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旧娱乐图鉴gl 【李云直】──龙狼

时间:2020-09-09 14:57:47  作者:龙狼

 

 
  文案:
  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写给旧时代的娱乐图鉴
  不敢有对评论的回复,毕竟文章的主旨是纯属虚构,怕回复实锤了所有的隐射,大家自由讨论
  作者君想说的话,都在每章的内容提要里,也是煞费苦心
  李云直=谐音+云少帅+宇直
  聂奏颐=小倩+谐音
  其他人的名字或多或少都有与人物本身的关联
  本文不一定是我写的最用心的文,却一定是我最喜欢的文,因为里面的每一个名字都是时代瑰宝
  致敬那个已逝的□□十年代的黄金一代
  他们都已成为天上星,想起他们,因为他们更比星星笑得多
  她们都已消散原容颜,怀念她们,因为她们远比容颜韵味存
 
 
 
第1章 进娱乐圈
  “青青的原野上 芳草滋长
  迎着那金色的阳光
  碧绿湖畔 溪水悠悠
  它流向爱的四方
  绿色一片水声涓涓
  就像你我绿色的初恋
  多少往事 相依相连
  只要和你到这里的时候
  就会勾起无数记忆
  当你找到往日的足迹
  该是多么的惬意
  多么的甜蜜 多么的有乐趣”
  “爸爸,我要转学到怀仁国中。”年仅14岁的聂奏颐做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决定,也是影响一生的决定。
  “奏颐,你篮球打的很棒啊。”
  “当然了,”奏颐挑挑自己的眉毛,自豪的说,“我爸爸可是国手呢。”
  “那你早点转来我们学校,还能帮我们赢得联赛呢。”
  奏颐倚在木制的椅背上,叼着冰棒,看着电视里面放映的电影,正是一个身穿飞燕队服投篮的小姐姐,“下次有篮球戏的剧组,我也要去应征下。”
  “你喜欢演戏吗?”
  奏颐有点迷茫的摇摇头,“不喜欢。”看到队友错愕的表情,欢笑着说,“喜欢打球,走啦,快点训练去,不是要赢明年的联赛嘛!”
  晚上有点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虽然父母并不是太赞成自己打篮球,可是越加繁重的学业更让自己吃力,最重要的是,真的想和小姐姐打篮球呢,可惜小姐姐身边有大哥哥,估计也记不得自己了。
  “我是芳芳采访的主持人芳芳,今天很高兴邀请到我们的大美女李云直小姐,我们今天的场地是网球场地,李云直小姐,不知道你是不是不擅长网球的运动呢?”
  “网球还可以,但是不擅长,哈哈,一会儿要出糗了。”李云直长发扎成一个马尾,用一个红白相间的发带箍住碎发。
  “李大美人怎么会‘丑’呢,哈哈,那你擅长什么运动呢。”
  “嗯……,游泳,还有篮球吧。”
  “篮球好啊,下次我们去篮球场展示一下。”
  李云直直摇手,“算啦算啦,也就是比其他运动掌握的好一点,但是并不是很精通,因为之前的一部电影有篮球的戏份,就去球场找朋友多练习过几次,倒是遇到一个小女孩打球打的很好,蛮想让她陪我打一会儿的,可惜,她投了几个篮就走了,估计看我蹩手蹩脚的样子,不想跟我争场地吧。”
  “你说的朋友,可是男朋友?”主持人八卦之火燃起,要知道现在好多人都希望知道李云直心仪的男生是什么样子。
  李云直忙说不是,大笑化解着此刻的尴尬,“我们还是去打球吧。”
  奏颐是没有看到采访了,因为她现在还是一个初中生,主要工作可是学习,现在又多了一样是训练,早上5点起来长跑训练,跑步的同时哼唱着文征明的绿色的初恋,年少的时光总是这么轻松快乐,没有烦恼,只有明媚的笑容。
  “奏颐,有个广告商想找你拍广告,你回家问问你父母。”教练在被广告商找到后立即把正在训练的奏颐叫来。
  “拍广告?来我们篮球队挑人吗?”奏颐好奇的睁大眼睛问。
  教练摇摇头,“是星探发现你,多方打听找到我们篮球队的。”
  “好啊,我答应了。”奏颐开心的跳起来,笑成月牙型的眼睛里透露出的都是兴奋。
  教练笑奏颐小女孩,听到上电视就高兴的一塌糊涂,奏颐也不反驳,赶紧回家通知父母,没有家长的点头和签字,自己可是没办法做主的。虽然时代的原因做艺人还不普遍,可是奏颐的父母却极为开明,没有波折就同意了拍摄广告的事情。
  年轻的少女充满活力的在电视上奔跑和跳跃,笑的自然且自信,不施粉黛却明眸皓齿,星探跟聂家父母说,奏颐是一个好苗子,别耽误了,如果可以应该送去学学表演,现在大荧幕正是青春少女懵懂爱情的天下,一定会红透全岛。
  经过一番思考和挣扎,聂奏颐再次转学,没有在怀仁国中参加篮球联赛,同样也没有在转校的高光中学毕业,因为仅仅半年后,她就被导演找去拍了电影,此时她并不知道她的学生生涯即将结束,迎接她的将是一个充满璀璨的光影年华。
  这一年的香港乐坛还是英文歌曲作为主流音乐,粤语歌曲寻找契机焕发生机的年份,无线电台为了在乐坛占据更有力的主导地位,举办了新秀歌唱大赛的第一届,方菲浑厚的嗓音被誉为小凤姐第二,凭借风的季节一举夺冠,只是这时就算给出满分的评委沾叔也无法预料这个女孩未来的成就。
  八十年代初,无数自带光芒的人进入到流光溢彩的娱乐圈,开启了开挂的人生。
 
 
第2章 即将碰面
  已经从影十年的李云直此刻正为自己的事业和爱情不知所措。
  赶在最好的年华出道,纯情玉女形象根深蒂固,整整霸占了文艺片长达10年的时间,前辈早已嫁人息影,和自己并称“二李”的李娇也甘心为了龙威相夫教子,虽然自己即将步入不惑之年,可是大屏幕上依然上演着情情爱爱,让李云直开始不再想看自己拍过的影片。
  同样的对白,同样的故事套路,不同的可能只有走马般的男主角,但是自己的男主角又在哪里?
  所有人都羡慕她目前票房保证的地位,导演、制片人、投资商排队等着她点头拍戏,可是李云直觉得,这或许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在自己最巅峰的文艺片成就前,选择了远赴美国进修。然而逃离了光怪陆离的舞台,却没有逃离尾随的追求者,椿向冷不放弃的一路追来了美国。
  “琼姐,我该怎么办?”
  听着电话另一头无助的李云直的喃喃自语,琼姐放下手中的一切赶到美国,她觉得,李云直真的需要一个爱她的人好好的照顾她。
  女人到底选择一个自己所爱的还是爱自己的,李云直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就不能两相兼顾。直到椿向冷的求婚在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的到来,订婚的前一晚,李云直打给了椿杭。
  “我要不要答应?”
  “……”
  “……”
  长久的沉默之后,李云直得到的答复是“随你吧。”
  也许这个人真的不是李云直等待的爱情,可是她同样也不知道她的爱情在哪里。
  有家室的椿杭没有办法抵御那个时代的口伐笔诛,李云直同样没有勇气被指三道四,人生如戏,但却不能在戏中认真。
  这一年,她减少了影片的拍摄,在美国,她想,也许椿向冷也是适合她的。
  好友竹韵来美开演唱会,李云直带着椿向冷去捧场,演唱会结束,竹韵紧紧拥抱李云直,“要好好的幸福。”李云直一时百感交集,这可能就是初恋难忘的苦楚吧。
  就在李云直半年美国进修,半年回国拍戏的折腾过程中,那个刚转到高光中学的聂奏颐因为接拍的本土电影获得最佳摄影的提名,在大屏幕被香港SB公司看中,奏颐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答应前往香港,彼时的她可能在想,同样在本土拍片,外形和电影的主题都是一样的,被比较和对垒的关系不是她进入娱乐圈的初衷。
  聂家的民主给了奏颐足够的信心,家里人的支持让奏颐等不及学业结束,于是半年的转校生涯戛然而止,再无求学的念头的奏颐,订了机票,带着行李,踏上香江的土地。
  一直被台湾电影压着打的香港电影界,终于在被文艺电影霸占了十年市场后开始复苏,搞笑类港式喜剧在香港开始被民众认可。龙威的喜剧武打电影与言午三兄弟的都市摩登分庭抗礼,不善打斗的奏颐自然加入的是言午三兄弟的电影公司,其中三兄弟中的弟弟对奏颐欣赏备至,才18岁的小妹妹,浑然天成的清纯给喜剧电影也带来了文艺片的清新,所以奏颐首个参演的港片收获了当年度票房千万以上的好成绩。
  而李云直在婚姻的过程中,终于认识到,跟一个自己不爱的人是没有办法幸福下去的。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和一个没有那么爱的人在一起,可能说明自己心已死吧,但是自己这么一个向往爱情的人,如何会心死呢,所以自己一定会和一个自己深爱的人一起幸福到老。
  如此少女心的李云直同椿向冷提出了和平分手,而那个懦弱的椿杭竟然也和自己的原配离婚,这是李云直意料之外的,但同时,心中还是殷殷期待着什么,果然椿杭重新展开强烈的攻势,并再次俘获了李云直的心,让李云直的心被充斥的满满的。
  爱情得到了满足,事业的问题也该解决一下了。去年在导演老爷的邀请下,与诸多港星拍摄了几部港片,有武侠的,有纯爱的,虽然并没有超越自己的曾经的票房记录,可是李云直看到了香港市场的活力,悄悄吐舌嫌弃自己蹩脚的粤语,带着行李,订上机票,扎根香江。
  这一年,香江的土壤蕴藏着蓬勃的朝气,各路俊男靓女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各色痴男怨女悄悄演绎人生无常。
 
 
第3章 青春年少
  决定远离故土赴港发展的李云直跟一直提携她帮助她的琼姐说了自己的决定,虽然舍不得自己旗下的女主角离开,却也真心祝福她在电影上的事业越来越好,台湾的大荧幕在文艺片低迷后早已没有了70年代的辉煌,琼姐自己的公司也开始转向电视剧的制作,所以李云直的决定在琼姐看来是正确的。
  在李云直离开故乡的前一周,琼姐将曾经与李云直一起合作过的几个朋友叫在一起吃饭。
  “小云这就要去香港了?”
  李云直在拍戏过程中一直受到几个男主角的多番照顾,在她心中对几个前辈很敬重,乖巧的回答“是啊,不过会常回来看大家的。”
  “时间过的也真的快,想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24岁,那个时候我刚看完你和爱佳演主演的韩导的石头记,我当时还在跟朋友说哪里来的这么俊俏的小生,结果原来是你李大美人。”
  “文哥,你这就是取笑我了,那个时候,爱佳可是在我面前总提起你,说喜欢你的歌,我当时就在想,要是能和你一起拍戏该有多好。”
  “第二年我们不就一起拍的夜来风雨声,你在片场总缠着我让我唱歌给你听,是想偷师是不是?”文征明纤长的手指指节分明,敲打着酒杯。
  李云直笑眯了眼睛,不客气地说,“是想偷师啊,可是我唱的总没有文哥那么柔和。”
  “你前一阵去美国进修,那面怎么样?”文征明也笑了,换了一个话题。
  李云直想了想,“那面还是比较开放的,同性恋也是可以结婚的。”
  文征明一愣,随即恢复了表情,饮完了手中的酒。
  琼姐瘪瘪嘴,打断了李云直,“你是个女孩子,说什么同性恋,真是……”
  李云直心中嘀咕,“我也老大不小了,婚都离了一次了,还有什么不能聊的。”面上还是乖乖女的点头,可能电影纯情玉女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
  “文哥,你的卡带我都带去香港了,你和竹韵是我最喜欢的两个歌星,得靠着你俩的歌声入睡呢。”李云直献宝一样的说,“可惜好多你都没有给我签名,以后得让你都签全了,有需要的时候还可以送人。”
  文征明笑着摇头,“你啊,真是个丫头。”
  “我只比你小两年而已,别总把我当作小孩子。”李云直做了一个鬼脸。
  只是她不知道,文征明此刻已经决定慢慢淡出乐坛,退出金利宝,因为有个更有前途的年轻人叫飞翔,无论在面容还是嗓音上,都是让文征明觉得值得捧在手心的人。
  初到香港的李云直连续一周都有朋友来给她接风洗尘,果然长的好看还是会受到优待的。
  第一个接她的是导演老爷的夫人南夫人,自从合作了一部电影仙侠传,虽然票房不尽如人意,但是双方却一见如故,李云直决定来香港发展很大程度也是因为老爷和南夫人的极力邀请,现在新城影视也是刚刚成立,急需要像李云直这样有票房号召力的人的加盟。
  “小云,欢迎你来香港。”南夫人给了李云直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南夫人的热情下,李云直也放下了原本的拘谨,其实李云直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可是别人对自己是不是真诚,她却能很真实的感受到,所以也回给南夫人一个大大拥抱,“谢谢你来接我。”
  “你来香港,当然是要我来接你啦,以后,你有什么事,第一个找我,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南夫人笑着对李云直承诺道,心底对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妹妹发自真心的喜欢,自己就是一个在男人堆里呼来呵去的社会人,而李云直更像一直被孕育在温室的娇花,我见犹怜。
  第二个约她吃饭的是肖章,合作了两部电影,其实并不是很熟络,但是肖章是一个重视朋友,喜欢交际的人,而且他们有个共同的好朋友竹韵,在肖章去李云直故乡拍戏的时候,李云直和竹韵也经常邀请他一起聚会,所以知道李云直来了香港,肖章立即给李云直接风洗尘,并说要介绍其他好朋友给李云直认识,下次还可以一起去听他录歌,再教教她粤语。
  李云直笑着说,“你这个老师可不称职,我这粤语现在蹩手蹩脚的都是因为你教的。”
  肖章赶紧甩锅,“竹韵也没有教好你,你倒是找她说理啊。”
  随后几天,龙威、大哥、香少、小虎等人都纷纷跟李云直约了午饭和下午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