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暴君的“替身”影卫【宫廷侯爵】──头置簪花

时间:2020-09-07 14:55:53  作者:头置簪花

 

 
  文案
  世人皆知,百周国年轻的帝王恋慕敌国三皇子,甚至曾为其废后宫,建南殿,荒唐无度,置祖宗法于不顾,被肱骨之臣殿前大骂暴君。
  但这都是敌国三皇子还是百周不败战神的时候。
  两国交战,百周国的不败战神却是敌国皇室遗孤,所有人都不能接受这个答案,帝王的感情注定无果。
  于是当宫中传来帝王与身边影卫厮混时,见过影卫的人都毫不意外。
  除了那张脸,对方的身形、神情,甚至是小动作,无一不像帝王的心上人。
  而被帝王当作替身的影卫七,几个月前在影卫营中醒来,除了身上随身的玉佩,身无一物,也不记得任何以前的事。
  更让他惶恐的是,身为帝王手中的一把无情之剑,夜夜与帝王同榻而眠,他竟然贪图人欲,动了犯上妄念。
  就在影卫七打算以死谢罪的时候,敌国来使,携降书求和,使者正是帝王的心上人。
  两国比试文武,心上人面前,帝王却牵过他的手,将他禁锢怀中。
  两人身下,是天下至高的帝王之位。
  *
  御座之上,帝王与影卫耳鬓厮磨,在他耳边轻声道:“想不想赢他?”
  影卫软倒在他怀里,全身轻轻颤栗:“……想。”
  “亲朕一口,朕赠你绝句。”
  *
  后来,影卫才知道,从来都没有什么替身,帝王的心上人,至始至终只有一个。
  cp:清冷呆萌受×腹黑深情攻
 
 
第1章 
  人间四月,乱花迷眼、浅草没马蹄的融暖之际,百周都城浮静城中处处点缀着新绿浅粉,使得其于巍峨庄严之中多了几分温和柔暖。
  此时午时已过,正是民间白杏新酒、把话煮茶的时候,浮静城中更是一片喧嚣沸腾。
  有士人才子身着广袖浅衣,于诗馆之中高谈阔论,争论不休,面红耳赤。
  众人细听之下,发现又是在说南楚战败联姻求和一事,都见怪不怪的摇了摇头,却又被那新奇言论吸引,驻足聆听。
  只见一木簪挽发的寒门士子高声道:“南楚狡诈,分明就是凭恃我百周对那竖子的情谊,才在战败之后仅以三城国土便诱我王放虎归了山,如今来使递交降书,却要以联姻之名赎回三城,当真龌龊!莫说百周皇室,就是我等寒门士子,也断不同意联姻一事!”
  不费一兵一卒,仅凭战乱之时一句“你百周不败战神是我南楚皇室遗孤”,挖了他们百周一位百年不遇的将才,害他百周军心动摇,大将军战死沙场,如今战败来降,竟痴心妄想以联姻赎回三城!
  “对!大将军不能白死,我百周数万将士的血不能白流,南楚想赎回三城,痴心妄想!”
  一时之间,诗馆之中士人才子纷纷义愤填膺。
  “你不愿,你不同意,有用么?”突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上传出。
  众人抬头,只见凭栏之上,一名锦衣男子立于其中,那人一身紫袍长衣,面带金色贴面面具,黑发未挽,一手握持着酒樽,盯着上面精雕的花纹漫不经心道:“大将军战死,少将军摇身一变成了南楚三皇子,如若不联姻,我百周何人挡南楚大军?你?你?还是你?”
  他懒洋洋靠站在那里,状若无骨,然不知为何,被他指过的人莫名觉得脚底生寒,不自觉后退了几步。
  那寒门士子反应过来后,涨红了脸,磕巴道:“我们在论联姻之事,和南楚大军有何干系?况南楚势弱,我百周自有铁骑……”
  说到这里,他想起什么,蓦地住了嘴。
  百周铁骑天下披靡没错,可如今大将军战死,少将军“叛国”害父,能领铁骑者还有何人?相反,南楚遗孤一事爆出,敌国却是无端增了一名不遇将才!
  锦衣男子唇角勾起,嘲道:“如今天下谁人不知皇上对宋琦少将军的痴情?如若联姻,难不成除了南楚三皇子,还有别人?少年将军,不败战神,九战九胜,铁骑莫挡。”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尾音却轻佻起:“若联姻来我百周,继续为我朝效力,与皇上再续将王佳话,岂不妙哉?”
  诗馆中一时鸦雀无声。
  宋琦是谁?除开曾经的百周不败战神、战功赫赫的大将军养子之外,还是暴君废后宫,建男殿,至祖宗立法于不顾,都要宣之于众要立为帝后的男子!
  按照他们那位曾因朝官反对废后宫就血洗其全族的暴君作风,拿本属南楚的三城换回心上人,似乎并不是什么值得犹豫的事?
  然隐于暗处的有识之士却摇了摇头,这一次,那位高高在上的荒暴帝王恐不能如愿了。
  纵然大将军战死之后,暴君御驾亲征、力挽狂澜,反逼得南楚让三城退兵,足见天纵英才,但如今朝党之中,太后素与暴君不和,必然极力反对所谓的“将王佳话”,而保皇党的大将军一派,也因为大将军战死、暴君却放虎归山一事与其反戈,想来斥暴君、反联姻的奏折每日也必如雪花般飞入了明心殿。
  各方势力阻挠,暴君的这场断袖之情,注定无果。
  与此处喧嚣相比,宫城西南,所属准提宫的影卫营中却一片宁静,只依稀传来打斗的声音。
  练武场上,影卫七面带鎏金薄铁面具,双眼如矩,在对面影卫状若千钧的攻势中,单手快而有力的一个格挡,旋腿侧踢,便轻松把人逼退。
  短柄相接,那面具之下的薄唇无波无澜,黑眸中是比唇色更加冷淡的颜色,淡薄无情。
  对面人的呼吸乱了一瞬,随即收手,背手握住发麻的手臂,感慨道:“影七,看来你的伤确实好得差不多了。”
  这人的声音略显活泼,在气氛冷沉的影卫营中实属少见,将手中短刃随手插.入腰间,他随意坐在了场上,仰头看着正安静收刀的影七。
  只见影七一身影卫专属的利落玄衣,交领右衽,衬出修长脖颈,蓝锦束腰,掐出细韧劲腰,全身别无其余装饰,然而单只静静站在那里,就叫人莫名移不开眼。
  不同于大多数影卫的阴暗冷沉,影七身上有一种类似于高门贵族的淡然矜贵,明明他们同出自准提宫,所受招式路数相近,影七的一招一式之间却浩然冷凛,更像是正统出身的武将一般。
  影六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大约是跟在少将军身边久了,也学了那翩翩玉将的些微风采吧。
  他站起来,看了影七面上的面具一眼,道:“脸上的伤如何?明日统领回来,必要带你去见陛下,”他压低声音道,“陛下近日因南楚联姻之事烦心,你万不可再出什么差错了。”
  他此前与影七并无交集,毕竟对方是一早便被皇上派去跟随少将军左右的,甚至于一年前,还随着少将军上了战场,可惜发生了那件事,少将军……那样,影七也失踪了。
  大家都以为对方也许已经丧命沙场,然而半个月后,一身重伤又患了离魂症的影七,却混沌出现在了浮静城之中,所幸被影一偶然撞见捡了回来,才保下了一条命。
  因为影七患了离魂症,前尘皆忘,白纸一张,但统领惜影七一身武艺,不忍心废了对方,便派了他来指导帮助。
  影七听他问话,下意识摸了摸脸上的面具,目光微闪:“三五日便好。”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像是被大火撩伤了一般。
  影六皱起了眉,他在帝王寝宫皇极殿侍候,连同影一至影五,轮流当差,是除曾经随侍帝王的副统领外,离皇帝最近的人,他道:“你此前奉命保护少将军,”顿了顿,又改口道,“保护那位,虽然事出意外,但护主不利是事实,陛下行事不论章法,又厌恶以卖惨脱责行径,你带伤前去,说不定反倒要被责罚。”
  “且你如今患离魂之症,不知前事,陛下问起少将军,你该如何回答?”
  陛下最在意宋琦少将军,可对方现已成了南楚的三皇子,相思难解,影七却是事发之前离少将军最近的人,可以想象,陛下见到他时,绝少不了要盘问少将军的事。
  影七一顿,从短暂的记忆中轻松挖掘出了南楚联姻求和一事的始末。这是他失忆醒来后听到的最多的话题,宫城内外,每日都有人在谈论,一时甚嚣尘上。
  也格外清楚少将军对他们那位皇上的重要性。
  可他脑海中莫说关于那位少将军的记忆,其余一切皆是空白,想到此,影七有些烦闷地微皱了眉。
  影六看着影七,见对方背靠在武场树桩上,身材削瘦修长,淡色薄唇轻轻抿起,垂眸不言,仿佛在为此伤神一般,他略一踌躇,脱口而出道:“不若我出宫时,于你带些民间话本回来?”
  影七抬头,黑沉的眸子里不明所以。
  半日后,影卫营房中,影六找到他,把他拉进了自己房中。
  影七安静地看着他鬼祟关门,从内间铺下取出一物来,递给了他:“这是崇文馆新出的《凰凤集》,里面,咳,你且仔细琢磨,明日陛下若问起,你参磨着里面青心侍君的言行答,应当不会出错了。”
  影七手中被塞进薄薄的一本纸册,他低头,看着封面上那锦衣流袖、相拥而立的两名男子,修长的手仿佛抖了一下。
  他手指踌躇地点上其中一名英俊男子的面部,又蜷缩了起来。
  影六注意到了:“有何问题?”
  影七犹豫了下,又点上那眉目深情的男子,道:“……似是有些眼熟。”
  影六眼神立马警惕了起来,紧紧盯着他:“哪里?”
  影七微闭了眼,努力回想,脑海中却传来一片猩红刺痛,只得摇了摇头。
  影六松了口气:“放心,那崇文馆老板说过,人物已改至面目全非,绝无可能被人认出来的!”
  但他还是把那封面撕了下来,然后才重新递给影七,像是托付余生一般,深沉道:“影七,我冒着砍头风险将这一集借于你,你万万保管好,看完立刻还我。”
  影七……只得点头。
  后来他发现影六说的皆是真话,这册子……即使他失了记忆,但凭这些时日于宫中所听各种传闻,也能明显看出,里面故事分明是搬照的帝王和那位少将军的情爱纠葛。
  百周男风盛行,言论又空前自由,民间谈论皇室贵族之事并不遮掩躲藏,是以少将军南楚遗孤一事传开,各种言论百花齐放,文人士族大谈阴谋论,武者丈夫痛斥其“叛国”害父,则亦有风流才子、楚馆佳人看中那深宫之中的将王之恋,将其描画杜撰,私下互论。
  但影七万没有想到,竟会有如此大胆之人,居然将两人故事誊撰纸上、立书私售!
  准提宫后花园,无人之地,影七盘坐在高树之上,腿间便是被打开的薄薄册子,他随意翻了一页,眸光扫过去,便是眼皮一跳,这册子,竟还配了男宫图!
  他匆忙合上,不欲多看。
  谁知大幅动作间,牵扯了伤口,身形不由晃了晃,他连忙扣住眼前枝干,然而还未坐稳,便突听树下传来模糊人声。
  手一抖,薄册便脱手下坠,直直砸在树下,一人脚下。
  影七呆滞了一瞬,立刻翻身而下,单腿屈膝,跪在了地上。
  准提宫是未来影卫筛选之地,没有皇上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此刻能来这里的,不是得了皇上腰牌的人,便是……
  一片寂静中,影七恭敬而战兢地低垂着头,余光看到那人修长如玉的手捡起了脚下的薄册。
  纸张相互摩挲的声音传来,影七睫毛慌乱地眨了几瞬。
  “抬起头来。”年轻又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
  影七心跳乱了几拍,如同被对方的声音凌迟,他一寸寸将头抬起,待看到那人身上的腰牌时,顿时心如坠冰窖。
  入目是一张极为英俊的脸,倨傲矜贵,又漫不经心,然其眼中的锐利深邃让人直觉危险。
  影七跪着,被那双眼摄入其中,错觉已入凶兽腹地。
  他迅速低下头去,声音艰涩嘶哑:“影七请罪陛下。”
  四周良久无声,久到影七觉得自己跪在了一片空无之地。
  “叫什么?”而后,他听见帝王如此问他。
  “影七。”他重复。影六告诉他,每一个成为影卫的人,都应抛却过往,以号命名,以影立世。
  过往种种,并不重要。
  “影七,”似是终于想起了他,威严的声音停顿,变轻、变柔,咬牙切齿,“他身边的影卫。”
  很快便意识到皇上口中的“他”是谁,影七不敢回话。
  蓦地,他的手腕被人紧紧攥住,有微凉的身体贴近他的胸膛,夺走了他的体温,一只手张开,轻轻覆在了他的面具上,伴随着年轻帝王凑在耳畔的低喃:“一年不见,朕怎么觉着,你这身形,和你主子越发像了?”
  影七微微睁大了双眼,心思全然放在了覆住他面具的大手上:“属下脸伤未好,陛下……”
  那只手一顿,倏然,他被狠狠放开,手撑在了地上,手腕发红。
  却不知道站立的人亦是指尖发颤。
  “有心思看杂书,倒是叫你们太过悠闲了,改日来皇极殿看罢!”
  脚步声走远,影七摸上未被揭开的面具,余光瞥到不远处,摊开的薄册上,正是一副精妙绝伦的浴中男宫图。
  ……
 
 
第2章 
  那天过后,影七再没去过准提宫的后花园,如果不是影六来找他要册子,他摸遍全身也没找到,还以为那时发生的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
  后一日,果然如影六所言,统领任务归来,两日后,将他叫到了准提宫。
  失去记忆以来,影七这才第一次见统领真容,只觉面貌虽然平平,但一身沉暗冷峻,气势甚强。
  他垂眸,思及那日男宫图之事,莫名有些紧张,但统领却并未提及面见皇上一事,只将他带到准提宫东南练武场,指着场上百余名影卫中的两位道:“赢了他们。”
  便离开了。
  影七不动声色扫视了全场一眼,发现这些人以号排下去,正是八至一百零八,三殿所有影卫都在这里了,而统领指的两位,应当是八和九。
  他向人颔首示意,余光瞥见未轮值的影一站在对面场下,向他挥了下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