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抑制剂也可以!【豪门世家】──破墨淋漓

时间:2020-09-08 08:54:50  作者:破墨淋漓

 

 
 
  文案:
  孟郁装beta进了一个不收omega的公司当总裁助理。
  出差的时候,发.情了,他和总裁就地把事儿给办了。
  他的总裁——郑其华,一个讨厌omega的男人。
  事后
  孟郁想:总裁当时神志不清,一定以为自己做了个春梦,我马甲还能穿穿。
  郑其华想:助理心理脆弱,告诉他会不会把他吓跑?
  *
  一日,他撞见助理红着脸腿软地靠在墙上,周边的信息素腻的要死。
  他附身摸了摸助理后颈发涨的腺体,“作为隐瞒我的惩罚,给你个选择,选我还是抑制剂?”
  “抑制剂……也可以!”
  郑其华一口咬上,“是吗?”
  1v1.he
  【关于本文】受因为个别原因从十七岁之后便没有发情期,遇到攻之后才开始发情。
 
  
 
 
第1章 00001
  “吉祥物,吴姐让你今天穿这个,新上市的。”
  孟郁两只胳膊肘,正撑着衣服下摆往上掀,小麦色的腰身已经显露了出来。
  白色的T恤刚越过了头顶。
  闻言抿了抿唇,在人进来之前,又把衣服套回了身上。
  同事人没到,音先到,话音刚落就推开了更衣室的门,猴子一样溜了进来。
  “给衣服,对了,她还说让你去隔壁护肤品那儿做一下脸,化个淡妆。”同事一边说一边打开自己的柜子,旁若无人地换衣裳。
  孟郁回头看了他一眼,人一会儿就脱光了。
  孟郁拆开了包装袋,这里本来就是更衣室,他之前也不是没有和别人一起换衣服,只是每次都有些不舒服。
  大抵是世界上所有的omega都不喜欢把自己暴露在人前,孟郁也一样。
  雪纺白衬衫,西装裤,一动还飘,肉色在上衣下面隐隐绰绰。
  孟郁抿了抿唇,他不喜欢这件衣服,很不想要穿着它,只是他一个店里的模特,容不得他喜欢不喜欢。
  他快速地换完,同事回头还冲他眨眨眼,“真仙了,好看。”
  孟郁身高腿长,虽然是个omega,但是性征并不明显,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被领导选了做店里的模特。
  桃其广场店多且杂,孟郁工作的地方偏僻。
  要不是他领导眼毒,挑了他这个吉祥物当着模特,现在估计服装店已经关门了。
  他们的这个换衣间还是保洁室清理出来的,地方小,更是在桃其广场和淘淘商城夹缝里生存。
  辛好里面亮堂堂的,要不孟郁还真的不敢进。
  孟郁正低头收拾自己雪纺衬衫的飘逸衣摆,一旁的同事刚拉开门,突然大喝一声,“站住!”就跑了出去。
  由于惯性,门只剩下一个即将要关上的门缝。
  孟郁吓了一跳,匆匆把衣摆一掖,跟着人追了出去。孟郁身高腿长,长腿迈了几步,就赶到了同事的前面。
  现在是早会时间,整个桃其广场冷冷清清的,那一抹不和谐的黑色在角落一闪而过。
  孟郁蹙了下眉,桃其广场进小偷了。
  *
  郑其华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穿着黑色的衣服、帽子,头上还按了个黑色的鸭舌帽。
  看着像是一个不守法人士。
  几日前他妹妹郑陶买了一只狗,说要养着玩,郑其华看着可爱,随手一抱,便长了一身的痘,连脸上都不能幸免。
  他活了25年,被弄的没法见人,才知道了自己狗毛过敏。
  桃其广场是郑陶手下最小的一个产业,郑其华这次过来也是给个礼物就走了。
  毕竟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把郑陶23岁生日礼物往桌子上一放,就离开了。
  谁知眼看着就走出后门了,郑其华却猝不及防被人擒住,来了个过肩摔。
  强健的alpha体格自然是不怕摔的,只是也受不住这样的突然,背部接触地面的那一刻,强烈的撞击袭来,他懵了。
  条件反射似的,身体接触地面的一瞬间就弹了起来,一只手抓住偷袭他的人,另一只手直接去掐他的脖颈。
  余光看到和孟郁一起跑过来的人,转了个弯又跑回去了,郑其华意识到他们是误会了。
  误会什么,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黑,就明白了。
  可能把他当成了小偷。
  郑其华完全可以就这么停下,然后和他们说你们误会了。
  只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一个用力,把扣在怀里的人,拐到了离他很近的一个小房间里。
  郑其华算是半个公众人物,只要他露脸,蓝星明天的报纸上,准会铺天盖地地出现他过敏的照片。
  郑其华皱了皱眉,那很不好,非常不好。
  且不说郑其华一个灼华公司的总裁,工作能力如何,人是真的自恋,绝对不会允许让自己的丑照传的满星际都是。
  这个房间很暗,墙上用来通风、照亮的窗户,让灰色窗帘拉了个严严实实,整个空间黑暗压抑。
  郑其华一只手捂着孟郁的嘴巴,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脖子,把他压在门上,面对面,声音沙哑地警告道,“别动。”
  孟郁只就觉得呼吸发紧,一时间他只觉得天旋地转了起来,赶忙闭上了眼睛,极力去听耳朵边旁人的声音。
  “你先听我说,”郑其华这次过敏不是轻的,嗓子都肿了,声音沙哑的,像是在嗓子里灌了铁锈。
  “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过来找个人,这样,我一会儿先放开你,你别喊也别动手。”
  孟郁耳朵里浅浅地嗡鸣着,听一段话漏几句,根本没听清楚郑其华在耳边说了什么,听到他要放人才点点头。
  郑其华松了手,孟郁睁开眼睛,这个封闭的空间一直在磨着他的神经,再不出去他可能会崩溃。
  孟郁猛地抓住郑其华的手腕,生怕人给跑了,他手指有些微颤,把人朝门口拉了一下,“出去。”
  郑其华抵着门,“抱歉,现在不能出去。”
  孟郁抓着人的衣服,身体微微颤抖着,黑暗像是一个巨兽一样,要把他一点一点往里吞,这个过程是极度痛苦的,“如果,你没有拿东西,必须,出去配合调查一下,才可以……放你走。”
  郑其华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他上前一步捂着人的嘴,低声道,“别说话。”
  孟郁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一点一点坠入谷底,不是他,这么多脚步声不是他,虽是这么想的,却越来越颤抖。
  郑其华感觉人过去了,正要松手,再说几句,只觉得身上一重,孟郁直接趴在了他的身上,软在了他的怀里,没一点支撑力的孟郁还有下滑的趋势,郑其华急忙捞了一下人,以防他滑到地上。
  他发楞地看着这一切,有些不知所措,他刚刚有一瞬间确实有把人打晕的想法。
  但是眼前的人突然晕倒了,这让他着实奇怪。
  清洁室里面不是非常黑,只是有些灰暗。
  孟郁坐在地上头抵着墙向右、倾斜着,脖子上白皙的皮肤大片显露了出来,
  耳后根的红痣清晰可见,脖颈后也凸出来一点。
  郑其华眯了眯眼。
  他不否认,这个人的线条很美。
  他检查了一下倚在墙上的人不是突发病,看了他几眼,犹豫再三,拉开门出去了,走的时候故意把门打开。
  郑其华在上了自己的车之后,把墨镜拿下来,并没有着急走。
  他食指轻轻地敲了几下方向盘,想了一会儿便拨通了一个号码,
  “林娜,给我调一份桃其广场所有员工的资料,”说完他顿了顿,“包括临时工。”
  alpha有着天生的控制欲,郑其华更是喜欢掌控全局,因为他是食物链顶端的那类人。
  变量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他当然要时刻关注,万一某天自己的照片出现在星际报道上,那可就晚了。
  *
  孟郁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唤醒的,一睁眼就是昏暗的小房间,顿时屏住呼吸,耳朵极力地去听四周的声音。
  保洁室后面的窗户是开着的,窗外的风把窗帘吹地飞了起来,房间里顿时明亮了很多。
  门虚掩着,露出一条门缝。
  孟郁撑起发软的身体,拉开门走了出去,他身上出了一层细汗。他低头看了一眼号码接通,声音里还有些抖,“喂?”
  “你是我最完美的艺术品……”
  孟郁蹙了下眉,“空森?”
  随即电话便异手了,“打扰了孟先生,少爷一直阻止他给你打电话,没想到还是打了过去。”
  孟郁嗯了一下,“你少爷最近怎么样?”
  “医生说恢复地很好,精神状态也正在恢复,不久之后,另一个他会彻底消失。”
  孟郁也知道他朋友的情况,人格分裂症。
  “好,什么时候空森想给我打电话了,不管是他还是他,都不是打扰。”
  “好的孟先生。”
  孟郁挂了电话,坐在了旁边休息用的椅子上,刚刚那种灭顶的窒息感已经没有了。他低头抚了抚裤子上面的褶皱,起身去了自己工作的服装店,大多人已经去开早会了,趁着没人脱下西装裤熨了一下,又穿在了身上。
  刚刚那个人的信息素的味道还围绕在鼻尖,他摸出一瓶空气清新剂在空气里喷了喷。
  空气清新剂有和信息素反应的成分,这么一圈喷下来,自己身上刚刚占染上的信息素就没了。
  本来就淡淡地染了一点,一喷就没有了。
  同事已经把警察找了过来,他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了解到没少东西,是误会了,跟警察道了歉,继续工作了。
  桃其广场下班很晚,十点半孟郁下班的时候,递给吴秋一张请假条。
  他想明天去看看他那个朋友。
  回到同租房的时候,另外的两个室友还没回来。
  孟郁开门的那一瞬间,房间里信息素的味道顿时倾泻出来,那是两种信息素成熟味道的混杂,直向走廊蔓延,浓地都要呛人一个踉跄。
  他退后一步,还是皱着鼻子进来,打开了窗户。
  他的室友里面有一个是omega,这整个屋子应该是他的杰作。
  beta是闻不到信息素的,这一片贫民区几乎都是beta,他有时候根本不压制,释放地有恃无恐。
  孟郁也没想提这个,即使闻得到味儿,他也没打算让室友收敛。
  这些味道不妨碍他就可以了,相对于嗅觉的难过,他其实更不想解释他为什么可以闻到味道。
  他在别人眼里一直是个beta,他也不想让其他人问他为什么能闻到味道。
  一旦这个事情摊到面上说,他都会觉得万分麻烦。
  他真的不想回忆。
  市中心楼房高低不均着往四周蔓延,整体一个立体的“凸”型,高处灯火通明,底处漆黑一片。
  底处的漆黑一片,可能是家家熄灯,也有可能是因为供电不足。
  在孟郁这儿,前者不可能,后者有待商榷。
  小阁楼年久失修,孟郁那间唯一亮着的卧室,灯熄灭了之后,整个住户区陷入一片漆黑。
  在这如墨的黑暗中,他缓缓地睁开了眼,克制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耳朵也费了些力气去听外面的声音。
  摸了手机、打开手电筒、起身去开了窗户。
  做完这一切,他转身,感受着后面潮湿的空气钻进上衣,孟郁拖拉着拖鞋,把屋里的手电、太阳能灯,全部开了个遍。
  做完了这一切,他坐在床边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然后抬起眼看向那些灯。
  动了动手指,往手机上打字:【房医生,明天有空吗?
  我是之前向你咨询过的非典型幽闭恐惧症的患者,有一些问题需要问你。】
 
 
第2章 00002
  心理医生下午有空,上午孟郁打算去疗养院看看。
  打着车到郊区这家疗养院的时候,是上午八点,他什么礼物都没拿,手里揣着一张纸,是医院的检查单。
  孟郁知道这个东西比任何的礼物,都来的让他朋友兴奋。
  空森和他是发小,因为父母是做一样的工作的,他们两个的关系很亲近,兴趣也相投。
  空森对于基因染色体那一块天赋是逆天的存在,17岁他高中毕业辍学,空森已经是国内一流医大一名大三的学生。
  也正是因为年少出名,天赋绝佳才受不住失败,只因为一次实验的不成功,空森就精神崩溃,硬生生把自己撕裂成了两个人,住进了这所疗养院。
  疗养院地处郊区,绿化很好,也很安静。
  孟郁过来的时候,空森坐在落地窗那儿看云,看他进来了笑了笑,“昨天他给你打电话了?”
  孟郁点头,“嗯,过来看看。”
  空森招待他,“坐吧,手里拿着什么?”
  孟郁递过去,“化验单,他应该挺想看的。”
  空森顿了一下,接化验单的手一颤,双眼灼灼地看过来,声音里几近痴迷,“艺术品你来了啊?”
  孟郁看了他一眼,眼前人的第二人格出来了。
  空森是混血,鼻子高挺,眼窝深陷,身材很好,没出事之前是个万人迷的alpha。
  他一个医学家,倒是比有些明星还要出名。
  孟郁是个omega,要是平常他被人这么盯着,人估计早就被他打趴下了。
  他现在却丝毫不在意,因为空森也不是痴迷于他的身体。在他朋友的眼里,他知道他只是一个作品。
  一个全世界只有一份,并且目前为止已经成功的作品。
  他从omega没有任何副作用地变成了bate!
  这种事情本来就很无法想象。
  空森因为孟郁是朋友,擅自改造身体又有对应的法律,就一直没对外公开,但是这无疑是他最大的成就。
  比那些鸡毛蒜皮的实验,更令他激动。
  孟郁待了一上午,下午的时候出了疗养院打了个车,去了一家私人诊所。
  心理医生是按小时收费的,问了一圈的问题,孟郁出来之后银行卡里都空了半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