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拯救审神者【少女漫】──大叶子酒

时间:2020-09-05 16:42:44  作者:大叶子酒

   

  文案:
  一个普通的本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最大的梦想是攒钱换个大广间。
  举着手术刀解剖鲫鱼的短刀冷漠脸:别想了,下一顿饭都还没着落。
  扯着围巾绕了脖子两圈的打刀扛着一捆木柴:至少木炭管饱。
  某太刀扛着大梁狂奔:哈哈哈这种修行甚合贫僧心意!
  追在后面的弟控太刀表示积极值得鼓励,但请不要再继续跑了,等着安房梁的同僚已经睡着了!
  **通告:本丸A520,审神者确诊为植物人,请各位殿下在照顾好审神者的同时建设本丸。
  至于审神者本人?
  我靠那两把红蓝大剑是怎么回事!飞这么高真的不会掉下来吗!
  为什么宣传热点是法治城市的横滨会有黑/手/党这种东西啊!虚假宣传,差评!
  高龙神要绑架我去当他老婆就算了,我们不和爬行动物计较,为什么玉藻前你给自己披的人设会是娇弱可怜小白花?
  ——这世界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异世界的某人:……这又是哪儿?……修罗城?请别叫我王,我决定今天退位,谢谢。
  cp阿尼甲。
  同人作为二次创作,肯定存在ooc,不能接受的请立即自我拯救!
 
 
第1章 植物人
  今天是审神者离开本丸的第七天,根据时政的通知,新的审神者将在今天上任。
  “不知道新的主人是个怎么样的人啊……要是可以待的久一点就好了。”
  加州清光对着太阳审视自己的指甲,一边又转头向大门的方向看了一眼。
  “如果实力强大的话,根本就不会被任命接手我们这样一个二手本丸吧,所以你不要想这么多啦笨蛋清光,快点来扫地!”
  一把笤帚拍到清光的小腿上,把坐着的付丧神打的身体一歪,差点栽下长廊。
  “喂喂喂!明明你自己也很关心这个吧!在这里扫了几十遍了你以为我没看见吗!”
  清光愤怒地指着十米外一大片枯叶对室友发出了控诉。
  披着葱色羽织容貌清秀乖巧的少年扯动嘴角露出了一个狰狞凶狠的笑容:“你看见什么了?小——猫——咪?”
  清光撇撇嘴,眼睛一转,就看见屋顶上蹲着站着一排小短裤,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讲什么。
  回廊下还有一些付丧神服饰整齐端庄,有些紧张地看着大门。
  唔……毕竟是以后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的主人啊,虽然刀剑没有择主的权力,但还是希望能够遇到一个好一点的主人嘛。
  他们上一位主君,也是这个本丸的第一位主人,是个年轻的姬君,灵力不甚优秀,对他们倒是尽心尽力,双方的关系算是不错。
  可惜灵力的强弱不仅关系到手入的效果、任期的长短,对锻刀也有很大影响。灵力越是强盛,就越容易吸引到战力强大的刀剑,而携带着与审神者同源灵力的付丧神出阵时也会找到更强大的刀剑。
  姬君上任一年,在供养本丸运作的同时,还要付出大量灵力维持付丧神的人形,因此并没有多余的灵力来召唤稀有刀剑。
  到了后期,为了能留久一点,除了政府布置的任务外,她几乎不再安排出阵,所以至今本丸里只有较为常见的那些刀剑,堪堪凑够四支出阵部队和一支轮换部队,按照时政的评定等级,本丸最稀有的刀剑只有四花大太刀萤丸。
  这样的成绩放在同期生中间都是下游的,更何况还有这么多高级审神者前辈珠玉在前,因此姬君离职后,他们一度以为,自己的命运就是被打散分派到其他新手那里,或是被政府回收,在仓库里等待下一个申请带走他们的人。
  只是……就他们这样随处可见的刀剑,随手一锻就锻出来了,怎么可能浪费稀少的机会来时政领取?
  可是没想到,在短暂的留置期后,时政下发的命令,居然是等待新审神者来接手本丸……
  这待遇简直和那些满刀帐战力强大的本丸一样了,怎么想都令人感到疑惑啊。
  于是他们在惊喜之后,也不由得升起了一点忐忑。
  毕竟,灵力强大的审神者都会更倾向于拥有独属于自己的本丸和刀剑,由自己锻造的刀剑对主人的忠诚度是极高的。再说了,他们也不是非常稀有的刀,如果那位审神者知道这一点,会不会产生不满呢……
  而且,被分配到这样一个普通到甚至是弱小的本丸,应该也不是灵力强大的人,说不定也是一两年后就耗尽灵力离开这里……
  加州清光拎着笤帚胡思乱想,今剑快活地踩着单齿木屐跳到他面前,双手背在身后,满脸兴奋的红晕:“加州殿,一起去门口迎接主殿呀!”
  加州清光攥着围巾一头,忽然有了点踌躇:“啊……”
  没等他回话,小短刀忽然警惕地伸长了脖子望着大门,红宝石般的瞳孔里闪烁着灿烂的光:“来了!快走快走!”
  他不由分说抓起加州清光的手腕就往大门口跑,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就被短刀带着狂奔的打刀迎面灌了一嘴风,要说什么早就忘到了脑后,眼里只有那扇不断放大的朱红大门。
  为了迎接新的主君,本丸的刀剑们都换上了出阵服,在门前庭院排排站,本丸的初始刀是歌仙兼定,这振爱好风雅的打刀低垂着眉眼,嘴角含着微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数十振刀剑的注视中,那扇只有审神者能打开的大门缓缓开启,一线光芒洒落,伴随着门外一阵忽如其来的风,大片艳粉的樱花吹了进来,几振活泼的短刀忍不住伸手去捞,那些花瓣就乖巧地伏在了他们手心。
  目睹了这一幕的付丧神忽然就静下了心,那些忐忑不安,那些疑惑踌躇,都不约而同地随着这阵风消失无踪。
  不管怎么说,在面见主君前抱有这样的心思,实在是对主君的不尊重啊。
  “各位殿下,午安!”
  随之响起来的,却不是他们以为的主人的声音。
  这声音他们再熟悉不过了——“狐之助?”
  歌仙惊讶地挑起眉,从门缝里挤进来的小动物,正是这个本丸的狐之助,额头上有着朱红的神纹,赤红的尾巴高高竖起左摇右摆,看得出来它的心情不错。
  但问题在于,来的只有它一个。
  付丧神们立即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面面相觑片刻,歌仙蹲下来,将自己的视线尽量放低,语气温和:“请问,我们的主殿在哪里?”
  狐之助后爪弯曲端坐下来,用前爪抹了一把脸,狡猾地转了一圈眼珠:“嗯……这个……”
  它故意拖长了声调,最沉不住气的乱藤四郎挤上去,拎着狐之助的尾巴,凶巴巴地对准它的脸:“你说不说!不说这次的油豆腐就没有了!”
  被威胁的狐狸下意识蹬了蹬四肢,未果,只好僵直着爪子垂头丧气:“好吧好吧,我说我说。”
  乱藤四郎将它放到一边的山石上,狐之助舒舒服服地将大尾巴盘起来,环住半个身子,灵巧地举起一只前爪:“首先,在政府选择分配本丸时,吾等狐之助也是要提供意见的,而为了各位殿下,吾等也是费了相当大的力气,才说服了工作人员,为殿下们分配了一位非常优秀的审神者!”
  “那是一位灵力评级极其强大的审神者大人,拥有潜能评级A+的优秀成绩,而且没有任何家庭压力,已经由抚养者和政府签订了终身工作协议,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在未来六十年内,都将会是这个本丸的主人!”
  这一番话下来,把付丧神们都说的呆了,能够拥有这么优秀的审神者,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可是……
  不管怎么想,这样的审神者,都不应该来到这个本丸才是啊!又是终身协议……应该是政府最看重的培养对象才是……
  除非……他有什么重大缺陷,或是性格不太好,政府不能大力重用他,又不舍得放弃这样一个人才,所以随意给他挑了一个本丸……
  刀剑们的脸色变化不定,一颗心忽上忽下,都不知道是该高兴好,还是该担忧好。
  “如、如果是这么优秀的大人,怎么会来我们这里呢……”
  这声音怯生生的,弱的不仔细听都听不见,好像很快就要哭出来一样。
  狐之助用前爪蹭毛蹭到一半,听见这话,有点心虚地缩了缩脑袋。
  乱藤四郎抱起一只在他脚边绕来绕去的小老虎,猛地凑到狐之助面前:“你还有什么没说?不说就让老虎吃了你哟!”
  黑白相间的小老虎配合地长大了嘴巴,露出尖利的牙齿:“嗷呜~”
  银白头发的短刀有点紧张地拉了拉自己兄弟的衣服:“乱、乱……”
  狐之助努力往后伸着脖子躲避小老虎的爪子,有点尴尬地移开视线:“其实……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啦……”
  什么不是大问题啊!看你这个样子更害怕了好不好!
  眼见的面前的付丧神们都要暴起拔刀了,狐之助抱紧了大尾巴,闭着眼睛大喝一声:“他、他是个植物人!”
  嗯??
  植物人?
  付丧神们沉默了一下,不动声色地开始交换视线。
  ——这个……植物人是什么意思?
  ——植物和人一起生出来的吗?新的主君是妖怪?
  ——不会吧……也可能就是植物化成的人嘛……
  ——那不还是妖怪……
  长谷部紧紧握住腰间本体刀的刀柄,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眉宇间的褶皱越来越深,把一个好好的俊朗青年弄得活像是负债千万吃不上饭。
  “要是这样的话……以后出阵,那些对妖怪有敌意的刀剑就不要捡回来了。”
  煤灰发色的青年神情严肃:“就算是妖怪,我压切长谷部也会忠心侍奉主,绝对不让主受到一点伤害!”
  宗三左文字一只手按在小夜左文字的肩上,漂亮的异色瞳略显倦怠地微微合着,声音飘忽淡漠:“反正作为笼中鸟,也没有反对的权利吧……”
  小夜有点担心地抬起头:“宗三哥……”
  宗三摸摸弟弟的头发,喃喃自语:“就算是妖怪,如果能找到江雪兄长,我也……”
  药研之前一直在厨房给烛台切当下手,这会儿才赶过来,凭借着短刀过人的侦查值,老远就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妖怪什么主……新来的审神者是个妖怪?
  药研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其实不是什么好事情。
  妖怪大都是任性妄为的存在,而刀剑由物化形,一直都跟随在人类身边,有不少刀剑都有斩杀妖怪幽灵的逸闻,本质就带有凶戾之气,因此除非是妖刀,基本上所有的刀剑对妖怪天生就有克制作用。
  如果是能力强悍的大妖怪,会和刀剑们互相产生敌意;要是性格温和的草木类妖怪,那更加糟糕,在刀剑付丧神面前可能连话都讲不出来了吧。
  毕竟刀剑铸造出来就是为了人类使用的,对于人类的好感度让他们本能的抗拒这些非人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药研跑到近前,打量一下那只不知为何显得有点懵逼的狐之助,转头问自己的兄弟:“乱,新来的审神者呢?”
  乱藤四郎扁扁嘴,有些沮丧的模样:“啊……好像没有过来,听说是植物人,药研,草木化形的妖怪是不是会很害怕我们啊……”
  植物人?
  药研惊愕地瞪大眼睛:“植物人?!”
  那跟妖怪有什么关系——
  药研看着同僚们忧愁的眼神,忽然感到哭笑不得:“喂,你们好歹也搞清楚这个词的意思吧!”
  被冷落到一边几次想说话都被按下去的狐之助终于有机会开口,简直要热泪盈眶:“是啊是啊!植物人的意思不是妖怪啊各位殿下!那位大人因为灵力强盛,幼年多次遭到妖怪的攻击,导致灵魂不稳定,时常离体。十五岁那年遇到百鬼夜行,灵魂被冲撞分裂,所以一直沉睡到现今,对外界事物没有感知,也没有自理能力……”
  药研抱着手臂沉思:“听起来……”
  对医药不感兴趣也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神奇的名词的付丧神们一愣一愣的,石切丸沉吟片刻:“拔灾祛秽的法事做了也没用吗?”
  狐之助摇摇头,软绵绵的大耳朵噗啦噗啦打在毛乎乎的脑袋上,看的一旁的乱藤四郎手痒痒的,被药研看了好几眼才扁扁嘴放下伸出一半的手:“没有用哦,所有方法都尝试过了,毕竟很少有这样灵力出众的人才,现世和灵界的所有方法时政都在那位大人身上试了一次,唯一的收获就是保证了那位大人可以不借助仪器维持生命……”
  “好啦,吾辈这次来,就是告知各位殿下情况的,请选择三名代表跟吾辈去迎接审神者吧。”狐之助抬起爪子骚了骚耳朵,脸上朱红的纹路像是一个极其含蓄的笑容。
 
 
第2章 医院
  离去的审神者虽然灵力不甚强大,但能帮助付丧神们提升力量的方法她都尽力尝试过了,在她离开之前,本丸能极化的刀剑已经全部极化完毕,还在仓库中留下了三套纸笔交给继任者,希望能帮后辈减轻一点压力。
  在这个姑娘心里,对于没能给本丸带回更多强力的刀剑还是心存愧疚,所以尽管时政颁布了货币兑换条令,允许审神者们离职的时候以小判兑换高额现世货币,但她还是没有带走任何一点东西。
  还是知晓她家境不好的短刀们偷偷在她的行李里面塞了不少小判,看见这一幕的小夜还琢磨着要不要把自己的本体刀也一起塞进去,要不是前田眼睛亮,搞不好审神者过安检的时候才会被搜出来。
  前任审神者对刀剑们很好,闲暇时候也会带他们出去玩,但是时政的总部他们还真的是第一次来。
  时政的总部是唯一一处连通现世的出入口,只有在审神者入职和离职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这里,其他事务都由狐之助帮忙传达到本丸,连审神者本人都没有来过几次,更别说付丧神们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