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女帝之逃妃攻略【穿越时空】──葬心未亡人

时间:2020-09-08 16:41:04  作者:葬心未亡人

 

 
  文案:
  这是一个没有金手指,架空历史,没有幸运值,一心想要逃离1V1的故事。
  来恩言每次看到皇宫里面的围墙就特别愁,自己好好的一个超模,怎么就悲催的醒来就是贤妃了,哦,那还好,吃穿不愁,而后猛地反应过来她是不是得xx????
  在听说皇帝是武瞾诩后就更加的想逃了,那可是武瞾珝啊!
  恒古第一女帝啊!不行必须要逃!
  每一次逃跑都让武瞾珝给逮住!
  “这是第几次了?”武瞾珝喝着茶一边看着旁边努力缩小存在感的某人。
  缩成球的来恩言瑟瑟发抖,欲哭无泪颤颤巍巍的伸出了一只手
  “不多~才三次~可~可是每次都让你逮着。”
  原本还在喝茶的武瞾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来恩言面前
  “你是朕的贤妃,朕是不是不能满足你?你才总是想逃跑?”
  不等来恩言再说话已经把对方压在身下酱酱酿酿……
  架空文,考究党慎入
 
 
 
第1章 
  来恩言是在疼痛中醒来的,浑身就跟被卡车翻过来调过去碾压了一遍又一遍似得,口干舌燥的好像在沙漠里走了好几天一样,习惯性的闭着眼睛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水杯,结果她这一伸手抓了个空,她下意识的就想翻身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自己平时睡觉之前,都会在床头柜上放一杯清水的啊!
  结果她这一翻身,疼的嘶嘶的倒抽冷气,好一会才缓过来。
  这好像被人从中间撕开了一样的疼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来恩言这个时候再迟钝也发现不对劲儿了,这哪里是自己床啊!
  自己的双人床什么时候这么大了,还有身上的盖着的被子,怎么这么丝滑,自己的被子不是纯棉的吗?不不,这些都还不是重要的,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衣服呢?
  自己虽然睡觉的时候不太喜欢穿的严严实实的,可是内裤还是要穿的啊!
  来恩言咬牙忍着疼从被子里伸出了胳膊,这小短胳膊是自己的胳膊?
  不是吧?
  自己可是有着一米七八的身高,完美身材比例的国际名模啊!
  如果有着这样短的胳膊,哪个设计师会用自己做模特啊!
  来恩言惊慌失措,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动作着实是有点太大了,牵动了来恩言身上的伤口,疼的来恩言龇牙咧嘴,但是这些跟眼前残酷的现实相比,真的是不值一提。
  来恩言用自己那已经不再是修长骨节分明的手,而是小小的白嫩的小手揉了揉眼睛,有点傻眼的看着自己现在身处的陌生的屋子。
  古香古色的实木家具,无处不散发着昂贵的气息。讲究的摆设,无声的宣示着房间主人非同一般的身份。
  自己腰上似乎有着什么东西?
  来恩言动作一卡一顿的顺着自己腰上的热源看了过去,结果看到的是一个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的女人,慵懒的侧卧,一只手搂着自己的腰,另外一只手的在自己刚刚起来的枕头上?!!!
  来恩言整个人都惊悚了。自己昨天晚上都经历了什么?
  她虽然已经二十九岁了,但是十六岁出道至今十三年,一直为了自己的事业拼命学习,让自己更加完美,拒绝绯闻炒作,拒绝追求者,单身至今,仍然是处子之身。
  她怎么说也是在时尚圈里打滚十三年的人了,就算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吗?
  看看身边睡着的那个美娇娘,在想想自己身上的那种无法形容的疼,她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明显自己这是被人给睡了啊!
  不过对方是个女人啊!自己也是个女人啊!就算身体缩水了!这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许是惊恐的来恩言动作太大了。
  “天色还早,在睡会。昨天晚上折腾那么狠,早晨醒来还这么有精神?”是一道暧昧不清,却好听到让人觉得耳朵都要怀孕的女声从旁边那个睡着的女人处传来。
  来恩言一惊非小,顺着声音看过去,才警觉自己既然是跟对方睡在一个被窝里的,只是对方身上穿着做工精细的明黄色睡袍,女人似乎很困,说了一句话,就重新拉了拉被子,又睡了。
 
 
第2章 
  来恩言见过无数的俊男美女,各种类型的美人,她都见过,不管是人工后天加工的美人,还是天生丽质的天然美女,她都会相当坦然的说自己可以冷静的面对,毕竟身在时尚圈子之中,漂亮的人就跟路边的花草一样普遍。
  但是现在她旁边睡着的这个就算没有看到对方的整个身体,她也敢断定,这是一个拥有着完美九头身比例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长得真的是让人照不出任何言辞可以形容她的美貌。
  什么是睡美人,看看她身边的这个人就知道了。
  乌黑的长发随意散在枕头上,浓密的眉,趁她的那张瓜子脸多了几分英气,少了一丝娇媚,紧闭着眸子让她少了清醒时的精明,增了一抹安静,秀气的鼻子,就算是睡着也微微勾起的唇,让来恩言忍不住想起了电视里演的狐狸精。
  这么美的女人,一定是狐狸精变得吧?不知道她睡着的时候,会不会有个毛茸茸的大尾巴冒出来。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天马行空,因为是扭着身子看着身边女人的,所以她这一走神,动作就有些失控,结果身上的疼让她回到了现实。
  自己都想些什么啊?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女人是谁?
  自己昨天晚上参加了一个朋友的聚会,多喝了几杯,然后回家的时候似乎摔倒了?
  是因为自己的高跟鞋鞋跟太高了吗?
  还是说自己真的喝醉了走路不稳?
  不管是哪种,自己摔倒之后了呢?
  完蛋了!
  自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既然断片了。
  自己酒量不差啊!不说千杯不醉,也可能就多喝了两杯,就连走路都成问题啊!
  来恩言心里是转着各种念头。
  在看看身边睡着的女人,她就又觉得头大了。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还有自己到底摔倒之后发生了什么啊!
  这个女人又是谁?
  来恩言现在觉得自己不只是身体疼了,就连脑袋也疼了。
  还有比她更倒霉的吗?
  一个世界名模就因为多喝了两杯红酒,然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不但被人吃干抹净了,浑身伤痕累累,就连自己的身体都缩水了!
  还身在不知名的古怪地方。
  掀开被子下床,来恩言脑袋里是刷屏的我屮艸芔茻。
  屋子的尽头还有有炭火炉,屋子里暖融融,并不冷,微弱的晨光透过窗户纸撒进屋子,足以让人看清楚一切。
  这是一间十分宽敞明亮的房间,房间很大,完全就是古风的摆设,红木的梳妆台,贵妃榻,软塌,超级大的实木大床,还有圆桌,屏风,纱幔,摆件,香薰炉……
  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里就跟电视里古装电视剧的现场一样,可是哪个剧组这么大的手笔,用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真东西啊!
  嘶……
  来恩言脚刚一沾地,就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她这才低头仔细看向了自己的身上,自己的身上青青紫紫的,怎么看都不是翻云覆雨后留下的,更像是激烈挣扎之后发生了争执留下的。
 
 
第3章 
  “你爹把你送入宫,就是让你陪王伴驾的,你拼死抵抗,结果有什么不同吗?最后吃苦遭罪的还是你自己。”来恩言光着双脚踩在铺着地毯的地上,低头看着自己满身的伤痕发傻的时候,床上睡着的女人已经坐了起来,靠在床上看着她了。
  “我爹?”来恩言重复着女人的话,眉头紧锁,这个称呼好像是古代才有的吧?现在不是都说父亲,或者爸爸,爹地的吗?
  还送入宫,陪王伴驾,拼死抵抗?
  这一句话的信息量太大,她表示有点吃不消啊!
  “别开玩笑了,你占了我这么大的便宜,我都还没跟你算账呢!你演什么啊!大家都是时尚圈子的人,这样有意思吗?”来恩言其实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个相当不好的猜测,但是她并不想承认。
  一线名模也不是白当的,时下流行的元素她也是很清楚的,例如古风元素啊,民族风,金属风,朋克风……
  正是因为她清楚,所以她更加肯定眼前的这些东西都不是剧组拍摄的道具,而都是真的红木,真的玉摆件,真的古董……
  她至今为止可没见过有哪个剧组能有这么大的排场,为了取景,花那么多的冤枉钱,只为了逼真的。
  还有床上和她睡在一起的女人,那个女人身上的气场,气势也都不是当下社会的上的人会有的儒雅,强势,那是久居上位者,居高临下俯视众生的人,才会有的睥睨天下的傲然。
  “不是真的撞坏了脑袋吧?你在说什么呢?”床上的女人听到来恩言这样说,脸上的调侃之色尽收,取而代之是的严肃和一闪而过的忧心。
  “你才撞坏了脑袋呢!”来恩言想都没想的就回怼了一句。
  “你知道我是谁吗?上个敢这样跟我说话的人,现在的骨头都喂狗了。”床上的女人已经下了床穿着拖鞋来到了光脚白嫩的小脚踩在地毯上,身上未着寸缕的来恩言面前,和来恩言面对面。抬手掐住了来恩言小巧的下巴颏,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来恩言,眉头也拧到了一起。
  “喂!能不能别装了!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了。你吓唬谁啊!你以为你皇帝啊!封建社会都被推翻多少年了。”来恩言伸手拍掉掐着自己下巴颏,强迫自己仰着脸和之对视的女人的手。
  “看到了你的确是撞坏了脑袋,一会让御医来给你看看吧!看在你撞坏了脑袋的份上,对我的无理,还有无言乱语就不计较了。”理了理身上的睡袍,女人十分大度的镖师自己不跟一个撞坏了脑子的人计较。
  来恩言心中不好的预感已经放大到让她无法忽视了。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太怪异了。
  御医?现在哪还有这个称呼了?
  她想要继续骗自己都不行了。
  她大概是穿越了!
  还是十分狗血的穿越到了一个拼死不从,却被人强了的刚烈女人身上,而这个强了正主的还是个看起来十分有势力,明显是这个身体死去的原主招惹不起的女人……
 
 
第4章 
  “这里是哪里?”来恩言终于有些心慌了,这个人现在感觉好危险。
  “凤鸾宫。你的宫殿,你是朕新晋入宫的贤妃来恩言。你父亲是左台御史中丞……”女人看着来恩言那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在看看她身上的伤,真的是楚楚可怜的让人心软。
  “来俊臣?你不是要跟我说你是武瞾珝吧?”来恩言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好像只要这样做,就能在对方的脸上找到答案。
  “哦,你还记得这个?”女人似乎也被来恩言的反应吓着了,她探手试了试来恩言额头的温度,果然是在发烧,怕是撞坏了脑袋,又发烧,都开始有些说胡话了。自己昨天也确实是下手没了分寸,怎么说人家还是个少女,自己确实手重了。
  视线扫过来恩言身上的伤痕,女人有点不自然的别开视线。
  “我有点头晕。”来恩言觉得自己现在需要冷静冷静了。
  她既然穿到了周朝,武瞾珝的时代,父亲是来俊臣那个历史上注明的酷吏,武瞾珝的亲信,刽子手。
  “躺下吧!一会我让宫女过来伺候你沐浴更衣。”武瞾珝说着就要扶来恩言躺回床上。
  “现在是什么朝代?”来恩言声音虚弱,双眼发直,嘴唇颤抖。
  “武氏皇朝三年。”武瞾珝不知道自己说了刺激到了来恩言,索性直接将人打横抱回了床上,一个身形娇小的女人,她抱起来当真是不怎么费力气。
  真是很难想象,这么小的身体既然有那么大的力气,而且心性又是那般的坚韧。明知道她父亲都将她送给自己表忠心了,还拼死不肯从自己。
  本来自己也并没有真的想要对她做什么的,但是她的反应实在是太大了,好像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似得,实在让人生气,自己也就有些动了真怒。
  你不是嫌弃我吗?
  你不是不愿意吗?
  我就偏偏不顺了你的意。
  你不是拒绝吗?
  你不是骂我是披着人皮的牲口吗?
  我就让知道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牲口!
  你不是宁死也不愿意做我的妃子吗?
  我就偏偏要让你成为的真正的妃子!
  不过早晨醒来看到昨天还跟炸毛的小豹子一样活力满满的女孩,一夜之间就变得憔悴不堪,没有了精气神,受到了重大的打击,连记忆都出现混乱断层了,武瞾珝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不舒坦的。
  说到底是自己宠臣的女儿,自己个快四十的人了,跟个才十七岁的小姑娘计较,也确实是有点说不过去。
  来恩言像个没了灵魂的木偶娃娃一样,任由武瞾珝将自己放回被窝里盖好被子,她双眼发直的看着房顶,武氏皇朝三年啊!
  别欺负自己历史不好!
  自己从来没听过历史上有这么一个朝代啊!
  不过武氏皇朝三年,听名字,也知道,应该是武瞾珝当皇帝的第三年了。
  自己这到底是多倒霉啊!
  小说电视里穿越都是金光闪闪的各种光环,天赋无限,背景强大,可自己呢?
  穿成了一个刚被祸害死的妃子……
 
 
第5章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自己穿越的这个女人身份也当真是够强大了。
  武瞾珝身边宠臣的女儿……
  可惜是个酷吏,还是个最后不得好死的。
  否则这还真是个大靠山。
  不过没什么用,自己一个穿越过来的,根本就不知道哪跟哪。
  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来恩言心中愁苦。
  失忆是个好办法,但是失忆之后自己要怎么办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