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制霸鬼圈【强强】──湉喵

时间:2020-09-07 15:06:48  作者:湉喵

   《制霸鬼圈》作者:湉喵

  无光界里有一趟列车
  搭乘着亡灵们前往永生的世界
  只有百分之一的灵魂能够到达终点
  搭上列车
  我们启程吧
  剧情流恐怖悬疑探险文
  身娇体弱,发大招就吐血,自带腥风血雨受
  暴躁易怒,靠受撸毛安抚,自带神秘身世攻
 
 
 
第1章 死亡伊始
  席嘉死了。
  黑暗一哄而上,彻底湮没了他的意识。
  直到四面八方涌来的欢呼声涌入耳中,他才茫然的睁开了眼睛。
  燥热的空气,断断续续的蝉鸣,砖红色的教学楼,红绿相间的塑胶篮球场,穿着橙红色衣服用力大吼的拉拉队……
  天旋地转间,所有的色彩、声音都争先恐后的钻进了他的脑子。
  刺眼的光晕中,一张脸凑到了他面前。
  “你没事吧?篮球场上你发什么呆?”秦哲担心的问道。
  这张脸一出现,席嘉就像是从冗长的梦中惊醒了一般。
  秦哲是他高中最好的朋友,早就死在了七年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席嘉不由低下头,腕表上清晰的显示出了一个数字,2017年6月18日。
  2017年?!
  席嘉惊讶的捏紧了拳头,手臂上薄薄的肌肉跟着拱了起来,形成了有力又流畅的线条。
  七年来总是如影随形的疼痛和虚弱彻底在他身上消失了。
  一个难以置信的猜测让席嘉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他竟然重生了!
  重生回了秦哲死亡的那一天!
  2017年6月18日。
  就是这一天,秦哲因为心肌梗塞死在了厕所里,他因为晕倒住进了医院,开始了长达七年的痛苦挣扎。
  但是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他和秦哲都还有机会活下来!
  想到这里,席嘉猛地回过了神来。
  他抓住了秦哲的胳膊:“走,陪我去医院。”
  “医院?!”秦哲吓了一跳,“你不舒服?!”
  席嘉点了点头,拉着秦哲就去找教练请了假。
  一离开篮球场,席嘉就把手机拿了出来,他要给他的父母打电话。
  但是电话拨出去后,却是无法接通的忙音。
  怎么回事?
  席嘉又拨了好几次,还是没有回音。
  难道是信号有问题?
  走在他旁边的秦哲突然停了下来。
  “校门怎么关了?!”秦哲奇怪道。
  席嘉抬起头来,现在明明是放学时间,学校大门竟然是关着的。
  他不由看向门卫室,里面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席嘉道:“去门卫室看看。”
  门卫室不大,摆了一个三人座的沙发,沙发对面是六台闭路电视。电视旁边放着一个红色的电话、一本翻开的笔记本还有一盒卷纸。
  这会儿闭路电视上全是雪花,密密麻麻的有些吓人。
  电话也没有信号,拿起来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席嘉看向那个薄薄的笔记本,笔记本上的字迹十分潦草,写的大约是早会的会议记录,时间刚好是6月18日。
  “不如我们回去问问其他老师吧。”秦哲提议道。
  席嘉没有说话。
  被锁了的学校大门,不见了的保安,没有信号的电视和电话……
  他在读书的时候根本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联想到无法联系上的父母,席嘉又连着拨了十多个亲戚和朋友的电话。
  忙音,都是忙音。
  他看着联系录里教练的电话,迟疑了一瞬,按下了教练的名字。
  嘟嘟嘟,电话通了。
  “喂,席子啊?”教练的声音响起。
  “怎么不说话?你不是看医生去了吗?”
  听着教练担忧的声音,席嘉背脊爬上的却是一股凉意。
  然后他给秦哲打了电话,通了。
  给其他同学打了电话,通了。
  最后他甚至给门卫室没有信号的座机打了电话。
  耳边瞬间响起了刺耳又突兀的电话铃声。
  他走到了桌子前,接起了电话,电话的另一头,是他的声音。
  重生的兴奋在他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中彻底消失了。
  他正准备挂掉电话,却瞥见了一旁桌子的缝隙里,那根和红色座机相连的电话线,根本没有插进墙边的信号孔里。
  席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扯过一旁的纸巾,慢慢的擦掉了手心冒出的冷汗。
  他再次看向桌上的笔记本,仔仔细细的辨认着其中的字迹。
  “7月下旬有运动会,要做好安保工作。”
  席嘉刚扫过这句话,脸上的血色就瞬间退了下去。
  在他住院之前,运动会确定的时间明明是8月!
  一直到7月初,他才接到教练的电话,说8月份领导要集体出去学习,运动会改期到了7月下旬,问他能不能赶回来参加。
  他那会儿以为自己的病没什么大碍,还一口答应了教练。
  所以这会儿保安的会议记录里,绝对不可能出现7月这个时间。
  席嘉直接走出了门卫室,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校园。
  在被病痛折磨的七年里,他曾经无数次的想念这个地方,描绘这个地方的一草一木。
  慢慢的,他记忆里的学校就变成了他梦想中的样子。
  席嘉舌尖泛起了一股苦涩,他刚刚怎么没有发现呢,他们学校教学楼的瓷砖根本没有现在这么干净;钟楼上的时针也早就褪色了,根本不是现在看见的墨黑色;门前中央的花台上没有种过花,那只是他每次经过这里时忍不住的吐槽……
  他没有重生。
  他已经死了。
  而这里,只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虚假世界。
  不管怎么样,他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席嘉看向眼前的学校大门。
  电动的伸缩门不高,他能爬出去。
  只是他刚爬上门,刺耳的警报声就响了起来。
  秦哲在下面着急道:“你干嘛啊!这被抓到了是要受处分的!”
  席嘉没理秦哲,直接从门上一跃而下。
  但他落地时却是瞳孔一缩,因为出现在他眼前的根本不是校门外的马路,而是着急的秦哲和他身后的学校。
  急促的警报声仍然在大声的循环着,像是某种信号一般,刚刚还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校园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静谧了起来。
  砖红色的教学楼、高耸的钟塔、绿色的花台、挂在正中间大厅上的红色横幅,全都迅速的褪去了颜色,变成了校园里苍白暗淡的影子。
  之前还在行走的同学们也全部不见了。
  整个学校,好像只剩下了他和秦哲两个人。
  太阳不知道多久落了下来,昏黄的阳光洒满了整个诡异的校园,把他和秦哲的影子拖在地上。
  秦哲震惊的扫过突然变得寂静苍白的校园,又看向重新出现的席嘉,惊恐道:“你不是翻门出去了吗?!”
  席嘉仔细的分辨着秦哲脸上的神情,心里不由涌起一股失望,秦哲胆子比他大多了,根本不可能露出这种惊恐的表情。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秦哲抱臂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看着席嘉。
  “没什么。”席嘉道。
  他的视线越过秦哲,整个学校里,只有一个地方的颜色还没有退去。
  那是第二教学楼一楼的男厕所。
  秦哲就是在他们打完篮球之后,死在了那一间厕所里。
  是啊,他没有重生,秦哲也早就死了。
  那眼前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席嘉再次看向那间厕所。
  要想弄明白发生什么,只能去那里看看了。
  “我们去厕所看看。”席嘉对秦哲道。
  秦哲有些害怕,挣扎了一会才道:“走吧。”
  教学楼外,属于黄昏的光芒从远处的厕所门里淌了出来,像是在等着两人的靠近。
  席嘉有些头疼的皱起了眉头。
  一走到这里,他的脑子里突然多出了许多记忆里不存在的画面。
  疯狂闪烁的灯光,突然关上的大门,满是头发的便池……
  数不清的画面一闪而过,最后停留在了一只苍白的手上,那只手抓着的,好像就是他的小腿。
  席嘉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他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小腿,明明那里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却仿佛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滑腻感。
  他刚刚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的小臂。
  “怎么停下来了?你不是要去上厕所吗?”秦哲奇怪道。
  席嘉想要挣脱,却发现秦哲的力气大得不正常。
  不过他早就防着秦哲,见状毫不犹豫就一拳砸了出去。
  倒是秦哲没有料到席嘉的动作,有些狼狈的后退了几步。
  “你有毛病吧?!为什么突然动手?!”秦哲不满的揉着脸道。
  “你是谁?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席嘉紧紧的盯着秦哲。
  “你问我是谁?”秦哲气极反笑,“你不认识我?!”
  “我认识秦哲,但是我不认识你!”席嘉道。
  “我不就是秦哲!你今天发什么疯?!”秦哲道。
  “你不是秦哲,秦哲他胆子比你大多了。”席嘉认识了秦哲10年,眼前人的反应根本不会动摇他的判断。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诉席嘉,他并没有重生,眼前的秦哲也绝对不会是他最好的朋友。
  在席嘉笃定的目光中,“秦哲”有些遗憾的收起了脸上无辜的表情。
  “原来我有那么多的破绽吗?”他咧嘴一笑。
  “没办法啊,我只在秦哲刚死时见过他一次,学不像可不是我的错。”
  “秦哲”一抹脸,五官就像是融化了的墙漆一样糊在了脸上。
  席嘉一阵反胃:“你是谁?为什么会在秦哲死后见过他?!”
  “你那么聪明,难道还猜不到为什么?”
  无脸男张开双手:“欢迎来到亡者的世界,百分之一的幸运儿。”
  “亡者的世界?!”席嘉瞳孔一缩。
  “是啊,亡者的世界。”无脸男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把银色的手术刀,“不过你运气不好,还没看到真正的亡者世界,就遇到了我。”
  “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秦哲,如果不是他,我又怎么会在这里守株待兔的等着你呢?”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尖锐的刀刃:“别怕,我对你的命没兴趣,我只想知道,秦哲究竟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那么强。”
  “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席嘉根本不信无脸男的承诺,但是无脸男的话却让他抓到了关键。
  “我会出现在这里,是你做的?”席嘉问道,“你想要我的记忆?!”
  无脸男没有否认:“你果然不笨,你可以把这里当成你的梦,透过你的梦,我就能看到你的记忆。”
  “为什么要这么麻烦?你明明可以直接问我。”席嘉敏锐的道,“难道你怕我骗你?”
  无脸男闻言大笑道:“你认为你能骗我?!”
  他把玩着手里的手术刀道:“我不问你,只是因为你现在根本不记得秦哲是怎么死的。”
  “不可能!”席嘉脸色微变,他明明记得,秦哲是在打完了篮球之后,因为心肌梗塞死在了厕所里。
  但是……
  席嘉突然想到了刚刚在他脑海里闪过的陌生画面。
  难道无脸男说的是真的?!
  无脸男见状一笑:“你的记忆根本不完整,如果完整的话,你的梦根本不会是现在这个错漏百出的样子。”
  他扔出了手中的手术刀,碰的一声插在了旁边的厕所大门上。
  “那就是你记忆的盲点,只要你走进去,你就能回忆起当年秦哲是怎么死的。”
  他引诱道:“就算你不想知道秦哲是怎么死的,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死吗?”
  一声惊雷在席嘉头顶炸了开来。
  他无缘无故的病了七年,去了无数的医院,看了无数的医生,所有人都诊断不出来他的病因,只能看着他慢慢的走向死亡。
  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他的病并不是因为命不好,而是有别的原因?!
  无脸男摊开双手:“我可是偷偷看过秦哲的记忆,虽然没看清楚就被赶了出来,但是我很确定,你们两人的死,都是同一个原因。”
  “像我这种能窥探别人记忆的人可不多,除了我,谁还能让你恢复记忆呢?”
  “怎么样?只要你心甘情愿的走进去,你就能知道,你最好的朋友,还有你自己,你们为什么死。”
  无脸男的话就像是包裹着糖衣的毒药,即便席嘉知道眼前就是一个陷进,却也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厕所。
  那里就藏着他和秦哲的真正死因吗?
  下一刻,席嘉平复了所有心绪,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厕所里。
  ※※※※※※※※※※※※※※※※※※※※
  开新文了,休息了四个月,皮都松了,哈哈哈。
  新文新气象,前五十名留言的发红包啦~笔芯!~
  以及这回攻应该在第三章 的结尾出道,爱你们!~
 
 
第2章 旧日真相
  席嘉走进厕所,时光仿佛开始在他眼前回溯。
  不甘的死亡,艰难的求医,花白了头发的父母,无能为力的医生……
  浮光掠影一般,七年的记忆轰隆的往后退,退回了2017年6月18日下午5点35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