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大魔王的退休生活【无限流】──镜吉祥

时间:2020-09-08 08:50:12  作者:镜吉祥

 

 
  文案
  时玖隐藏身份来到另一个世界,改头换面,封印力量,找一份朝五晚九的普通工作,满心欢喜可以过上梦寐以求的退休生活。
  结果刚在办公室趴着睡着,就被拽入一个奇怪空间。
  「欢迎玩家来到噩梦世界,新手关卡正在开启中……」
  说好的普通世界呢?
  说好的退休生活呢?!
  休想让他放弃浑水摸鱼的幸福咸鱼人生!
  ----
  本文主角有1/4魅魔血统,退休后开始放飞自我。
  本文主角有将敌人/阿飘做成武器收藏的嗜好。
  
 
 
第1章 
  放着悠扬音乐的酒吧里,灯光显得有些醉人。
  没有喧闹的声音,没有扭动的舞池,大多是朋友间的谈笑,和偶尔暧昧灯光下眼神的交流。
  时玖走进酒吧的时候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他穿着款式老土而且偏大的白衬衫和黑色裤子,但身材纤细,有些凌乱的及肩长发衬托那张如同尘世妖精一样的脸,再加上衬衫的好几粒扣子都被解开,露出他精致的锁骨处和一片酒吧灯光下依旧显眼的白皙,有种几乎令人窒息的雌雄莫辨美感。
  但时玖好像根本看不见那些赤裸裸的眼神和一个个向他走过来的身影,他只是深呼吸了一下,表情认真地直视着前方的某一处。
  在看到原本坐在那里的颀长身影从卡座起身,向酒吧深处走去后,时玖就毫不犹豫地跟了过去。
  他身体里不知被禁锢了多少岁月的魅魔血统正在疯狂地叫嚣着,这份四分之一的血统来自时玖从未见过的外祖母,一直以来都被他硬生生用力量压制着,没有被任何人知晓。
  但现在时玖不想忍,也不用忍了,因为他已经放弃了过去的身份,放弃了黑金石的荆棘王座宣告退休,他今天走进这家酒吧就是因为发现了一个从头到脚都很合口味的人类,所以情不自禁地跟了过来。
  他对从小严格约束他的母亲发誓,他就浅浅尝一口,一口就满足了!
  绝对吃完就跑!
  看到他尾随的那个人起身走进酒吧深处,时玖也向里面走了几步,走廊里灯光昏暗,普通人恐怕只能看清楚人影的轮廓。不过时玖却能够清楚地看见,他看中的那个人类就站在走廊的尽头,就像是一直都知道有人跟随,所以特地站在那里等待一样。
  身处昏暗光线下,时玖原本墨色的眼睛里似乎有鎏金闪过。
  “是你一直跟在我们身后?”时玖的正前方传来一个磁性的声音,“你的目标,是我?”
  曾经经历过各种大场面……甚至是战场的时玖,也不得不承认内心深处涌现出一种莫名的紧张感,连原本没有必要的呼吸都变重了些。
  对方直接向时玖走了过来:“无论你想做什么,我劝你现在就离开这里。”
  时玖一直觉得就算对方比他高很多,也终究只不过是普通的人类,但此时此刻眼睁睁看着对方身影逼近,时玖竟然久违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可能的压迫感!
  “如果不离开呢?”就算已经在某种意义上退休,但时玖绝对不可能在人类面前示弱,他只是面露笑容,伸长手臂环住了这个人类的脖子。
  因为身高不够还偷偷踮起了一些脚尖。
  时玖自认为是在用主动表达自己的强势,但这样的画面看着更像是他整个人挂在了对面人类的身上。
  被切换出来的四分之一魅魔血脉以及魅魔独有的迷情花香味瞬间爆发出来,就连时玖自己都有一种迷迷糊糊喝醉了一样的感觉,但被他“逮”住的人类眼神却依旧十分清醒,只是呼吸声沉重了一些。
  越是离得近,越是显得时玖那张脸妖孽得犯规,在醉人的迷情花香中更是如此。
  “你想让我做什么?”磁性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
  “不用你做什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流淌在我的血脉里。”时玖的手顺势下滑,隔着薄衫感受这个人类的身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懂接下来要做什么。”
  时玖的声音带着某种不知名的口音,但在这个时候却像是惑人的呢哝。
  “那你要做什么?”对面的呼吸更重,声音更低沉了。
  “我……”时玖轻抚的手突然停下,漂亮到妖孽的脸上露出一丝茫然,“你,你等一下,我的血脉很快就会告诉我怎么做。”
  血脉在这方面倒是没有反应,只有放任血脉爆发而受到影响的时玖一边难受一边贴向对方有着奇怪寒意的身体,兴奋到颤抖地低下头,声音近乎呢喃:“你知道要怎么做吗?”
  “……”
  时玖紧贴着对方的身体在这个时候变得越来越烫,对那个人类身体上下摸索的双手动作也变得毫无章法,还没等所谓的血脉告诉时玖该怎么做,他就被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类直接抱了起来,然后被带进走廊深处的某个房间。
  有着厚厚隔音墙壁的房间,在门被锁上之后就再也没有发出声音。
  一夜过去,当那扇门再被打开的时候,时玖发梢还带着刚刚淋浴过的水汽,满是褶皱的衬衫扣错了扣子,就这么光着脚拎着鞋子从那个房间走了出来,身后拉着厚厚帘子的房间里隐约可以看见有些凌乱的大床和昏睡着的人类,匀称的肌肉虽不夸张,但一看就蕴藏着持久的爆发力。
  “吃饱喝足”的时玖有些不舍地看了一眼身后房间里“享用完”的“食物”,但还是下定决心当断则断,趁着床上的“食物”一时间醒不过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酒吧。
  沿路的走廊似乎是类似贵宾通道的地方,走廊两边的房间都标注着“贵宾休息室”字样,现在都紧闭着。也许是因为白天不营业,时玖在走廊里什么人都没有遇见,很顺利地躲进了最近的洗漱室。
  在洗漱室超大镜子的映照下,时玖衬衫下各种暂时无法洗掉的印记显露无疑,
  时玖深呼吸了一下,从老旧裤子的口袋里找到一副大框眼镜和发绳,将及肩的头发随意扎了一把后戴上眼镜,又在难看的平光镜上丢了好几层混淆术,就连镜子里的人影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最后时玖才穿上鞋子,把老土衬衫的扣子重新一颗颗扣好,连最上面的一颗都没有漏掉,把自己裹成严严实实的样子,镜子里的人顿时看着木讷老实了起来,再也看不出半点妖孽的模样。
  “完美。”
  确定镜子里的人已经模样大变之后,时玖才穿好鞋子从洗漱室走出来,穿过未营业空无一人的酒吧,一步步靠近只有用会员卡才能打开的酒吧大门,然后只是指尖轻轻碰触门锁,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酒吧。
  走在清晨的街道上,在早高峰的人群中穿行,时玖此刻的外形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或者说根本没有人将视线落在现在的时玖身上。
  在离那间酒吧越来越远之后,时玖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一件事情——
  以他的能力,那个人类究竟是怎么发现他一直尾随着的?他真的是普通人类吗?
  想了一会儿,时玖还是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毕竟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是对时玖身体里魅魔血脉的一次放纵,是第一次,也应该是最后一次,感觉很棒,很满足,这就够了。
  那个“食物”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是不是普通人类对时玖来说都不重要了。
  “你今天来得可比老师和学生都早。”
  时玖来到现在工作的那所高中后,学校的门卫就站在紧闭着的校门旁对他打了声招呼。
  他虽然在高中工作,但自认不可能为人师表,所以最终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图书馆管理员。
  简单地打了个招呼,时玖穿过早晨空荡荡的学校,直达教学楼顶楼的学校图书馆。
  比起对图书馆各种小说故事书充满好奇的小学生和初中生,比起对图书馆和自习有着求知欲的大学生,高中的图书馆存在感实在薄弱得多,再加上每个班都有图书委员,图书馆轻松的时候可能一周绝大部分时间都处于闭馆状态,简直是时玖梦寐以求的退休生活。
  为了在这个世界自由行动,时玖此刻的体质并不强横,再加上昨天晚上的食物又好吃又卖力,时玖刚走进图书馆就有了疲惫的睡意。
  “叮咚。”
  刚准备闭目养神片刻,他放在另一个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给他发消息的是图书馆的另一位管理员,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年纪轻轻已经爱上了这份悠闲的工作。
  [今天有市里的会议,俺就不去上班咯,图书馆拜托啦!]
  学校的图书管理员虽然很闲,但平时各种各样的会议培训也很多。时玖并不习惯这些会议培训,他那位可爱的同事倒是很喜欢借着会议到处跑,培训结束后还能去附近的商业区买买买,和时玖形成了完美的互补,简直是梦寐以求的搭档。
  再加上身体真的已经陷入疲惫,时玖趁着还没上班就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却迷迷糊糊地直接睡了过去。也许是昨天晚上的“食物”太优秀,时玖就算是在梦里都忍不住回味昨晚的各种画面。
  母亲大人说得没错,遇到合适的对象真的是一件愉悦的事。
  ……
  [欢迎玩家来到噩梦世界,为您量身定做的新手关卡正在开启中。]
  半睡半醒中,竟然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又是电脑里胡乱跳出来的网页游戏广告?
  时玖有些疑惑地睁开眼睛,然后就茫然了。
  他明明记得自己正坐在图书馆的办公室里闭目养神,怎么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一个车厢里?而且还是载满乘客,正在高速行驶中的地铁车厢?!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读者提到,我就解释一句,本章从头到尾都没有主角用迷情之类不正当力量迷惑攻的剧情,只提到了主角动情时的味道是“迷情花”的香味。
  可以说主角勾引攻,但不能说主角用手段,攻是自愿反客为主的,谢谢。
 
 
第2章 
  在这个世界之外,也许还存在着其它世界,也许是一个拥有更强大力量的世界。
  那个世界里,也许有两个强大种族之间永无止境的战争,也许其中一方的王因为陷入骗局而在战争中丧命,随王逝去的还有许多强大的族人和王的九个儿子。
  群雄无首的种族陷入内斗纷乱,最终被送上黑金石荆棘王座的,并不是先王剩下的九个女儿,而是先王那个被所有人忽略,甚至很多族人都不知道其存在的最小的儿子。
  从出生那一刻起就被忽略的年幼新王甚至没有正式的名字,只因为排行十九,而将“十九”作为自己的名字。精致而纤细的少年坐在荆棘中,像是被操控的人偶娃娃。
  但沉重的黑金石王冠却并没有让新王在野心勃勃的将领面前低下头,那些将领本以为扶持了一个傀儡,却没有想到他们为原本永无止境的战争带去了一位……魔王!
  新王不通政治,厌恶内斗,一开始确实弱小而普通,却渐渐在战场上令人恐惧地成长了起来,犹如深渊而来的魔,鲜红如血的双眸,一次次被快速终结的战场,比先王和所有兄长不知强大多少倍的力量,足以让所有野心在王面前臣服,也让所有人困惑——王这样的存在为什么会被先王忽略?
  也只有被称为大魔王的少年自己知道,他身上的血脉一半来自强大的父亲,另一半却来自身份是魅魔混血的母亲,一个在他们世界没有任何地位的种族。
  那个世界除了两大种族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种族,纯血之中以魅魔最为弱小,而魅魔混血比魅魔更弱,甚至越强大的种族与魅魔生下的混血越弱,有的甚至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十九”就是先王和弱小魅魔混血的一个意外产物,所以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除了母亲之外没有任何人对他有过期待,身为先王幺子却过着贫民都不如的生活。
  也只有那位母亲知道,年少的魔王和其他魅魔混血不一样,在他身体里,来自父亲的血脉和来自母亲的血脉竟然没有融合在一起,他可以在两种血脉、两种种族和两种身份之间自由切换!
  一个身份,是拥有强大力量的魔王,但进入战场前却显得弱小。
  一个身份,是没有多少力量的魅魔混血!
  在“十九”登上荆棘王座之前,母亲前所未有严厉地叮嘱他,只要坐在王座之上,他就永远不能暴露自己魅魔混血的身份。那位母亲甚至在少年登上王座之后,留下书信悄然离去。
  信中说,她想要去她父亲,也就是“十九”外公的故乡看看,还承诺她一定会在“十九”坐稳王座成为真正的“王”后归来。
  年轻的王将母亲说的每一句话都牢记在心,但在他成为战场的魔王,在他让持续了千百年战争的敌族臣服,甚至在他成为那个世界当之无愧的大魔王后,他却依旧没有等到母亲归来的身影,也找不到任何母亲的线索。
  也许就连“十九”的母亲,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真的能够坐稳王座。
  但他又等了很久……
  等到族人淡忘了战争,将领和大公谈起了政治,寝殿里的软甲和武器被山一样的公文替代,战场上的“大魔王”再也等不下去了。
  于是他决定退休,离开王座,去信中提到的“外公的故乡”看一看。
  “十九”的外婆是纯血的魅魔,外公却身份不明。但“十九”的母亲从小就教他一种神秘的语言,一种那个世界没有的语言,还有许多奇怪的知识,据说都传承自那位来历不明的外公。
  迫切想要退休的王找到了关于异世界的传闻和相关的禁术,在知道族人不可能让他离开王座的情况下,他就这么对王座毫无留恋地……跑路去了异世界!
  也许这个漫长的故事,并不只是一个虚构的“也许”。
  也许名为“十九”的大魔王,就是如今来到异世界后一心向往退休生活的图书馆管理员“时玖”。
  不过就像母亲从小教导的那样,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时玖还没过足退休的瘾,还没来得及寻找母亲和外公的线索,仅仅只是坐在办公室里闭目养神了一会儿……
  竟然就因为一个像网页游戏无聊广告一样的系统声音,而离开平静悠闲的图书馆,莫名其妙出现在了一个满载乘客的地铁车厢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