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作者:──我选择猫车

时间:2020-09-07 15:08:10  作者:我选择猫车

 

 
  文案:
  牧白穿进了一本言情小说.
  身体是自己的,身份却是原女主的。
  他白天男扮女装走剧情,夜里就出去行侠仗义,终于成为江湖传闻中的夜行义贼,剑客第一。
  为让原男主知男而退,牧白搞了场比武招亲。
  万万没想到,擂台上他撂倒男主,却被原文中的幕后反派苏墨击败,定下了亲事。
  苏墨一收折扇,风度翩翩:“承让。”
  众人纷纷道贺:“恭喜皇子殿下抱得美人归。”
  牧白:抱,给你抱个大雕萌妹归。
  当晚,牧白潜进苏墨屋中,在他枕边耳语:“苏墨,你未过门的夫人是个男的,真的,掏出来比你还大。”
  苏墨轻笑:“哦,那不是更好吗?”
  “???”
  两人成亲后。
  苏墨:夫人每天夜里出门,我觉得头上有点绿
  牧白:迎男而上强人锁男,我觉得这人有毛病
  众人:满头大汉
  1V1,HE~
  腹黑皇子X白衣剑客
  1.前期有系统,不过第五章就下线了
  2.苏墨是重生
  3.沙雕文,逻辑不严谨,去留随意,接受批评建议,但请不要说角色不好哦,非常感谢
 
 
第1章 死镇
  一个人也没有。
  狂风乍起,沿街酒铺的招牌“嘎吱”摇曳。除此以外,偌大的城镇再无半点动静,一片荒芜。
  忽然,牧白捕捉到一缕悠扬诡异的弦乐声,他向声音传来处望去,看见几位彩衣少女抬着一笼竹轿,轿上侧卧的是个女子,红衣雪肤,艳丽如莲。
  “滴——”
  刺耳的声音响起,他脑海空白了一瞬,再回过神,那几人已经不见了。
  “很荣幸地通知您,您已经进入书中世界。”毫无感情的声音在脑海中陈述“欢迎来到这个江湖。”
  在现世死亡后,牧白幸运地获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重生条件是——他必须扮演一本小说中的同名角色,在那个世界生活。
  奇幻仙侠、科幻末世、灵异恐怖……眼花缭乱的题材从脑海中闪过时,他选择了一本武侠。
  牧白练过一点武术,在武侠世界中只要不是穿成炮灰,想必能活得更久些。
  况且那本书封面很眼熟,他曾经看过,只是时间久远,内容已经记不太清。
  酒铺中堆积的酒坛散发出浓重腥气,牧白皱了皱眉,开始回想原书情节。
  文字片段零零碎碎浮上脑海。
  他依稀记得书中确有和自己相同的名字,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哪一位。
  怕不是个炮灰?
  系统察觉他的茫然,贴心地发出提示:“您在本书中扮演的角色叫秦牧白。”
  秦牧白。
  哦,他想起来了,是这本书的女主角。
  原书是以女主视角展开的言情武侠小说。
  女主秦牧白原是江湖门派青莲谷谷主的女儿,幼时意外被红莲教掳走。她不愿屈身□□,无数次尝试逃跑,均以失败告终。
  教主失去耐心,在其体内种下红莲火毒后,抛弃在一座死镇上。
  秦牧白身负重伤,挣扎着爬出死镇,路上险遭歹人欺凌,万幸被路过的青莲谷大师姐救下。
  此时老谷主已经过世,回谷后,她通过重重考验继承少主之位,成为名动天下的医仙,之后在向红莲教复仇途中与男主江辞镜相识相恋……等等。
  牧白脸色变了变,探手往腹部下方一摸。
  唧儿还在。
  他松了口气,随即感到莫名其妙,问系统:“我要扮演女主角?”
  系统:“是的,请务必注意您的着装及行为,避免人设崩塌导致世界线崩坏。”
  牧白:“可我是个男的啊?”
  系统:“或许您听说过女装大佬?”
  牧白:“……”
  行吧。
  众所周知主角都会笑到最后,女装大佬主角总比男炮灰强。
  牧白心里有点膈应,但还是暂时接受了这个设定。
  他将自己代入原书女主,略一思索,便想起了这里的剧情——秦牧白身中红莲火毒,从死镇中艰难逃脱。
  这是全文开始的地方,也是女主命运转变的起点。
  原文描写中,她身负重伤,还在荒郊野岭遭遇歹人,险些受到凌辱。好在被路过的青莲谷大师姐搭救,带回谷中救治。
  牧白身上倒是一点伤也没有。他四下摸了摸,确认这还是原本的身体,只是头发变成古人的长度,腰间多了一块玉坠——那是青莲谷老谷主的遗物,也是唯一证明女主身份的物件。
  牧白离开酒铺走到大街上,四下望了望,推开一扇屋门。
  破败的木门叫声喑哑,陈腐气息扑面而来。
  他用衣袖捂住口鼻,向屋中张望。
  光线落入屋内,照亮漫天飞舞的微尘。屋梁、窗棂结满蛛网,木桌上摆着面黄铜镜,姑娘家用的瓶瓶罐罐上堆满了灰。
  牧白只是碰碰运气,倒没想到第一间打开的便是女子闺房。
  他在心里向这间屋子的主人道了声“抱歉”,踏进屋中,翻找出裙装、衣裳。
  穿上身后,再将一条领巾缠在脖子上,恰好盖住男性特征。
  牧白凑到铜镜前,又拧开几罐胭脂水粉往脸上糊。
  黑发挽起,梳个简单的发髻,最后在涂着口脂的红纸上一抿。
  他抬起脸,看见铜镜中的人面色死白、嘴唇鲜红。
  怪渗人的。
  打包好剩下的裙装和胭脂水粉,牧白拎起小包袱,踏出了屋门。
  离开死镇,经过荒野时,他看见地上有一根木棍,便捡起来抓在手里。
  系统的声音立刻响起:“警告!请勿做出与原文人设不符的行为。”
  原主是温柔坚毅的大家闺秀,擅长医术但不会武功,更不可能像个地痞流氓似地抄着根木棍在路上走。
  牧白淡淡道:“后面的剧情就是路遇歹人,我不拿个东西防身,他吃我豆腐怎么办?”
  系统默了默:“您照过镜子吗?”
  这副鬼样子谁要吃你豆腐?莫不是瞎了眼。
  “照过,怎么了?”
  牧白知道自己现在这幅尊容像极了如花,但丑归丑,气势不能丢:“不好看吗?”
  系统屈服了:“……好看,好看,美极了。”
  小路对面,一个贼眉鼠眼,蓄着两撇胡子的男人从树林中走出。
  他看见路尽头走来一个妙龄“女子”,穿着身朴素的布裙,挽着发髻,尚看不清容貌,但轮廓极佳,丰肩窄腰,一看便是个美人。
  男人舔了舔嘴唇,放轻脚步悄悄靠近。
  本想趁小美人没有防备一举拿下,却见对方忽然抬起脸。那张脸不知糊了几斤粉,白得能晃花人眼。
  男人愣了一愣,接着便见那“女子”仿佛听见谁的赞美,忽然咧嘴一笑。
  “她”嘴唇上劣质的口脂沿雪白银牙淌下,将牙缝也染成鲜艳的红色。
  像极了怪谈画本中吃人的女鬼。
  男人大骇,龌龊的想法烟消云散。
  牧白看见眼前这人猥琐的容貌,就知道是剧情中的歹人。
  他刚提溜起木棍,便见对方掉转过头,拔腿就跑,没成想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
  一根木棍吓成这样?
  牧白走上前,敲敲对方的后背。
  男人浑身一震,双手抱头,腿拖在地上不住发抖:“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牧白:?
  这剧情有点不对劲。
  他一撩裙摆,盘腿坐下来:“你怕我做什么?”
  出口的嗓音清澈干净,一听便是少年。
  牧白察觉不妙,咳嗽一声,掐尖嗓子柔声问:“我一弱女子,还能吃了你不成?”
  他这一掐,倒不像男人了,又尖又细,总之很不好听。
  男人惊得抬起头,又撞见牧白那张惨白血红交织的脸。
  他一口气没上来,白眼一翻,直挺挺向后倒去。
  系统:“警告!警告!世界线即将崩坏,请尽快使剧情归位。”
  牧白赶紧伸手捞住他:“哎,别晕啊,醒醒!”
  状似昏厥的男人硬被摇醒过来。他懵懵地盯着牧白的脸片刻,再也忍不住了似地“哇”一声嚎出来,扯开嗓子大喊:“救命啊!女鬼索命啦——”
  声音响彻四野,远处林叶被震得抖了三抖。
  一道飞燕般的黑影自半空掠过。
  牧白抬起头,见一白衣青衫的女子从天而降。她身形高挑,一头乌发利落束起,腰间悬一柄细剑。
  男人见她轻功了得,当即如见到救星一般,挣开牧白大力扑过去:“女侠救我!”
  女侠侧身回眸,抬起一脚,将扑过来的男人踹到一旁。
  牧白联系原文情节,很快意识到这是书中青莲谷的大师姐秦玖歌,原女主便是被她救回青莲谷的。
  秦玖歌视线落在牧白穿得不伦不类的衣襟上,皱了皱眉:“姑娘没事吧?他非礼你了?”
  男人听见,立刻从地上跳起,指着牧白喊:“就这歪瓜裂枣儿的,谁稀罕非礼她?”
  牧白听见这话,把指关节按得“咯吱”响。
  原书里这歹人对女主可没少动手动脚。
  他举起棍子,敲向男人的脑袋。
  系统:“警告!警告!请勿做出与原文人设不符的行为!”
  木棍停在半空。
  牧白冷静分析,稍加思索。
  片刻后,提起裙摆躲到秦玖歌身后,发出了猛男的声音:“嘤。”
  “女侠,你要替我做主啊。”
 
 
第2章 青莲谷
  秦玖歌听见牧白掐尖的嗓音,手指微微颤抖。
  她回过头,从牧白的脸打量到细窄的腰间,最后落在红绳底端悬着的玉坠上。
  玉坠成色极佳,通体莹润青碧,雕琢成莲花的形状。
  那是……
  秦玖歌眼前一亮。
  青碧莲花玉坠,象征着青莲谷谷主的身份。
  也是少主走丢时唯一带在身上的物件。
  她很快压下眉间几不可察的喜色,一把攥住牧白手腕:“姑娘,你这玉坠哪里来的?”
  牧白被这举动吓得往后侧了侧身,想想说:“这是我的随身之物,从小就戴在身上。”
  秦玖歌抬眼看他,似乎想说什么,张了张口又咽回去,一把拽起牧白的手:“跟我走。”
  “欸?”
  -
  带着两个人,秦玖歌无法施展轻功,只好到最近的镇上租了辆马车,赶了半个时辰的路,才抵达山脚下。
  青莲谷行事低调,门派中女弟子居多。她们修习的功法以医术为主,剑术为辅,是江湖门派中最精通医术的一支。
  行走江湖谁还没个跌打损伤,其他各门派甚至朝廷中人有什么疑难杂症,都会向青莲谷求助。
  所以纵使武力不高,青莲谷在江湖中也是极为特殊的存在。自老谷主开山创派之初,她们便独自在山灵水秀之地辟出一方净土,多年无人叨扰。
  看守山门的两个弟子远远望见秦玖歌和牧白几人,三步并作两步,沿着山间细碎的小石路上来迎接,蹦蹦跳跳地。
  “大师姐!”
  秦玖歌点了点头,向她们出示自己的令牌。
  “嗨,不用看。”看门弟子摆了摆手“大师姐谁不认得呀。”
  “规矩不能乱。”秦玖歌道。
  她回头瞥了一眼,把牧白推到两位弟子面前,吩咐:“带他去洗把脸,换身干净衣服,再到树海来找我。”
  说完,顾自带着被打晕的男人上了山。
  两位看门弟子面面相觑,盯着牧白瞅了会儿,其中一个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姑娘,你这幅模样可是要去唱戏?赶紧跟我去洗洗。”
  牧白默了默,提起裙摆跟着她往山路上走。
  林叶在山间湿滑的石路摇下一地碎光,穿过林子,不多久便看见汩汩的溪流。
  清水从鹅卵石面上淌过,澄澈得发亮,牧白掬起一捧扑在脸上,随手抹了两把。
  水线沿鼻梁、鬓角淌下,勾勒出五官。
  一旁的看门弟子呆了呆。
  纵然眼前这位脸上还沾着粉白痕迹,但从线条近乎完美的侧脸来看,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牧白洗净了脸,微微抬起头,悬在睫毛上的水珠扑簌而落。
  “咳!咳……”看门弟子别开视线,掩着嘴咳嗽起来,不再看牧白“我带你去换身衣裳。”
  走了两步,又小声补充:“姑娘小心山间路滑,别磕着了。”
  牧白见她忽然变得客气,感到有些莫名。
  女弟子在前方领路,一声不吭,暗自寻思着:大师姐从哪里拐来这么一个雌雄莫辨的美人,搞得自己都不好意思说话了。
  沉默一直持续到两人穿过树林,抵达青莲谷弟子的栖息之处。
  从山门外看,很难想到林海深处竟藏着屋落。
  正值白日,除了看守山门的两位,其他弟子都在别处修习,树屋大多空置着。
  女弟子领牧白走进其中一间,抱出一沓叠成四方形、崭新的白衣,上方横躺一条同样规整干净的青碧色绸带。
  “这是我们青莲谷弟子备用的衣裳,姑娘你先将就穿。”看门弟子把衣裳递给牧白,又张罗着“我去烧桶水给你泡澡,你在这里不要走动。”
  说完,同手同脚地踏出了屋门。
  牧白目送她走远,想起原文描写中青莲谷弟子都是在山泉溪涧中洗澡,似乎只有节庆之日才会用桶沐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