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在古代开医馆[爽文]——ai呀呀

时间:2020-08-26 11:26:21  作者:ai呀呀

 

 
  文案:
  裴疏,万花谷药王孙思邈门下弟子,学医十载,天赋过人,自十七岁出谷,走遍大唐江山,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在江湖上留下赫赫声名。大唐天宝十年,消失于龙门荒漠。
  裴疏发现自己再一次穿越了……
  一个历史上没有过的异世。
  站在异世街头,身边来往客旅叫卖不绝,“听说了吗?回春堂的八宝粥可是我们临安一绝……”
  “走走走……快去回春堂喝粥去……”
  回春堂?
  一个卖粥的地方为何取医馆的名字?
  裴疏跟着人群来到回春堂,喝下了一碗粥……
  从此,他便卖身于此。
  裴疏:==
  这辈子最不该喝的就是这碗粥!
  本文Cp:一心只想游历天下看遍世间山水的神医万花攻(裴疏)X家里有医馆要继承但却错点厨艺天赋的神厨受(薛清灵)
  夫夫俩一起开医馆治病救人的故事……
  注:受是双儿,所以本文是生子文!!!!!!
  
  一句话简介:绝不开医馆!
  立意:治病救人
  作品简评:
  一心只想游历天下看遍世间山水的万花谷弟子裴疏穿越异世,本打算继续不受拘束,独自行走江湖,一路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却因意外结识了薛家医馆的小公子薛清灵,他们相识相知相恋,因一碗粥定情,几多因缘巧合后,裴疏解开心结,认清自己的感情,心甘情愿留在医馆当坐堂大夫,之后找回了自己的身世,和爱人携手一起和和美美开医馆。本文以主角行医治病为主,同时也描写了琴棋书画诗酒花茶等诸多风雅美事,内容古色古香别有韵味,行文流畅自然,人物刻画鲜明,情节温馨治愈,语言诙谐幽默,立意积极向上,里面许多有趣的治病救人故事看得人心中温暖阳光,是一本不可错过的佳作,值得一读。
 
 
第1章 裴疏
  四和堂医馆门前。
  熙熙攘攘围了一圈人看热闹。
  被围在中间的是对母子,倒在地上的妇女衣裳简陋,脸色苍白,浑身冰凉,脸上虚汗涔涔,呼吸困难,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渐渐的已经快要没有鼻息。
  这是肺疾之症。
  “杨柏恒,你要是愿意跪下来磕三个响头,当众向林大夫道歉,本少爷看在你这一片拳拳爱母之心的份上,倒是不妨请林神医出手来为你母亲医治。”
  “你要知道,林大夫一天只接诊五人,今日的名额已满,如若不是你苦苦哀求,林大夫怜惜你是个学医奇才,才愿意为你破例一次。”
  “这样的机会,唯独你才能拥有啊,还不跪下来感谢林神医的仁慈恩德。”
  说这话的是四和堂医馆的少爷刘长栗,一身朱红的绫罗绸缎,手上拿着把纸扇,风雅的摇了摇,明明是个医馆的少爷,看见面前的中年妇女奄奄一息的模样,脸上居然没有一丁点怜悯急躁之情。
  他口中的“林大夫”林秦峰,同样也是神色倨傲的立在旁边。
  一旁围着的人群开始议论纷纷:
  “那地上的是何寡妇?哎呦,这是得啥病了?”
  “她儿子不是在宝安堂坐诊么?怎么跑到四和堂这边来了。”
  “肺疾,严重着呢,只有四和堂林大夫的金针三式回天术,才能救回何寡妇的命。”
  “林大夫医术高明,一天只接诊五人,如今愿意为杨小大夫破例,林大夫可真是仁慈呀!”
  ……
  被众人围在中心的杨柏恒握紧了拳头,他半抱着地上躺着的母亲,眼睛里全是通红的血丝,杨柏恒咬紧了嘴唇,耳朵里嗡嗡嗡的一片杂鸣,隐约飘进了一句“林大夫医者仁心”入耳,让他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几声。
  刘长栗和林秦峰今天是要故意折辱他。
  林大夫自持医术高明,为人行医有一规矩,那便是一天只医治五人,用以抬高自己的身份。半个月前,一个母亲抱着怀里濒死的孩子,来四和堂求林大夫医治,林大夫却摇了摇头,只道当日五人名额已满,拒不医治,让这母亲另请高明。
  那孩子病重,普通的大夫根本不能医,孩子的母亲才求到了全城医术最高的林大夫头上,被拒后抱着孩子悲哀恸哭。
  杨柏恒意外路过,主动出面为这孩子治好了病。
  当时他年少轻狂,得知林大夫身为医者,却眼睁睁看着病人去死,便出言嘲讽了几句:“见死不救,枉为医者!失仁心、失德心,与禽兽何异?”此后,杨柏恒便与林大夫结了仇。
  前几日,杨柏恒的母亲突发肺疾,这病来的又急又猛,就连杨柏恒自己都束手无策,懂医术的他知道,这城里唯一能救母亲的,只有会“金针三式回天术”的林秦峰。
  杨柏恒半抱着重病的母亲,充满血丝的眼睛里飘过不知名的愤慨和一丝迷茫,他不知道这个世道到底怎么了。杨柏恒少年学医,医治过病患数百人,不辞辛劳,不论患者富贵贫贱,全都尽心尽力医治……到头来,他的医术却救不了自己的母亲。
  而眼前的林秦峰,医德不堪,见死不救,为医不仁,却是能救他母亲的唯一“圣人”。
  他今天还要跪在这里,向他磕三个响头,赞他一句仁医。
  天理何在!
  杨柏恒没有一丁点血色的嘴唇拉扯出一抹讥讽的笑容,而后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他的眼眸里尽是颓败灰暗之色。
  握紧了的拳头终于松开了,指甲盖在拳心里留下五道血痕。杨柏恒让自己的母亲躺好,而后站起来,那一双无神的眼睛凝视着对面的林秦峰。
  而今已四十有二的林秦峰得意的捋了捋脸上的胡须,略微点了点头,等候的眼前青年人的跪拜。
  旁边的围观者,也变得静默无声,安静的等着后事发展。
  杨柏恒心下一狠,正要跪下磕头的时候,却听此时人群里传来一声:“且慢。”
  这声音清亮悦耳,如同棋子落入棋盘的清脆声,带着清雅出尘的韵律,虽然声音不急不缓,却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畔。
  围观的人群中此时分开了一条路,一位白衣公子走上前来,只见那人一身雪白无瑕的广袖长袍,头上如墨的长发垂至腰间,那男子容貌俊美,剑眉星目,气质斐然,整个人如同一幅泼墨山水画,人群里的女孩子见了,忍不住的以手掩面,悄悄的转过身去,压下心里的悸动,而后却又忍不住的,又转过头往那男子身上看去。
  方才出声的人,便是他?
  杨柏恒眼带疑惑的向来人看去。
  那人似是一个白衣书生,身上带着浓重的文墨气息,腰间悬着一支色如白玉的竹笛,笛头缀了一根红绳结穗子,除了这一支竹笛之外,再无其他装饰。
  果真是一个清雅无双的文墨书生。
  不知道他走上前来是要做什么?
  等那白衣公子走到他身前,又说道:“扶你母亲起来。”
  这位公子的声音也不知道有什么魔力,杨柏恒下意识就按照对方的话,把自己的母亲何氏扶着坐立起来。
  白衣男子见他扶好何氏后,解下了腰间的竹笛,一手持着竹笛一端,另一端的笛缘依次敲打在何氏的肩头、锁骨、上臂、手肘、手腕和拇指,那竹笛挥过的时候,带起了一阵阵冰凉的寒风。
  人群见状,一片哗然:
  “他是在做什么?”
  “这这这……小杨大夫怎么不阻止他!”
  “怎么可以当众打人家母亲?”
  ……
  杨柏恒扶着自己的母亲,已经呈半痴傻的状态,他离白衣公子最近,最是能感受到那一根看似普通的白玉竹笛,却发出了如同寒冰一样的森然冷气,同样的,身为医者,他也能看出对方的竹笛,依次精准无比的打在母亲的云门、中府、天泉、列缺、少商等几个穴位。
  他惊讶于对方如此快速的取穴手法,更让杨柏恒讶然的是,那根如同寒冰一样的竹笛从母亲的某个穴位上打过之后,那个地方就如同烧着了一把火似的,凭空生出了一股烫手的灼热。
  堵塞的经脉在这一片灼热中疏通化解。
  杨柏恒睁大了自己的眼睛,那“冰笛”也不知道是何种材料所制,怎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站在附近不远处的刘长栗嗤笑了一声,“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哎呀门口这一场跪拜的好戏还没演完,居然不知从哪就钻出来个疯子,这是演的哪出啊——”
  他刚要转过头去跟一旁的林秦峰嘲弄打趣几声,却见林大夫的神色越发严峻,眼睛死死的盯着白衣男子手中的那根竹笛。
  林大夫的医德不高,但是他的眼睛却不瞎,他也看出了对方手法之高妙。
  此时人群里突然窜出来了一个小胖子,迫不及待的出声道:“小杨大夫!!这人疯了吧,他拿笛子打你母亲,你怎么还不阻止他!”
  小胖子是杨柏恒的邻居,平日里受过何氏的恩惠,此时见何氏被打,忍不住跑出人群来劝阻。
  杨柏恒冲小胖子摇了摇头,“他是在救治我母亲。”
  小胖子瞪大了眼睛:“????”
  人群里又是一片哗然。
  “小杨大夫该不会也被刺激疯了吧?”
  “用笛子敲打几下,也算是救治?”
  在何氏身体诸穴位用竹笛敲打过几次之后,白衣男子将竹笛收回腰间,而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何氏,依旧没有睁开眼睛的迹象,杨柏恒此时用食指试探了一下母亲的鼻息,只是隐隐感觉到一股浅浅的鼻息。
  原本面色严峻的林大夫却在此时嗤笑出了声,心想:也不过如此。
  人群里也跟着一阵疑惑:
  “这是治好了吗?”
  “怎么跟之前一样啊?”
  “真的是治病吗?”
  接下来,他们眼见那白衣男子收回竹笛后,从衣袖中拿出一个深棕色的皮革包,皮革摊开之后,内里有九枚形式各异的银针,杨柏恒眼见白衣人抽出了第三枚银针,那银针身大圆末,长三寸半,针身粗,针尖细。
  白衣男子执此银针在何氏眉心、肩膀和手腕处各扎了一下,也不知道那男子是何手法,那针尖锐利,却丝毫没有戳破何氏的肌肤。
  “咳咳咳……”瘫倒在地上,昏迷已久的何氏此时却咳嗽出声,将一股浊气吐出体外。
  “娘!娘!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了???娘!!”
  “阿恒?这是在哪啊……娘感觉全身暖呼呼,就像是在最暖和的被窝里一样……”
  杨柏恒激动地抱住了自己的母亲,他的手握住了母亲的手腕,只觉得对方的手掌如同春天的暖风一样带着阳阳的暖意,之前还呼吸不畅,一句话都说不清的母亲,居然能吐出这么长的一段话。
  他给自己的母亲把了脉,发现猛烈汹汹的病情已经降下去许多。
  白衣男子让人给他递了笔和纸,就此写下了一张药方交给杨柏恒,“这位夫人的病情只需要再施针两次,汤药调养十日 ,便可痊愈。”
  “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杨柏恒的感谢溢于言表,当场便要给对方跪下拜谢。
  白衣男子,也就是裴疏,抬手扶住了正要下跪的杨柏恒,“无需行此大礼,为医者,治病救人,实属应当。”
  刘长栗身边的的林秦峰,只感觉到脸颊上一股灼热升起,如同被人打了一巴掌。
  人群里此时热闹如油锅沸腾:
  “天!那书生居然是个大夫!”
  “何寡妇被救起来了!!”
  “此乃人间奇事,居然还有用笛子救人的!”
  ……
  裴疏在说完那一句话后,却再也不管周身的环境,整个人恍若出神,只因为他脑海里突然冒出来了几句机械一样的电子声:
  【治疗点+1】
  【宿主:裴疏】
  【死亡倒计时:一个半时辰】
 
 
第2章 多治病
  裴疏,原本只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青年,当然,说普通,其实也并不普通,他出生在一个豪门巨富之家,家财千亿,作为这样的一个富二代,几乎可以说是人人羡慕的存在,只不过,他这个富二代,天生残疾,“残疾”指的是他全身瘫痪,一生只能在床上躺着度过的那种,穿衣吃饭全都无法自理的“废人”。
  普通人家要是养这么一个废人,肯定天都要塌下来了,幸而裴疏所在的家庭,就算是一个全身瘫痪的残废,家族也能保他优渥于常人的生活。
  他被养在一个豪华的小别墅里,身边有管家,有医疗团队,有专属营养厨师……唯独没有父母的陪伴,也没有任何朋友,无论是亲情还是友情,全都和他无缘,从小到大相伴于他的,只有阅之不尽的书籍。
  一个手脚都不能动弹的人,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只有看书了。
  只不过这样的生活,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真是了无生趣。
  二十二岁便身体衰竭而死的时候,裴疏倒反而觉得是种解脱。
  死亡了之后,裴疏感觉自己似乎重新进入了轮回,并且迷迷糊糊的从娘胎里出来,变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孩。变成婴儿的时候,他的大脑很混沌,他只记得身边隐隐约约有一对恩爱男女的声音,应该是他这一世的父母。
  因为没太多力气,婴儿的他睁不开眼睛,只能朦朦胧胧听到几句话,意识到自己重新投胎转世之后,裴疏下意识的就先打个几个婴儿拳,外加猛踢几下,验证完自己这一世终于不是个残废后,安心的倒头就睡,做一个正常的嗜睡婴儿。
  裴疏不知道他那时安心的太早,之后等他重新醒过来的时候,还是婴儿的他便与亲生父母失散了,他被不知名的人扔在了一个深山老林里。
  婴儿裴疏:“……”
  一个婴儿在深山老林里能独自活下去吗?当然不可能。
  不过,幸好在他马上要饿死的时候,一个深山采药人把他捡了回去,那个采药人名字叫做裴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