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有一座随身监狱【情有独钟】──抽骨磨刀

时间:2020-09-08 08:53:52  作者:抽骨磨刀
  鲜明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道:“特别想。”
  赵奇秋顿时笑了,可这一笑像是激活了什么开关,鲜明楼猛然上前,一下连人带棉被扛了起来,进屋还反手咣的关上了门。
  起床没有两分钟,又被扔了回来,下一秒身上一沉,眼前一暗,唇上一热,双手被另外一双手紧紧攥着,赵奇秋只来得及发出一个短促的音节,就脊髓发痒,脑袋一热,不知今夕何夕了!
  混混沌沌中,赵奇秋隐约想到:亲一下都没完没了的,这以后可……?
  差一点把持不住的时候,门被小心的敲响了:“那个,赵哥……你醒了吗,外边儿昨天就来人啦,还有专找你的!”
  “咳……醒了!等我一下!”
  终于能起床了,赵奇秋躲闪着身后鲜明楼灼热的目光,想起来问:“我怎么回来的?”
  鲜明楼此时心情必然绝佳,因为他竟然笑了一下,才道:“你出去就知道了。”
  赵奇秋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等他收拾整齐,和鲜明楼一起穿过小院时,无意中向旁边屋里瞄了一眼,没想到透过院内的窗户,就看到一个鼻青脸肿的人,被拷在另一边的防盗栏杆上。
  脚步一顿,赵奇秋终于想起来了:“他到底怎么找来的?”
  “传统方法。”鲜明楼面不改色道:“因为严重妨碍公务,已经把他逮捕了。”
  想起村民之前疯狂联系警察局,还给自己拍了照片,赵奇秋恍然大悟:“可别让他跑了。”
  这个杀千刀的,趁自己失忆竟然……呃,表白这种事,还是不要告诉鲜明楼的好吧?不然总觉得鲜明海活不过明天。
  鲜明楼眼中再次浮现几分笑意。
  往屋里多看几眼,赵奇秋又突然觉得鲜明海也不是很惨的样子,进去补几脚还是可以的……
  当然,现在有更重要的事,他只能勉强放弃这个念头,等两人一到房前店里,赵奇秋顷刻间就收获了数不清的复杂目光。
  老板娘丽丽更是收回了要拍他肩膀的手,转为了和他重重握手:“赵儿啊!我以前不知道你的身份,呵呵……那个,你饿不饿,我给你呼了肘子呦……”
  四周平时常见的大爷大妈,此时看着他的眼神都变得如此慈爱,还有胆子小一些的,远远露出了敬畏的神情,尤其是李高首,竟然也出院了,这时候甚为激动的盯着他,胳肢窝还夹着两瓶六粮液,一见赵奇秋,登时跃跃欲试的扇动手掌,拍了拍酒瓶。
  赵奇秋刚出被窝那点热乎气顿时都没了。
  突然门帘被掀起来,一阵刮脸的寒风吹进屋里,很快又被烘热了,赵奇秋和进来的孙建航大眼瞪着小眼,相互看了半天,孙建航道:“你好?”
  作者有话要说:  小贴士*来趄:来客人
 
 
第175章 秋名山上坟头稀
  赵奇秋上前两步,一把推着孙建航又出了门。
  出门才发现,外面热闹的不得了,新建局的保姆车一溜排开,把路整个占满了,拐角还有。
  末尾几辆救护车更加吸睛,来往穿梭的工作人员,每人手里提着两个保温箱来回搬运,看那苦恼又小心的模样,不难猜测里面是什么,甚至其中两名年龄不大的女孩,怀里已经抱着厚实的婴儿包被,里面隐隐有哼哼唧唧的声音传出来。
  孙建航看他神色,顿时长出一口气:“你恢复记忆了?”
  赵奇秋艰难的点头:“你怎么来了?”
  “废话,”孙建航一瞪眼,开始掏香烟:“全国都在抢着找你,现在找到了,我能不来吗?我不来,等你被留在东三省,我海京找谁哭去?”
  觉察四周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小卖店儿的窗户更是被挤满了,赵奇秋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
  谁知孙建航比他还惊讶,哦了一声:“你不知道啊,昨天,你被那只福瑞亲自送回来,当时大中午的,天全黑了,老百姓都吓坏了,还是下午我跟着车队过来,专业人士给他们解释的。”
  赵奇秋眼前顿时闪过曾经那条黑鱼起飞,遮天蔽日的模样,又想到这次见面,对方那花开遍地的招摇,游来游去的姿态,明明就是一只格外喜欢抓马的鲶鱼。
  赵奇秋嘶的吸了口气,再回头看窗户后头对着他嘿嘿直笑的老板娘,心说好的,我的一世英名就这么……
  这次孙建航只是蹭车来的,工作的事还是他们本地新建局的去办,所以下午其他人还往林子里钻负责往医院转移混血儿,孙建航已经抓着赵奇秋,让他跟总局来一场视频会议。
  “孙大哥,会我就不开了,”赵奇秋干笑道:“我就坦白从宽,知道什么情况,都告诉你就得了,你替我转达吧。”
  孙建航一想,再看赵奇秋被这村民们铁锅烂炖一通喂养,比以前终于好一些的脸色,掏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说道:“行吧,那后续我都替你出面处理,你说吧。”
  赵奇秋看了旁边的鲜明楼一眼,这才喝口热水,组织了一下语言,道:“那天,我押送李左车去了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很远,赵奇秋顺着祖师爷给的佛光路引不断往前,等佛光终于消散,赵奇秋四处一看,已经到了一个云雾飘袅、佛音潺潺的地方,往深走没多久,又出现秀美大川、近处大大小小各色潭水罗列,仰头身边绿荫如盖,脚下无影,远处花团锦簇,遍地静思的生灵。
  一名完全符合他想象模样的青年,正身披宽松的袈裟,像模像样的盘腿坐在树上等他,直到赵奇秋走近,眼睛才勉为其难睁开了一条缝,狭了他一眼。
  赵奇秋行完礼,头顶“恩”了一声,说道:“你以罪人之身继续持戒,直至五百年期满,可有话说?”
  赵奇秋回答:“没有。”
  头顶就哦了一声,赵奇秋听动静抬起头,头顶青年盘腿的坐姿已经翘成了二郎腿:“行了,那你把他留下吧。”
  赵奇秋眼观鼻道:“祖师爷答应我……”
  “这件事,那可说来话长,”祖师爷的腿在空中悠闲的荡了荡:“每万万年,传说中一场劫难,灵气倒灌入其他两界,上界天神难免陨落,都要被……”祖师爷指了指上方:“打入轮回苦修。”
  “万万年何其漫长,于吾辈也只是个传说,但天庭早已防患于未然,将天地间的灵气收集起来,不想这次出了纰漏,保存天地灵气的法宝被老君疏忽倾倒,灵气一泄而空。天宫被灵气浸润,迎来了神雷,足足劈了七七四十九天,将上界捅了个窟窿,自此灵气都流到下界去了……你懂了吗?”
  赵奇秋直言:“不太懂,那李左车,是将功赎罪去了?那些门又是做什么的?”
  “不然,”祖师爷抬眉:“他啊,定然是领命前往,想要将天地灵气重新收集,北天门就是因此被他带了下去。”
  所以那些门,果然是想吸干现世的灵气,但这样做有用?现世难道就真能恢复的和从前一样?
  “那黑匣子呢,是他在下界的肉身?”
  “黑匣子?”祖师爷想了片刻,才恍然大悟:“转世可是来不及的,那定然是他定下的奴仆,夜叉一族早已经上了灵山,也不知道那小神哪找来这一个附体的肉身,管他作甚,这也是天意!”
  之后赵奇秋又问了几个问题,得知全部真相后,恍惚一阵,这才从狱中提出李左车,准备回去。
  “可以,我也不留你,今时不同往日,如今下界可是个攒功德的好地方。”
  随后祖师爷一声“去”,赵奇秋就浑身一松,倒飞起来,空中头昏脑涨的被迫翻了两下,还偏偏听到祖师爷的笑声,也不知道飞了多久,他整个脑袋都被搅和的浑浑噩噩,这才“嗤——!”一声,狠狠砸进了厚厚的雪堆里。
  “……就这么?好几个月?”孙建航瞠目结舌:“还失忆了,你这个祖师爷,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赵奇秋摸摸鼻梁。
  总之事情是这么个事情,孙建航听完,关了录音,也说起了赵奇秋失踪后发生的事情。
  赵奇秋:“……”不是说好不开会的吗局长?
  “……小钱听了你的话,现在还守着门。门也没了动静,民众都习惯了,现在天天去和龙君合影,还用无人机拍照,龙君看起来睡着了,但局里也怕他不耐烦,你还是快回去吧。”
  “……”
  又说到黑匣子的遗留产物,黑匣论坛,现在越做越大,又因为黑匣子最后的“坦白”,导致现在数量可怕的民众,每天上下班路上、休息放假,都在四处寻找赵奇秋的踪影,论坛上还有富豪给的“赏金”,他一个看监狱的,如今简直比最贵的通缉犯还要热门。
  “听说你哥给的打赏才是最高的!”孙建航呵呵一笑,看着赵奇秋不安的挪了挪屁股,才道:“……另外这些门呢?你打算怎么解决?”
  “必须解决?”
  “必须而且最好立刻马上,”孙建航头疼不已:“城市规划都不好做了,市长天天约我……哦,这里也有一扇门,不然你现在就试试吧?不然以后还得再跑一趟。”
  在孙建航的怂恿下,赵奇秋无奈到了院子里,好在现在四周没什么人,赵奇秋也是恢复记忆后第一次感应监狱和灵气的存在,片刻后,他遥遥望向远处森林中屹立不倒的北天门的影子。
  心里当然也是挺讨厌的,毕竟就因为这扇门,自己连葬礼都大办了一场。
  那擎天的巨门赵奇秋也有些看腻了,终于,他凝神屏息,耳边渐渐响起锁链碰撞的清脆声音,带着深远的回音,从脑海中逐渐转移到了现实。
  孙建航在旁边倒抽一口凉气,盯着远处道:“出来了,出来了……好大的监狱!”
  赵奇秋一噎,心说怎么从你嘴里出来,跟生孩子似的,就听远处森林里鸡飞狗跳,无数影子一跃而起,惊恐的喊叫着向远处飞去。
  等他自己抬眼,就看到一个比北天门还要大的影子,伫立在后面,悄无声息的笼罩了北天门。
  那阴风从更大一号的门里吹出来,无数松树尖顷刻间海浪般朝一个方向涌去,波澜不定间,所有看到这幅场景、感受到那扇传说中监狱大门的人,无不浑身僵硬,心中空荡荡的恐惧。
  孙建航心说,怪不得提起这座监狱,妖类都要变脸色,这……换谁谁不怕啊!
  “开始了,”赵奇秋话音刚落,下一秒,无数粗的不可思议的巨链,猛然一齐从监狱门中涌出,一阵回荡在天地间的铁石交击声后,本以为会直接穿透大门的锁链,死死的捆绑住了北天门的虚影!
  赵奇秋的脸色也有些不好,但还算有余力。
  肩上一热,赵奇秋往旁边看去,就见鲜明楼的手落在自己肩上,默默的予以支持。
  赵奇秋点了下头,不由闭上了眼,而外界,一声声钢铁扭曲的巨响,从深深的地下传出,但无论多大的声响,众人都能清晰的看到,那门梁上的锁链,在一点点的收起,将北天门向监狱那深不见底的黑暗中拖进去。
  一寸寸、一点点,十分钟后,赵奇秋额头冒汗,被一只手轻柔的抹去,轰然一声巨响,监狱门重重的合上,北天门竟然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风吹的急,孙建航重重打了个寒颤,心想乖乖,也不知道是哪个门更恐怖一些。
  四下一片寂静,赵奇秋胸口起伏,旁边称职的男保姆立即又送上了微烫的纸杯:“累了?喝点水。”
  赵奇秋轻松收回监狱,接过水杯,看了鲜明楼一眼,忽然调侃:“还挺孝顺。”
  鲜明楼目光在他脸上贪婪的逡巡:“应该的。”
  “……”
  赵奇秋轻咳一声:“脸皮也挺厚。”
  “不用夸我。”
  “……”
  鲜明楼微微一笑。
  鼓掌声忽然响起,起初稀稀拉拉,随后越来越激动,赵奇秋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院边缘站满了人,有熟悉的村民,也有新建局的人员,有人拍手拍的脸都红了。
  赵奇秋一时也有些不好意思,正要躲回屋里,只听当啷啷一声,惊的众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后知后觉的小卖店儿老板娘,目瞪口呆的望着天边,脚下是不小心扔了的铁盆。
  “咋滴啦,没啦?”李丽丽左顾右盼:“咋回事儿啊?我搁里屋整洗衣机呢,也没尔护啊!这都是啥表情啊?”
  好不容易,李丽丽明白了一些状况,捡起盆,看向赵奇秋的时候露出迟疑,最终来了一句:
  “那锅里肘子,还吃不吃啦?”
  赵奇秋不由看向鲜明楼,与后者相视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  小贴士*没尔护:没注意,没在意。
  【撒花~~正文完结!!】
  一年了,期间作者经历了人生重大的转折和变化,这本书也成了作者的精神支柱与生活支柱,真心感谢陪伴到现在的读者朋友们!!
  这里烦请大家收藏一下我的预收文《碰我超痛的》,现在满脑子都是这篇文,过几天就会开,而且已经有存稿了,这本会日更,三百六十度转圈圈感谢大家的捧场!
  之后《监狱》还有番外掉落,求一波《监狱》的五星好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大家,合十,鞠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