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之带着相公巧种田──橘子果果

时间:2020-09-08 08:58:36  作者:橘子果果

 

 
 
简介
一朝穿越,身旁睡着个满脸胡须的健壮“野人”。
等胡须剃去,野人竟然长得贼拉帅,而且还是自己的——相公!
“媳妇,其实我们还没过过洞房花烛夜……”
“那等啥呢?来吧!”
过完花烛夜,他带着相公开荒种田、办渔场、种果园、开小铺、盖新房,日子过得没羞没臊,比蜜糖还甜。
天上飞禽、山中走兽,海里鱼虾,田野蔬菜,林间笋蘑,他都做成一道道美食,惯坏了相公的胃。
相公脸色红润了,身上长肉了,白天成了英武凶悍的“护妻狂人”,晚上却是会给他捶腿按肩的温柔男人。
等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后,极品村民来找茬?来一个收拾一个,来两个收拾一双。
抛弃他的亲人要认亲?滚开,我跟你们不熟!
【攻受都超能撩,特能勾,撕X斗极品,能打能抗】
【本文春光满园,甜宠治愈,全篇无虐,双洁,无渣攻贱受】
【架空历史,有收养的孩子们和小宠物,不生子】
 
 
 
第1章   穿越了依旧搞基
  强光划过,仿佛要将夜空撕裂,闷雷阵阵,阴沉压抑。
  “又要下暴雨了。”
  年晓米叹了口气,把窗户关好,然后端起热腾腾的炖锅,来到餐厅。
  晚餐简单却丰盛,红焖茄盒、香菇菜心、莲藕排骨汤,配着晶莹饱满的长粒香米。
  年晓米爱美食,爱手工制作,爱整理家务,爱勤俭持家,一切美好的事物他都喜爱。
  他是小红花幼儿园园长,性格温润谦和、敦厚善良、与世无争。
  今天是他四十岁生日,陪伴他的却只有一只狗狗和四只猫咪。
  微信响起,老姐发来的,又是给他介绍女友。
  他无奈地笑了笑,自己喜欢的是男人……
  正打算回复,突然有些晕船的感觉,地板像波浪般微微起伏。
  年晓米望了眼窗外,夜空出现七彩光芒,把浓黑的夜色撕碎。
  几秒过后,整个房间开始剧烈晃动,混凝土在巨大的能量下爆裂……
  “是地震!!!”
  年晓米反应过来时,窗外已充斥着绝望的呼喊,在楼房倒塌前,他下意识地摸了摸 胸前的绿色吊坠。
  突然,眼前一片翠绿!
  是那颗祖传吊坠发出的耀眼绿光。
  绿光转瞬即逝,随即就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
  身体有些酸痛,原本刺痛难忍的胸腔,很舒爽的感觉。
  真是怪了,死后也有知觉吗?
  年晓米努力睁开眼,身上好像没盖东西,有点冷,他缩了缩肩膀,然后支起身子。
  手指触碰到柔软的肌肤,一惊,视线垂下。
  一个光着身子只披了件青衫的男子躺在身侧,因为背对着他,所以看不清相貌。
  年晓米第一反应就是要从床上跳下,谁知那男子一把将他按回床上:“傻宝,天还早呢。”
  “傻宝?”
  那人手腕力量很强劲,年晓米整个人都被按得无法动弹,他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反应不过来此刻是什么情况。
  “你烧退了吗?昨晚发了一夜烧呢。”
  等男子翻身想要摸他的额头,年晓米猛然惊醒,挥手将他狠狠推下床。
  男子踉跄着站住,愣了下,挠了挠头,“傻宝,你又不认识我啦?我是你相公啊。”
  只这一句话,就让年晓米全身一震。
  他将视线移去,发现男子身高近一米八,肤色古铜,肌肉健硕,浓密的墨发杂乱竖起,只是容貌被布满的腮毛和胡须掩盖住。
  年晓米跳下床,跑出屋,望着周围的景致,彻底呆住。
  这是个用土砖围起来的小院,院墙下是一小片菜地,种着辣椒、葱、蒜之类的菜。
  院门堆放着农具和柴草,一棵碗口粗的枣树立在院中,树下就是麦草垛子。
  树后是黄泥砌的厢房,房顶盖着瓦片,一眼望去,很多瓦片已开裂了,像是年久失修所致。
  厢房旁边是间柴房,里面堆放着麦壳,后面茅房边,养着一只母鸡。
  年晓米收回视线后已经有所意识,刚才那个喊他“傻宝”的男子,明确表示,他是自己的相公。
  所以他是穿越重生了?成了某个村夫的媳妇?
  他慌忙摸了摸 胸,平坦无比,再望了眼下面,东西还在。
  他又摸了摸脖颈,那颗祖传的绿色吊坠一起穿越过来了。
  震惊之余,他叹了口气,穿越了依旧搞基……
  
 
 
第2章   相公是个“野人”
  很快,一道白光闪现,原主的记忆慢慢在年晓米脑海浮现。
  眼前这个坐落在秀美山麓间的小村子,叫日落村。
  一面靠海,三面环山,交通闭塞,只有几十户人家,世外桃源般与世隔绝。
  村民的生活很淳朴,种地,挖野菜、采草药,捕鱼。
  就在这个山村里,每当炊烟袅袅升起,总有个傻乎乎的家伙出现在各家门口蹭饭吃。
  村里人也习惯了,每次见他,都会喊一声:“傻宝,进院坐着吃。”
  傻宝也叫年晓米,是个傻子,因为小时候发高烧,烧坏了脑子。
  之后他的父亲去世,家境每况愈下。
  他还有个三岁的弟弟,那一年正好又遇到灾荒,母亲独自实在无力拉扯两个孩子,终于,带上弟弟丢下六岁的他,狠心逃出了村子……
  他变成了孤儿,除了吃饭睡觉,有时也会和村民学着种地。
  村里人都觉得他很可怜,于是不管谁家吃饭,只要他出现,都会给他一口,尤其是邻居老刘头一家。
  等到十五岁,有人为他找了一门亲事,对方是邻村的瘸子,可惜,他还没嫁过去,那人就没了。
  之后一群长舌妇就开始说他是个克夫的命,再往后,谁家都不愿意要个克夫的傻媳妇了。
  直到年晓米十八岁这年,有一天进山采蘑菇,从山腰滚落,还好被住在山里的“野人”给救了。
  野人名叫颜墨,一直居住在山上。
  在这个架空朝代,男人间是可以通婚的,但是没有子嗣只能收养。
  村长和老族长拍板决定,干脆将傻宝嫁给那个英雄救美的野人……
  结束回忆的年晓米,望着四面残破的墙壁,烂得所剩无几的窗户纸,瞬间感觉原主也太悲催了吧!
  他极力稳住身子,弯腰,便看到水盆中现在的脸:
  果然!
  还真不是自己的脸……
  不过这脸倒是蛮年轻的,最多十八九岁,比起自己以前的老脸,细嫩得不是一星半点,只是稍微有些蜡黄。
  躺在炕上整整郁闷了两天,尝试过无数次睁眼闭眼,眼前景致依旧如是。
  第三天的清晨,他哀怨地叹口气。
  “好吧!认栽了,算自己倒霉,竟然魂穿到这种破地方,自己是个傻子也就罢了,相公还是个野人……”
  傍晚,年晓米决定,接受这个事实,坦然面对,开始新的生活!
  洗漱完毕,来到厨房,小火熬了一锅荠菜糊,再把脏衣服拿到院子里。
  等他舀来水,泡好衣服,“野人相公”颜墨扛着锄头走了进来。
  闻到菜香,又看到年晓米在洗衣服,颜墨奔进厨房,然后愣住了。
  “傻宝……这锅糊糊是你做的?”
  年晓米卷起袖子,拿过竹凳,不在意道:“家里没食材了,要不我啥都会做。”
  说完,他自己也愣住了,竟然忘记原主是个“傻子”了……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笑道:“也不知咋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听到这里,颜墨狂喜,黝黑的脸颊染上了几抹红晕,只是被胡子遮掩住了。
  他一把将年晓米紧紧抱住。
  “哈哈,太好了,老天开眼,我家傻宝不傻啦!”
  年晓米皱眉挣脱开,在前世,他最无法容忍两种男人,一种是络腮胡,一种是扎小辫。
  经过两天的相处,这个野人倒也极为体贴和温柔,每天将做好的饭菜端到床边,亲自喂他。
  只是满脸的大胡子就像前世的马克思……
  结婚半年多,连他真面目都没见过,年晓米决定,一定要将他的胡子刮了!
  
 
 
第3章   刮胡子后,竟是个极品帅哥
  回到厨房,年晓米从瓦坛里掏出些酱蕨菜,端到院子的小桌上。
  此刻的颜墨磨刀霍霍,“媳妇,今晌午把这只鸡杀了吃,好好庆贺哩!”
  年晓米扭头瞅着院中仅有的一只老母鸡,“只有这一只鸡了,现在春上季节,咱留着它下蛋孵小鸡吧。”
  颜墨高兴过了头,恍然明白过来,“哎呀,我把这岔给忘了,不过,家里没啥粮食了,光喂野菜,它也不长个啊,我太没用,娶了你那么久,还让你跟着吃苦。”
  年晓米望了望贫寒的小院,信心满满道:“放心,咱家的日子会好起来的,没粮食也不打紧,马上不是要分地了吗,咱种点玉米,夏天就有收成,玉米磨碎喂鸡也是极好的。”
  两人开心地吃了晚餐,年晓米回到厨房,寻摸了一番,发现只有半袋子红薯和土豆,还有一小捧玉米面了。
  前世热爱生活的他坚信,存粮一定会越来越多,穿越后的古代乡村生活,也会过得有滋有味!
  饭后,年晓米对颜墨说道:“你帮我挑些水回来吧,我要烧点水洗澡。”
  男人闻言,猛然起身,咣当一下撞到桌子上,吓了年晓米一大跳。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稻草般的乱发,局促地看了看年晓米,憨憨说道:
  “俺这就去打水……”说完便提起水桶走出门。
  等他拎水回屋,年晓米说道:“那个,要不你把胡子刮了吧,看起来怪吓人的。”
  男人愣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
  锅里的水很快开了,年晓米将汗巾和一把小刀放到他手里。
  “你去那屋刮吧,我先洗澡。”
  将发呆的颜墨推出去,年晓米把门窗都关好。
  洗着洗着就发现个问题,这是古代,没有肥皂、沐浴露啥的,怎么洗干净呢?
  算了,今晚先凑合吧,回头想办法做点肥皂!
  洗好澡,年晓米再次进了厨房,一进屋就吓得将盆扔在了地上。
  只见男人手里拿着小刀,脸上有的地方有胡子,有的地方没有。
  没胡子的上面全是鲜血,可那傻家伙竟然还不住手,艰难的与胡子做着斗争。
  “你在自残吗?快住手啊!”
  年晓米吓得赶紧冲过去,一把抢过带着血迹的小刀。
  颜墨被他的动作吓到,手僵在半空,疑惑地盯着对方。
  年晓米看着他满脸无辜却又惨不忍睹的样子,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
  他忘了这是古代,很多东西需要慢慢磨合与沟通的。
  “弯腰。”他走过去,轻声说道。
  颜墨听话地弯下腰,把脸凑到年晓米面前。
  年晓米小心翼翼将血擦掉,检查着伤口,轻轻擦拭着。
  擦完脸,打来温水敷了敷,最后拿起小刀,亲自替他刮去了胡子。
  年晓米的注意力全在小刀上,小心翼翼避开上面的伤口,自然没注意到男人眼中的温柔与溺宠。
  好一会儿,胡子终于刮好,温水洁面后,男人真实的样子显露出来。
  年晓米望着男人的脸……愣了。
  那张脸,除了几道自残的伤痕,简直就是完美的艺术品!
  深邃又带些孩童般的眼神,高挺鼻梁,性感双唇,没想到这古人竟然有如此完美的!
  年晓米一阵欣喜若狂,竟然有个大帅哥站在自己面前,前世都没见过这么帅的。
  而且这个帅哥还是自己的——相公!
  
 
 
第4章   补过洞房花烛夜
  “媳妇……其实,我们还没过过洞房花烛夜……”颜墨犹豫片刻,低声说道。
  “啥?”年晓米愣住了。
  原来,虽然他们结婚半年,可每次颜墨想要他的时候,他总会口吐白沫犯傻病,久而久之,颜墨也就作罢。
  尽管这样,他依然疼爱、呵护着他,从来没有霸王硬上弓。
  此刻的年晓米,已经完全接受了原主的记忆,感动之余,加上相公如此帅气,他低下头,脸颊绯红道:
  “要不……今晚我们补过洞房之夜……”
  虽然是现代穿越来的,可他有恐艾症,除了谈过两次不成功的精神恋爱,到四十岁还是个老处男,何其悲哀。
  可如今穿越了!
  古代还没有乱七八糟的疾病,何况自己的汉子如此阳刚帅气,年晓米瞬间感觉生活真美好,解决了他四十年来的一大叹事。
  颜墨拿出两个酒杯倒上米酒,一杯递给年晓米,一杯自己拿着。
  年晓米脸红接过,与他喝了这杯合卺酒。
  一杯喝完,意犹未尽,没想到古代的酒如此之淡,比现代的酒差多了,以后自己酿造些,说不定还能卖钱。
  颜墨一声不吭地收拾好床铺,对傻乎乎盯着他的年晓米说道,“睡吧。”
  年晓米红着脸一步步挪过去。
  脱了鞋和衣裤,慢悠悠爬到床边,拉上被子僵硬地躺着。
  他的余光看到颜墨站在一旁脱衣服,露出宽阔的肩膀和肌肉分明的上身。
  最后,他将腰带扯下,脱去了外裤,等亵裤也褪下时,年晓米差点惊呼起来:
  “妈呀!好大的牛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