么重量,但苏新渝却觉得亚历山大。
  一边将手伸进盒子里摸签,一边心中默念。
  一定要是好一点宿舍啊!
  我愿意,用一周不吃二师兄,来换一个好宿舍!
  “快看是什么是什么?”何嘉铭激动地搂着他一只胳膊,催着他拆开。
  ……兄弟,你崩人设了吧。
  你还记得你公司给你安排的酷boy人设吗?
  “不,你先抽,一起看。”苏新渝怂的理直气壮,一把藏起自己的签。
  ???
  抽就抽!
  何嘉铭迅速从抽签盒里拿出一张,然后闭着眼睛打开。
  “小鱼儿快帮我看看是什么宿舍。”
  苏新渝凑过看了眼,发现上面只有一个数字——601。
  他又打开自己纸条。
  ——606。
  还挺吉利。
  “只有宿舍号。”苏新渝摇摇何嘉铭,让他自己看。
  “我们俩好像在一层楼。”
  “啊,不在一个宿舍啊。”何嘉铭有些失望,不过一层楼也挺幸运了。
  哎,要求太低啊。
  “这也证明了,我们两个宿舍环境,应该差不多。”
  两个都霉运顶天的人凑到一起……能有什么好宿舍?
  苏新渝都能想到那个宿舍到底什么样子了。
  何嘉铭瞬间明白了,表情一僵。
  不会……这么倒霉吧。
  苏新渝用表情告诉他:你觉得呢?
  一百多个人,轮流抽个签还是很快的。
  林酉钦:“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自己的房间号,带着你们放在后台的行李,去找房间吧。”
  一阵欢呼,苏新渝揉揉耳朵,拉着何嘉铭先去了后台拿行李。
  宋鸣声在后台找到他们,拎着行李箱跳了起来。
  “我渝爹,你什么宿舍?”
  “606。”苏新渝念出自己的,“你呢?”
  “我601。”
  “卧槽?”何嘉铭也跟着跳了起来。
  何嘉铭这个反映搞得宋鸣声不蹦跶了,他稍微想了一下,瞪大了眼睛。
  “卧槽,你不会也是601吧?”
  “都是运气啊哈哈哈哈哈。”何嘉铭扔下行李箱就是一个熊抱住宋鸣声,“老弟啊,接下来三个月,多多关照啊。”
  何嘉铭也很高兴,毕竟何嘉铭和苏新渝都是他在这个选秀唯一认识的朋友。
  “好好好,渝爹也和我们一层楼,正好以后好串寝室。”
  “你现在就渝爹渝爹的叫了,你尊严呢?”何嘉铭睨了一眼。
  “尊严,那是什么?你也不瞅瞅我渝爹的实力,担不担得起这个爹。”宋鸣声摸摸脑袋,“走啦走啦去宿舍了,我跟你讲,我最近运气贼好,我们绝对能拥有一个好宿舍。”
  运气……好?
  “那就全靠你了。”苏新渝拍拍宋鸣声肩膀,“看看是你运气够好,还是我和嘉铭够倒霉。”
  “哎,你们相信相信我啊,我这辈子,没啥实力,但运气绝对顶顶的好。”
  ……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拖着行李箱,跟着指示牌和大部队到了住宿区。
  先到的是601宿舍,宋鸣声推开门的时候,苏新渝侧过半个身子瞄了一眼。
  就是这一样,让苏新渝差点也蹦跶起来。
  他看着宿舍,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个字。
  “靠。”
  特别空旷的四人间,还有一个小阳台,上床下桌。墙上都贴了浅绿的养眼的墙纸,就连地上都贴了白色光洁的地砖。
  温馨的精装修风格,除了颜色过于粉嫩,其他都已经很好了。
  宋鸣声倒是没什么大的反应,他哈哈大笑。
  “我就说吧,我运气贼好。渝爹,要不要我去开你那个宿舍。”
  “我不知道来人了没。”
  “信我信我。”
  宋鸣声带着苏新渝开了他那个宿舍。和他们宿舍总体风格一样,只不过是以浅蓝色为主题色。
  “哇,我更喜欢这个宿舍,比我们那个娘唧唧的颜色好多了。”宋鸣声摸着墙壁,有些羡慕。
  苏新渝后知后觉的蹦了起来,转身抱住宋鸣声。
  “哈哈哈,宋鸣声,你简直就是我的福星。”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继续小红包~
 
 
第6章 
  陆氏集团总公司是滨海市最高的鎏蕴大厦,而陆郅的办公室更是在鎏蕴大厦最顶层上占据了整整一层,站在落地窗前,可以俯览整个城市。
  之前又财经杂志在这间办公室采访了陆郅,之后在杂志上赞美鎏蕴大厦那个耗费数亿的办公室里的风景。
  而此时,在这个造价堪比金子打造的办公室里,一副巨大的落地的投屏上,播放着苏新渝评级比赛时的表现。
  一遍又一遍。
  直到桌上的门铃提示响起,陆郅才从大屏幕上移开视线,按下开门虹膜让门外的人进来。
  “总裁。”
  宋自拿着一沓文档进来。
  “这是关于一路有你的食堂挑选。”
  “嗯,给我。”陆郅放下昂贵的钢笔,手指有节奏的扣着桌子。
  纸质文档上全部都是当下滨海市比较流行的小吃,还有一些比较营养的高汤。
  他又想到那天晚上,苏新渝翘着屁股夹着他的腰的样子,扣桌子的声音慢下来许多。
  “再加一家水果店。”陆郅吩咐道,“多卖点,水蜜桃。”
  “是。”
  ——
  606宿舍,此时却是大眼瞪小眼的情景。
  “卧槽,我真的,和大佬一个宿舍了吗?”长相俊朗的男生一拍脑袋瓜子,“你好,我叫吕甸,青阳娱乐的个人练习生。”
  “我叫丁尧。”另一个男生要害羞许多,报完名字就不太敢说话。
  “我叫易棋隽。”坐在苏新渝对面床铺的男生挠挠头,“可以的话,我们不要互相盯着看可以吗?你们谁会铺床,我实在搞不定这几块布了。”
  丁尧摇摇头,脸上也是困惑的表情。
  苏新渝叹口气,“我来吧。”
  铺床这项技能,上辈子他被他的母上大人训练的很完美了。
  对了,当时他的母上大人让他铺床的时候,他说了什么来着。
  反正晚上还要睡觉,铺床干什么?
  虽然这个被母上大人称之为嘴硬,并且获得了爸爸牌犀利眼神洗礼以外,还被怼了一上午。
  他的母上大人,连着一个星期,每次吃饭前都会冷哼一声。
  “既然你明天还要吃饭,那你今天吃饭干什么?”
  他爸每次还会在旁边偷着笑他。
  熬了一个星期,直到他受不住了,答应每天都好好铺床叠被子,才没有被嘲讽了。
  两三步跨上了对面上铺,将床单抖开,再一个巧力气,将床单正正的铺到床上,再稍稍牵一下四个角落就行了。
  “佩服。”易棋隽竖起大拇指,翻过两张床中间的挡板,到丁尧床上现学现用。
  “我来我来,我看看我刚刚学会了没有。”
  苏新渝看着揪在一起,思考着为什么他们抖不出自己那种效果时的样子,笑着摇摇头,低头继续套被子。
  这个寝室氛围好像都还不错,果然,年轻的时候就是少一些勾心斗角。
  想到上辈子出名后的勾心斗角,苏新渝眼内的光暗了下来,眼底藏满了晦涩不明。
  有了苏新渝,四个人的床铺的很快。
  吕甸:“我刚进来寝室前看过了食堂了,现在去吃饭吗?”
  “不行啊,我是易胖体质。”丁尧摸着自己的肚子,苦着脸。
  “有减肥餐啊,我看了下,餐品还是很丰富的。”吕甸想到那个食堂就想流口水,“最最重要的是,还有大闸蟹和老母鸡汤。”
  “老母鸡汤?”苏新渝都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有人会去喝吗?能回本吗?”
  参加一路有你的虽然都是练习生,没有正式出道,但是正在拍摄节目期间,谁敢堵上自己的肉去和老母鸡鸡汤。
  当然了,一个月后,苏新渝自己打脸自己。
  整个老母鸡鸡汤窗口,每天只要炖苏新渝那一人份就行了。
  吃完晚饭,宋鸣声拉着何嘉铭来串寝。
  “来来来互加微信,到时候你们出道了,我还能找你们要俩张签名卖卖钱。”宋鸣声掏出手机嚷嚷。
  易棋隽“嚯”的一声。
  “那你可一定要加我,我来之前算了命,算命先生说我前五名出道。”
  “行行行,那你到时候演唱会门票给我几张,我去咸鱼卖了挣点钱。”
  “可以可以,保证vip的。”
  “那你们到时候出名点啊,让我卖个高价。”
  “没问题没问题。”
  苏新渝靠在床上打着游戏,听见两人在那互吹,一不小心按反闪现死在人堆里。
  放下手机,苏新渝深吸一口气。
  “你们……”
  “我们太6了。”易棋隽和宋鸣声齐声回道。
  “……”是的,你们太6了……
  几人聊得正兴的时候,工作人员进来了。
  “有事?”苏新渝感觉不太妙。
  工作人员举起一个框,框里已经有很多手机了。
  “……”我不,手机就是我的命,谁也不能拿走……
  最后,苏新渝还是交出了手机。
  工作人员:“祝晚安。”
  苏新渝:不,没有手机,他安不了。
  一路有你的每个宿舍都是装了固定机位的,都是为了后期剪辑花絮和综艺而准备的,偶尔也会穿插一点放进综艺正片内。
  苏新渝知道这个导演挺奇葩的,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能干出早上六点半喊人起床这事儿。
  用的还是神特么军营专用号角声。
  苏新渝睡眼朦胧的抱着被子坐着,眯着眼睛又睡了过去。
  整个宿舍,只有丁尧一个人成功起床了。
  三个月后丁尧在个人采访上谈到早起时这么回答的:早起对我来说其实很简单,难的是早起后还要将室友们喊起来。
  半个小时后,丁尧擦拭去额角的薄汗,对于依旧在睡眠的三个人表示无奈。
  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丁尧一溜烟跑出去,但很快又回到宿舍。
  他去找工作人员借了一个喇叭,还在喇叭上下载了一手春天的芭蕾。
  打开,循环。
  十分钟后……
  “艸。”易棋隽从床上下来了。
  十二分钟后……
  吕甸摇着脑袋,用看魔鬼一样的表情看着喇叭。
  十五分钟后……
  苏新渝依旧睡的稳如老狗。
  丁尧、吕甸、易棋隽:卧槽,牛逼!
  苏新渝最后是被易棋隽直接从床上拉下来的。
  包括整个洗漱过程,苏新渝都是模模糊糊跟着潜意识动作,直到冷水扑到脸上才清醒了过来。
  早上,工作人员将分好的学员服发到每个宿舍,不同评级的学员服的颜色不同,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