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书后我种田养娃当上了皇帝【穿书】──红豆米稀

时间:2020-09-02 09:18:44  作者:红豆米稀

   

  文案:
  穿成哥儿文里的炮灰男配,邵清仪以为自己拿的剧本是种田、经商、养娃、救老攻,最后富甲一方、安享晚年。
  但很快,他发现剧情发展有点不对?
  他那个十项全能、□□属性点满的猎户老攻,竟然就是传闻中已经身死的虎威大将军?而且他还磨刀霍霍,准备再次把入侵国土胡人全部赶出去?
  而他这个一心养娃、只想苟着的咸鱼,竟也被寄予了搞后勤、振民生的重责期盼?
  贺长季上辈子被夫郎所累,惨死牢狱。侥幸重生,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要与夫郎和离!
  结果一睁眼,他却发现,那个又懒又蠢还恶毒的夫郎,似乎变了个人?
  食用指南:
  1、细节、逻辑可能存在些问题,看得开心最重要,请勿考究!
  2、胸无大志一心养娃穿书受&心存正义前世惨死重生攻;
  3、全文基调温馨且甜,日常种田美食向。
 
第一章 
  夏季进入了尾声,路边的种着的两行银杏树颜色开始转黄,又是一个寻常的傍晚。
  阳光幼儿园草莓班的班主任邵清仪挥别了可爱的小朋友们,拒绝了热心爷爷奶奶们的相亲邀约,骑上自己从某鱼上淘来的二手山地自行车,一路疾驰,来到了一栋破旧的居民楼。
  把心爱的自行车放到走廊里锁上,绕过曲折狭小还昏暗的弄堂,邵清仪熟门熟路地推门,走进了一家门口贴着破旧的用A4纸打印的“健身房”字样的店铺。
  悬挂于门上的铃铛因为邵清仪的推门举动而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提醒着翘着腿打着手机斗地主的中年男人有客人来了。
  中年男人抬了抬眼皮,见是邵清仪,又敛下,抬了抬下巴:“登记。”
  早已是这儿的常客的邵清仪熟练地拿起桌上的本子登记了自己的名字。
  中年男人并不在意邵清仪登记了什么,兀自玩着手机。
  而邵清仪也早已习惯了健身房老板的这种待客之道,自觉进了更衣室换了衣服,然后站上了一台跑步机。
  现在时间还早,健身房里的人并不多。
  邵清仪并没有立刻开始跑步,而是先拿出了自己的蓝牙耳机,连上手机,然后才开始每日边听书、边健身的日常。
  斑驳的墙面,简陋的设施。
  这是一家廉价健身房——连营业执照都没有的那种。
  来这里健身的,都是喜欢健身的工人、快递员、外卖小哥等,健身高峰期的时候,入眼满是渗着汗水的腱子肉,热闹极了。
  身为阳光幼儿园的金牌幼师之一,邵清仪并不缺钱,但他节俭惯了,买什么都得货比三家,健身同样不例外。
  这家廉价健身房是他货比十几家之后挑选出来的性价比最高的。
  这家装潢装修不行,大夏天只有电风扇可以吹,健身设备也不丰富,仅有常用的那几种,但离家近,价格比普通健身房低了十倍不止!
  而且因为条件设施差,这里很少会有女性顾客。既不会被女性骚扰,又能看到健美、阳刚的体魄,这对母胎单身的小0而言,这里就是天堂!
  是的,邵清仪,25岁,性别男,爱好男,母胎单身的小0一枚。
  与众不同的性向就是他拒绝众多相亲邀约的原因。
  邵清仪也不是没有遇上过和自己相同性向的人,只是这个圈子乱得很,他有贼心没贼胆,宁愿单身也不想将就。
  母胎单身了这么久,内心空虚那是肯定有的。
  工作清闲、孤家寡人的邵清仪,就把健身和小说作为了消遣时光的利器。
  随着跑步机缓缓启动,速度越来越快,蓝牙耳机中的AI男声也开始播放起小说的内容。
  “邵清仪?来人竟是他那用卑劣手段抢走了自己的未婚夫的弟弟邵清仪?”
  时隔大半篇文,再一次听到这个和自己同名的恶毒男配的名字,邵清仪全身一激灵。
  低沉磁性的男声依旧播报着。
  “在被抢走未婚夫的时候,邵清宁是恨他的。
  但如今,他与夫君琴瑟和鸣、膝下儿女双全,生活的幸福早已磨光了他的仇恨。
  他只是有点惊讶。
  几年不见,邵清仪竟然胖成了这副模样。
  他的身边有两个孩子,看着三四岁的模样,瘦骨嶙峋的,和邵清仪庞大的身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就是邵清仪和贺长季生的一对双胞胎?怎么看着比自家冬儿还小?为人姆父,邵清宁实在见不得孩子吃苦——即使,这是他曾经仇恨的人的孩子。”
  邵清仪看的这本小说名字叫做《冲喜良缘》,讲的是一个可怜的小白菜哥儿被迫嫁入大户冲喜却收获美满爱情的故事。
  他很喜欢看绿晋江的文,尤其偏爱生子题材,而他目前听的这本书,正是一本男男生子背景的哥儿文。
  主角受邵清宁原本有着幸福的家庭,但这一切在姆父去世、阿爹娶了继母之后就完全变了。
  根据本文的设定,这个世界里有三种性别,分别是男人、女人、哥儿。男人的地位最高,其次是女人,哥儿的地位最低。
  在阿爹娶了继母之后,身为哥儿的他就成了小白菜。继母生的弟弟各种欺负他,搅和了他的亲事,抢走了他从小就定了婚约的猎户未婚夫,而他则因为八字合被继母以十两银子卖到县城当了冲喜哥儿。
  谁知这冲喜哥儿嫁的,竟是皇商世族的嫡系继承人!
  最终,冲喜哥儿受和病弱公子攻齐心协力、宅斗掌权,过上了幸福生活。
  目前这本书的剧情已经走到了收尾阶段,主角受因父亲重病又回到了出生的村子,遇到了带着两个孩子的恶毒男配邵清仪。
  说实话,在发现这本小说的男配的名字和自己重名的时候,邵清仪是想弃文的。
  毕竟看着和自己同名的人在小说里做出各种愚蠢到恶毒的事情,任何人都会觉得尴尬。
  但这本书的剧情实在很吸引人,再加上受很快就嫁入攻家换了地图,没有了男配的戏份,邵清仪就继续看了下去。
  没想到这剧情都快结尾了,这个和他同名的男配竟然又出现了?
  邵清仪记得,前文中有提到这个恶毒男配生了一对双胞胎。
  男配用阴谋诡计强要来的猎户夫郎贺长季不喜欢他,但对他也不差,怎么这两个孩子会如此瘦弱?
  邵清仪本来就是因为喜欢小孩子才看的生子文,在听到文中对男配的两个孩子的描述之后,不免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两个孩子身上。
  然后,邵清仪就从接下来的剧情中得知,两个孩子之所以会这么瘦弱,是因为那个恶毒男配把本该给孩子吃的食物都克扣了下来,进了他自己的肚子!
  刚开始孩子们的猎户阿爹还能捕到不少猎物,两个孩子还能温饱。半年前,俩孩子的阿爹打猎摔断了腿,行动受限,邵清仪的日子都难过了不少,更不用提两个孩子了。
  听到这里,邵清仪气得肺都要炸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家长!
  而接下来的剧情,更是让邵清仪难以置信。
  恶毒男配在认出主角受之后,竟然以自己的孩子为饵将其骗到自己家,然后污蔑主角受与自己的夫君余情未了,妄想借此机会踢掉主角受,做皇商世族当家人的夫郎。
  结果主角攻完全没有相信男配的说辞,反倒是县官想要讨好主角攻,把男配一家抓进了大牢。男配在牢中被活活饿死,男配的猎户夫君也病死在了牢中,他们的两个孩子沦为了孤儿。
  听完了恶毒男配的结局之后,邵清仪觉得既解气又心疼。
  解气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恶有恶报,而心疼的,则是两个无辜的孩子。
  结束了热身的邵清仪依旧意难平,他关闭了跑步机,躺在了仰卧板上,一边闭着眼做仰卧起坐,一边还想着《冲喜良缘》中的情节。
  如果不是摊上了这样的姆父,书中两个孩子的结局肯定会大不相同吧?还有那个猎户,本来以他的本事能娶到条件更好的妻子或夫郎,就因为信守上一辈定下的婚约,结果却娶了这么个败家玩意儿。
  如果他是书里的这个邵清仪,怎么也不会让这种悲剧发生。
  带着耳机的邵清仪完全没有听到头顶发出的异样响动,健身房里的客人不多,没有人注意到仰卧板正上方的墙皮正在蠢蠢欲动。
  闭着眼的邵清仪听完了整本小说,正沉浸在攻受美满结局的余韵中时,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头部一阵剧痛!
  蓝牙耳机掉了出来,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大喊“老板,墙皮掉了!”“死人了死人了!”
  我还没死呢!
  邵清仪想要大叫,却迷迷糊糊发不出声音。
  头顶、后脑、面部都有温热粘稠的液体流出,应该是血……
  艹,不会,真的要死了吧?
  我刚续的三年健身卡啊……
  邵清仪感觉脑袋越来越重,意识越来越昏沉,直到,彻底坠入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邵清仪有了一些知觉。
  他感到这一觉睡得格外疲惫。
  头很疼,身子很重,就连底下睡着的这张床,都又冷又硬。
  邵清仪费力地睁开了眼,黑漆漆的木结构屋顶闯入了他的视线。
  ?
  邵清仪昏沉沉的脑袋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这是哪儿?
  还没等邵清仪回过神,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闹。
  “老二家的,出事了!”
  有人这么高喊着,声音由远及近,很快就到了屋内。
  “砰——”门被粗暴地打开。
  邵清仪一扭头,看到一个眉心有一颗浅红小痣、系着长发、穿着古朴简单的秀气男人一脸焦急地冲了进来。
  “老二家的,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睡觉?你们家长季出事了!快跟我来!”秀气男人又气又急,上前就要拉邵清仪起来。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邵清仪,身体下意识地就做出了抗拒的反应,随后他就感觉自己的手被秀气男人抓住使劲往外拽,然后……
  秀气男人涨红了脸用尽了力气,邵清仪还是纹丝不动。
  邵清仪这才发现,自己现在的体型,出乎意料地庞大。
  他的身上有好多圈肉,目测这体重至少得有两百斤!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书啦~日更,每天12点定时更新~希望多多留言支持哦~
 
 
第二章 
  这什么情况?!
  他引以为傲的腹肌呢?他完美保持的体型呢?
  身上的这坨肉把邵清仪彻底吓醒了,他惊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成功的秀气男人闻言,没好气地说道:“你还知道着急啊?你家长季从山上摔下来了,现在正在李大夫那儿躺着呢!”
  “长季?”邵清仪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忽的,他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贺长季?”
  “对啊!”秀气男人狐疑地看向邵清仪,“我说老二家的,你睡糊涂了?怎么连自己夫君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贺长季?夫君?
  邵清仪看着自己满身的肉,渐渐回想起来,自己好像被廉价健身房的墙皮砸死了。
  所以他这是穿书了?穿成了《冲喜良缘》里的恶毒男配邵清仪?
  不是吧,这种魔幻的事情,怎么可能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是眼前的一切,又不得不让邵清仪认清现实。
  最初的震惊过后,邵清仪冷静了下来。
  他是孤儿,在原世界也没什么牵挂。反正死都死了,难不成还能再穿回去?
  既来之,则安之。如果他真的是穿成了《冲喜良缘》中的邵清仪,那他在这儿倒还反倒能发挥点作用……
  想到这儿,邵清仪试探性地问道:“成平和成安呢?”
  “俩孩子早就听到动静过去了,哪像你这个当姆父的,竟然还在屋里睡大觉!”说起这个,秀气男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听到秀气男人的回答,邵清仪确信自己是真的穿成自己看的哥儿文里的恶毒男配了。
  成平、成安正是邵清仪和贺长季生的双胞胎孩子的名字。
  “对了,家中的银两你放在在哪儿了?大夫那儿的钱还赊着呢,得赶紧拿去付了。”说着,秀气男人就开始翻找周边的柜子橱子,那架势是要把这屋子翻个底朝天。
  见状,邵清仪想要立刻从床上起来。
  只是他低估了肥重的身体给自己带来的负担。
  邵清仪的脑子想的是:立刻起床!
  但他的身体做的:我……好……重……我……起……不……来……
  邵清仪不禁满脸黑线。
  原来的邵清仪到底是怎么把自己吃成这个样子的?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也太糟糕了吧,他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眼前这个秀气男人,应该就是书里提到过的贺家的极品亲戚之一——长得清清秀秀、实际上非常抠门、爱贪小便宜的哥嫂江明秀。
  以江明秀的性格,在别人家翻到的任何东西那都是可以“借用”的,邵清仪可不想让他这样把自家屋子给霍霍了。
  邵清仪好不容易才终于拖着沉重的身体下了床,试图阻止了江明秀的翻找:“哥嫂,你先帮我去大夫那边照看照看,我等会儿找到钱马上过来。”
  可惜邵清仪动作再快,也没有江明秀眼疾手快。
  他眼睁睁地看着江明秀抓了一把干花生塞进了衣兜,然后拍了拍袖子,这才满意地说道:“行,那你动作快点。”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邵清仪看着几乎空了的锡罐头,不禁气急。这江明秀真是雁过拔毛,连干花生都不放过。
  根据《冲喜良缘》里的设定,一把干花生也算得上是奢侈小零食了。
  江明秀拿的干花生不多,但那毕竟是自家的东西啊!过于节(kou)俭(men)的邵清仪肉疼了,从来只有他薅别人的羊毛,还从来没有人从他手里薅走过羊毛呢!
  都怪这破身体,严重阻碍了他的行动!既然穿书已经成为了现实,他就必须为未来做些打算了——减肥,就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