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种出帝国太子后我嫁了【生子】──眠言

时间:2020-09-09 08:42:24  作者:眠言
  摆脱鲁卡,丘禾到达种植院分配给他的那一小块育儿田时,心跳的还是飞快。
  他刚才可是当面怼了顶头上司,以后大概更不好混了。
  不过好在生命种植院的人员聘书都是由帝国直接下发,硬碰硬凭本事考进来的,就算是领导也不能随意将他开除,只要他认真工作,应该还是可以达成在星际安稳生存成就的。
  安稳生存……
  他眼下就有个超级不安稳的因素啊!
  丘禾蹲在田边,打开冷冻箱,看着里面那粒咕溜溜滚来滚去的蓝色种子直发愁。
  这个……到底要怎么办啦?
  种子们之所以要进行冷冻,是因为离开母体的种子如果没有及时种进培养土,就会死掉。
  而培养土的成分要求是很高的,一般家庭其实很难确保土质适合种子生长,曾经在战乱年代受条件限制,很多种子没有孵化出来就死去了,之后为保证人口量,帝国才规定由国家统一培育。
  丘禾捏起那粒蓝色的种子。
  出乎他的预料,这粒种子的温度和它冷色调的外表完全不同,热乎乎的,像是带了体温,质感也有些弹性,捏起来也就比奶茶里的珍珠硬那么一点儿。
  其他种子都是灰褐色系的,而这粒却是罕见的蓝色,像是包覆着一汪海水般的蔚蓝,很漂亮,对着光线可以看到,内里像是有着半液态的物质在缓缓流转。
  丘禾甚至能感觉到这粒种子在他的两指间鼓动,以一种微弱的力道极有规律的跳动,像是人类的心脏……
  ——这里面的是一个生命……
  如果不将它及时种进培养土里,用不了太久,跳动就会停止,生命也终将消逝……
  从人道主义出发,丘禾并不想看到一个无辜的生命死亡。
  但星际法规定的是有编号的种子才算有合法身份,编号由生命种植院提供,想也知道,在育儿田里种植没有编号的不明种子肯定是违规的。
  毕竟星际环境复杂,万一是外星异种,那后果不堪设想……
  可如果他上报,这粒种子一定会被带到办公区28楼以上那些他无法去到的研究室里。
  它也许会被种出来,也许会被解剖也说不定……
  丘禾将种子放在掌心托着。
  它真的好美……
  这么美丽的种子一定会生长出魅力非凡的生物……
  丘禾在地球就是生物系的高材生,对所有生命都带着敬仰和尊敬,对没有见过的生物更是好奇心满满。
  本意上,他是很想培育这粒蓝色种子的。
  但他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上天给了第二次生命,要真种下这个,以后哪儿还有安稳日子好过?
  很为难啊……
  种子像是感应到丘禾所想似的,在他掌心里没有预兆的颤了一下。
  丘禾:“!”
  “你还在纠结什么呀汪!这东西不能留的汪,鬼知道会长出个什么玩意儿来汪!”
  柯基基抬起两只爪子扑在丘禾后背上,明显感觉到丘禾身体一僵。
  柯基基茫然:“……怎么了汪?”
  “你拍的太重,我没拿稳……”
  丘禾怔怔的:“掉了……”
  而且是捡不起来的那种……
  蓝色的种子刚落在地上,就像是一滴水珠滴在海绵上,瞬间被培养土吸收。
  柯基犬都来不及刨土,就见一株蓝色的小苗儿从地上蹿出来,“噗叽”一下展开了两片叶子,也是蓝色的,迎风招摇,晃晃悠悠。
  柯基基:……
  丘禾:……
  柯基基惊恐的瞪大了它的钛合金狗眼:“这……这玩意儿特么吃激素了吧,长得也太快了汪!”
  “唔……”丘禾小心的戳了下肥肥厚厚的蓝色叶片。
  “……好像,还是棵多肉系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要在沙雕的边缘反复试探~
 
 
第3章 
  不得不说,这株破土而出的多肉植物长得太好看了,几乎像是个艺术品。
  莹润饱满的叶片呈现微微半透明的状态,内里像是有蔚蓝色的海水在缓缓流动,质感和光泽跟它曾是种子时的状态相似,像是蓝色的琉璃,看起来虽然清冷,但一触碰又会发现它不仅温暖还极富弹性……
  “……现在怎么办?”丘禾望着眼前的蓝色多肉十分不知所措。
  “要不然……”柯基犬深吸一口气,目露凶光,“拔掉汪!”
  “不行!”
  丘禾一把摁住柯基基伸过来的两只肉爪子:“这是谋杀吧!”
  “要只是没有编号的种子也就算了,这会儿人家都出芽儿了,我们再给拔了,跟谋杀有什么分别?”丘禾将柯基犬的爪子推回去。
  蓝蓝星的星际律法对生命是有明确定义的:种子在生命种植院获得编号即承认其为自然生命,之所以用编号作为衡量标准,是因为默认没有得到生命种植院照料的种子无法成活,但如果种子已成长为植株,无论其是否拥有编号,都享有星际公民身份。
  这规则很好理解,和地球上的有些近似:婴儿没出母胎不具有自然人身份,而只要出生,就是个独立人了。
  刚刚丘禾托着蓝色种子时,能明显感觉到它的律动,现在又直接发芽了,这分明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体,怎么能随意抹杀掉?
  柯基犬垮下脸:“那麻烦可大了汪,在育儿田种植无编号的种子,要是被发现,咱俩都吃不了兜着走啊汪。”
  不能拔掉,也不能被人发现。
  丘禾苦恼的摸了摸蓝色植物叶片上细小的绒毛,没想到这棵植物像是被痒到了似的,整棵哆嗦着打了个抖。
  “它动了!”丘禾惊诧不已。
  普通的生命种子种下去,少说也要有个把月的时间才能动弹,之后要等幼崽从成熟的果实中掉落出来才能开口发出声音。
  而这棵出芽快就算了,就连动弹都比别的崽动的急。
  柯基基也很惊讶,在它漫长的汪生中还是第一次见到发育这么快的种子:“总感觉这不是我们蓝蓝星的物种啊汪,天狗知道那只变态的机械鸟是从哪儿叼来的种子汪……”
  丘禾沉吟了一会儿,下定决心道:“它已经出苗了,我们拔掉就是犯罪,那就只能先种出来,再做定夺。”
  “你决定了汪?”柯基基问。
  丘禾点点头:“毕竟是条生命,它是无辜的,等种出来我们先确定它究竟是什么物种,再考虑送养还是上报。”
  柯基基转头瞄向蓝色植物:“这样也好汪,以免误杀了一条生命,就算是外星异种,它也不可能一落地就有什么杀伤力的汪,我们还有时间处理汪。”
  “柯斯托洛夫斯基下士。”丘禾难得喊了柯基基的全名,他一脸认真的盯着柯基犬。
  听见这个称呼和头衔的柯基犬一下子就挺起腰,四爪着地,站得笔直。
  即便现在疲沓,但在它的过去,是有那么一段光辉岁月的,它为帝国的荣耀而战斗过。
  “请你以帝国退役军士的身份起誓,会与我一起保密,保证这条脆弱的小生命顺利成长。”丘禾严肃道。
  “汪!汪汪汪汪!”柯基犬用它种族独有的语言以最高规格发誓,会和丘禾一起保护这棵脆弱的植物,直到幼崽落果。
  小生命?脆弱??顺利成长???
  这是在说他吗?
  他堂堂星际帝国的太子,下一任的王位继承人,蓝蓝星的最强战力……他脆弱吗?他小吗?
  说什么都行,是个男性被说成“小”终归不会开心!
  兰沂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漫长而混沌的梦。
  在这个梦里他的感知一直很模糊,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仿佛在一片汪洋里浮浮沉沉。
  有一瞬,周围的环境气温似乎在骤升,被灼烧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灭顶的危机让他战意飙升,好在后来那种热度消散了,他好像飞了起来,有呼呼的风不停歇的拍打着他……
  颠簸了很久后,他感觉到一片柔软,像是一只无比温柔的手,将他托起,置于掌心。
  这只手让他觉得十分舒适,手掌皮肤的弹性和温热让他流连不已,比他寝殿内那张专供王族休憩的床榻还要舒服百倍,甚至还不断散发出阵阵甜美气息。
  正陶醉着,那只手忽然抖了一下,他坠落了,身体在急剧下坠,落入一片松软潮湿的黑暗环境中。
  ……这是什么地方?!也太闷了吧!
  他奋力的舒展,想办法从这片压抑的空间中探出身体,他想去寻找那只手的主人。
  “噗”的一下钻出来,好容易再次见到光明。
  兰沂:……
  谁能告诉他这只是另一个梦境……
  为什么他会变成一棵肥厚的多肉植物啊喂?!还有,裹住他下肢的这些黏答答的东西是什么??
  尊贵的太子殿下并不知道,在他脚下的正是生命种植院的核心黑科技所在——高密度合成培养土。
  虽然看上去和普通泥土的颜色很像,但真正接触就会发现,这些培养土的质感很像史莱姆,黏黏弹弹,能拉伸延展,是专门用来培育生命种子的,整片土地还散发着淡淡的奶香。
  有种被芝士奶酪活埋的感觉……
  “它又动了汪!”柯基基率先发觉蓝色植物的异状。
  丘禾摸摸下巴:“它好像是在抖,会是冷还是怕呢?”
  柯基基抬起爪子轻轻拨了一下叶片:“也许是在笑吧汪?”
  兰沂:!!!
  身为帝国太子,居然被智犬摸了头,这绝对可以成为他人生最大的污点了,没有之一。
  兰沂深深的做了一整套光合作用,尽力让自己平静一些。
  行吧,就算是智犬也是他的子民,祖母告诉过他要勤政爱民,他是不会和这条柯基犬计较的。
  毕竟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就算是祖母亲临也认不出他,不知者无罪。
  于是,太子殿下的脑袋又被“不知者”柯基犬扒拉了好几下……
  兰沂渐渐想起陷入混沌之前的事。
  他原本正在看星议院送来的文件,里面似乎提到雾沐星近期有一些古怪。
  距离上次星际大战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
  当时星系内蓝蓝星、地辉星以及雾沐星这三颗拥有智慧生物的星球结成联盟,以实力最强的蓝蓝星为主星。
  联盟带领星际人、智型生物以及机械兽三次打退外星异种的攻击。
  那次大战的战况之惨烈,贵族及平民伤亡数量之大远超历史灾难之最,好在最终获得胜利,他们守护住了自己的文明,之后,三星结盟状态一直维系至今。
  可情况似乎有了变化,文件里反应雾沐星在新王登基后,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在急剧加强军力,矛头直指蓝蓝星。
  文件还没有看完,兰沂忽然感到心脏一阵紧缩,身体烫的不行,他想要喝口茶缓解一下,却连茶杯都拿不稳,“啪”的摔碎在地上。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到了。
  从他成年开始,王室就在为他的这一阶段做准备了。
  ——他即将要经历人生中最难熬的“种化期”。
  不同于纯种的蓝蓝星人,兰沂其实是位混血王子,他的母妃来自地辉星。
  地辉星尚未进化到蓝蓝星的生育方式,仍维持着胎生这种危险性极大的方式繁衍后代。
  跨星球跨种族的两人通婚,导致王妃没有办法像蓝蓝星人那样产出种子,也没有办法很顺利的胎生,最终生产时遇上难产,王妃因此身体受损严重,在兰沂很小的时候就早亡了。
  兰沂虽然健康出生,但身上却附着一个预言——由于血统原因,他将在成年以后经历痛苦的“种化期”。
  这就好像是毛毛虫必须经历变蛹的过程,才能化茧成蝶;也像黑洞终要归结为密度极大的奇点,才能大爆炸出新的宇宙。
  种化期和这两种过程很类似,兰沂的身体将发生极大的变化,身体细胞收缩至无穷小,最终化为一粒小小的种子。
  但兰沂变成的种子和生命种植院里的那些不同,他不需要经过种植,只要在水里泡一阵就可以很快恢复形态。
  于是,当发现身体状况不对后,太子殿下第一时间通过智环向王室内部发出讯号,紧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他没想到的是,当自己从模糊的梦中醒来,还没看清眼前的景象呢,就被一只从天而降的狗爪子扒拉到脑袋发晕。
  现在的感觉很奇妙,明明身体化作了一棵植物,但感官都还在,仿佛是被个透明的泡泡裹着,透过薄膜,他仍然可以看清并感知到外界的一切。
  只是下肢被固定在这片质地怪异的史莱姆泥上,虽没办法挪动,但兰沂能感觉到有源源不断的能量正从这片泥里涌进他的身体。
  “好了,你别拨弄它了,才刚刚出芽是很脆弱的。”一个好听的声音阻止了智犬的恶行。
  兰沂看向拥有这把悦耳嗓音的主人,视线刚转过去,他就愣住了。
  这一瞬,太子殿下感觉时间都停止了。
  天……天使么……
  有个来自古老文明的词儿叫什么来着?——一见钟情?!
  ……对!是心跳的感觉了……
  对方的双眼是墨色的,澄澈而透亮,比极品黑曜石还要晶莹剔透,右眼眼角有一颗小小的痣,让整张脸都灵动起来,头发也是极少见的纯黑,色泽纯粹,显得皮肤格外白皙,嘴唇是淡淡的樱粉色,明明苦恼的嘟着嘴,却因为天然上翘的嘴角而让人觉得格外讨喜。
  那个人开始用手轻抚他的叶片了,刚一触上,兰沂就立即分辨出——这就是在混沌时托着他的那只手!
  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兰沂向那只手靠过去,对那人的好感度又呼啦啦上升了一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