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抑制剂也可以!【豪门世家】──破墨淋漓

时间:2020-09-08 08:54:50  作者:破墨淋漓
  孟郁看着眼前那张有着明媚的脸的人,蹙了蹙眉,“你是?”
  “当然是你的前辈啊,要不我怎么知道,灼华公司的总裁,喜欢喝苹果汁。”
 
 
第8章 00008
  孟郁抿了抿唇,郑其华从来都是榨什么果汁喝什么,都有喝完的,也都有没怎么喝的。
  孟郁倒是刻意观察过,但是也并没有发现郑总偏爱苹果汁。
  “我还知道他加班的时候喜欢喝黑咖啡,一会儿你估计要去那边选黑咖啡了。”
  孟郁又拿了个橙子装到了袋子里面,淡淡道,“你猜错了,我不过去。”
  孟郁脸色有些不好看,他觉得他的饭碗岌岌可危,他感觉眼前的人在挑衅,却没什么证据。
  乐时汐笑了一下,藏起来了咬牙切齿,表情拿捏的很好,显得人温和可亲,“听说你搬进了郑其华的别墅。”
  孟郁点了点头,又扯了一个袋子,打算去装点香蕉。
  乐时汐追过去,语气欢快地说,“我之前也在里面住着,也不知道里面变了样子没有,你应该是个beta吧。”
  孟郁忍不下去了,怎么还上升到了性别攻击,“你到底有什么事?”
  乐时汐呵呵两声,“没事就是问问”,还打量了孟郁两眼,啧了一声,“郑其华的眼光下降了。”
  孟郁看过去,什么意思???
  敢情他在的时候眼光高,换成自己了眼光就下降了。
  孟郁是觉得眼前的人好看,但是又没有觉得他的颜能超过自己。
  “看我干什么,我是高校毕业的,你一个高中毕业就不上了的,怎么好意思当灼华总裁的助理。”
  孟郁觉得此人莫名其妙,突然被嫌弃也有些不服气,他勾唇笑了一下,学着乐时汐刚刚不屑的样子扫了他一眼。
  “可能是我比你年轻。”
  说完不等人说话,就离开了。
  背影很是潇洒,气愤是气愤的,但是一转身,就莫名觉得脸红是什么情况。
  比你年轻是什么鬼?!
  还有他们刚刚的对话,怎么想怎么怪异好吗。
  他刚刚都不应该接话,任他说好了。
  孟郁脸色发烫,一直想着这件事,坐电梯都没之前反应大了。
  孟郁把东西提进去,一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郑其华抬起眼、朝这边看了过来,他心跳响在耳边,砰砰的,莫名有些心虚,“……我去买了点水果。”
  郑其华点了点头,又低下头继续工作了。
  乐时汐的话一直在孟郁的脑中环绕,在进休息室之前,孟郁停住脚步问自家boss,“郑总,你最喜欢喝什么果汁?”
  郑其华闻言抬起头,看向美貌助理,把正在看的文件放到一边,“都可以。”
  孟郁继续问,“那有什么偏好吗?比较喜欢喝哪种?”
  郑其华眼睛扫到孟郁提着的几个水果袋子,随口答道,“橙汁吧。”
  郑其华很敏感,之前孟郁根本就没问过,现在突然问了他喜欢喝什么,是孟郁突然关心他了,还是怎么?
  难道是想要讨好他?
  郑其华总归是个生意人,总是不喜欢人家有目的性的讨好,因为之前发生了事,他就更不喜欢,“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孟郁不觉得什么,“之后喜欢的喝多买几个,这样喝着也让人心情愉快。”
  郑其华心里一暖,虽说他不喜欢被讨好,但是真的被孟郁的这一句话讨好了。
  他表面点点头,心想要是每天都温和着一张脸还管不管员工了,“其实都可以,没特别喜欢的和特别不喜欢的。”
  孟郁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却在休息室放下了袋子之后想,之后橙子和苹果就多买一些,其他的就看着要。
  休息室有上一次没用完的百香果。
  他榨好橙汁又往里面倒了点百香果汁,弄好后尝了一口,还挺好喝的。
  加了点冰,就给郑其华端了过去。
  孟郁没事就退了出去,本来看的文件好好的,突然有些口渴,就去了茶水房。
  茶水房可真是一个比较神奇的地方,所有八卦都是从这里来的。
  今天竟然是在讨论郑其华。
  听见有人起头,孟郁停在了门口,“哎,你们听说了吗,那个谁回来了。”
  有人不明状况,“哪个谁啊?能不能说名字?”
  有人给他解答,“就是郑总的前前助理,乐时汐。”
  “乐时汐是谁?名字好好听哦。”
  “好听有什么用,心肠坏着呢,费尽心机想要爬上我们郑总的床。”
  “哎,是不是因为他我们公司才不收omega的?”
  “前辈们也说是,因为他郑总厌恶了omega,要不孟助理咋上位了……”
  “我今天看到孟郁牵着一条狗从郑总的别墅里面出来了。”
  “他们住在一起了?”
  “啧啧啧,怪不得呢,他一个没上过大学的怎么能做总裁助理呢,原来还是用了手段。”
  “这俩人莫名地相似啊。”
  “相对于孟郁我更喜欢乐时汐,先不说他们一个beta一个omega,omega和alpha还是绝配,就是这学历背景放着,孟郁就比不上乐时汐。”
  ……
  孟郁本来就站在门口,听着自己被那些人比来比去的,莫名地烦躁,而且想到他们口中的同居啊,爬床啊,又心跳加速有些口干舌燥。
  几个人中午喝好了茶水,一出门就看见了孟郁,一个个都心惊了一下。
  一开始心脏有些发抖,有些害怕他到底听见说话了没有,后来心里一种想法油然而生,这灼华又不是他孟郁一个助理能只手遮天,郑总又不可能因为这两句话就把他们好多人全部都离职了。
  从孟郁旁边经过,几个人还用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孟郁一个一个看过去,有三个是公司的老人,其余两个是和他同期的实习生。
  他捏了捏手指,转身进了茶水房,公司里的有些人真的很闲,工资拿的也不高,天天在各种地方说长道短,有这个时间怎么不去提升自己的能力。
  天天这么说人坏话,不是等死吗。
  孟郁想了一下在超市见到的那个人,他们才不相似。
  几乎是从很多天之前开始就有人说他的学历了。
  他好好工作,把什么都做的妥妥当当的,还是不行吗?非得要那个东西吗?
  孟郁坐在座位上有些发愣,被郑其华叫到办公室以后也有点晃神,郑其华看着他。
  孟郁正好想问问那个成人大专怎么报考,一抬头就对上了郑其华的眼睛,没由来的一阵心悸。
  郑总眼尾微长,是个标准的桃花眼,一颦一笑都风流万种,只是这双眼睛一般不笑。
  此时他盯着孟郁,眼睛里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感,就这么淡淡地看着他,让孟郁心跳加速。
  孟郁别过脸,又想起了他在超市怼乐时汐用的话,比他年轻,脸色瞬间红了起来。
  郑其华却在孟郁低过头不看他之后勾了勾唇角,神情很是愉悦的样子,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美貌助理在脸红什么,但是跟他对眼之后脸红,至少是认可了他的魅力。
  “郑总,”孟郁调整好就抬起头,“你之前说的那个成人大专在什么地方报名?”
  “你跟着人事部的人走一趟吧,好像里面有人是这种的,还有普通话证,这个不能少。”
  孟郁点了点头。
  之前逛的幽闭恐惧症论坛里面的几句话也浮现在了他的脑海:
  [楼主最受不了考普通话的那个小房子,胳膊都伸不开,进去之后差点发病晕倒。]
  “成人大专要两年半吧,我之前听说过,普通话证可以过段时间再考吗?”
  “随你,不过早点考还是好一些。”
  孟郁点了点头,那就等自己的病治好了再考。
  他从开始上班就坐电梯频繁,产生了惯性,他现在进电梯已经不会紧张了。
  晚上的时候郑其华有个饭局,孟郁和郑其华还有他借的郑陶的助理一起上了车。
  郑陶助理杨达正在跟郑其华汇报工作,孟郁开车。
  在车上的座位是这样做的,孟郁驾驶座,杨达副驾驶座,郑其华后座。
  这次地方是去一个商务酒店,离灼华公司还有些远。
  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六七点了,在路上浪费了很多时间,天色越来越黑,孟郁有些不安。
  之前每次出差一般都是白天开车,这对他没什么影响,但是晚上开车的话,他怕会出事。
  本来车就是一个封闭式的小空间,再黑一点的话,孟郁会崩溃。
  他手心冒汗,深吸了两口气,其实打开车灯会好一些,但是他不敢堵,车上三条人命,他要是在紧要关头发病了,那谁都别活了。
  孟郁抬头看了看前方的路,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暗了下来,他抬眼向前看了看,越看越觉得自己不能冒险。
  孟郁把车稳稳地停在路边,杨达疑惑地看了过去,郑其华在后座也睁开了眼睛。
  孟郁抿了抿唇,“郑总,我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是假的,怕发病才是真的。
 
 
第9章 00009
  三个人也都相处了一段时间了,孟郁也一直很努力,有些事做的虽然称不上完美,但是也大差不差,还算看得过去。
  杨达有些担忧地看过去,“你怎么了。”
  孟郁面无表情地胡诌,“有些头晕。”
  杨达开门下车,“那你别开车了,下来做这儿,让我开车。”
  孟郁点点头,解开安全带下车,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才安心了一些,刚刚他一直在想发病的事,开车又费心力。
  再次坐到车里还有些恍惚,一扭头就看到了坐在旁边看着他的郑其华。
  孟郁眨眨眼,他居然迷糊地坐在后座了。
  这就相当于占了郑其华的大半江山。
  郑其华坐车一般都在后面坐着,而且旁边从来没有人,孟郁迷糊过来,就打算推开车门下车,然后把自己扔在副驾驶座。
  郑其华听着人说话,看着人下车又坐在了自己的旁边,刚刚孟郁说他自己有些不舒服,郑其华又想起来了他突然晕倒那次。
  他侧着脸问孟郁,“需要停下来休息会吗?找个服务站。”
  孟郁把搭在车门上的手伸了过来,轻轻的摇了摇头。
  杨达在驾驶座上面看着后视镜瞪大了眼睛,孟郁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还坐上了后座。
  他心里有些不舒服,本来这开车就是孟郁的活,现在轮上了他自己。
  他坐在副驾驶座上面还能眯一会儿,这下彻底眯不成了,看着孟郁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啊。
  太阳下去以后,天黑的很快,杨达开了一会儿,就打开了大灯,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快速轨道,“郑总,要上轨道吗?”
  郑其华嗯了一声,“上吧。”说完又闭上眼睛,孟郁在他的旁边则全身紧绷了起来。
  这个城市里面有很多快速轨道,里面的地面是用特殊的材料制造而成的,车轮在上面的摩擦力是在外面地面上摩擦力的十分之一,三十分钟的地面车程,里面只需要三分钟。
  但是轨道就是轨道,即使他的宽敞的,也是全黑的,进去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虫洞,车子向前开着就像开往是深渊。
  这轨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行驶的,有钱人算一个,杨达在前面出示了通行卡,就把车开了进去。
  整个轨道里面就他们一辆车,孟郁听不到声音,车里也很静,整个空间很黑,只有前排有些模糊的车灯。
  孟郁呼吸有些控制不住地急促起来,心率狂飙,他下意识地用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额上的头发不一会儿便让冷汗津湿彻底。
  年少的经历噩梦一样缠着他,他似乎是感觉到了每次父亲发怒时的毒打,脑袋里一根弦紧绷着,眼前一阵一阵发黑。
  孟郁动了动手,一口咬在自己的手指上,疼痛让他清醒了很多。
  他辛好没有逞能开车,要不现在他肯定没法控制车,然后撞上了墙壁,和郑其华还有杨达死在这里面。
  孟郁已经尝到了血腥味,他放过遭殃的手,太安静了,四周太安静了,他需要声音,现在已经顾不得杨达到底在不在前面开车了。
  “郑总……”孟郁的声音里面全是希冀,像是他叫的那个人,是他濒死前抓到的一根稻草,一根浮木。
  郑其华感受到了声音里面蕴含着的情绪,他睁开眼睛,扭头看向旁边的人,车里的灯没开,故而很暗,郑其华看不清楚旁边的人,但是能感觉到人缩成一团,呼吸有些不对劲。
  他凑近一点,“嗯?怎么了?”
  孟郁莫名有些被安抚了一下,他没有回答郑其华。
  郑其华等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事,正要撤走身子,孟郁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
  两只手指头紧紧地捏着,很用力但是又很小心翼翼。
  孟郁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抓住一个东西,“郑总……”
  郑其华皱了皱眉,打开了车里的暗灯,孟郁先是吓了一跳,然后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理智也渐渐回笼,有了光之后,身体和心理上面的压迫感顿时散了个干净,他把受伤的那只手往后面藏了藏,所幸不是离郑其华近的那只手,他并没有发现。
  郑其华此时已经直起了身体,看到孟郁时语气里有些紧张,“你怎么了?”
  孟郁脸色惨白,脸上汗津津的,神色看着很是疲惫。
  孟郁张了张口,声音有些哑,“没事儿,可能是昨天没睡好。”
  杨达简直要好奇死了好嘛,从孟郁叫郑其华第一声开始,他就控制不住地朝后视镜里面看,但是由于后面实在是太黑了,根本看不清楚任何情况。
  开了灯之后才看清楚,他这时才发现孟郁是真的有些不舒服,他从后视镜里就看得出来孟郁的脸色不好。
  郑其华低头翻了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瓶水来,递给孟郁,“喝点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