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所有人都在觊觎朕的美色【宫廷侯爵】──烟翎

时间:2020-09-06 08:44:35  作者:烟翎

   

  文案:
  楚国末年,风雨飘摇,内忧外患不断,加之先皇体弱,在位二十年,只生了楚恒一个儿子。
  楚恒天生胆小,还是个双儿,战战兢兢登上了皇位。
  一场高烧过后,楚恒忽然发现他能听到一些人的心声。
  于是他震惊的发现,这些人都在觊觎他的美色。
  做过他伴读的宰相长子在御书房一本正经的向他禀告朝事,心里想的却是:“小皇帝今日的唇色格外红润,很想尝尝看。”
  武将世家长起来的少年将军邀他习武强身,心里想的却是:“一会儿他便该出汗了,该找个什么理由一起沐浴。”
  楚恒怕的要死,只能求助于唯一听不到心声的摄政王。
  “摄政王,朕可以在你家吃饭吗?”
  “摄政王,朕可以在你家沐浴吗?”
  “摄政王,朕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心尖儿上的人这么祈求着自己,便是佛也忍不住,摄政王眸色沉沉,面上却一本正经:“自然。”
  腹黑老流氓面上一本正经攻X小白兔后期厉害了一点点的双性美受
  生子文吖
  1V1 HE~
  阅读指南:
  ①攻受无血缘
  ②能成为睡前小甜饼是作者唯一的期望
  ③架空古代求不要考据不要考据不要考据,否则作者哭给你看,作者哭起来很丑的!
 
 
 
第1章 
  建陵二十年,春。
  二更时就起了风,不多时落了雨,殿内烛火明灭,宫人皆静默而立,如同木雕一般,一丝动静也无。
  寝殿内传来压抑哭声,又细又弱,显然是哭得久了。
  楚恒一张俊秀昳丽的脸上尽是半干的泪痕,明珠一般的眼眸红肿着,里头是无尽的痛楚与不舍:“父皇,您不要死,恒儿不要离开父皇。”
  龙床上的男人羸弱的只剩了一把骨头,但丝毫不损俊雅宽和的皮相,他勉力伸手摸了摸楚恒的脑袋,嗓音温柔:“恒儿不怕,父皇会在天上看着你呢。”
  楚恒握着楚暄的手,瘦弱的身子哭得不住颤抖。
  旁边一身红衣的中年美妇人一把将楚恒捞进怀里,狠狠揉搓了一顿:“小恒儿,你今年十七岁了,不是六岁,搁平常人家都该成家立业了,怎么还这么黏人?你父皇这几年几乎日日咯血,痛苦不堪,你就忍心让他继续痛苦下去?”
  话虽这么说,美妇人眼睛里也是红的。
  “母后……”楚恒想到父皇遭过的罪,不敢再说,只伏在美妇人怀里无声落泪。
  桑晴晴叹口气,心里不忍,却又不能隐瞒:“恒儿,还有件事得告诉你。”
  楚恒迷茫抬头:“什么?”
  “我与你父皇一成婚,便种了同心蛊,同生同死……所以我跟你父皇去了之后,记得把我们俩葬在一处,你父皇准备的棺材大,我俩躺着绰绰有余。”
  楚恒已经被这个消息震傻了,连哭都不会哭了。
  桑晴晴一向脾气火辣刚强,此时也忍不住落下泪来:“恒儿,我跟你父皇当初为了生你用尽办法,却没成想给了你这么一副身子,你,你别怪我跟你父皇。”
  “我从未责怪过。”楚恒声音都哑了,握着桑晴晴的衣襟乞求道,“可是母后,您能不能解了同心蛊,您是苗疆圣女,定可以做到的。”
  “我是可以做到。”桑晴晴伸手握住楚霖的手,“可是你父皇去了,我活着又同死了有什么区别?恒儿,别怪母后自私,只是在母后心里,你父皇更重要,这份感情,待你也有了爱人之后,自会明白。”
  楚恒低着头抹泪,生闷气,小声嘟囔:“父皇母后情比金坚,我不过是个累赘。”
  桑晴晴失笑,目光却转向了楚暄,楚暄目光柔柔看着她:“晴晴,嫁给我,后悔么?”
  “不悔。”桑晴晴笑的极美,一如当年初见。
  二十年前,听闻皇宫太医院有一味极为罕见的药,桑晴晴身为苗疆圣女,艺高人胆大,只身混进宫中去看看,却没想到,遇到了梨花树下俊雅风姿若仙的男人,她一眼就入了心,跳下来站在他面前问:“你是我见过长得最俊的人,可愿做我的夫婿?”
  “好啊,在下楚暄,敢问姑娘芳名……”
  “桑晴晴。”
  相伴二十年,从未吵过架、红过脸,楚暄后宫只桑晴晴一人,同起同居,一生一世一双人,恩爱不移。
  楚暄眼里的光渐渐黯淡了,但仍握着桑晴晴的手不松开:“我亦如此,晴晴,若有来世,仍结为夫妻……”
  “好,我答应你。”
  话音落下,楚暄闭上了眼睛,桑晴晴脸上骤然发白,猛地吐出口血来,楚恒惊骇,凄厉叫道:“父皇,母后!”
  桑晴晴深吸了一口气,咬牙:“真他娘的疼。”一边从楚暄枕下摸出来一个锦囊跟一卷圣旨给了楚恒,“这你父皇给你写的治国之策,你用心研读,当然,亡国也没关系,有你父皇扛着呢,怪不得你。这一卷圣旨是你即位诏书,你父王命容臻为摄政王,辅佐朝政,容臻可用。”
  最后一句话说的颇为咬牙切齿,不过楚恒并未听出来。
  “恒儿记下了。”楚恒哀哀看着桑晴晴。
  桑晴晴扶着床跟楚恒躺在了楚暄身边,最后笑着嘱咐:“恒儿,我去找你父皇了,你别怕,母后给你留了宝贝。”
  说完,一双美目阖上,再没了声息。
  楚恒握着锦囊跟圣旨,跪在地上哭的浑身都在颤,声音压在喉咙里,听着便令人揪心不已。
  宫人们也跪在地上啜泣,为逝去一位宽厚仁爱的皇帝悲伤,打小伺候楚恒的太监佑安跪在外面,心都要碎了,他的小主子本来就身子孱弱,这么哭下去怎么行。
  不知过去多久,佑安大着胆子进了内殿,跪在楚恒身边,小声提醒:“殿下,该昭告天下了。”
  楚恒转头看他,眼角挂着泪,扑进佑安怀里痛哭:“佑安,父皇母后没了,我好难过。”
  佑安也跟着哭:“殿下,您振作起来,这天下还等着您来做主呢。”
  这句话让楚恒哭声一歇,眼下确实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可是想起来那群大臣,楚恒就心里发憷,他以前听父皇说过,他们不服管,早已结党营私形成气候,连父皇都管不了,他能做到吗?
  还有,他这个身子,不是秘密,他真的能顺利即位么?
  但有些事情逃避不得,楚恒闭闭眼睛,压下心底的悲恸,低声安排:“佑安,召集群臣着素服于文华殿前听遗诏,命京城所有寺观鸣钟三万次,举国缟素十日,百日不得宴饮作乐。”
  “遵命。”佑安立刻领命,起身去办了。
  楚恒看着父皇母后平静安详的脸,眼泪再次控制不住落了下来,哭着让宫人将棺椁抬进来,将父皇母后轻轻放了进去,送至几筵殿,只觉得心里都空了,就跟天塌了似的。
  宫女们给楚恒更换了素服,束带也换成了白色,他原本就长的瘦弱,十七岁了还没寻常人家十三四的小子长的高,容貌也是偏柔美,穿了一身白,腰细的仿佛一只手就能握过来。
  很快,钟楼及寺观开始鸣钟,天也蒙蒙亮了,楚恒独自站在空荡荡的殿内,内心一片茫然不安。
  宫门外,朝臣们的马车已经陆续驶了过来,下了马车后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对视一眼,脸上都带有心照不宣。
  第一缕晨曦洒落时,京城里六品以上官员及宗亲俱都到了,为首站着的便是容亲王容臻。
  容臻虽着一身素服,但仍旧难掩周身气势,身高八尺,容姿俊美,一双狭长凤眼不怒自威,令人不敢接近。
  身后便是宰辅张九筠,张九筠试探问道:“容亲王,稍后殿下便要宣读遗诏,不知容亲王可对继位人选有无想法?”
  容臻淡淡瞥了一眼张九筠,语意不明:“难道先帝还有别的儿子不成?”
  “倒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殿下那身子,恐怕于子嗣有碍,臣也是为了楚国将来考虑。”
  “你说的倒有几分道理。”容臻想起来楚恒那纤细的腰身,极为特殊的身子,眼神沉了沉。
  张九筠见容臻松了口,心下大定。
  虽说容臻被夺了兵权,看似并无实权,但人人都知道这是一头猛虎,不敢小瞧了他去,他自十五岁拿到文武状元后,十二年来战功赫赫,文治武功,皆出类拔萃,否则先皇也不会破例封他为亲王,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先皇收了他的兵权,命他只可住在亲王府中,不得踏出京城一步,而容臻竟也忍了下来。
  但张九筠觉得,容臻心里必定是恨的。
  正说着,伺候先皇的秉笔太监敬忠尖细声音传来:“太子殿下到——”
  众臣皆跪下行礼,抬起头时就看到一个纤细小人儿扶着小太监的手臂,走了过来,仔细瞧着,眼睛还没消肿,神色哀戚。
  楚恒腿有些软,只是装的还行,没露怯,扶着佑安的手臂落座后,开口:“众卿平身。”
  看着朝臣着一片素白,楚恒又有些想哭,好悬忍住了,不过声音仍是带了哭腔:“父皇于寅时三刻驾崩,孤甚是悲痛,父皇在位二十载,兴水木,整吏治,减赋税,平叛乱,励精图治,民心所向,为一代明君。”
  底下群臣有人已经哭出了声,也不知悲痛的是真是假。
  “父皇留下遗诏,众卿听旨。”
  朝臣又再次跪下。
  敬忠取出圣旨展开:“帝王之治,不赖上苍,不求天佑,唯以民生为要,我大楚立国之根本也,朕在位二十载,夙夜孜孜,寤寐不遑……太子恒,品性贵重,宽厚仁善,可继朕登基,即遵典制,二十七日释服即皇帝位,命容亲王容臻为摄政王,辅佐皇帝。容亲王为人忠正,朕以腹心相托,其保翊冲主,佐理政务,不负朕心。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话音落下,众臣原该叩首领旨,但礼部尚书谢承安却忽然出声:“太子殿下,臣以为不妥。”
  楚恒吓了一跳:“有何不妥。”
  “太子之身异于常人,十七岁尚未婚配,更无诏训奉仪,太医院曾言殿下于子嗣有碍,若殿下即位,又如何绵延我大楚千秋盛世!”
  楚恒的脸色刷的就白了,他其实有这种预感,即位不会顺利,但是被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他身体有异,还是令他颜面尽失,无地自容。
  他张张嘴,在想该如何反驳,毕竟他确实到如今都没有出过精,对女子更是毫无兴趣……
  容臻见他为难,长眉微蹙准备开口解围,却忽然听见小太子微弱却坚定的声音:“能生,孤,孤自己就能生。”
  容臻:“……”
  众臣:“……”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开启啦~我发现古耽真的比咸蛋难写,在穷且默的环境下还愿意写古耽的太太都是小天使!(小声哔哔,我也是!)
  所以小可爱们多多包容我吖!爱你萌!有什么错漏烦请提醒我一下~
  ①:遗诏有部分内容引用结合了顺治康熙的遗诏内容。
  ——————
  求个收藏吖(可怜拽衣角……
 
 
第2章 
  朝臣齐刷刷看向高座上的楚恒,楚恒脸白了又红,后悔自己竟然惊慌之下说出来这种话,可话一出口便是覆水难收,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母后是苗疆圣女,医术更是了得,她曾会同太医院为孤诊过脉,孤可以生。”
  先皇后确实医术不凡,且曾多次出宫为百姓义诊,深得民心。
  但这更是荒谬,谢承安直接驳斥道:“自古以来,为帝者不得有弊缺,即位后广纳后宫,诞下皇嗣,阴阳调和,方为正道!”
  “可孤自己便有阴阳,孤也并不弊缺。”楚恒临出门前,打开看了锦囊,第一句话就是,身为帝王,有时候得比泼皮无赖更不要脸,楚恒自小就听父皇的话,所以这脸皮,豁出去不要了,他嫣红的小嘴开合,“谢卿,你说孤子嗣艰难,可将来若由孤亲自孕育子嗣,不更是保证皇室血统纯正?”
  谢承安一生恪守礼数,何曾听过这样颠覆人伦的话,一时气糊涂了,竟然问道:“敢问太子跟谁来生?”
  话音落下,众臣再次静默。
  楚恒也被问懵了,这话他回答不出,下意识看向摄政王容臻。
  容臻被楚恒左一句能生右一句亲自孕育撩的心痒,又见他被问住了第一眼便是朝自己求救,更是满意,知道小太子已经到了极限,心里疼惜,开口道:“谢尚书是想造反么?”
  他人长得俊美,声音也如玉石相击,凛冽暗含杀意。
  谢承安立刻跪地:“下臣不敢,臣之忠心,日月可鉴,臣是为了大楚的将来考虑。”
  张九筠也一脸莫名瞧着容臻,满心不解,这,刚刚他们不都是默认了的么,不对,先皇好算计,用摄政王之位哄住了容臻。
  可是这摄政王自古以来有几个能得善终的,张九筠急的恨不能附耳上去,给提醒一番。
  “我知道你们什么算盘,也知道楚慎许诺了你们诸多好处。”容臻将话彻底给挑明了,“但只要我今天站在这里,你们敢反,我便叫你们有去无回。”
  楚恒呆呆看着丹陛下的容臻,只觉得这人可靠极了,就如同十岁那年,他跟着父皇出宫迎接凯旋的容臻一般,一身银甲,恍若天神下凡。
  父皇母后说的没错,容臻果然可用!
  他话音一落,周围御林军登时摆出攻击姿势,城墙上也倏然出现弓箭手,锐利的箭尖正对着殿前众人。
  气氛倏然紧凝,众臣的心也仿佛提到了嗓子眼。
  宗亲那边乱成一片,叫做楚慎的年轻男子骤然白了脸。
  楚恒反应过来,自认为十分凶狠的瞪了楚慎一眼,等孤继位的,让容臻将你抓起来!
  张九筠闭了闭眼,知道大势已去,可容臻是何时调的兵,他虎符分明早就被先皇尽数收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