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种出帝国太子后我嫁了【生子】──眠言

时间:2020-09-09 08:42:24  作者:眠言

 

 
  文案:
  丘禾在星际做保育员,领了把冷冻种子到育儿田播种,谁知种出一株蓝蓝的多肉崽。
  丘禾戳戳崽的叶片:唔……肥肥的。
  蓝崽抖着叶子发出小奶音:放肆!你……要负责的。
  丘禾笑着摸叶上的绒毛:好,等你长大。
  某天,丘禾望着眼前蓝发碧眼的大帅比。
  丘禾[惊]:你sei?!
  大帅比将丘禾扑倒:丘丘,我变大了,负责吧。
  丘禾:你长得也太快了!还有……这也太大了!嘤~
  后来,大帅比成了这颗星球的帝国太子,却一声不吭地走了,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丘禾:……
  有人嘲笑丘禾:想成为帝国太子妃?没可能的!
  而再后来……
  星际人A:加冕仪式上新王跪在地上求王后带皇冠!
  星际人B:不!新王是跪着求王后跟他回皇宫!!
  星际人C:错!新王是跪着求王后带小王子回宫!
  全星际最大谜团——加冕那天,新王究竟跪在地上求王后做什么?
  与此同时,大帅比新王靠在王座上搂紧了怀里的人:丘丘,求你给我亲一下嘛……
  ·贤惠善良阳光受X帝国太子小狼狗攻
  ·私设一卡车,有生子,非传统方式。
  ·攻由于经历“种化阶段”才会变成种子,身体暂时变小。
 
 
第1章 
  “今日凌晨,蓝蓝星时间约2点,皇宫发生火灾,起火点位于城堡西南角塔尖下方,太子寝殿受损严重,目前火势已被控制,起火原因暂不明,没有人员伤亡……”
  食堂内,悬浮的巨大光幕上新闻播报员正在一脸严肃的播送快讯新闻。
  “兰沂太子殿下的寝殿被烧了?!”
  “之前有媒体说太子殿下喜静,一直住在最偏僻的西南角,起火点又在那里,肯定被烧的厉害……”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奇怪吗……沂太子可是水系的啊,蓝蓝星的水龙王,水之守护神,三秒能填满一个湖,怎么可能这点火都扑不灭?”
  “我刚才也想说,全星际最不可能失火的地方就是咱太子殿下住的地方啊!”
  “会不会是凌晨失火,太子殿下还在熟睡,没感觉到?哎呀,他会不会受伤?”
  “也许太子殿下昨晚根本没睡在寝殿呢?星际新闻都报了无人员伤亡,你们在瞎操心什么?”
  人群叽叽喳喳了一阵,其中一人忽然压低声音:“新闻只报能够让公民知道的情况,不能报的半个字都不会吐,情况可能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乐观……”
  立即有人问:“怎么说?”
  那人更神秘了:“我三姑姑的哥哥的表舅妈的女儿的闺蜜在皇宫里当女佣,据说宫里最近不安定,太子殿下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说不定根本没在宫里……”
  “不能吧,”有人质疑道,“王室成员尤其是储君出门都得有仪仗的,怎么可能悄无声息?”
  那人低沉道:“王室的事可不好说,别说想掩盖什么,就是要让个人消失都能做到无声无息……”
  ……
  丘禾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搅了搅眼前小碗中糊成一团的流质食物,舀了一勺放进嘴里。
  难吃……
  这里的东西实在是难吃到令人费解。
  他没心情去关注别人喋喋讨论的那位太子殿下。
  那位俊美到冒泡,强大到变态,让全星球雌性乃至雄性生物都为之疯狂的太子殿下究竟是死是活,雨他无瓜,丘禾根本懒得管。
  他只想知道,为什么科技发展到如此发达境地后,食物却变得如此之难吃。
  这根本不是人吃的东西,简直就像是带着粘液的呕吐物……
  不过他也没办法,因为这里也确实不是人类居住的地球,而是一颗被叫做蓝蓝星的帝国星球。
  刚才那些人说的话其实都是一种他从未听过的诡异语言,如果不是他穿入的这具身体自带过去的记忆,他根本不可能听懂他们的话,也不可能在这个陌生的星球生存下来。
  三天前,他还只是个成绩稍微好一点,专业能力稍微强一些的普通生物系研究生。
  在生化实验室干活时,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就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被巨大的推背力顶飞,丘禾脑中一片空白。
  在失去意识前,他只闻见一股极其刺鼻化学品气味。
  这气味刻进了他的海马体深处,这种特殊且破坏力十足的合成化学品发出的死亡味道,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掉。
  可他没想到,虽然记忆还在,但眼一闭一睁,那辈子就真的算是过完了……
  他来到星历9102年的星际时代,穿到了一个和自己名字相同,容貌也极其相近的家伙身上。
  这简直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为了给所有发生的事一个合理的解释,丘禾姑且把这里当成平行时空世界。
  他穿过来的时候,不好说是太巧了还是不凑巧,正赶上原主为情所困自杀而亡,丘禾一下就被那具身体吸入。
  他从浴缸里猛的坐起,将灌入肺叶的水全部咳出,才大口的喘气,来自原主的记忆如坏了的跑马灯飞快的灌入丘禾的脑海,从肺腔传来的酸涩疼痛让他清醒。
  看来以后就要使用这具身体,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生活了……
  生活说难很难,说简单其实也简单,不过就是吃喝拉撒睡,其他的丘禾都能适应,唯独吃……哎嘛,太受罪了……
  丘禾又挖了一勺“呕吐物”塞进嘴巴,“咕嘟”一口吞咽下去,强忍着恶心的感觉拿起水杯灌了几口水才好一些。
  星际公民大多只靠营养液过活,能吃到这种黏糊糊的恶心食物已经是公务人员的优待了。
  丘禾下定决心,他一定要尽快学会星际食物的烹饪方式,原主并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只能靠他自行摸索。
  他得想办法怎么让星际这些奇葩食材变得能够入口,才过来三天,这副身体就被他饿瘦了三斤,照这个节奏走下去,再来个一百多天,他就直接消失不见了!
  在那之前,相比看起来就很不靠谱,心理上也完全不能接受的营养液,还是先忍受一下这些给公务人员特供的食物吧。
  对了,原主的职业还是不错的,在全星际最重要的部门——生命种植院工作。
  丘禾对此很有亲切感,这工作单位光名字听起来和他的专业研究方向不谋而合。
  勉强算是填饱了肚子,丘禾将剩下食物和餐具收拾好,送去碗盘回收区。
  “大娘,抱歉,我没有吃完,您下回帮我少打些。”
  丘禾从过去就很不喜欢浪费粮食,只是实在不习惯星际的食物才吃不完,他对剩饭这件事感觉很羞耻。
  食堂大娘被丘禾清爽的小嗓音萌出了少女心:“么事么事,哎呀,都搁这儿吧,不过小伙子你那么单薄,以后可要加油多吃点哦。”
  “好,”丘禾放下餐盘,“谢谢大娘。”
  他走出食堂,背后传来小声的议论。
  “刚才走出去那个帅底迪是谁?”
  “看着有点眼熟……”
  “好像是D区的那谁吧?感觉气质变了好多啊!”
  “对对!是D区的,我天,男大也有十八变吗?过去走路都低着头,抬起脸原来这么好看的!”
  “可爱!想要他的星微号!”
  ……
  丘禾对新语言体系还在适应,灵魂和记忆也需要慢慢磨合,别人说话声音小点或者距离远了他就难以辨识,以至于并没有听见那些话。
  他准备先去盥洗室洗个手。
  丘禾有些轻度的洁癖,也许是过去做实验落下的职业病,用餐后会仔仔细细的将自己双手洗净,保持清洁,不然总感觉会引起实验数据的偏差,学生物的他太清楚裸露在外的双手会沾染多少细菌了。
  略显苍白的修长手指彼此搓揉,指甲圆润如扁贝附在指尖泛着淡粉的色泽,肥皂泡泡在这样一双精致漂亮的手中嬉戏。
  丘禾抬起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这张脸和过去的他很像,黑发黑瞳皮肤很白,右眼眼角处有一颗小小的黑痣,M形的嘴唇色泽粉润,像是三月里盛开的樱花花瓣,不笑自翘嘴角看起来特别容易亲近。
  这样典型的东方血统长相在蓝蓝星是相当罕见且惹眼的,原主大概是为了避免走到哪里都容易引人侧目,特意留了很长的刘海,几乎盖住了半张脸,以掩盖自己出众的样貌。
  丘禾捏了捏自己的脸蛋,他从小长肉先长脸,身上瘦巴巴的,却一直维持着带点圆润的娃娃脸。
  但似乎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并没有很爱惜自己,镜子里的他脸瘦的几乎看不出原本娃娃脸的迹象,倒是多了几分纤细柔弱。
  丘禾撩起自己过长的刘海对着镜子又左右照了照。
  没关系,还能吃胖的!
  从小奶奶就跟他说:世事无常,无论去到那里,遇上什么,都要记得一句话——既来之则安之。
  奶奶后来不在了,既然在地球上他也是孤身一人,那来这里生活也是一样。
  不就是星际嘛,他适应能力堪比蟑螂,说不定还能在这儿找个外星媳妇呢!
  现在最重要的是努力工作,赚小钱钱,先改善伙食,然后再是买房置业,娶媳妇生崽,走上普通星际公民的人生巅峰。
  丘禾怀着对未来的希望,挺直了腰杆,长腿一迈往外走,刚到门口就被什么扯住了裤脚。
  “你还在磨蹭什么哦汪?再不去领种子,等着被批评、写检讨、扣薪水一条龙吗汪?!”
  一条屁股丰满的柯基犬咬着丘禾的裤腿布料,含糊不清的汪汪。
  在蓝蓝星,公民也包括各种智型生物,比如眼前的这条柯基犬和他一样拥有公民身份,也同样享有公民权利,是他的同事兼室友。
  一开始丘禾还很不习惯,三天下来后,已经能坦然的接受这个设定了。
  他弯下腰揉了揉柯基犬的头:“嗯,快走吧。”
  这个行为立即惹来柯基犬的不满:“你最近几天怎么怪怪的汪?总撸我的脑袋汪?我是你的同事,是你亲密的战友和伙伴汪,不是你的宠物汪!而且你这样很容易影响我毛囊生长的汪,头顶很容易会秃的汪,我还没有伴侣呢汪!”
  一连串的“汪”配上柯基犬圆溜溜的眼睛,让丘禾被萌的有点发晕。
  他干咳一声收回手:“抱歉,基基,看到你的脑袋我就想……后面我会注意的。”
  柯基犬摇着极其短小的尾巴,更加不满了:“请叫我的全名——柯斯托洛夫斯基汪!”
  “柯斯托洛夫斯基……”丘禾跟着念了一遍,为难道,“这个名字太长了,基基不是你的小名么,叫起来比较亲切啊……”
  “哼!”柯基犬傲娇的扭着屁股,“我的小名叫柯基基,你去掉一个字是几个意思汪!基基这个名字太容易让人误解成别的什么该被马赛克掉的东西啦汪!”
  丘禾跟上它:“好吧,柯基基。”
  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善……
  生命种植院的办公大楼是一座极具科技感的纯白色建筑。
  这栋楼宇是整个蓝蓝星除皇宫以外第二重要的地方,即便是在有着层层守卫的院区内,依然是要进行单独的安检和身份认证才能进入的。
  丘禾拥有平行时空原主的全部记忆,哪怕是第一次来这里,也很轻松的报出代号,顺利通过指纹、面部以及动态认证,从门卫大爷手中拿到了门禁。
  门禁其实只是一串无序的代码,被录入手腕上佩戴的智环后,丘禾就拥有了进入大楼的权限。
  不同代码的权限不同,丘禾获得的只是最基础的。
  作为一名基层公务人员,他没有资格去到28楼以上的研究室。
  柯基犬脖子上的项圈也被录入代码后,一人一汪便踩上门卫室前漂浮着的圆盘,由悬浮盘托着移动。
  整栋办公大楼总共一百多层,没有电梯和楼梯,面积还大的可怕,无论是单层移动还是跨越楼层,都得靠脚下的这个悬浮盘。
  丘禾内心有点恐惧,生怕会掉下去,虽然知道悬浮盘的安全系数极高,几乎可以保证零事故率,但他仍然很想盘腿坐在上面,两手紧紧抓住边缘。
  但他只能装成自己早已得心应手的样子,悠哉哉的站在圆盘之上。
  飘了一会儿,才渐渐放松下来,觉得还挺有趣的,可比平衡车之类的好玩多了。
  丘禾和柯基基一起往冷培室移动。
  再出来的时候,丘禾手上多了一个加密冷冻箱,这里面装着的是他这一期领到的冷冻种子。
  柯基基也不同于进入时的懒散样子,四条小短腿挺立起来,眉头都压低了,一副全程戒备的样子。
  丘禾穿着毛衣外套,衣袖比较长,刚好搭在右手背上,如果稍稍往上拉一些,就会看见他的手和箱子是被一副手铐扣在一起的。
  在地球,只有给银行运钞提箱的人,才会需要将手和运钞箱锁在一起。
  而丘禾提着的这个冷冻箱里的东西,可比钱珍贵太多了。
  ——它们是生命。
  关于这点也让生物学出身的丘禾不敢相信。
  刚开始的时候,他完全不敢想象,在宇宙里,不知相距地球多少光年的某颗星球上,哺乳生物竟然已经进化到可以摒弃原本安全系数极低的生育方式。
  无论是人类、智型生物还是混血,母体都只是在孕期三个月后将受精种子排出体外。
  而由于人口愈发的稀少,为保证生育率和成活率,蓝蓝星的星法规定,由生命种植院作为帝国指定的孵化机构。
  除王族外,其他任何公民在生产后都必须上报,由生命种植院将珍贵的受精种子收集编号,再统一带回院区培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