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炮灰大师兄又崩了人设[欢喜冤家]——一枕春秋

时间:2020-08-24 11:26:51  作者:一枕春秋

 

 
 
  文案:
  什么?!仙风道骨的大师兄竟然魂穿去了现代!!!
  什么?!大师兄又穿回来了!!!
  原本是人人称道的如竹君子、仙界楷模,在现代的一遭游历,却彻底解放了天性。
  方谦发现自己不过是一本书中的炮灰!爱慕主角的青梅竹马,嫉恨主角的先天根骨,各种作死打压主角,最终成为主角成仙路上的垫脚石渣渣。
  他、暗、恋、一、个、小、萝、卜、头?是书疯了还是他疯了?
  既然要疯不如疯个彻底,恭谨?谦逊?那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方谦:我看寻魔窟不错,很适合灵根出色的主角~
  闲得蛋疼撩骚受X“百毒不侵”狼崽攻
  方谦:我无聊( ̄y▽ ̄)~*
  季峥:你有病!
 
  1、非典型情敌文
  2、甜中带着玻璃碴,会有误会和古早狗血,但是受不会先动心,他只对仙门有情
  新文求收:
  小神棍一日三根烟:神和神棍之间的小甜饼
  师尊你慢点跑:只会喝酒摇骰子的美人师尊教徒日常
 
 
 
第1章 破关
  正月十七,净昙仙师降临青云寺作法事除祟的日子。
  天还没亮时就有大批信徒上山,青云寺里比过节还要热闹。
  一位蓄着和头发等长白色胡须的老者,从山下而来,好不容易挤进人群当中:“这净昙仙师是什么人?”
  “他你都不知道,那可是太桁仙门大弟子方仙长唯一的徒弟!方仙长已经不在二十年了,这位净昙仙师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
  “望舒仙君当年是何等光风霁月的人物,可惜了……”
  “呃,据老夫所知你们口中所指的那位方仙长,他应该还没有死,更没有收过徒……”
  “哎,望舒仙君多次造福我们百姓,一会儿法会结束我们还是要去祭拜一下!”
  “都说了我徒儿……望舒他还没死呢!”
  可惜老人家的话已经没有人在听了,一道霞光落下,信徒纷纷挤向前方。
  老人家眼看着有几岁大的小娃娃被人群挤得跌跌撞撞,忍不住叹了口气,弹指间一道蓝色的气团包裹住小童,帮他稳定住身形。
  “咦。”小童好奇的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气团的来处,忍不住戳了戳气团,气团围绕在小童肉肉的手指尖。
  触感像棉花一样,小童眉眼弯弯发出咯咯的笑声。
  他甩了一下长袖,刚打算凑上前却被人群外正偷偷摸进偏殿里的小孩吸引了目光。
  这小孩和刚刚差点摔倒的小童看起来差不多的年岁,长得也是精致得和个年娃娃似的,却穿着褴褛。
  老人家一眼看中的自然不是小孩的外貌,而是他那身根骨,竟然是天生的万灵体质。即便在这灵气稀薄的凡人界,小孩身边也包裹了一层淡淡的灵气,只是他还没学过怎么入体而已,是天生的修仙料子。
  老人家心思一转,就跟着走进了供奉望舒仙君的偏殿。此时香客都集中在大殿外等着法事,偏殿里面除了刚刚进来的小孩外,还有一个冷着一张小脸,跟雪娃娃一样的小孩。
  两小孩正一个抗着另一个去摸香案上的供果,听到老人进来的动静后,两人快速分开一左一右的站在神像两边假装自己是神像童子,动作整齐标准,显然是训练有素的。
  别说如果不是衣着太破,单从长相来说还挺像的。
  还有……你们一人手上捧着一个被啃了一口的苹果,是不是也太敷衍了一点?
  老人家摸了摸胡子,有些惊喜的发现那雪娃娃的根骨也很不错,这凡人界的苗子竟然比之上三仙家出来的还要强。
  他刚打算上前一步,突然听到雷鸣之声。
  “臭小子可终于要出关了,这些烂摊子就留给他自己来处理吧!”老人家大笑三声,来不及和两个小孩商量,一手拎起一个娃直接消失在原地。
  ……
  雷鸣声跟上课铃声混杂在一起,以至于方谦并没有第一时间听见。
  当然主要也是因为今天是个大晴天,直到这一刻太阳还乖乖的挂在头顶上,晴天霹雳这种事情并不常见,而他当时正被一本雷人的升级流小书勾走了全部心神。
  以至于当雷直接劈到他头顶的时候,方谦整个人都是懵的。除此之外,竟然还有几分庆幸。
  庆幸第一他才想起来这节是点名狂魔李大嘴的课,对方却再也不会追究他逃课的事情了。
  第二,他在修仙界的前二十四年应该不是黄粱一梦而已,毕竟金丹雷劫都追着他跑到了异世界来了。
  但是问题也来了,那本见鬼的书到底是什么?!
  方谦盘膝坐在清心洞中仍在思考这个问题,以至于还没有反应过来第二道雷也已经劈了下来,给他来了一个透心的舒爽。
  这是一本叫《登仙》的小说,讲述了一个名叫季峥的孩子,一路和所爱之人披荆斩棘、荣登仙途的故事。
  既然有主角自然就有反派和炮灰,凑巧的是其中一个炮灰姓方名谦仙号望舒,身为太桁仙门大弟子。却记恨主角运势、贪图其爱人的美色,三番五次挑衅并试图坑害季峥,最后被季峥一剑斩杀。
  可谓生的荒唐、死的憋屈。
  方谦将自己这一部分剧情从头至尾看了一遍,非常确定里面写的并不只是同名同姓而已,毕竟连整个山门的人都同名同姓也是一个过于逆天的巧合了。
  所以他前面二十四年都活在书中的世界?
  其余种种都不是不能忍受的,但是文中言之凿凿他会对一个七岁的男娃娃一见钟情。
  母胎单身了两个世界的方谦……
  如果还在现代社会,他一定会找到作者聊聊人生,顺便畅谈一下如何改改小说,比如把那位所谓的天命之子人道毁灭一下。但是问题是他又穿回来了,在跑到现代当了二十年的富二代后,被一道雷劈回到了云纪大陆,回到了太桁仙门。
  并且不幸的直接迎来了他的金丹雷劫。
  金丹雷劫是修真路上的第一个小雷劫,一般有三道或九道不等,往往跟资质相关。
  方谦所遇到的就是金丹里难得一遇的九道雷劫,渡劫后可修成圆满金丹。
  就在方谦走神之际,第三道雷劫已然成形,在空中露出狰狞的端倪。
  方谦下意识摸向储物袋,从中只掏出了一把素白色无配饰的钧弘剑、一个木牌和三块暗淡无光的下品灵石。
  方谦:……原来的我有这么穷吗?
  此时清心洞外聚集了很多人,除了内门弟子之外,几位长老也基本都到齐了。
  毕竟方谦被誉为仙门百年之内第一人,又是整个太桁仙门大师兄,他的这道金丹劫已经整整等了二十年。
  “大师兄怎么还没有出来,这都第三道了,别……”陆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澜捂住了嘴。
  即便如此陆岳还是坚持把最后面的重点囔囔完:“我想他!”
  “大师兄是什么人,定是前两道雷太弱,大师兄都懒得管。”陆澜说得理直气壮,只是声音也有些微弱,他也是筑基圆满的人了,却自问硬接的话一道雷劫都接不下来。
  不过想想历劫的是大师兄,那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陆澜又重新挺起了胸膛。
  “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看看大师兄会在第几道雷劫时出来!”叶筱清作为内门当中最小的小师妹压力也最小,毕竟大师兄闭关的时候她还没到六岁,记不得什么,这会儿已经连赌桌都搬出来了。
  “好啊,不如加本座一个?”
  阴恻恻的声音从几人身后响起,几个小辈吓得一激灵纷纷回头,便见仙风道骨的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只是手上还提溜着两个男娃娃。
  “掌门师伯!”众小辈瞬间老实了,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俩小孩。
  叶筱清偷偷蹭到赌桌前,将赌局一溜烟的收了起来,见掌门的目光扫了过来,叶筱清一抖下意识问道。“掌门师伯这是你的私生子……啊……哈哈……”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她身上,有同情也有鄙视。她说完后才意识到不对,好在这时方谦金丹第三道雷劫终于落下。
  一道白衣人影自洞中走出,剑若游龙直接斩向惊雷,这一剑破九霄,连天上的劫云都被劈散了开。
  眼看着掌门的注意力被转走,叶筱清松了口气,暗自决定从今日起她也是坚定的大师兄迷妹了!
  劫雷隐藏在层层乌云之下,重新凝聚成狰狞的模样,落雪却丝毫不受劫雷的影响,悄然落了下来。
  方谦持剑站在山巅之上,落雪沾湿了他的鬓角,惶惶间有种苍茫荒凉之感。
  他低头看了一眼持剑的手,这种灵力充盈、万物皆在掌中的感觉,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体会过了。
  方谦这二十年虽然魂游异世,但本体却一直在洞中老老实实的打坐,早就修成圆满。从第四道雷至第八道雷,方谦全部都只用了一剑而已。
  第九道雷劫是天雷劫,紫色的电弧虬结在一起,逐渐形成巨龙的模样咆哮着扑向大地。方谦主动迎了上去,破云之时六棱形的雪花飘在眉心处,平添了三分风流、两分温柔,这一次他出的剑也很温柔。
  仿佛清风拂过云层,抚顺了里面狂暴的巨龙,然后云开破晓,漫天的霞光落下。他坐在霞光之下,身影被光芒吞没,遥遥望去恍然若仙。
  掌门冷哼一声,唤醒看呆的众人:“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打坐!”
  几个小辈这才如梦初醒,红着脸纷纷盘膝坐了下来,蹭着大师兄雷劫过后上天反馈的恩泽。
  方谦再睁开眼睛时,已经过一天一夜。
  这一瞬间整个太桁仙门的一草一木,从断崖边被松鼠踩落的松雪、到外门弟子挑着的木桶中灵泉水摇晃的声音,全都汇集在他的神念当中。
  方谦收回神念站起身,他看到了许多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修真无岁月,二十年间改变不了长老们的容貌,却足够让他那几个小师弟、小师妹们从蓬头稚子成长为挺俊青年。
  二十年来被藏在心底的思念,终于翻涌而来,将他的眼角染上了一抹红色。
  方谦下意识寻找到自己的师尊,却看到他正笑眯眯的捋了捋胡须望着自己,身侧两边还坐着两个看起来也只有六、七岁大的瘦小萝卜头。
  “仙门年轻一代首座望舒仙君突破金丹劫时,其师尊太桁仙门掌门自山下带上来两个七岁的小孩,正是那两个在青云寺假扮仙童的季峥和林少信。”
  书中的描写仿佛实质般哐当一声砸在脑袋上,伤怀和思念在一瞬间退离,方谦的表情彻底僵硬了。
  仙门弟子早就已经习惯了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打坐方式,但两个并未修行过的小娃娃却受不了。
  林少信又饿又困,身体早就开始打摆了,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两眼发直的看着前方,倒是冰着脸的季峥咬着牙坚持维持着打坐。
  这一坚持,倒真的让他感觉一股暖流慢慢融入到体内,滋润着整个肺腑,原本已经麻木到失去感知的双腿,也像是被温水抚慰过一样,暖洋洋的感觉又痒又舒服。
  只是这股暖流并没有持续很久就被打断了,他再睁开眼睛时就看见漫天的霞光已经消散。
  那位被人人乐道的太桁仙门大师兄,散发赤足而来,原本的霞光似乎全部被他披在了身上。
  只不过……
  季峥揉了一下眼睛,传说中如皎皎月光一样的太桁仙门大弟子,众人口中津津乐道的望舒仙君,为什么穿得比他们两个还破?
  被两道雷生生打造成乞丐造型的方谦,心烦意乱的看着一左一右坐在掌门身边的“主角”。
  原本书中的一段文字活生生的演绎在他面前,晌晴白日遭雷劈的方仙师抿了抿嘴角,思维还没反应过来,开口就道:“老头儿,这又是你从哪儿弄出来的私生子?”
 
 
第2章 命定
  其实也不怪方谦,他投胎到豪门的那二十年里,身为富一代的老爹没事就会领回来一个私生子,美其名曰给他找的玩伴,致力于把儿子当傻子糊弄,好在钱财和宠爱上从未亏待过他这个名正言顺的大少爷。
  老头这个词也是被他这个不靠谱的爹生生逼出来的。
  只是对上他师父一脸哪里来的妖孽、霸占我徒儿的身体的表情,方谦这才恍然想起来自己在云纪大陆时好像不是这样的人设。
  再一看现场除了一脸谜之兴奋的小姑娘,剩下几个都比他更像被雷劈过的样子。
  最终还是掌门体恤自己唯一的亲传徒弟,只当他闭了二十年的关闭的有点傻,难得放缓声音主动解释道:“这是为师在凡人界捡到的两个孩子,我观其根骨不错,本来应该放到外门安置的,但是怕赶不上你的雷劫,就顺手带过来了。”
  所以主角会一跃进入内门还是他渡劫的锅?方谦下意识看向两个小孩,他身上还带着天雷的气势。
  这一眼扫视下来,只见趴坐在地上的娃娃呜的一声手忙脚乱的爬了一起来,躲到了另一个冰山脸疑似主角的小孩身后。
  从身形和容貌来看,这一脸害怕的嘤嘤怪就是传说中自己会“一见钟情”的那一小只?叫做林少信的小孩?方谦的表情彻底麻木了,一时间竟觉得有些荒唐的喜感。
  季峥护着林少信,一脸凶狠的瞪向方谦,配上矮小的身形,看起来奶凶奶凶的像只小狼崽。
  方谦的目光也从林少信身上转移到了季峥的身上。
  修行之人做的是逆天改命的事儿,方谦从不信命,但不代表他会喜欢未来有可能打算踩死自己的人。
  方谦想起书中对季峥近乎逆天的描述,难得认真的看了这小孩一眼……这瘦得跟麻秆一样的小屁孩有什么好嫉妒的?作者脑子是不是脑子有坑?
  掌门像是才想起来自己一没自报家门,二没询问两个娃娃的意愿,就直接把人拎上来的行为活像拐卖儿童的变态,当即咳了一声,弯下身自以为慈善的说道:“我乃是太桁仙门掌门唐景辞,你们可愿意加入我太桁仙门?”
  殊不知这个表情他做起来看着更不像个好人。
  原本已经打算拜入太桁仙门下的季峥都露出了犹豫的表情,最终在变强的动力驱使下点了点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