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你最好别管我【都市情缘】──山朝

时间:2020-09-08 16:40:09  作者:山朝

 

 
  文案
  【关于执着和成长的那些事,年上】
  【人狠话少兜里没钱受x泯灭人性攻】
  林择梧,各科均分40,年级排名常年占据338名。
  人狠话少,独来独往,似乎对什么都没兴趣。
  闻陈头一回见到林择梧的时候,他在街头跟人打群架,刮坏了自己新买的车,维修费八千八。
  再一次见面,他直接逃上了自己车,外边一群拎着钢棍的猛男,他俩双双进局子蹲了半晚上。
  打架斗殴,逃课挂科。
  闻陈认为他绝对是个谎话连篇的预备犯,得离远点。
  谁料到几天后,他俩成了邻居。
  闻陈:“还钱!”
  林择梧:“......没钱。”
 
  
 
 
第1章 
  中午十一点。
  安林市的八小胡同平时没什么人,白天的时候大半是留在这养老的,小年轻全跑出去上班,林择梧头一回给这地方送外卖。
  两侧是平均两层楼高的老房子,窗框木头破破烂烂的挂在外边,不知什么时候跌下来。刷过的白墙味还没散,再一次被贴上了各路小广告。
  放眼望去,满墙电话号码。
  林择梧单腿踩着地,低头按了一串数字拨出去。
  “喂?”电话那头的声音略沙哑,背景音乐酥酥麻麻。
  “外卖到了。”林择梧言简意赅。
  他的嗓音微冷,让那头顿了顿才回答。
  挂了电话后林择梧走到屋檐底下,中午艳阳高照,路上半个人都没有,林择梧硬生生等了将近二十分钟,额上逼出一层薄汗。
  来拿外卖的是个穿着半透明睡裙的女人,指尖夹着一根细长的薄荷烟,看到林择梧后挑了挑眉头。
  跟前的人穿着一身灰黑运动服,因为天热把拉链半拉下来,但是脸色十分冷淡。
  她从下到上还没打量完,眼前一黑多了个塑料袋。
  “拿着。”
  林择梧把东西递给她,头也不回地离开。
  “宁——”
  林择梧撇开背后的视线后找了个地方停下。
  手机在兜里震了老半天,震得他腰窝发麻。
  “阿择,这次月考你又没来。”
  手机那头的四眼发来个哭泣的表情。
  四眼是林择梧班的学委,大名李勋,梦想当个太空人,是个实打实苦啃书本的学霸,硬生生把近视度数升到五百度,飞天梦彻底泡了汤。
  他们俩原本八竿子打不着,能熟全因为一次见义勇为。
  正思索着怎么回答,来电提示嚣张地跳了出来,林择梧思索两秒接通了。
  “老刘琢磨着要去你家家访,今天在办公室叹了一上午的气。”李勋把消息告诉他,小心翼翼注意着门缝外头,“万一他去了,他能从你出生聊到结婚再聊到你退休一个月多少养老金。”
  林择梧十分顺口地说:“给我……”
  李勋抢先打断他:“没有请假条!”
  林择梧沉默了片刻,余光突然看到前方出现了一票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二五仔,最前面那个一头金毛,胸口挂着银项链外带着银色骷髅头,浓浓的不良少年味扑面而来。
  十分眼熟。
  林择梧眉角一跳。
  “喂喂喂,还在不?”李勋捂着手机有些着急。
  他躲在洗手间最里间,身后是扎堆的拖把扫帚,还得提防被人发现。
  外头有人敲门,平地炸起一个声音,吓得李勋一个哆嗦。
  “掉厕所里了?李勋你是不是肾有问题?”
  李勋吼道:“便秘!”
  金毛远远地朝着林择梧招手。
  林择梧收回视线,骑着自行车往后退,耳边是李勋聒噪的声音,他忍不住说:“闭嘴,遇上事了。”
  “姓林的!”金毛恶狠狠地喊道。
  听到这声,李勋瞬间没音了,下一秒电话就被人掐断。
  那伙人显然专门针对林择梧,加快脚步冲着他这跑来,林择梧踩着踏板骑远,骑了一阵觉得不对劲,后轮胎太沉重,估计是破了。
  刚才还好好的,一会就破了,摆明了故意玩他。
  路口左边下坡后是大卖场,林择梧顺着坡滑下去,扔了自行车后趁着保安不注意溜进了停车场。
  .
  “先生慢走!”
  电梯前站着一个男人,灰色西装手工皮鞋,身高一八五往上,满脸写着“生人勿近”,妥妥一个业界精英的打扮。
  闻陈提着干洗店的袋子等电梯,身旁是完全的落地窗,外边艳阳高照。
  车水马龙的那头隔着一条深巷子,放眼望去是无数上了岁数的老旧楼房,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而巷子这边是刚开发好的高楼小区。
  不仅风景大相庭径,连房价都差了好几倍——大概是向天再借五百年和再借一千年赚钱的差别。
  总之都得先修个仙。
  “叮!”
  电梯到了,里边空无一人。
  闻陈迈开腿走进去,按下B2按钮。
  刚到停车场,没迈开几步路,闻陈眼前一花。
  “追!”
  不足十米的地方“哗”跑过一窝七彩斑斓的头发,定睛一看,那是群身上散发着浓浓唯我独尊气息的小混混。
  他们举着铁棍如同脱了缰的野狗,看到路边站着个西装革履、连头发丝都冒着精光的人后特意恶狠狠地冲闻陈比了个友好的中指。
  “少他妈的多管闲事!”
  闻陈:“……”
  中二病杀马特。
  闻陈对这些人见怪不怪,按公司里同事的话来说,他看什么都跟看傻逼似的,看到他一个眼神都会有想打他一巴掌的冲动。
  自带嘲讽技能。
  一群混混看到他的眼神估计会把他车砸了,闻陈思维发散地想了想,决定不给自己找麻烦。
  正这么想着,恰好来了通电话。
  “普旭路78号?”闻陈耳侧夹着手机,边走边在口袋里找车钥匙,“如果不出意外我马上能……”
  “干他!”
  闻陈顺着声源望去,说话声戛然而止。
  偌大的停车里闻陈再次和那伙杀马特狭路相逢,并且相逢地点是在他车前,这可不太好。
  他曾经说自己中彩票的话怎么没这么灵验!
  带头的是个金毛,穿着紧身衣和衬衫,十分精神。
  对面孤零零站着个少年,看着十七八岁,身上穿着一套黑灰色的运动服,显得腿很长,身材匀称且属于少年与成年人之间,头发有些软地搭在他额前,看起来像个好学生。
  好学生和小混混?活生生的霸凌!
  闻陈往后退了步,退到不会被铁棍抡到的位置,打算报警。
  “上回被你跑了,这回我看你还有什么点子!”
  金毛一挥手,身后小弟挥舞着铁棍冲上去。
  闻陈“110”三个数字没打完,眼瞧着铁棍要砸在好学生头上,只见好学生极其熟练地弯腰接扫腿外加屈膝上跳,几道闷哼过后,地上倒了两个。
  动作行云流水利索至极,绝对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其实林择梧想躲的,但他这一躲,那棍下来大概率会砸在他身后头的车盖上,到时候车载监控查清楚,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操|你妈!”混混眼底泛红,抡着胳膊就往前莽。
  “有话就说,别乱砸!”林择梧忍不住制止道。
  铁棍在半空划得天花乱坠,林择梧挡了好几回,终于“当”一声,横风从林择梧后脑挥过,那棍子从车前盖上满满当当地蹭了一回。
  闻陈:“……!”
  林择梧几乎能看到铁棍和车前盖摩擦“咯啦”划出的闪光,他抬头看了眼车标,额头瞬间冒起一层冷汗。
  ——宝马。
  完了,他想。
  “你们在干什么!”
  路口跑来个保安,穿着制服遥遥看着像警察,瞪着眼指着他们。
  “——谁让你们在这打架!”
  “跑!”
  金毛骂了句,接着一声令下,原本还在围殴的众人散得干干净净。
  林择梧也想逃,可他毕竟被人砸了好几下,对方尤其冲着他腿砸,导致林择梧动作慢了一拍,被人从后头握住了手腕按在原地。
  那人比他高大半个头,穿着灰色西装,领带上是蓝宝石领带夹,靠近的瞬间还有男士香水味,从头发精致到鞋底,全身上下写满了一个“贵”字。
  林择梧在他靠近的那瞬间浑身一僵,两分钟后,行走的人民币终于开了口,一开口就是满满的资本味。
  “重新喷漆要2000,如果车灯坏了,再加3000。”闻陈视线在车前来回看,最终眼神复杂地看向林择梧,“我车贷还没还完,这个月还有房贷,然而要到明年才交房,所以我还有外面的房租。”
  没等林择梧说话,他话语一转:“你觉得我去割个肾怎么样?”
  林择梧:“……”
  见他抿着嘴说不出话,闻陈看了眼他站得笔直却控制不住微微颤抖的腿,想起刚才他被揍的那几下,不由地皱起眉,犹豫着要不要先带他去医院瞧瞧。
  可万一是个仙人跳怎么办?
  “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看到他皱眉,林择梧心一紧。
  闻陈这人不说话的时候自带冷漠,五官有着隔着缭绕烟雾的远山般的疏冷,周身是精英阶层特有的真空气场,形成很好的伪装,这让他在工作时自带优势。
  在闻陈探究的目光下,林择梧平复呼吸,半真半假地告诉他。
  “我之前送外卖遇到过他们勒索,那次他们吃了点亏,一直想报复回来。”
  闻陈诧异:“你是送外卖的?”
  林择梧沉默了一秒,点头。
  “你车呢?”
  “坏了,扔在路边。”
  这是个地下停车场,跑下来要费不少时间。
  闻陈疑惑:“为什么往停车场跑?”
  林择梧苦笑道:“我以为停车场这么多车他们会收敛点。”
  停车场光线偏暗,运动服的颜色丝毫不起眼,唯独林择梧脊背挺拔,像棵嫩生生的小白杨。
  “你多大。”闻陈靠着车头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成年了吗?”
  眼前的少年一僵,并没有说话,闻陈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发现自个还握着他的手腕,林择梧的手腕比较细皮肤偏白,怎么看都是个未成年,闻陈下意识地松开手。
  林择梧收回手,背在身后揉了揉,刚想说“20”,转念一想,说:“17。”
  真是个未成年!
  才十七就出来送外卖,保不准家里出了事,就算闻陈脸皮厚得像城墙也不好意思逮着他不放。
  林择梧继续说:“家里出了点事,没有继续读书,想赚点钱,但是没成年所以没什么人愿意用我。”
  “……”
  闻陈看了眼车前盖突兀的划痕,把血往肚子里咽。
  “你叫什么名字?”
  林择梧背在身后的手指微蜷,他直视着闻陈的瞳孔,说道:“赵松。”
  “赵松?”
  “围魏救赵的赵,松树的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感谢阅读。
  开局就是骗,掉马无极限XD
  预收1:《小白脸》
  文案:
  【清纯可人队内一枝花攻x重度佛系其实心底门儿清受】
  正打算休假的江川接到一个贴身保护任务,任务对象是当红男明星林池。
  某瓜坛蝉联三年娱乐圈小白脸第一名。
  林池,当红炸子鸡,红透半边天,肤白貌美腿长一米二。女粉占九成,全靠女人吃饭。
  小白脸一枚。
  江川,有钱有颜。
  刑警队里罕见的清纯队花,名媛界底层相亲对象。忙起来就健忘,经常开着劳斯莱斯出现场。
  典型的富二代。
  江川去报道的时候,恰好看到林池在和七八个女粉拍照。
  自拍杆粉的,滤镜是粉的,磨皮美颜锥子脸,满身粉红色泡泡爱心。
  江川当即转身就走。
  江川:我受不了,谁爱干谁干。
  -
  林池在私下收到一封恐吓信,扬言三个月内让他从这个世上消失。
  来保护他的是个警队精英,全程摆着一张全世界都欠他五千万的臭脸。
  当天微博下面粉丝哀嚎:这保镖太可怕。
  江川表示嗤之以鼻。
  直到后来——
  江川:“川池cp超话是什么意思?”
  林池:“?”
  预收2:《强取豪夺白月光后》
  文案:
  池梁穿进一本叫作《成神》的np修仙小说里,成为了那个处处跟女主抢男人最后反被女主抢了老公的妖艳女配。
  并且多了个“不保持人设就会原地炸成烟花”的buff。
  一睁眼,原文大结局让女主从良的师弟刚被她调戏了一遍。
  好巧不巧,这位就是她未来被女主抢走的丈夫。
  师弟清冷高傲,是朵让女主浪子回头的高岭之花,是女主心底难以忘却的白月光。
  师弟天生灵体千年难遇,是个娇嫩的好鼎炉。
  师弟对池梁充满厌恶,觉得这恶毒的女人馋他身子,郎心似铁地奔往女主怀抱。
  池梁一边维持人设调戏他,一边想着一百种姿势将他送出去。
  池梁在他洗澡时拿走他的衣服,师弟忍了忍,说谢谢师姐替我扔掉旧衣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