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种出帝国太子后我嫁了【生子】──眠言

时间:2020-09-09 08:42:24  作者:眠言
  这机械鸟不知脑袋里被输入了什么奇怪的程序,总喜欢跟他玩主从角色扮演那一套。
  处罚?对一个人工智能他要怎么处罚?不给充电还是不给上油?!
  兰沂想起刚才被天使说开花太娘了,于是道:那就罚你帮我把花摘掉吧。
  机械鸟倒吸一口冷气,呆若木鸡:“这……怎么可以?!”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兰沂晃了晃脑袋:快点。
  “我……我怎么可以拔掉主人唯一的头发……”机械鸟深知人形种族对头秃的怨念,迟迟不敢下爪。
  ——这不是我的头发!你给我速度的!
  兰沂烦躁的那朵花都发颤了,想想自己在头顶上憋出一朵这玩意儿来,就是为了哄人家提升好感度,他就觉得自己傻透了。
  当然,升高好感度是必须的,但应该采用更男人一些的方式!
  机械鸟不敢违逆尊贵的太子殿下,见兰沂坚持,只好哆哆嗦嗦的伸出翅膀,双翅并用夹住了小花:“我……我控制住它了,您确定……”
  ——拔!
  兰沂毫不犹豫的下命令。
  机械鸟被吓得翅起花落,那朵蓝色的娘炮小花终于离开了太子殿下的脑袋顶,飘飘悠悠的落在地上。
  “拔下来了……哇——!”
  机械鸟话没说完就被一把从天而降的扫帚打中了脑袋。
  “等……哇——!!!”它来不及说第二句又被打了一下。
  “——放开它!滚开啊臭鸟!!”
  “——汪汪汪汪汪!!!”
  丘禾挥着扫帚一下下的往机械鸟身上招呼,柯基犬也身形矫健的一下下扑打机械鸟。
  物理系的攻击很快让机械鸟招架不了,又不能再放电击晕这个人,毕竟主人似乎挺喜欢他的。
  机械鸟左躲右闪,好容易找到机会,迅速扑棱着翅膀,歪歪扭扭的飞走了。
  “呼……”丘禾喘着粗气对着机械鸟缩成一个点的身影挥扫帚,“看你还敢不敢回来!”
  刚才从温室出来,远远的就看见那只攻击过他们的大鸟对着蓝崽伸出了翅膀,丘禾吓得魂飞魄散,随手从门口抄起一把扫帚就冲过来。
  可惜他还是晚了一步,他看见大鸟丧心病狂的拔掉了蓝崽头上的小花。
  一向好脾气的他顿时肾上腺素飙升,发了疯似的往大鸟身上猛打,像是只护鸡崽儿的老母鸡。
  而被“美”所救的太子殿下则目瞪口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边的第一护卫长——雷鸣机械鸟,被小天使揍得连飞都飞不利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们:
  呦呦鹿鸣 10瓶;陌简菱 7瓶;曼珠华沙 5瓶;韩凉小喵、惊鸿鸭 1瓶;
  感受所有支持的小伙伴!爱你们!啾咪~
  ==========
  推荐基友超好看的连载文:
  《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 》by连艺
  文案:
  刚刚渡劫成功的蜗牛精金蜗蜗,被一道雷劈到异世界,他还没缓过神来,就被星际法育局通知
  ——他怀孕了!
  并且怀的是元帅的遗腹子,数千亿遗产以及一整颗能源星等着他来继承。
  可是……他还是一只童子牛啊!不,是童子蜗牛。
  他放进肚子里的……不是,是壳里的这个是……
  帝国元帅雷蒙德以身殉国,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浸泡在一堆温热的黏液里,全身上下完好无损。
  忽然,他听见外面有一道清亮的声音传来:是的,这是我和雷蒙德元帅的崽!
  雷蒙德:???
  帝国元帅蟒蛇攻VS外皮内杠蜗牛精受
 
 
第6章 
  “唔……蓝崽,你怎么样?”丘禾蹲下来看蓝色植物头顶刚刚长花的地方,担忧的要命。
  那里现在有一个小小的芽口,蓝崽的恢复力似乎很强,芽口上已经没有粘液分泌,像是长好了,但看着就很疼的样子。
  小天使好像很关心他!
  但他想要小天使开心,不想看小天使担心的样子啊……
  兰沂晃了晃叶子,表示自己没事。
  但丘禾这回却没准确get到他的意思,还被柯基犬误导了。
  打退了机械鸟的柯斯托洛夫斯基下士雄赳赳气昂昂的渡步过来,瞄着蓝色多肉植物:“它痛不欲生,站都站不稳了汪!”
  丘禾眼圈一下就红了。
  这是体质问题,紧张、生气或焦虑,他都容易红眼圈,作为男人,哭是不能随便哭的,但憋习惯了,情绪一被刺激,眼圈就容易生理性发红。
  啊,小天使要哭了!
  不不不!他怎么能把小天使弄哭啊……
  兰沂赶忙挺直了身体,将茎叶都绷得紧紧的,表示自己可以站稳,自己很好。
  “啧,它已经痛到挺尸,也许撑不过今天了汪……”柯基犬摇着头叹息。
  兰沂:……
  笨狗你可以闭嘴吗?你除了会说话之外,哪一点能证明自己是智型生物?!
  丘禾抹了把眼睛,站起来蹬蹬蹬往宿舍跑,没一会儿拎着个小药箱出来了。
  是的,生命种植院的保育员宿舍和育儿田是紧挨在一起的。
  宿舍是个小平房,连通一个育幼室,一间宿舍里通常住两位保育员,以人形种族和智型生物为一组搭档同住。
  宿舍门外就是这两位保育员负责的育儿田和小温室,每块宿舍区之间都有围墙隔开,但由于育儿田面积大,所以并不会觉得压抑,居住起来就像是一个个独立的小型农庄。
  丘禾从药箱里取出专门为幼崽植物治伤的药膏,极小心的涂在兰沂头顶的创口上。
  嘶——
  凉凉的,挺爽!
  兰沂作为一个经历种化期的成年人,这种专治幼崽的小药膏对他根本没什么作用,但被凉丝丝的药膏抹上,莫名就感觉很舒服。
  最重要的还是那只帮他抹药的手。
  他可太喜欢这只手了,怎么会有人的手那么柔软那么温柔,就连手温都刚刚好合他心意呢!
  如果可以,他特别想牵着这只手,永远不分开……
  丘禾给蓝蓝的多肉植物抹着药,就感觉手背一痒,一片厚厚的多肉叶片搭在了他的手背上。
  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
  蓝崽应该是想要告诉他没事了,叫他不用担心吧。
  反手小心的轻轻握了下叶片,丘禾的心都化了。
  蓝崽的叶片触感也太好了,厚厚的,不同于外表的冷色调,叶片是带着温热的,上面细软的绒毛戳在手心,有点痒痒,但很柔软,很舒服。
  兰沂此时完全处于呆滞状态,整株植物都因为被小天使这柔柔的一握而怔住。
  有那么一瞬,蓝蓝星帝国的太子殿下竟然冒出了个极其没出息的想法——似乎一辈子这样当棵肥肥的多肉植物,也不错!
  至少有小天使握他的手啊!这在皇宫里有嘛?
  还有小天使关心他!这在皇宫里能享受到嘛?
  没有!全都不存在的!
  皇宫里要么就是恭敬的管家和仆佣,要么就是勾心斗角的其他王室成员,虽然祖母对他好,但祖母也是很严厉的,自从母妃离去后,他再没有享受过这种如春风般和煦的温暖,一天都没有!
  丘禾确定蓝崽没什么大碍了,这才从地上小心的捡起它被恶鸟拔掉的小花。
  那朵蓝色的小花已经只剩下三片花瓣,可怜兮兮的蔫儿吧着,看样子很快就要烂掉。
  丘禾好不容易在周围的培养土上找到了和花朵分离的另外两片花瓣,从药箱中取出冷凝剂,将花朵冷冻在玻片里,小心的放进药箱。
  “收着这个干什么汪?”柯基基不明白的仰着头问。
  丘禾莞尔:“蓝崽开给我看的,是它给我的礼物,我要拿回去收好。”
  兰沂听得一阵泪目,可惜他哭不出来,就叶片有点潮湿。
  是的,他没走眼,这是天使本人没错了!
  兰沂这会儿又矛盾的开始嫌弃这副多肉植物的身体,他开始想象,如果他以本体状态出现在天使面前,会是怎样一副画面。
  小天使一定也会像那些对他青睐的青年男女一样,被本体的他迷到神魂颠倒吧!
  太子殿下莫名自信,又猛地做了一记光合作用。
  ——他要快快恢复!
  柯基基从田边咬着一个萌萌哒的小犁具拖过来,丢在丘禾面前:“丘丘,快帮我带上汪,我把培养土翻一翻,你好赶紧将剩下的种子全部栽种掉汪。”
  丘禾抬头看了眼天空上照明星的位置,刚刚耽误了很久,时间已经不早了,今天必须完成种植工作才可以。
  他将小巧的犁具套在柯基犬的头上:“我跟你一起,这样更快。”
  柯基犬拉着犁在育儿田来回奔跑的忙活,丘禾自己也拿了把锄头跟在后面翻土,顺便将生命种子一颗颗仔仔细细的种下去。
  这就是生命种植院安排人形种族和智型生物搭档的原因:智型生物可以完成需要体力和速度的工作,而人形种族则适合更精密仔细的差事,优势互补,各取利弊。
  柯基犬一边拉犁一边道:“我还是太慢了汪,隔壁的老黄可厉害了,三分钟就能搞定一块田汪!”
  “哈?隔壁老王?”
  丘禾正在认真下种,没听太清,只是这个敏感的姓氏加上“隔壁”两个字,莫名就让他想要确认一遍。
  “不是老王是老黄啊汪,老黄是哞星人,最擅长耕地了汪,体格也比我们汪星人高大很多,但灵活性欠佳汪。”
  柯基基一边分析其他同事的属性,一边违背犬类自然规律地蹬着小短腿儿飞快的耕地。
  丘禾看着它的小背影觉得汪们在这颗星球也真不容易,要卖萌,要守门,居然还要会耕地,这颗星球对汪的要求也太高了!
  但至少是平等的,蓝蓝星对所有的智型生命体都是平等的,只要你崇尚和平友善,就可以在这里学习、工作、正常生活。
  丘禾直起腰,遥望着这片刚种下生命种子的土地,又远远地看了看在田边边上随风晃悠的蓝崽。
  这些种子没过多久就会孵化出各种智型生物的幼崽,什么种族的都有。
  等它们以后长大,也会和他们一样在这颗星球上安稳的过小日子,没有战争,没有杀戮,没有危险。
  真好……
  想到这里,丘禾忽然想起刚才那只欺负蓝崽的机械鸟,不高兴的嘟起嘴。
  不,这里还是有危险的!
  不过小崽子们不用怕,短时间内,就由他来保护你们这些星球的未来吧。
  柯基基见丘禾播种完毕,又不怕累的从宿舍里扛出厚被子和金属杆还有些零零碎碎的杂物,很是不解。
  它脱开犁具,啪嗒啪嗒跑过去:“丘丘,你这是要干什么呢汪?”
  丘禾竖起金属杆,笑的一脸神秘:“召唤一位专业田圃守护者。”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水煮仙鹤、韩凉小喵 1瓶;
  感谢亲亲们的支持~
 
 
第7章 
  专业田圃守护者……这是哪个野男人?
  太子殿下在心里“切”了一声,挺着茎叶,眼巴巴的张望。
  丘禾选了育儿田中间的位置,刚才他种植生命种子的时候,特意在这里空了一小块区域。
  将金属杆“噗呲”一下刺进培养土里,史莱姆材质的培养土内部比想象中的黏韧,将金属材质的杆子缠的死死。
  丘禾抓着杆子晃了晃,确定它固定住了,才开始往上加料。
  用皮球做脑袋,在球上画上个凶凶的表情,再扣顶帽子在球上,扎上两支小扫把做手,再将厚被子裹在金属杆上扎好,在外面套上衣服,最后将一串会闪烁的小夜灯挂在上面。
  “完成!”丘禾叉腰得意了一会儿。
  没有用到一根稻草,但这个简易版“稻草人”做的还不赖!
  至少他把表情画的很好,够凶!就不信吓不跑那些飞禽!
  “这是……传说中的稻草人吗汪?”柯基基围着金属杆转了两圈,才试探着问出口。
  丘禾点点头:“对呀,没有稻草,就用宿舍有的东西做一个,能把鸟吓跑,很好用的。”
  丘禾祖上是农民,在老家也有田地,去外地读大学之前,他还经常帮着奶奶一起种田干农活,田里的事儿没有他不清楚的。
  稻草人其实还是用稻草扎最好,可以按想法塑性,穿上衣服带上帽子后能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鸟类看见以为是真人,会吓得不敢落地,也就不会糟蹋田里的庄稼了。
  柯基基惊呼:“天!你会做这个汪!丘丘,那你会做真正的吗?稻草扎的那种汪!”
  “会呀……”丘禾对柯基犬的激动不太理解,挠了挠头,“怎么了吗?在这里……做这个很奇怪?”
  他意识到这里并不是地球,在科技文明高度发达的蓝蓝星,大概没有人会采用这种古早的方式赶鸟,也许看起来有些蠢吧……
  “你知不知道一个手工稻草人卖什么价位啊汪?”柯基基抬起前爪比划了一下,“这个数。”
  这回轮到丘禾惊呼了:“这么贵!500星币?!”
  “是至少5000!”柯基基放下勉强做出数字造型的小肉爪,“蓝蓝星的生命从种子里诞生汪,所以对古早文明遗留下来的一切跟种植有关的事物都很热衷的汪,稻草人又是复杂的手工制品,自然价格被炒的很高啊汪。”
  柯基基感叹:“我在星际人形展上看过一次真正的传统古法手扎稻草人,那真是古文明的瑰宝啊汪,是珍贵无比的艺术品,都是非卖的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