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名著]我在书中建皇朝【红楼梦】──蒲晓

时间:2020-09-08 08:46:10  作者:蒲晓

 

 
  【文案】
  本文又名《高能主角的名著之旅》《气运之子的宠夫日常》《我这么强,肯定天下第一》
  身为轮回世界的最强高手,严禹州本以为只要干掉轮回世界的BOSS,拿了钥匙就能回家,
  然而主神泼冷水:钥匙污染,失去效用,若想回家,收集功德。
  为了回家,严禹州只能穿越小世界拯救劳苦大众。
  红楼梦一场:
  作为林如海的儿子,前有豺狼亲戚,后有短命家人,严禹州考科举,搞改革,在荆棘密布的险境里拼杀出一条康庄大道。
  水浒闯一闯:
  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穿成宋徽宗的严禹州垂坐高堂,征梁山好汉,造铁血雄兵,复盛唐之势,铸九州上国。
  西游取一经:
  蛇盘山诸神暗佑,鹰愁涧意马收缰,严禹州作为西海龙王三太子,能力全开吊打诸天神佛,他收万千妖怪,依五湖四海,称海上霸主,重建山海妖荒。
  三国建功忙:
  集恶人之大成者,董贼是也,严禹州拍了拍大肚腩,穿越后定下的第一件事:减肥;第二件事:发展凉州;第三件事:续汉朝气运,复强秦风骨。
  严禹州如火如荼搞事业,兢兢业业集功德,小世界中除了阻碍他的炮灰反派,还有守护他的伴侣季盛彦一路相随,让他日子过得既精彩又幸福。
  季盛彦:我帮你扫清仕途障碍;
  我为你夺下燕云十六州;
  你要的王朝我来建立;
  我统领山海世界,只求你一人,无人敢欺。
  看似温和实际黑透了的受X看似冷酷实际更冷酷掌控欲强的攻
  排雷:1、可能会有OOC,每个人对原著的角色的理解不同,不喜欢的,点叉就好,不用特意告知。
  2、写文不易,接受合理的点评,但是不接受KY,谢谢!
  3、第一个世界是红楼,低武世界,主角的能力前期封印,后期解封。
  
 
第1章 红楼梦一场(1)
  严禹州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屋子里很安静,他盯着床顶好一会儿,确定自己真的穿越了。
  严禹州叹气,他跟伴侣季盛彦经历各种磨难,才将轮回世界的最终BOSS打败,在他们取得奖励,准备返回现实世界的时候,却被主神告知,打开现实之门的钥匙被最终BOSS的死亡戾气污染,已经失效。
  若要回归现实世界,必须想办法消除钥匙上的污染,让它恢复原样,而消除污染的方法,便是收集功德,用功德之力抵消死亡戾气。所以严禹州跟季盛彦需要重新穿越到各个小世界中,这一次他们要当圣人,做好事,获取功德。
  正常小世界的天道规则很脆弱,穿越之后,严禹州的能力被封印了大半,只有收集到足够的功德,才能慢慢解除封印。等封印完全解除,他们此间的功德才算收集完成,也就能去下一个世界了。
  严禹州举起手,瘦瘦小小的胳膊让他叹了口气,他现在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娃娃,更悲剧的是,他没有这个小娃娃的记忆。
  房间外传来一阵嘈杂声,严禹州将床上的被子拉起来,他转头,看见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女走了进来。
  看见严禹州醒了,少女笑的非常谄媚:“小少爷醒啦,头还疼吗?”
  严禹州沉默。
  大概是习惯了,少女也不需要严禹州回答,她站在床边,一边帮严禹州掖被角,一边说道:“扬州来人啦,要接小少爷过去呢,小少爷要快些好起来。”
  严禹州依旧沉默,少女絮絮叨叨地自说自话,将他想要知道的信息都说了出来。
  他从少女的话中,提炼出一些信息:原主姓林,生而亡母,不久之后父亲也病死,他被家中长辈视为不祥之人,虽然家境不错,但祖父母却视其为草芥,他单有少爷的称呼,日子过得还不如一个有体面的奴仆。
  少女口中的扬州来人,是原主父亲的远房堂弟,他在扬州任官,是圣上钦点的巡盐御史。严禹州听着少女的描述,越听越觉得的熟悉,直到少女说道,他这位有能力的远房堂叔,有个体弱的女儿叫林黛玉时,严禹州才恍然大悟,自己穿进了红楼世界。
  严禹州暗自庆幸,他们运气不错,随机穿越的第一个世界,不仅是个耳熟能详的世界,而且还是个低武世界。
  从少女口中,严禹州还听到一些特别的东西,林如海的幼子夭折,妻子感染风寒,母亲卧病不起,幼女陷入昏迷,林如海也不知打哪儿听说,他需过继一个命硬之人为子,方解此厄,而“克父母”的严禹州,就成了最佳人选。
  打哪儿听说?严禹州脑中浮现出季盛彦那张冷峻的脸。
  弄清楚这些信息之后,严禹州打发走了少女,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虽然不知道季盛彦的情况怎样,但按照他的性格,安顿好之后,肯定会来寻自己,拖着这具病弱的身体见他,后果会很严重的。
  扬州的人来了之后,严禹州养病的日子过得很安静,又过了些时日,他的身体休养的差不多了,便跟着仆从嬷嬷们,一起往扬州而去。
  走的时候,严禹州孑然一人,并没有带上那个对他百般殷勤的少女。
  俗话说烟花三月下扬州,现在三月已过,但扬州的景色还是很美。严禹州下船的时候,看见码头上摩肩接踵的人流,不禁感叹,不愧是有“天堂”之称的扬州,果然热闹非凡。
  严禹州坐在林家安排的软轿内,听着轿外的喧哗声,有种光怪陆离的感觉。以前在轮回世界,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厮杀,精神永远处于紧绷状态,哪有现在这样安静平和的时候,这就跟度假一样啊,他眯起眼睛,心情很是舒畅。
  轿行大概两刻钟的时间,嬷嬷的声音传来:“少爷,已经到了。”
  严禹州拉开轿帘,走了出来,轿子停在林府二门外,接下来的路,需要他自己走。
  林府面积不小,有一种独属于江南园林的婉约气质,假山池沼,错落有致,一步一景,相映生辉。
  沿着九曲十八弯的回廊往前行走,严禹州来到后院的厅堂前。
  厅堂外的两个小丫环看见严禹州走过来,将厅堂的帘子打开,对内喊道:“老爷,太太,林少爷到了。”
  严禹州刚进厅堂,双手就被一个脸色苍白的妇人抓住了。她看起来气色很差,可就算这样,也没掩住她的美丽姿容,她就是林如海的妻子,贾敏。
  严禹州将手抽出来,躬身行礼:“堂婶好。”
  贾敏脸上带着浓浓的忧伤,她拍了拍严禹州的肩膀:“什么堂婶,你要喊我母亲。”
  “宗祠族谱已改,你唤我父亲吧。”林如海走到严禹州面前,温和地说道:“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叫什么名字?”
  严禹州一时无言,原主还真没有名字,只有一小名叫幺儿。
  林如海叹了口气,说道:“罢了,我为你取一个吧,名尧,字禹州,如何?”
  “谢堂叔……谢父亲。”严禹州在林如海的目光下改了口,他跪在地上,向林如海夫妇行了个大礼。
  贾敏将严禹州扶起来,拍着他的手,道:“你的院子已经准备好了,老太太还在养病,黛玉也卧床,你见了她们之后,便先回院子休息吧。”
  严禹州又向两人行了个礼,跟着管事嬷嬷离开了厅堂。
  林家人口简单,严禹州将需要见的人见过一遍之后,便回到了贾敏为他准备的院子,抚松斋。这是个三进院子,很宽敞,里面的摆设很精致,看的出来,布置的人用心了。
  严禹州坐在房间的矮榻上,从此之后,他就要接受他的新身份,林如海的儿子,林家大哥儿,林尧了。
  说来也怪,林禹州在林府没住多久,贾敏的病就好了,林老太太的精气神也回来了,小黛玉虽然还是体弱,但也能下地行走了,就连林如海也变的有精神起来。
  林家众人都说林禹州是小福星,把他传的神乎其神。林禹州自己知道,他哪是什么福星啊,他的能力虽然被封印了,是灵魂蕴藏的灵力却依旧存在,这些溢散出来的灵力,足够让林家人延绵益寿了。
  在林家住了一段时间,林禹州便适应了生活,林家大公子嘛,除了读书还是读书。
  书房内,林禹州挥笔在白纸上写上“季盛彦”三字,写完又在上面画了个大大的叉。
  “呵。”林禹州冷哼一声,这人明明找到自己了,却不与自己相见,真不爽啊!他将写着名字的白纸揉成一团,丢进脚边的垃圾桶里。
  林禹州正郁闷着,书房外传来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哥哥。”
  林禹州将垃圾桶踢进桌案地下,将林黛玉迎了进来,“天气虽然转暖,但早晚还是会凉,你身体不好,怎么不穿件披风?”
  “穿了的,走过来有些热,披风让雪雁收起来了。”林黛玉笑的甜甜的,她看了一眼书案,问林禹州:“我打扰哥哥看书了么?”
  “没有,我正准备休息。”
  林黛玉看了一眼敞放在案上的《亓阳杂俎》,抿嘴一笑:“若是爹爹知道了,又要生气了。”
  林禹州刮了刮鼻梁,林如海对他的期望真是太大了,可天天看书,会把他看蠢的。
  林黛玉见林禹州的表情,笑了起来,她很喜欢哥哥,他长的精致,才思敏捷,对人和气,还时常陪自己玩耍,就是有一点,哥哥有些懒。
  爹爹曾对娘亲说过,哥哥于读书只放三分心思,便抵得上寻常人数十年苦读,若是他将心思全放在读书上,林家定然能出一个神童。
  林禹州敲了敲林黛玉的额头,将书案上的书收了起来。这类书,他当着黛玉的面看看便罢了,还是别让林如海知道,之乎者也的劝诫,他听的头疼。
  “哥哥,我听娘亲说,爹爹为我们寻了一位启蒙老师,不日便要来府上了。”
  林禹州听了这话,脑中立即闪过一个名字,贾雨村。这个人在《红楼梦》中是个提纲掣肘的人物,虽然总不干人事,但全文都是“假语村言”,少他不行。
  “哥哥?”林黛玉疑惑:“你在想什么?”
  “没。”林禹州捏了捏眉心,问道:“母亲知道那位老师是何方人士吗?”
  林黛玉摇头:“爹爹总不会请个庸碌无能的人回来,哥哥放心吧。”
  林禹州嘴角微微下撇,他放心不下,如果林如海真找了贾雨村,他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搞出去。
  过了两天,林如海便带着林禹州去拜见他的启蒙老师,对方不是贾雨村,这虽然让林禹州想到的各种驱“贾”方式付诸流水,却也让他放了心。新的老师姓刘,出生耕读世家,有举人身份,博文多才,可惜没有官运。
  有了正儿八经的老师,林禹州的学习上了正轨,四书五经,经史子集,他要看要背的东西成倍增加。黛玉也跟着学,不过她不需要学的很深入,多数时间,看看诗经,读读唐诗宋词,便也是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新文,谢谢各位看官,如果觉得可以,不要吝惜您的脚印!
 
 
第2章 红楼梦一场(2)
  林府清晖园,是贾敏所居之所,此时她正吩咐嬷嬷将桌上精致的点心放进食盒内,准备去书房看望两个孩子。
  “太太对尧哥儿视如己出,真真是菩萨心肠。”刘嬷嬷是贾敏的奶嬷嬷,自小看着贾敏长大,是她的心腹。
  贾敏抿嘴一笑,她将食盒的盖子盖上,对刘嬷嬷说道:“玥哥走时,我差点挺不过来,尧哥儿来了以后,家里的情况就大好了,他是个有福气的。我对他好,也盼日后,他能多帮扶帮扶玉儿。”玥儿是贾敏的幼子,三岁夭折了。
  刘嬷嬷笑着附和:“一定的,尧哥儿是个良善人,他对姑娘关怀备至,姑娘可喜欢这个哥哥了。”
  “这我自是知道的。”贾敏将食盒递给旁边的小丫环,又说道:“现在想来,夫君过继一个孩子也好,老太太的身体大好,夫君也不必太忧虑了,就是……”贾敏的面色沉了下来,脸上浮出愁怨之色。
  刘嬷嬷挥手让丫环们都出去,她扶着贾敏坐下,劝道:“太太要好好调养身体,或可以再为老爷生个儿子。”
  贾敏摇头苦笑:“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再要个孩子太难了。现在尧哥儿就我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幸亏后院那些个人都生不出孩子,若是有了,就算抱到太太跟前养,这生母在,孩子哪能跟您一条心?还是尧哥儿好,跟后院那些个人都没关系,养好了,他就是您的嫡亲孩子。”
  贾敏拍了拍刘嬷嬷的手,低头瞬间,眼中流露出一抹苦涩。
  贾敏送到书房的糕点林禹州吃完了,他清楚贾敏对自己好,是有私心的,但他不在乎,人生在世,谁还能没点儿私心呢?
  时间在林禹州的读书声中缓缓流过,一晃八年,林禹州十五岁整。
  早在林禹州来林府的第三年,林如海就让他下场考了童生试,他没辜负林如海的期望,得了个廪生。现如今,林禹州学了整整八年,老师们说他学的极好,又逢今年是甲子年,刚好是乡试年份,肯定要下场一试。
  林禹州在书院门口跟好友告了别,在扬州书院读书三载,他跟同窗相处的都很好,最好的两位朋友,一位是扬州知府宋孝庭的儿子宋铭,另一位是宋铭的表兄傅爵,他们三人算的上莫逆之交了。
  乡试在即,他们需要各自回家准备,林禹州跟两人定好出发去金陵的时间,便跳上林府的马车,朝家而去。
  为着林禹州考试,林府全员上下进入备战状态。乡试时间是农历八月份,那时天气已经转凉,金陵晚上尤其冷,为此,贾敏早早的就帮林禹州准备好了行装,但她还是觉得准备不足,害怕林禹州在外吃了苦头。
  “尧哥儿是我林氏一门的继承人,这点苦都吃不了,还有何用?”清晖园正厅内,林如海连连摇头,直说贾敏慈母多败儿。
  这六年以来,林如海和贾敏的身体都已好转,但贾敏依旧没有身孕,后院的几房姬妾也没有,林如海已然死心,将所有心血都放到了林禹州身上,再加上,林禹州有孝心,有担当,有天赋,这让他更是欢喜了。
  贾敏瞧着林如海,揶揄道:“还说我呢,老爷不也想丢下这繁多公务,要去金陵访友吗?”
  林如海尴尬地咳嗽了两声,他站起来连连挥手:“没有的事,我那是有要事与好友商谈。”话落,落荒而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