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种出帝国太子后我嫁了【生子】──眠言

时间:2020-09-09 08:42:24  作者:眠言
  种子由保育员种植,成熟后幼崽们会从果实中结出,种植院再抚育一到六个月不等的时间以确保幼崽的健康,才会陆续交还给父母,而父母档案信息不全的幼崽,将送至育幼院由帝国抚养。
  丘禾就是生命种植院里的一名小小保育员。
  他的工作是每隔几个月从冷培室领取种子,带去育儿田播种,等一批幼崽全部种出,顺利抚育后,他会有个短暂的休假,再去领取下一批,循环往复。
  工作难度不大,薪资也很丰厚,但因为工作时间和封闭性,原主哪怕有张盛世美颜的脸,也仍旧维持着母胎单身的状态。
  虽然原主是为情自杀,但丘禾只在穿来时感觉到那种心脏紧缩的痛楚,记忆里并没有留下任何与人交往过的痕迹,三天了,也没有恋人身份的人来找过他。
  丘禾猜想,大概是原主暗恋什么人未果,一时想不开自杀的吧,因为不愿再想起,所以原主下意识的将那段记忆给封锁了。
  说起来,原主和柯基基就是两条相依为命的单身汪……
  “你看着我干什么汪???”柯基基抬头,对上丘禾同病相怜的视线,莫名其妙的。
  丘禾叹了口气:“没什么,就觉得你也挺不容易的。”
  “专注戒备汪!”
  柯基基继续目视前方:“生命种子被太多亡命之徒觊觎了汪,如果在我们手上出问题,是要上星际法庭的汪!”
  丘禾“嗯”了一声,将箱子把手握得更紧,手指的骨节都泛白了。
  这一箱的重要性,他比谁都清楚,即便是在生命种植院内,也不能掉以轻心。
  哗——!!!
  哗哗——!!!
  忽然,头顶上传来几声奇怪的响动,像是木片刮擦拍打的声音,挟着风急速向他们直冲而来。
  丘禾刚要抬头,被一声频率极高的尖啸声刺入耳膜,逼得睁不开眼。
  太阳穴突突跳,丘禾右手将箱把手攥的更紧,抬起左手准备对着智环报警。
  然而天上的东西并不给他这个机会,不断的干扰。
  丘禾奋力睁眼,只瞄见一只大鸟向他俯冲而来,鸟喙中似乎含着什么,隐隐透出一抹莹润的蓝光。
  丘禾根本来不及细看,就被大鸟铁扇似的翅膀拍在了脑袋顶。
  他顿时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临昏迷前,听见柯基犬也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呜咽……
  作者有话要说:  连载文《变小的我备受宠爱》求收鸭~
  文案:
  有的人表面住5平米小鸽笼,实际每晚都睡大豪宅。
  林蒙穿进一个迷你屋休闲游戏里,开局就送一栋楼。
  要说有什么不好,就是他变成了拇指小人,还得被魔鬼玩家各种操……咳,操作。
  当玩家转过脸来,林蒙望着那张大帅脸呆了呆。
  ——这人好像他的老板???
  雷琰作为游戏公司总裁,每款游戏都亲自做内测,最近全息游戏屋里的虚拟小可爱深得他心。
  小家伙身高五厘米,活灵活现好像真人,不光能四处蹦跶,还会在他掌心撒娇卖萌,软到没边儿。
  后来他发现,公司新来的程序员……和小可爱长得一模一样!
  林蒙:QAQ……我马甲保不住了!
  这是个社恐程序员小萌受白天撸代码,晚上被人…的故事。
  攻爱脑补,戏精,戏跟钱一样多。
  小萌文一篇,喜欢的亲亲先收藏哦~mua~
  ————————————————
  推荐基友超好看穿书文:《我抢了男主金手指》
  文案:
  以路人身份穿进一本男主重生的娱乐圈逆袭文中,刚巧碰见书里最大的“金手指”掉进河里。
  林枫一个飞扑:“兄die!我来救你啦!”
  躲在树后准备踩剧情救人的原男主:截胡的这逼崽子是谁?!
  “金手指”叶瑞庭出身顶级豪门,可惜是个病痨鬼,医生断言活不过二十五。
  自从落水后,他发现只要救命恩人抱抱他,顿时胸不闷了,头不昏了,连气都喘匀了,仿佛还能再活五百年。
  叶瑞庭:“给你个任务,每天抱抱我。”
  林枫:“……”我怀疑你脑阔进水了!
  叶瑞庭:“每天抱一抱,月薪一百万。”
  林枫:“老板,我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眠眠其他预收文————
  《变小后朕靠直播红破天际》
  文案:林熹一觉睡了千年,醒来后江山没了,身高缩成五厘米,被困在一座只有猫窝大的迷你庭院内,吃穿用度还得自己赚钱。
  小皇帝只好开直播讨生活,哪知一不留神就红了。
  每当他打开直播间,千万粉丝集体舔屏:awsl!熹熹崽崽,麻麻爱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屏幕湿了……
  某次直播时,当红主播林熹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巨手掳走。
  粉丝A:这五毛特效够逼真的啊!
  粉丝B:巨手上那枚扳指,像不像霍总的……
  黑粉:无知网红敢蹭霍氏热度,等着被摁死吧!!!
  没多久,林熹发了张自拍图:礼物朕很喜欢,谢谢将军@霍钧
  照片里修长白皙的脖颈上挂了个玉扳指,和霍氏的传家宝一模一样。
  某台记者恰巧采访到霍氏当家,询问宝物去向。
  霍钧:祖上有训,此物可做聘礼,只赠家主之妻。
  众网友:!!!
  林熹:???
  人美声甜奶包皇帝受X A爆全场上古真龙将军攻
  ————————————————
  《总裁他眼盲心瞎不知妻美》
  林栎的老攻有脸盲症,他美上天对方也看不出来。
  但无所谓,反正是契约婚姻,满一年拿了钱就离婚。
  可惜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对方喝醉了酒,还是对他这只小猫咪下手了……
  林栎捂着腰连夜奔逃。
  反正穿上衣服,对方也认不出他!
  为了生计,林栎干起老本行——某宝内裤店的翘屁男模,一天试穿三百多条小内内。
  结果,没干几天就被逮了个正着。
  林栎瑟瑟发抖:……不是脸盲么,怎么认出我的?
  老攻莞尔:脸认不得,屁股还是眼熟的。
 
 
第2章 
  可能过了挺久的,也可能只有几秒,丘禾晕晕乎乎的转醒。
  大鸟的翅膀固然坚硬,但还不至于能将他直接拍晕。
  他依稀记得,那只不是寻常的鸟类,看起来像是什么机械做的,在攻击他们时,翅膀上似乎还带着电光,说是电晕可能更加恰当。
  丘禾扶着脑袋想要坐起来,但很难。
  柯基犬不省汪事的趴在他胸口上,似乎也被电的不轻,胖乎乎的身体将他压的结结实实,其分量跟表演胸口碎大石的那块石头不相上下。
  他并不会跟昏迷中的汪计较,刚才突遭袭击,柯基基扑上来是想要护住他。
  丘禾第一反应是担心的去摸狗头。
  大鸟的翅膀一巴掌下来力气很大,还带着电,他的脑袋到现在还嗡嗡作响,体格比他小了很多的柯基犬肯定情况更糟。
  谁知手刚触到柯基犬头顶的毛毛,它就“哗啦”一下睁开眼。
  “你又摸我的头了汪!”柯基基控诉道。
  丘禾收回手:“你没事吗?”
  “有事也不在头上啊汪,”柯基基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那只变态飞禽打的是我的屁股汪!”
  它说着,从丘禾身上跳下来,转过身去:“快帮我看看汪!我屁股有没有事?有没有肿了汪?”
  丘禾特别能理解柯基基的焦虑,毕竟对于一只柯基犬来说,浑身上下还有比屁股更重要的部位嘛……
  柯基犬撅着屁股蹦跶了几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回身:“不对啊汪!先看冷冻箱汪!!”
  对!冷冻箱!!
  丘禾慌忙翻身坐起,低头看扣在右手腕上的箱子。
  ……还在,还好还好。
  然而他刚一抬手,就听见“咔嗒”一声脆响。
  完了……
  听见这声响,丘禾和柯基犬绝望的对视一眼。
  “开,开了?”柯基基被吓得连“汪”都忘说了。
  丘禾摸到箱子开口处,艰难道:“……开了。”
  “怎么可能汪?!这个箱子是加密的汪!需要两名运输人员都同意才能打开,也就是需要你的指纹和我的爪印同时……汪!!!”
  柯基犬突然意识到哪儿不太对,惊叫出声。
  沃日啊汪……
  没有人觉得这个规定很Bug,很不安全嘛汪?!
  丘禾也头疼的要命,他仿佛已经看见星际法庭的大门向他打开,蓝蓝星的帝国监狱里为他留下了隔间……
  究竟为什么会做这样的设置啊?
  运输箱子时两名人员肯定都在啊!难道制定开箱方式的人没有想过——运输员有可能被人和箱子连锅端的情况嘛?!
  “汪啊!生命种子们肯定被那只机械鸟吃掉了啊汪!!!”
  在柯基基的哀嚎声中,丘禾抖着手去开箱盖。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死,也得死的明白吧,就算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要最后确认一下……
  在推开箱盖的那一瞬,丘禾觉得这就是装着薛定谔那只猫的箱子,只有打开了,才能将无数未知的可能归结成一种。
  柯基基坐在地上抬起前爪捂住眼睛:“是不是一粒都不剩了汪……”
  “不……”
  丘禾想过各种糟糕的结果,却没想到竟然是最不可能的一种情况。
  他拉下柯基犬的一只爪子:“一粒没少。”
  “真的?安全了汪!”柯基基睁开紧闭的眼往箱子里瞅。
  “也许……机械鸟只需要充电,对吃种子不感兴趣……”丘禾呐呐道。
  柯基基松了口气:“哎嘛,吓死我了汪,只要种子没事就好汪!”
  “不过……”丘禾皱眉,视线就没从箱子内挪开。
  柯基基有些紧张:“不过什么汪?别大喘气呀汪!”
  丘禾将箱子转向柯基基:“……多出来一粒。”
  其他的种子都装在一个个独立的液氮瓶里,每个瓶子上都有不同的编码,它们整整齐齐的排在箱内,完好无损。
  和它们画风不同的是多出来的那一粒,孤零零可怜兮兮的滚在箱子的角落,没有任何外层保护。
  那颗种子是诡异的深蓝色,尺寸比其他的种子大了一圈,大概有车厘子那么大了,质感像是一颗蓝色的琉璃……
  “——你们在干什么?!”
  丘禾还没来及细看,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声喝问给吓了一跳。
  他慌忙将箱盖关好,把箱子拎在手上,站稳了才把身体转过去。
  来人身穿一件黑袍,土褐色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着二八分,眼神锐利,鹰钩鼻,嘴角也严肃的向下垂着,造型像极了动画片里那个专抓蓝精灵的邪恶巫师格格巫。
  丘禾在原主的记忆里搜寻了一番,想起这个人名叫鲁卡,是他的顶头上司。
  鲁卡不满丘禾没有立即回应,而是站着发呆。
  他快走了几步靠过来,满腹狐疑的上下打量丘禾,又低头看了看立在一旁伸着舌头的柯基犬,最终视线落在丘禾手中的冷冻箱上。
  “你们究竟在干什么?”他重复问道。
  丘禾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个鲁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很针对原主,穿小鞋,私下打压的事情没少做。
  本来原主是有机会能升职的,硬是被这家伙扯着后腿给拽下来了,到现在都只能在生命种植院做个最基层的保育员。
  和原主不同,丘禾虽然温吞但并不是畏畏缩缩的性子,他挺直腰:“检查下冷冻箱。”
  鲁卡眯起眼:“你们不直接将种子送去育儿田,在半道上耽误?”
  “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怕颠簸影响到种子,开箱检查一下。”
  丘禾斩头去尾的回答,没说被机械鸟攻击后又多出一粒种子的事,以免被挑刺,反正他知道这条道上没有监控。
  “开箱?谁允许的!”
  鲁卡像是抓到把柄似的,提高了音调:“你是第一天当保育员么?不知道种子的运输条例?半道无特殊情况绝不允许开箱!”
  “对呀汪,”柯基基顺势道,“这不是有特殊情况嘛汪,丘丘摔了一跤就是特殊情况啊汪,确认下种子是否安全不是很正常的嘛汪……”
  丘禾也有理有据的解释:“如果种子受到影响,半途发现后送回冷培室,会比等我去了育儿田再送回去及时很多,一切以对种子最佳的保护方案来处理,不可以教条,这是运输条例里规定的,我只是遵守并执行。”
  “……”鲁卡一时语塞。
  丘禾不卑不亢道:“那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得及时完成种植,时间耽误了,我们都得承担责任。”
  这个“我们”里自然也包含了鲁卡。
  鲁卡找不到反驳的话,在蓝蓝星,没有比新生命更重要的事,他再想找丘禾的麻烦也绝对不敢影响种子的栽种时间。
  他觉得眼前的这个青年有点不一样了,之前明明生的一副好相貌却总是阴阴郁郁,根本不是今天这副伶牙俐齿的样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