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主排球]侑佐久甜饼──郝想吃糖

时间:2020-09-09 14:51:37  作者:郝想吃糖

 

 
  文案:
  当宫侑把写记录的打算告知给宫治时,
  对方只说了两个字“做作”。
  有着出版光辉二传手自传梦想的宫侑摸摸鼻子,
  想,他绝对是在嫉妒自己。
  可越记录,自信的二传手越觉得不对,
  这笔下日趋惨淡的小可怜是哪位人士!
  排雷:
  1.CP佐久早圣臣。
  2.可能OOC。
  3.不喜点叉。
  立意:日久生情是怎样练成的
 
 
第1章 从霸王到团欺01、稻荷崎二传手的记录
  宫侑最近迷上了写记录。
  这是稻荷崎男子排球部里的人的一致发现。
  对此,作为同胞兄弟的宫治首先发言,说本来以为侑只是玩玩,没想到他还真执着上了。讶异溢于言表,他总觉得宫侑不是那样在文字方面有毅力的人。毕竟这家伙在小学时候,写日记都是不动脑子的抄他的,害的老师以为他交了两份作业。
  角名伦太郎面色没有改变,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可在看着拿册子又书写上一笔的二传时,摸着手机的棱角的手转而开启了拍摄的镜头,将他觉得很有趣的场景记录了下来。
  得知宫侑培养了这样的习惯时,尾白阿兰有些担忧,因为现在的宫侑已经很高调了。要是每天都记录自己是如何自满的,那还得了。小霸王估计要成长为大霸王,霸王到家了。
  作为部长的北信介对于宫侑的坚持反倒是乐见其成,哪怕他知晓宫侑记录自己的生活带有极强的目的性,是为了以后出版光辉二传手的自传积累素材。
  他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好。
  宫侑并没有妨碍到其他人,甚至能转移一部分过多的活力,增加排球部的和谐,在记录的时候,基于目的会下意识注意文笔,久而久之,他应该能在国文方面有所收获。
  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他没有必要干预。
  作为引发细小风波的当事人,宫侑自然是知道部里的人对他决定的态度。
  可他并不过多理会,因为他真觉得自己有必要为以后想成为二传手的少年们留点东西。当然伟人在助人为乐的同时,也会实现自身的价值。他想出版自传,然后开签售会,享受更多喜欢排球的人的崇拜。
  [今日无聊,没什么要记录的。不,光辉二传手的日子怎么可能会无聊。只是跟往常一样罢了,比如跟治斗智斗勇,跟阿兰聊天反被吐槽……太平常了,想要不一样的日常。也许去国青训练营后,就能发现更有趣的事情,那我先稍微期待一下吧。]
  宫侑在只记录几张的笔记本上这样写到。
  宫侑是谁,
  兵库县稻荷崎男子排球部的二传手,
  全国高中界二传手NO.1。
  颜值与实力并存的他,
  从不缺别人的喜欢。
  但在国青训练营里,
  宫侑并没有得到过多的追捧,
  甚至在第一晚就受到了某人的嫌弃。
  某人是指宫侑根本就谈不上死对头的佐久早,他戴着口罩站在门口,抱着双臂,神情抗拒的看着面前笑容满面冲他打招呼的宫侑,冷冰冰的说道,“我不与化学物质含量超标的人一个房间。”
  相当直白的不欢迎让原本想增进关系的二传手多少有些尴尬,笑容都快维持不住了。宫侑弯起的眉眼呈现的善意弧度僵直,神色有些郑重,试图给佐久早解释,“这个不由我安排,如果你想换房间的话,可以跟负责安排的人申请,当然也可以跟其他人调换了。”
  听到解释的佐久早皱了下眉,像是在思索到底要采取哪种方法。
  不过,在他考虑的时候,宫侑倒是对他为什么说他化学物质含量超标感到好奇。毕竟没有人这样称呼自己,一直互相捅刀的治说他最重的话语不过是“恶心”二字,当然这个词在他看来大部分都是对他的夸赞,没有什么贬义的成分。
  佐久早听宫侑询问,咋舌,上下打量他,貌似想要以此让宫侑明白,他从头到尾都是化学成分堆叠物。但显然宫侑没有了解他的举动,只以为他好像对他的穿着很感兴趣。
  “如果你喜欢这样的搭配,可以加我社交帐号,我可以分享几个我经常关注的牌子哦。”这是在遭受言语打击的宫侑,依旧能够保持的善意。
  被善意熏到的佐久早后退一步,斜了他一眼说“你可以自己想。”
  这话自然招来了宫侑的吐槽,“什么啊,你是入江直树吗?”高冷的故弄玄虚。
  “……”佐久早没有言语,但他莫名其妙的眼神还是告知宫侑,他不知道他在讲什么。
  [叮~沟通失败!]遭遇冷场的宫侑再也无法维持表情的捂了把脸,想着对方不懂梗就是这个下场。
  啊,每到这个时候,他就格外思念阿兰。
  争执的过程太长不想再提。
  最终的结果就是佐久早圣臣没有赶他出去。
  谢天谢地。
  不,为什么他要用这么卑微的语气来感谢他的忍耐,明明是佐久早太过分吧。
  他才不是化学物质超标的讨人嫌。
  认识到脑袋有一秒坏掉的宫侑有些心累。
  进入房间后的宫侑将包里的东西拿出来,进行整理,整理完毕,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页写着密密麻麻文字的纸。
  “这是什么?”宫侑问。
  佐久早没有说话,只是不耐烦的伸出手指了指上面的标题。
  顺着手指指向的区域,宫侑下意识的读了下那纸上的字 “室……友…条约?”
  读完的少年意气风发不再,游刃有余全无,原来轻松的心情陡然变得苦闷。为什么他要遭遇这种事,明明他一直都很受别人欢迎。
  “你是认真的吗?”宫侑问。
  佐久早挑了下眉,反问,“我哪次不认真?”
  宫侑气急,“我怎么知道你每一次都认真,我又不是你队友。”他们不熟,真的。
  佐久早愣了一下,黑色的瞳仁带着些许光亮,回道,“打败你,我很认真。”
  “……”拜托,这又不是打比赛,所以他在炫耀什么啊。宫侑站起身,直视着面前的佐久早,目光凌厉,不就是在IH赛上打败过稻荷崎吗?这次春高绝对打得他满地找牙。
  “看在只有几天面对面相处的份上,能不能宽容一点?”即使预料对方冷血心肠,极大概率会拒绝,宫侑还是不甘的争取权益。
  “我觉得我很宽容。”
  “……”呵呵,他想换房间。
  [今天,我不想再记录什么了。为什么我要跟佐久早这个洁癖症晚期一起住,虽然稻荷崎只有我来了,但也不至于这么优待我吧。明明井闼山不是来了两个人吗?明天再问问好了,能换的话,我要换一下。不是,明明要换房间的是佐久早,为什么到最后要变成我主动换房间,心情复杂。如果我换了,是不是等于我输了呢,不甘心,要不然再坚持一下?纠结。]
  因为情绪起伏太大,导致神经有些兴奋,啊,完全睡不着啊,宫侑合上本子,无奈。
 
 
第2章 从霸王到团欺02、可恶
  听到隔壁床不时传来翻来覆去的动静,还没有睡的宫侑将头抬起来,看向那边,问“小臣,你是认床吗?”
  动静因为声音的打扰而瞬间停止,过了会儿,那被宫侑认定认床的佐久早圣臣才有所发言。
  “不要用这么恶心的称呼叫我。”他说。
  原本是想要得到有关认床回复的宫侑僵了一下,然后勾起恶意的嘴角弧度,眯了眯眼,“小臣你这样说,我真的很伤心呢。毕竟我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睡眠时间,来关心你的情况哦。”
  佐久早虽然看不清关灯后房间的一切,当然也无法将隔壁床的那人的表情探查清楚,但他百分百的确定,说这话的时候,那家伙绝对是抱着看玩笑的心思。可恶!原本因为认床而感到烦躁的情绪更加的膨胀开来,为什么他要跟宫侑在一个房间。
  好想把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踢出去。
  “小臣?小臣臣~你还在吗?”宫侑注意到对方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压抑不住的笑意浸染了他的话音。关灯之前遭受的憋屈多少有些缓解,就连想要换房间的心思都因为发现了新乐趣而打消了。
  “小臣臣,有在听……”
  嘭,不,枕头砸到脸是不会发出这种过于刺耳的声音的。但毫无防备的宫侑的确是遭到了哪怕是隔着漆黑的房间环境,也能被攻击到脸的悲惨情况。
  枕头是没有情绪的。
  但扔枕头的人明显情绪很强烈,夹杂,不,是满含着恨意,鼻子受到的冲击比其他脸部部位更大,酸涩的感觉让宫侑情不自禁的热泪盈眶。
  “小臣,我恨你。”
  佐久早圣臣听他这样说,“哼”了一声,然后就转过身子,安稳的睡了。
  虽然没有枕头影响睡眠,但他意外的发现,做出这样让宫侑闭嘴的动作,明显让自己心情舒畅。哪怕,在他的枕头扔出去的一瞬间,他有些后悔,后悔枕头要是碰到对方脸,沾染了无数他的细菌。
  “好痛。”绝对是重击那条能牵动眼泪的神经了。
  泪止不住的宫侑手里还拿着佐久早的枕头,唔啊,真凶器啊。
  他明天不会眼睛肿肿的去训练吧,愈发不妙的二传手泄气的将脑袋放到凶器上,可恶的家伙,他明天绝对不给他托球,绝对!
  早上,醒来的佐久早将属于他的枕头,从宫侑的怀抱里抽出,然后,将枕套拿掉,换上新的,放到床上。
  大致看的话,白色的枕套上没有留下什么脏的东西,但佐久早还是按照昨天晚上的想法,将它洗掉。手上沾染的宫侑的味道让佐久早有些烦躁,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洗护产品,能在他的枕套上留香那么久。
  化学物质堆叠物,他果然没说错。
  等佐久早洗好之后,宫侑恰好也醒了。
  眼部状态的不佳让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他侧过头,看着隔壁整洁的床,以及听到来自洗漱室轻微的动静,烦躁的将被子往上扯了扯,盖住脑袋。但很快的,原本意味着抗拒的动作改变,宫侑从床上坐了起来。
  摸了摸头,长吐了口气,接着将被子拉开,穿好拖鞋,下了床。
  他来到洗漱室,透过微微敞开的门,注意到还在洗洗涮涮的佐久早,扬了下眉,“早啊,小臣~”荡漾的音符带着本人貌似不错的好心情,成功的让被打招呼的人停下手中的动作,冷漠的看了过去。
  “假。”佐久早的回复很有自己的特点,丝毫不顾及是否会因为他的话,而得罪到面前的宫侑。
  好心情减少百分之十。
  嘴角的笑意凝滞的当事人抬起的手,有些尴尬的收了回去。
  “小臣,我真的会生气哦。”宫侑扒在门边,目光幽幽的看着他。
  遭遇威胁的佐久早没有搭理他,只是又继续他手头的工作。
  沉默是今早的洗漱室—
  等待对方做出回应的宫侑心碎一地。
  “你还好吧?”在教练集结之前,作为佐久早的队友,来自同一个学校井闼山的古森元也走到散发着阴郁气息的宫侑身边,小声的询问。
  “我吗?挺好的啊~”在被询问的一刻,迅速恢复精神的宫侑,说。
  古森元也见他这样说,原本想要说出的关心的话停在了嘴边,只得顺着对方的言语接下去,“呃……那就好那就好。本来以为你会与佐久早会有摩擦,毕竟……”他省略了毕竟之后的话,只丢给宫侑一个“你懂得”的眼神,然后说,“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
  宫侑微弯的眉眼随着古森元也的话,继续下弯,“是啊,小臣是一个很好的人。能跟这样的人做室友,我想自己是赚了。”
  “欸?”古森元也睁大了眼,里面全是意外,都到了叫小臣的地步了吗?看来宫侑是除了井闼山排球部之外,为数不多能够发现佐久早内心美的人啊。
  真好啊。
  “你的眼睛好像有点肿。”
  “这个啊,因为认床所以没睡好。”
  “是吗?你跟佐久早一样呢,他也认床。”
  “我也有注意到,可不是巧了吗?”宫侑笑意盈盈的看着站在人群之外,疏离的某人,眼睛里的活跃分子在肆意的游走,他拢了下头发,继续发言,“可能是因为我们超有缘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相同毛病吧。”
  “也许。”古森元也说。
  真不知道那个讨厌的家伙在跟古森说什么。
  隔着些距离的佐久早余光扫到宫侑满带笑意的脸,烦躁的锁紧了眉。
  教练来后,召集着他们进行了一次短暂但足以鼓舞人心的谈话。国青训练这四个字,其实不用怎么说,就够令被召集的人感到自豪。毕竟是从全日本的高中生里挑选的技术相当不错的排球选手。
  宫侑对排球选手中的影山飞雄很感兴趣。或许是同为二传手的注意,亦或者是对方所在的乌野打败了经常代表宫城进入全国大赛的白鸟泽,自己有所好奇。其实,更重要的是他想要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特质,能够被国青训练营选上。
  只是,在宫侑还没有搭话影山飞雄的时候,他的室友—佐久早圣臣率先出场了。
  言语中,同样带着为何乌野能够打败白鸟泽的震惊,然后,就被影山相当正直坦率的话语给怼,不,可能他本人没有意识到是怼,反正宫侑认为是怼,怼了回去。
  平平淡淡佐久早。
  令人失望佐久早。
  “噗~”围观看戏的宫侑觉得自己好开心。
  佐久早圣臣自然有注意到某人的幸灾乐祸,低气压更甚,在走到某人身前的时候,说了一句,“从今往后宿舍的熄灯时间提前到九点。”然后就走了。
  宫侑愣了,等回过神的时候,对方的身影再也找不到了。
  不是吧,九点,明明八点才会结束训练。现在是几点……他下意识的寻找墙上的时钟,已经八点二十了,他还没吃饭,他还没洗澡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