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农门挖宝匠【生子】──疯狂更新

时间:2020-09-02 08:59:21  作者:疯狂更新
  不管怎么样,井冬恒还是打不过他的。
  “算了算了。”花婶子等人也开始劝了起来,也有人让井冬恒出来给王氏说好的,让王氏不要太生气了。
  可惜井冬恒自从死过一回之后,整个人就性情大变,任谁说话都不听了。
  当然也有人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井冬恒中了蛇毒,井家没一个管他的,要不是四妹井春芽叫李大夫过来,大家怕是都不知道井冬恒中蛇毒了。
  都说是人经一次生死,等于重新投胎一次,井冬恒这样做倒也是让人理解的。
  “不过这家伙运气还不错,捡的药材竟然值八袋麦子,也不知道是什么药材。”村里开始讨论起来。
  等着第二天的时候,朝山里找药材的人就多了不少。
  但是井冬恒却没有出门,他继续修他家的屋子。
  最起码的先把屋门给弄好了,还叫了村里的泥瓦匠过来帮他弄灶台。
  大家都知道他发了一笔小财,但是井冬恒的家底太差了,也没人对他多羡慕嫉妒的,对于他的动作也都是挺理解的。
  只有井春芽听到井冬恒这事儿后过来了几趟。
  井春芽也跟井冬恒聊了一会儿,井冬恒对于自己到底捡了什么以及真的有多少银子都是之前的说法。
  “妹子给你。”井冬恒还摸了二十个铜板给井春芽,让她随便的买点什么。
  “不要,四哥,你留着吧。”井春芽连忙拒绝。
  井冬恒却坚持要给她,最后井春芽笑嘻嘻的走了。
  等着井春芽走了之后,井冬恒也收拾一下,将屋门锁上,自己也出来了。
  井冬恒从家里走出去大概一个时辰左右,就有身影鬼鬼祟祟的在他家门口晃荡,很快的就推开栅栏朝他屋子那边走过去。
  先捏住他家的锁扯了几下,跟着转到窗户那边朝里面看了看。
  窗户那边也是没办法后,他转了两圈,用力的扯了几下门锁,最后还是不行后,有些生气的抬脚去踹井冬恒刚弄好的灶台。
  “你敢!”
  突然的那边有人大吼了一声,站在井冬恒院子里的井春壮转过头惊恐的就看到井冬恒抱着一只小黑狗,手里还牵着一只大狼狗正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呢。
  “我……我就是看看他们给你做的结实不结实。”井春壮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脚。
  “滚出去!以后再到我家里乱摸东西,别怪我放狗咬人!”井冬恒黑着脸,松了松手里的狗绳子。
  从猎户家借来的大狼狗汪汪的狂叫着扑向井春壮,吓得井春壮嗷嗷惨叫着跑了。
  “你这孩子!”
  花婶子听到动静后跑出来看到了这一幕也不由得笑骂了一句。
  井冬恒对着花婶子说以后都不会让旁人再欺负他了。
  花婶子叹息着说话不是这样说,怎么说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
  井冬恒听着这话,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把大狼狗还给了猎户,他回来的路上有不少人朝他打听他之前上山都是走的哪条路。
  井冬恒大概指了个方向,问了问,知道村里因为他这个事儿去找药材的不少,但是那后山除去最危险的地方之外,其他的地方村里的人常跑的,根本不会发现什么特别的药材。
  “兴许是就那一个,被你捡去了。”村里的人有些语气发酸的说了一句。
  井冬恒笑了笑,他又摸了银子找人拉了砖,最少先将他家的院墙给围起来。
  “你这傻孩子,你有这多余的银钱,不如存一存,把屋子收拾收拾先。”花婶子看着周耕把院墙围起来,自然知道是他为了防谁的。
  “没事儿,我打算这两天再到山里转转,万一挖到更好的,兴许就能回来盖房子了。”井冬恒这话很快就传了出去。
  等到第二天他背着药篓子准备出去的时候,发现家门口不远不近的站着好几个人的。
  “冬恒!”
  井冬恒的二哥井秋飞远远的对着井冬恒招了招手。
  井冬恒疑惑的走过去,却被井秋飞拉到一边,让他小心着村里人呢。
  “你跟着我走,待会儿甩掉他们。”井秋飞低声严肃的说道。
  “没事儿,谁想跟谁跟,这是看个人运气跟本事的事儿。”井冬恒扬声说了一句,那些村里的人连忙的围了过来。
  井秋飞也不好太直接了,只是面色不好的瞪了一眼井冬恒,然后紧紧的挨着井冬恒朝后山去了。
  他们村叫井口村,沿着一条河走过去,可以看到一座树木旺盛茂密的山,据村里的老人说山里面有个魔鬼窟,谁进去谁死。
  当然这都是传言,虽然害怕可也没人真的当真。
  井冬恒一行早时朝山里去,一路走过去,等到中午的时候还没什么像样的收获。
  “真的就是在这边找到的么?”有些人开始怀疑井冬恒是不是故意晃人,等着这些人走了才自己去好去处呢。
  “信不信的都随你们。”井冬恒自己却不多说的继续朝里面走过去。
  那几个村民想了想又跟着井冬恒朝里面走。
  等着他们刚跟上井冬恒,就听到井冬恒说了一声有了,然后井冬恒就弯腰捡起一棵四叶发红的药草来。
  “这是什么东西?”在场的人都不认识。
  井冬恒自己也不是十分懂,反正他是根据探药杖的提示找到的,显示是绿品等级的药草。
  挖宝系统将所有东西都以颜色等级区分,以白绿蓝紫金五色,依次朝上,橙色为最高等级也是最稀有的。
  井冬恒知道这山林里估计蓝色的都少有,绿色的已经算不错的了。
  他捏住那药草放到药篓里面,后面那些人连忙的在他周围也找去,不说怎么的反正挖了几棵颜色古怪的药草收起来了。
  “冬恒,你给二哥也看看,总不好叫二哥空着手回去吧?”井秋飞厚着脸皮笑着说道。
  井冬恒看了看井秋飞,跟着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自己找自己的去了。
  井秋飞没想到井冬恒竟然变成这样的性格,站在那边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枉费我平日里对你的照顾!”井秋飞骂了一声,却只得了井冬恒一声嗤笑。
  井冬恒不理会井秋飞,他自己握住探药杖继续朝山里面去。
  不过这一次他的运气也没那么好,到了下午的时候才有找到了两棵绿品的药草,这两棵倒是认识,大家都知道算稀罕的东西了。
  可是来回的只有井冬恒自己能找到。
  “莫非是冬恒得了山神庇护?”村民遇到稀奇的事儿总是爱朝神怪那边想的。、
  “兴许是冬恒因为被七花蛇咬了,山神心疼他才多给他一些好的,说不定那七花蛇还是山神养的呢。”
  大家越说越诡异神奇,井冬恒也不多做解释,反正按着这些人的说法,以后他在山里找了更好的东西,也更有理由了。
  “天快黑了,咱们得下山了,晚上待在山里太危险了。”
  虽然羡慕井冬恒挖到了药草心有不甘,但是小命还是最重要的,大家看看时候差不多了就朝山下走过去了。
  等到了村里的时候,还有不少人站着等看热闹呢。
  “冬恒挖到了不少,那小子运气变好了!”跟着井冬恒上山的人都纷纷的夸赞吹嘘起来。
  井冬恒只是简单的跟人交谈了几句就朝自己家去了。
  而井秋飞则被自己婆娘季氏拉到一边问他可有挖到什么。
  “没有,老四心思歹毒的狠,只顾着自己挖了,丝毫不管我!”井秋飞简直是要气死了。
  “那他都挖到什么了?”季氏心思一动,说道:“管他的,只要他还没成家,那他的东西就是公家的,咱们找娘去,把他的东西分一分也是好的!”
  “成!”井秋飞听着季氏说的对,连忙带着季氏朝井家老院子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收藏一下,担心怕上不了榜……
  感谢!感谢在2020-06-09 17:50:28~2020-06-10 23:10: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sfd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章 大将军顾任吾
  等着井秋飞夫妇两个到了老院子那边后,正好的老大夫妇领着孩子也在呢,听说井冬恒自己又挖了些好东西出来,激动的不行。
  “二弟你也是的,既然知道了冬恒要去挖,也不带上你大哥。”大嫂李氏埋怨的说道。
  “大嫂冤枉我,我也是凑巧才知道的,而且那冬恒自私歹毒,只顾着自己赚,哪儿管我。”井秋飞苦笑着说道。
  大嫂李氏听到井秋飞屁都没带来,心里这才平衡了一些,转头看向王氏说道:“娘,既然冬恒有这个本事,不若让他带着他大哥二哥的也赚一点,好歹是补贴下家用。”
  王氏听到这些,哼了一声,眼神带着狠毒的说道:“这个老四从小就是个没良心的的,枉费我生养他那么多年了!”
  “可不是么?您没看到他看我那样子,连个外人都不如呢。”井秋飞也趁势告状。
  “老四这样,估计也就是发发脾气,毕竟是经历过生死的,想着过不多久就好了。”井春壮想了一下说道。
  “他?哼!”王氏听着井春壮的话更生气了,一拍桌子说道:“去,叫了你大伯他们过来,总不能叫一个小崽子欺负了咱们去!”
  “啊……?”井春壮愣了愣神,旁边的井秋飞已经去叫人了。
  等着他们收拾好了叫了人到井冬恒家那边,却发现井冬恒家里院门关着,屋门也是锁着的。
  “你们找冬恒?他早就到镇上去了。”花婶子看热闹的走出来,看到井家那架势,知道井冬恒要不是早点跑了,估计今天可是有他好受的。
  “大晚上的他跑镇上了?”王氏斜着眼看着花婶子问道。
  “对啊,他说他到镇上有事儿要办,估计要过个几天才回来呢。”花婶子收了井冬恒的好处,自然要帮他掩饰一二。
  王氏听到这话,嘴里骂了井冬恒几句,才有带着井家的人走了。
  等着井家人走了,井冬恒这才在花婶子家里露了面,他将面放在花婶子家,让花婶子给他做了顿饭。
  “你吃吧,在我家里歇一晚上,明早上早点走。”花婶子给井冬恒收拾了个屋子出来。
  以前她是抱着看井冬恒热闹的心态在跟井冬恒维持关系,可是眼下井冬恒可是村子里的热门人物,谁都想要亲近。
  花婶子也想着跟着井冬恒关系搞好一点,将来总是有些好处会落下的。
  “麻烦婶子了。”井冬恒道谢后,自己就卷缩在花婶子家里的小屋子里面,旁边花婶子的儿子睡的鼾声震天。
  井冬恒却是有些睡不着的,虽然他心态好,可是现在的生活水平着实的跟他之前差了太多。
  并且麻烦的是井家到底是跟他是亲血脉,在古代这种血脉大过天的时候,他处理起这些麻烦就得相当谨慎了。
  “实在不行,到时候存些银钱跑路。”这个念头刚从井冬恒心里生出来就被他打消了,毕竟这边实在是一个绝好的挖宝地点,而且他也不是个遇到困难就会退缩的人。
  “睡吧,明天到镇上转转去。”井冬恒刚闭着眼打算睡觉的时候,旁边的小黑狗却突然爬起来,对着窗户那边低吼起来。
  “咔哒。”
  井冬恒刚坐起来,就看到窗户外面一道小身影略过去!
  井冬恒吓了一跳,他急忙的靠过去,轻手轻脚的打开了窗户,就看到窗棂那边留了一点血迹在。
  “受伤了?”井冬恒探出头四下的看了看,发现在窗户的下面,一个小身影踉跄的准备朝外面走去,是那个盔甲小人儿。
  井冬恒知道对方是处在挖宝世界里面的,他以这个身子是碰触不到对方的。
  他轻手轻脚的走出门外,那盔甲小人儿发现了井冬恒,他有些艰难的甩出绳索几个飘荡借着花婶子家的树到了墙外。
  井冬恒看到他受了伤还有如此矫健的身手,不由得赞叹了一声。
  “吱吱。”
  井冬恒想着对方应该是有事儿要找自己的,他抬起花婶子家的门栓,走出了门外。
  等他到了外面,却找不到那盔甲小人儿的身影了。
  “藏起来了?”井冬恒皱了皱眉,他打开挖宝系统,自己的身影不断的缩小,这时候他的视野开始变化。
  “出来!”
  井冬恒一边走一边低声叫了几声,最后在墙角的地方发现了盔甲小人。
  他歪斜的依靠在墙角,明亮的盔甲也变的破碎不堪,他的小手按着胸口的位置,那边在不断的流血。
  井冬恒连忙跑过去,等着他靠近的时候,盔甲小人猛的睁开眼,他一只手握住一把锋利的长刀,满眼的警惕。
  “大侠,有什么是我能帮你的么?”井冬恒看着盔甲小人的样子,他连忙的打开挖宝背包,翻出里面之前找的解毒草还有止血药草。
  “吃一点。”井冬恒把解毒草弄碎了递给盔甲小人。
  盔甲小人低哼了一声,他看了看井冬恒,最后扯下了自己的面罩。
  “大侠,长的好俊啊!”井冬恒第一看到那盔甲小人的真面目,只觉得对方生的也是符合他穿盔甲画风的样子。
  清俊的面庞五官立体明朗,虽然面庞看着俊武却不会粗犷了去,长的着实让人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闭嘴!”盔甲小人听到井冬恒夸他样貌,眼神发狠的低喝了一句,可是面庞却不隐隐的有些发红。
  井冬恒笑笑,借着月光他将解毒药草一点一点的喂给盔甲小人。
  盔甲小人吃了解毒药草后,他看了看井冬恒手里的止血药草,直接撤开了自己破碎的盔甲,露出里面血红的一片。
  井冬恒看着就吸了口凉气,知道是给什么凶兽抓的。
  “怕是要留疤了。”井冬恒说着小心的将那止血药草敷上去,药草的刺激让盔甲小人皱起眉来。
  井冬恒知道应该是配些缓和疼痛的药草来的,可是他现在医药知识太薄弱,手边也没其他的药草了,只能轻声的说着:“好了,好了,快要不疼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