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漫】──卧龙

时间:2020-09-02 09:13:48  作者:卧龙

 

 
  文案:
  时之政府花费大量资金打造出一位“审神者”,然后将他送入暗黑本丸、试图感化暗堕付丧神们。
  但没想到,如同白纸的他反被拉向敌方阵营,每日课题是:如何推翻时之政府。
  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守——暗堕刀们如是教育道。
  审神者懵懂点头,并附赠柔软笑脸。
  暗堕刀:学得太快了,不、绝不能屈服!……那个什么,要不我们还是好好关心一下孩子的教育问题?
  ……
  若干年后,刀子精们集体在本丸里养老,看了眼又软又甜的审神者,只想捶胸顿足——我们到底是养了个啥出来?这也太可爱了吧!
  注意事项——
  1.二设如山如海,不喜勿入。
  2.审神者中心向,全员参战,(真香)修罗场预定。
 
 
 
第1章 暗堕本丸.01
  [数据库正在开启……]
  [新增情感数据56种,加载已完成,正在植入实验体核心区……]
  [实验体受性良好,并未出现异常。]
  “好,进入实验体唤醒程序。”科研人员发布语音指令,同时用虹膜扫描进行身份验证,在双重保证下,智能AI才忠诚的执行了这道命令。
  已研究近十年的成果,终于在此刻露出真正的面目。
  在湛蓝色营养液的包裹下,里面的人形仿若漂亮的人鱼,皮肤白到透明,还闭着眼的脸、就令人下意识的放轻呼吸,生怕会惊扰到他的安眠。
  而后,营养液被缓缓抽离,原本安置在手腕上的数据传输线也一同断开。他的眼皮滚动两下,终于颤颤的睁开一条缝,泄出比天空更澄澈的浅蓝色。
  “零号体,你能听清我的声音吗?”科研人员克制住内心的激动,尽量以公事公办的冷淡态度询问道。
  被称作零号体的少年慢慢撑起身子,适应着拥有实体的感觉。
  在设计外形时,研究人员们以“最无害而不具杀伤力”作为检索条件,最终拟出他现在的样子。
  他看起来就像是新生的小鹿,一双眼睁得又圆又大,正趴在玻璃缸的边缘,仰起脸努力点点头。
  正在记录数据的研究人员心口一颤,很想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就像是对待可爱的小动物那样。
  但一旁戴着眼镜的男人俯下身,挡住她的视线,开口对零号机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作为代号'澪'的审神者正式存在,任务是净化暗堕本丸。但是记住,你的身份不可以泄露给外面的任何一个人类或者付丧神,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
  第一次通过喉咙发出音节,澪的声音还有些断断续续,又软又轻,就像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擦过耳边的感觉。
  “尤可,你带着他去整理仪容,再挑些生活用品打包,半个小时后在转换器前集合。”男人下达新的指令后,就行色匆匆的去了别的房间。
  代号尤可的正是刚才在记录数据的女性审神者。她向培养水槽里的少年露出笑容,非常温柔的说道:“现在可以站得起来吗,我们需要抓紧些时间,这样还能来得及吃些东西哦。”
  作为生物型再生人类,澪自然可以进食,但也绝非必要,像是光能、电能、甚至是风能都可以起到补充动能的作用。但他需要表现的更像人类,所以才在数据库中载入了“食欲”的代码。
  浅蓝色的眼睛闪了闪,他开心的站起身,从培养水槽中迈出第一步。当脚落地时传来的微凉感,他还很好奇的感受几秒,才跑到尤可身边转了几圈,像是只摇着尾巴等待夸奖的宠物犬。
  “乖孩子,做得好。”下意识说出这句话,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只是伸手拿过一条浴巾帮他围好,又叮嘱道:“在有别人在的场合里,不能赤.身裸.体的……等会儿,我们是不是忘帮他加上'羞耻心'一类的程序了?”
  “因为对任务来说不是必要的,所以就没加。”另一位科研人员耸耸肩,不在意的答道。
  ——反正付丧神们都是男性,这样大概也不会有问题?
  她不确定的想着,不过碍于时间不多,她只能领着正东张西望的澪去准备行装。
  ……
  三十分钟后,尤可与焕然一新的澪站在时空转换器前面,不时引来路过人员的打量。
  她感觉自己身边仿佛站了一枚巨型发光体。
  收拾利落的少年穿着狩衣,长及腰间的暖棕色头发被束成一簇、压在靠近脖颈的地方,看起来平添几分文雅气。他被要求不许东张西望,所以就特别听话的站得笔直,按完美比例制作的身形便尤为吸睛。
  他本人尚不自知,还时不时对看过来的政府工作人员们露出笑容,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跟着蹦出来,杀伤力顿时又增加了好几倍。
  ——可、可爱,这孩子难道是天使吗?
  眼看不知情的同事们都瞬间被攻略,尤可一边欣慰于实验的成功,一边觉得有些头疼。
  好在上司带着救世主的光环及时出现。他是目前唯一能对天使光环无动于衷的人,还相当冷淡的吩咐道:“定位暗堕本丸001号。”
  传送装置是一扇大门,智能AI听到指令,自动调整输出路径,从门框内编织出金色的细线,最终组成看不见尽头的通路来。
  他扔下一句“跟紧”,就率先走了进去。
  尤可抓住澪的手,也紧随其后,步入数据强行开拓的时空洪流中。
  ……
  暗堕本丸常年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001号并非常规意义上的本丸,而是聚集着从好几个毁坏的本丸里来的暗堕刀,说是流浪回收所也很恰当。
  因为饱受磨难,他们对人类的态度冷淡,但明面上看上去还不到仇视的程度,所以时之政府才没有将碎刀提上议程。
  暗堕刀们正是靠营造出一种“还有得救”的氛围,才能苟延残喘的活到现在。
  今早,由狐之助上门通知,本丸内即将迎来新的审神者。
  暗堕刀们听到后,面容依旧冷淡,只点点头就回到了房间。
  “啧,来得倒是挺快嘛。”加州清光嘲讽的嗤笑一声,迎着照进屋内的一缕惨淡的光,反复欣赏着刚涂好的鲜红指甲。
  “血的颜色,果然很漂亮呀,尤其是敌人的鲜血。”他自言自语着,将用到见底的指甲油瓶子小心的放回木盒中,又点了点排列整齐的小瓶子数目,绯色的眸子中涌上阴霾。
  ——但终日与过去的回忆为伴,简直就像是在自我惩罚一样。时时刻刻提醒着,安定永远都不会再回来的这个事实。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涂那个东西了,味道真的很难闻。”
  一旁跪坐的和泉守兼定非常不痛快的抱怨着,还用手在面前挥了挥,像是在驱散着那股怨气一样。
  “怎么,是想来打一场吗?”斜睨了他一眼,加州清光毫不犹豫的拔出本体,在破损的刀锋后面勾起危险的笑容,“可以哦,不知道同类的鲜血涂起来……啊啊,你的一定满是恶臭吧,因为完全黑掉了呢。”
  “你这家伙!”和泉守直接爆起,以布满乌黑浊气的本体用力向下劈砍,正架在对方刀身的缺口处,似乎只要再施加一点力气、就可以彻底毁坏它。
  两振打刀摩擦间发出刺耳的悲鸣,在狭小的屋内盘旋不散。
  其他人对此漠不关心,只有烛台切光忠敷衍的挑开话题:“现在还是该想想,新来的审神者由谁去接待比较好吧。”
  一时间屋内似乎又更静了些。
  对于人类,他们恨之入骨,却又不得不仰仗着对方的灵力为生、被迫为人所利用,简直恶心的有些过分。
  现在就连看到时之政府道貌岸然的嘴脸,都能反胃的好几天吃不进去东西。
  思及此处,和泉守兼定和加州清光也悻悻地分开,又坐回原处,生怕这样的任务落在自己头上。
  最后还是一振穿着全黑羽织的暗堕刀站起身,边向外走边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去好了,正好感觉有些无聊。”
  迎着屋外艰难洒下地面的几缕微光,他脚步轻快的走到大门外,刚巧与传送过来的三个人打了个照面。
  “怎么就你自己,其他人在哪里。”为首的眼镜男明显有些不快,居高临下的训斥道:“今早不是通知过你们,有新的审神者过来任职,居然敢如此懈怠。”
  “嘛,这种事情我一个人来完成就够了。”像是没看见对方的态度,暗堕刀弯起眼,对身着狩衣的少年伸出手来:“您就是新任审神者大人吧,我是鹤丸国永,今后请多指教啦。”
  暖棕发色的少年眨眨眼,对这种示好毫不抗拒,直接抬手握了上去,露出又暖又软的笑脸。
  “我的审神者代号是澪,你叫我澪就好。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也可以叫你鹤丸了吧?”
  ——天真、毫无防备、阳光灿烂,时之政府真的会挑选这种人来接手暗堕本丸?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大概只是为了迷惑人的假象吧。
  藏起眼里的嘲弄,鹤丸笑容不变,又随手接过尤可递过来的行囊,就拉着他向本丸内走去,“当然可以哦,您开心就好。那么现在,就先去您的房间看看吧。”
  澪没有拒绝的意思,只是回头朝门外的两个人挥挥手,努力表达着自己的心声:“我会好好在这里当审神者的,不过假如有时间的话,能来看看我吗?”
  回应他的只有骤然关闭的大门,像是一种无声的拒绝。
  他原本充满希冀的神色暗了下来,不过又很快露出干劲满满的神色来。
  ——如果他努力工作,顺利净化暗堕本丸,那么大家一定会愿意跟他玩的吧?
 
 
第2章 暗堕本丸.02
  澪好奇的观察着这座本丸,并通过数据库检索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它——破败。
  比起正常明亮而又温暖的本丸,这里完全就是反义词。天空被浓厚的黑云遮住,偶尔才泄露出几丝惨淡的光,令地面的建筑都蒙上一层昏暗之色,变得像是一堆蠢蠢欲动的怪兽。
  鹤丸走在其中,非但没有违和感,反而像是随时会融进去一般。
  他忍不住抓住对方的袖子。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做,他自己也说不清,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
  “难不成是害怕了吗?”暗堕刀回过头看他,露出玩味的眼神,唇边的笑容渐渐扩大,显得又率真、又充满了恶意,“您在来之前就应该知道吧,暗堕本丸都是这种样子,所以就不要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啦。”
  如果想以此来博取同情心的话,简直就像是笑话一样。他对人类,不拔刀相向就已经算是最大的善意了。
  不动声色的甩开对方的手,他又继续在前方带路。
  “快些走吧,不然等到了夜间,会更加恐怖呢。”
  暖棕发色的少年看着空荡荡的掌心,只得小跑着跟了上去。
  ……
  审神者的居所名为天守阁,是一栋独立的二层小楼。这里大概很久没人来打扫,所以就连台阶上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暗堕刀嫌恶的走了上去,还用袖子遮掩住口鼻,以防被拉开门时带起的灰尘呛到。
  注入灵力的中枢地带暴露于眼前,是一颗类似于球体的东西,上面同样蒙着一层灰尘。澪倒是没有介意,直接将手按上去,将体内存储着的灵力注入,算是正式成为了本丸内新的主人。
  由于时之政府的“人造审神者”项目还处于初级应用阶段,所以他体内每日制造出的灵力不多,只够维持本丸设备运转和给天守阁张开保护结界,余下分给暗堕刀的部分几乎少到没有。
  但看了眼身旁人的状态,他还是选择将原本该分给防御结界上的灵力转换给本丸内的付丧神们使用。
  鹤丸自然不知其中原因,当感受到体内逐渐充沛的灵力时,只以为本次任职的审神者能力要强一些,至于不张开结界,大概是对自身实力比较自信吧?他也懒得追问或者琢磨。
  二楼的情况更加糟糕,有一侧的樟子门破了个大洞,不时漏进寒风、发出奇怪的呜咽声,而睡觉用的榻榻米潮湿得要命,踩上去一脚就会连袜子都被浸湿。
  也许连古时囚禁人的地牢都会比这里更适宜居住。
  “这就是您今后的房间了,还不错吧。”随手将澪的行囊扔在地上,鹤丸故意抬头看了眼横梁,提醒道:“啊,上一位审神者就是在这里上吊的呢,听说晚上还能看到他吐着长舌头、瞪着一双眼的奇特景象哦,有他陪着您,应该不会感到寂寞的。”
  “还有,如非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就请您一直呆在这里吧,这样才会活得更久一些。”
  看着审神者被自己唬得一愣一愣的模样,他心满意足的转过身,像是只黑色的鹤一样灵巧的飞下二楼,一秒都不愿意再多待。
  澪将自己唯一的家当捡起来,确保里面的东西没有被弄脏后,就小心翼翼的将行囊系在身后,开始四下探索起来。
  这里几乎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就算有趁手的工具,也要清扫好几天。因为他不想弄脏尤可亲手给他穿好的衣服,所以晚上肯定是没办法躺下来休息的。
  还好,他最后在房间的杂物室里找到一个小型衣柜,把塞着的旧衣服拿出来,里面虽然散发着陈腐的味道,但起码还算干净。
  将它拖到平整的角落里,他脱了脏兮兮的木屐和袜子,这才终于能坐进去休息一会儿。
  屋外的昏暗让人没办法准确的判断时间。
  澪将手腕上缠着的绷带解开,露出身体上唯一的瑕疵——那是用来接通传输线的地方,同时也具有通讯和记录的功能,看起来就像是花型的伤疤。
  他用手轻轻拂过,看着它绽放出一道微弱的蓝光后,才高高兴兴的说起话来。
  “今天是来到本丸的第一天,我认识了新的朋友,他叫鹤丸。”
  “他是个爱笑的人,还给我讲了有趣的故事,感觉比数据中显示的要更容易相处一些。”
  “我会继续努力与更多的人做朋友,直到将这里恢复成正常本丸的样子,到那时,一定会很漂亮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