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懒汉村村长【生子】──棠梨煎蛋

时间:2020-09-08 08:48:54  作者:棠梨煎蛋

 

 
 
  文案:
  视帝王威穿越成了农家汉子王大伟,醒来发现家徒四壁,喝水都没个不豁口的碗。
  他心中大惊,连忙揽镜自照。
  “……”
  是时候为逝去的美貌哀悼了QAQ。
  好歹这身体是个村长,经营一番总不至于过得太惨。王大伟摩拳擦掌,准备在异世打造社会主义新农村,带领全村人民奔小康!
  不过……村民们好像有点不对劲?
  “刘三狗!!你再打你老婆我就要报警了!!!”
  “李二柱!!再不下地刘三狗就要饿死了!!!”
  ???
  总之一村人都懒得出奇。
  为了整文明,树新风,王大伟决定招揽一些勤快的难民。
  然而难民里混进来一个形迹可疑的“小傻子”……
  宋樰躲在难民里一直过的很好,直到有个村长跑过来乘人之危,欺男霸女,还对他动手动脚,强取豪夺!!!
  王大伟:就你这点儿演技还敢在我面前装傻!小贼!骗子!
  宋樰:我不是!我没有!你这个淫贼!!
  王大伟:……我不是!!我没有啊!!!∑(っ°Д°;)っ!!!
  党员视(戏)帝(精)村长攻X小辣椒富家哥儿受
  前期欢喜冤家,中期霸道村长爱上我,后期村长娇夫带球跑(???
  ◇阅读指南,雷萌自选:
  1,本文世界观为汉子、哥儿、女性三种性别人种,受是小哥儿,可以生崽崽。
  2,生子。
  3,主攻视角。但只是因为从攻视角切入故事比较有趣而已,不带属性色彩……
  4,攻穿越,受的爹也是穿越者,受会有一些现代思维和知识。
 
 
 
 
第1章 一朝穿越
  王威是被女人呜呜的哭声吵醒的。那声音忽远忽近,哭得他脑子一阵阵钝痛,像是有一把没有开刃的斧头,在里面肆意的劈砍。
  不过他醒是醒了,眼皮却沉得像灌了铅般睁不开,除了疼痛的头部,身体其他部位暂时也没有知觉。王威也不强求,闭着眼睛回忆记忆里最后的画面——
  他往下坠落的时候看到悬崖下是一条湍流不息的河流,可能是因为这样他并没有死,被救了回来吧。身体没有知觉,大约是刚做了手术,打了麻药?
  从那么高的地方跌落,王威可不觉得自己会幸运的毫发无损。能醒过来,就已经是他命大了。
  但接下来,王威发现自己也并没有那么想象中那么命大……随着脑海中的钝痛渐渐减弱,女人的哭声越发清晰起来:
  “儿啊,我的儿啊……你要是没了娘可怎么活啊……”
  他哪儿来的娘?
  王威是个孤儿,在福利院长大,是党和政|府将他抚养成人,从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
  福利院供他念完九年义务教育,在社会上的好心人资助下,王威又半工半读念完了高中,最后凭借一张格外出众的脸和艺术天分,被某戏剧学院录取,成为了一名演员。
  出事的时候他已经挺有名气,甚至斩获了国内某电视节的最佳男演员奖,荣获视帝称号。
  想到坠崖的原因,王威不禁在心里抱怨了几遍剧组:不拍绿布拍实景是很好,但能不能把安全措施做到位?威亚说断就断,是买的一挂就断家的钢丝吗?他可是靠脸吃饭的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思及此,他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在床边哭喊的女人还没发现,一个更加尖锐的女声已经先一步高喊了起来:“动了动了!村长醒了!”
  ……村长?
  床边的女人哭声顿了一顿:“石头他娘,俺家小子都这样了,你们还要让他当村长啊?”
  尖锐女声讪笑道:“这话说的,这村长的位置是你们老王家祖上传下来的,都传了四五代了,伟小子既然醒了这位置自然还是伟小子的。”她像是在征求周围人的意见:“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这个理儿”“没错”……居然还真的有人回答,一时间屋子里响起不少低声的应和。
  这是来了多少人啊?为什么经纪人会允许这么多人进自己的病房?他们这是在自己病房里对剧本呢??
  王威再也无法忍耐,拼尽全力睁开眼睛,却彻底愣住。
  入目,并不是他以为的病房,床边也不是他以为的哪个演员损友,而是一个陌生的干瘦中年女人,枯树枝一样的手正握着他的手,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滚落:“儿啊,你可算醒了啊,你可吓死娘了……”
  女人背后,是或坐或站的十几个破衣啰嗦的男女老少,把不大的土屋挤得满满登登,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去看木板床上躺着的王威。
  没错,土屋,墙壁上生了青苔,墙角有蜘蛛网,地上长杂草的那种。屋子大约有二十几平米,除了他身下躺着的这张木板床,就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条长板凳,板凳上居然挤挤挨挨坐了七八个人。桌子上放着一个豁了口的粗陶碗,床前的女人又哭了一会儿,回身捧起那个粗陶碗,对王威道:“来,快把药喝了,喝了就好了……”
  粗陶碗里是黑褐色的浑浊液体,散发着诡异的苦味儿,一点儿也不像咖啡或者没了气儿的可乐。
  ……不像是拍戏或者节目组整蛊,倒有几分灵异的氛围。
  不会是遇到什么邪||教了吧??
  瞧着步步紧逼的粗陶碗和一屋子紧盯着他的目光,王威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所见无一不在挑战着他受伤后急需呵护的脆弱心灵。
  就在他心态崩溃想要报警的时候,大脑中的阵阵钝痛忽然转为了刺痛,痛得王威眼前一黑,耳边嗡嗡作响,识海之中灌入了不属于他的记忆。
  虽然很少,只是零星的片段,却让王威清楚的意识到:他穿越了。
  这是一个古代世界,不属于王威记忆里任何一个王朝,但与中国古代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这具身体的原主叫王大伟,是家中独子,年初刚及弱冠。床前这个干瘦的中年女人古氏确实是他娘,而他爹十年前已经去世了。
  家里还有一个小叔,小叔……好像也死了……
  至于怎么死的,王威却一时想不起来,若要仔细去想,脑子里便又是一阵针刺般的疼痛。他现在还只得到了王大伟的一点点记忆,就连屋子里坐着的人,大眼扫过去,也只有两三个叫得出名字。
  他捂着脑袋低低的呻|吟|了一声,古氏便立刻受惊了一般放下手中的破碗,手足无措的又哭了起来。
  王威被她哭得头更疼了。
  ……果然,从那么高的悬崖摔下去,即便下面是河流,可他又不是武侠剧的男主角,要是没穿越,想必已经摔得粉身碎骨死得透透了的。
  ——生前无论拿多少奖项,受多少人追捧,坐拥多少金钱房产,一朝身死,便皆随浮云散去,万事成空。
  不过现在这情况,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侥幸逃生,白捡一条命了。
  就是生活条件也太差了点儿……王威怔怔的盯着快要朽了的房梁发了会儿呆,被眼前与零星记忆中的贫穷所震撼。
  可是作为一步步成为视帝的孤儿,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外物大部分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善,所耗费的不过是时间和坚持不懈的努力而已,唯有生命才是最为贵重。能有这一遭,是捡了一条命,得感恩,得珍惜,得知足。
  想到这里,他费劲儿的抬起自己的手,拉了拉古氏的衣角:“娘,我没事儿,歇歇就好。”
  虽然不知道因何他复生在这个叫王大伟的人身上,但既然用了他的身体与身份,便是欠了人一份因果,他自然会尽所能照顾好王大伟的家人。
  古氏又哭了。自小叔死后,家里发生一连串的事儿,她的眼泪就像是不要钱一眼哗哗的往外流,两只眼睛早已肿成了桃子。不过这会儿,却是因为喜悦而哭。
  儿子虽然依然虚弱,但说出来的话却好像比往日更能安抚人心,让她不由的信服起来。
  伴随着古氏的哭声做背景音,屋里的其他人说话了。
  依然是之前说话的那个声音尖锐的女人,王威在王大伟的记忆里暂时没有看到与她相关的讯息,却想起之前昏迷时,古氏对她的称呼:石头他娘。
  石头娘朝着王大伟笑道:“就说伟小子有福气呢,一定没事儿,这不就挺过来了吗?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接任了村长,带着咱们村的人肯定越过越红火!”
  王威也想起来昏迷时他们说的那些话,这时再一琢磨,便觉得古人真的是淳朴又善良啊。
  原主都病得要死了,却没人想着抢了他村长的位置——或许有,但至少在这屋子里的十几位乡亲,都是支持他、来看望他的。
  都是热心人儿呢!
  王威刚刚捡回一条命,心情不错,看人也带了滤镜,只觉得这一个个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村里人,都散发着单纯质朴的气质。
  ——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古氏在听到石头娘的话时,哭声又窒了一窒。
  王威觉得,自己既然穿越了,那自然要做所有穿越者都会做的事儿:利用现代知识,带领全家,乃至全村、全县、乃至全国人民,发家致富,推动社会的进步,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可以说非常雄心壮志了!
  此外,他在做演员时,就以拍古装戏居多,其中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他本身就很喜欢古代文化,喜欢古代服饰,还是个汉服爱好者。
  谁小时候没有一个床单撑起来的白娘子梦呢?可惜在现代,他作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并不能像普通汉服爱好者一样穿汉服上街,只能在拍戏的时候过过瘾,如今穿越到古代,也算全了他喜欢古代生活、喜欢汉服的心了。
  王威颇有些既来之、则安之的知足常乐的意思。
  耳边,石头娘还在自顾自道:“……过几天县衙的老爷们还要来呢,正好那时候把接任村长的文书给登记了,托老爷们给带去,也省的再跑一趟了……”
  因着记忆没有接收完全,王威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他无力的抬了抬手,打断了石头娘的大量信息输出。
  可能是这具身体昏迷许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不急于一时。”
  想了想,王威又解释了一句:“我脑子如今昏昏沉沉的,许多事都记不清了,也不知何时才能恢复。若长久不能恢复,只怕做了村长,反倒会拖累大家。”
  这是实话,虽说他有现代的知识,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如今身体还瘫在床上,怎么抓革|命|促生产?
  要是村里有合适的人能先扛起来村长的职务也是好的。反正他不拘于虚名,当不当这个村长,他都会不忘初心带领全村奔小康。
  石头娘聒噪的声音却像鸭子被掐住了脖子一样骤然断了。她将信将疑的看了看王大伟一会儿,神色又很快转为了不信,扭头看向坐在长凳上的几个年老的汉子,等他们发话。
  那些汉子明显也不信王大伟的说辞,其中一个两鬓已经白了的老汉道:“伟小子你真是谦虚了,你们王家做村长也有四五代了,个顶个的都是好村长,你也一定可以的!身子不好慢慢养就是了,却不能说瞎话骗大家伙儿。这村长之位,可是非你莫属啊!”
  王威:??这么执着于血脉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家要继承的不是村长,而是是皇位?
  ※※※※※※※※※※※※※※※※※※※※
 
 
第2章 救命灵泉
  王威被一群人围着七嘴八舌的劝说,盛情难却之下差点儿就顺嘴答应下来了。毕竟属于原主王大伟的记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接收完,还会不会再接收到。
  而他本来也打算利用现代知识,带领全村父老乡亲脱贫致富共奔小康的。既然群众希望他当村长,那有什么当不得的?这是他身为一名党|员,应该做的事情啊!
  可就在他将要答应下来之时,刚才还念叨着的属于原主王大伟的记忆,又有一些片段灌入了他的大脑。王威张了张嘴,到了嘴边儿的话拐了个弯儿,又咽了回去。
  虽然得到的讯息依然不完全,可王威已经明白了,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而面前这些看似淳朴的老乡们,也并不如他想象中的善良。
  王威是个又红又专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没错,但他也是从福利院里挣扎出来的人。
  因为物质条件匮乏,在福利院时那些还不懂事儿的小孩子为了争抢吃食和资源,过早的生出了城府与心眼儿。小孩子最是天真的残忍,王威能从那样的地方杀出一条血路来,并不是真的被人捧两句就会单纯相信的“傻瓜”。
  窥见的那一点点记忆,就足以让他对眼前的人们警惕起来了。
  “等我好点儿了再说吧。”王威扫视了一圈屋里人,语气冷淡了下来:“不说我脑子这会儿不清楚,就是身子,现在也难以起身,好不好的了还两说呢。”
  “你们要是等不及,就另选一位担当大任吧。”说完这话,王威不再管其他人作何表情,直接两眼一闭开始装死,任外头洪水滔天他自巍然不动。
  屋里的人又劝了他一会儿,见他死活不睁眼,也没有法子可想。毕竟王威说的也对,脑子清不清楚不好说,可他的身体是肉眼可见实打实的撑不住。
  再过几日粮官就要来了,怎么说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把人逼死了,至少得撑过这次税收啊!
  否则他们村没有村长,上面衙门的人会来村里让他们强行推选出村长,说不定自己就会被选为新村长……村里一共才四十户,几率还是很大的,太可怕了!
  一群人奈何不了他,站着的先走了一批。坐在长凳上的几人你挤挤我,我挨挨你,好半天才磨磨蹭蹭的悻悻离去。
  而王威则躺在床上,整理着方才新冒出来的记忆,有关于他小叔死因的。
  王家确实历代担任村长,从他曾祖父被村民推举开始,而后是祖父,然后是王大伟他爹。
  他爹死的时候王大伟才十岁,位置就传给了王大伟的小叔王成梁。
  王成梁今年三十二岁了,还没成家。家里穷的叮当响,没人愿意把闺女嫁给这个老光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