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故筝

时间:2020-08-23 11:10:22  作者:故筝

 

 
  【文案】
  王未初,一个一看就很敷衍炮灰路人甲的名字,他的人生也的确很炮灰,
  他被父亲从山村接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嫁入豪门做男妻,
  他的丈夫程先生英俊潇洒,年少有为,他仰望且爱慕着程先生。
  然而全城都知道程先生心有白月光,追求数年求不得,而他连白月光的百分之一也不及。
  直到家宴上,王未初见到了白月光岑尧,
  这位矜贵优雅、冷漠不可亲近的白月光,在桌下勾了勾他的腿……
  【快穿,文案只是第一个世界的概括,自割腿肉,全文一个套路,受被白月光攻救赎、治愈。狗血狗血苏爽甜,加粗标注。白月光才是漂亮大猛1!别站错了!】
 
 
第1章 豪门男妻01
  “少爷,到了。”
  岑尧听见声音,睁开了双眼。
  此刻他坐在一辆黑色轿车里,而这辆车缓缓停在了一栋豪华别墅前。
  保镖拉开车门,一对中年夫妻快步从别墅里迎了出来。
  十分钟前,他刚刚结束了自己最后一桩任务,然后在系统的安排下,来到了这个世界度假。
  岑尧抬起头,打量着那对夫妻,同时有关这个世界的记忆,也跟着涌入了他的脑中。
  这个世界的他,一样叫岑尧,是岑家的独子,刚刚拿到MBA学位归国。
  而这个世界的主角却不是他。
  这个世界的主角名叫程叔文,是程家的幺子。在他二十五岁那年,和王家的儿子王未初结了婚。
  之后两人分分合合,虐身又虐心,终于掌得程家大权的程叔文,和一个外国美人HE了。
  王未初却死在了程家的斗争之中。
  王未初……
  这个名字来来回回从岑尧的舌尖滚过。
  那就是他要找的人。
  在他做第一次任务的时候,给他留下过最深刻印象的人。
  “尧尧,一路很累吧?”
  “刚才叔文往咱们家里打好几通电话了,说你手机打不通……说是要请你过去吃个饭。也该过去一趟,叔文结婚了你还不知道呢……”
  岑父岑母让佣人接过他手中的行李,随后絮絮叨叨了起来。
  岑家和程家从祖上就相识了,程叔文小时候还在岑家养了两年。
  岑家父母对他,自然也如自家子侄一样,熟稔甚至是亲近。
  岑尧冷淡地应了一声:“嗯。”
  岑父岑母也不觉得奇怪,毕竟岑尧一向姿态矜骄,和父母也谈不上多亲近。
  等进了门,岑尧就让女佣把电话拿了过来。
  “喂。”
  那头的男人骤然松了口气,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岑尧,你到家了?我还有我爸妈,已经准备好为你接风了。就在家里,吃个家宴。”
  “什么时候?”
  “明天,明天傍晚吧,六点半怎么样?你回来肯定很累,先好好休息。”
  “好。”岑尧应了声。
  对方不来邀请他,他也会主动登程家门的。
  程叔文今年二十七了,离而立之年也不远了,平时在人前多是沉稳的样子。而这会儿,他抓着手机,脸上挂着肉眼可见的惊喜之色。
  王未初怔怔地望着他的笑脸。
  他很少见到程叔文这样发自内心的喜悦。
  程叔文侧过身,脸上的笑容顷刻间就消失了,他皱眉道:“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了?”
  王未初早习惯了他的态度,只低声道:“我敲了好几次,你昨晚忙到很晚,我担心你有事,就推门进来了。”
  他说着,把手中的小盘子往前递了递:“妈让我送给你的。”
  程叔文淡淡道:“我能有什么事。”
  他随手指了下茶几:“放那儿吧。”
  王未初点点头,走过去放好了。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想到程叔文从来不允许他过问这些事,就还是闭了嘴。
  他没有资格去打探程叔文的隐私。
  王未初转身准备往外走。
  “你等等。”程叔文却破天荒地叫住了他。
  王未初顿住了脚步。
  程叔文走到了他的身旁,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有些不快地道:“你到程家也有一年多了,怎么……。算了。”
  他疾步走到书桌前,拉开柜子,取出副卡,递给王未初:“重新去买两身衣服。……你不是有个朋友叫,叫金耀是吗?让他和你一起去。”
  王未初捏着那张卡,怔了怔。
  程叔文很少管他这些。
  程叔文和他不一样。
  他从小生活在偏远的山村,母亲很早就死了。他那个据说失踪多年的父亲,突然找到他,把他接到了王家,没等他适应,就又将他嫁进程家做了男妻。
  他那时候才刚磕磕绊绊地读完了高中。
  而程叔文呢?
  有钱人家的幺子,从小接受精英教育,被养得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年纪轻轻就担任了新阳地产的总经理。
  程叔文是很讲礼仪的,王未初知道,哪怕程叔文看不上他,也并不会大肆点评他的气质,插手他的穿着打扮。
  但是今天……?
  看见王未初还站在那里发傻。
  程叔文皱了下眉,说:“明天家里有贵客到。”
  这时候有女佣来敲门了,女佣在门外低声说:“三少,冯少来了,就在楼下……”
  女佣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
  程叔文伸手拉开了门。
  “程哥,我过来看看你!”
  话音落下,一个年轻男人跨了进来。
  阿玛尼西装在他身上被穿得松松垮垮,一看就是不着调的富家公子。
  他本来满面笑意,但在看见王未初之后,眼底的笑意立刻就消散了,甚至还透出了几分轻蔑的味道。
  王未初也早就习惯了。
  程叔文第一次带他和朋友一起吃饭,王未初就因为不懂得该怎么吃桌上的伊势龙虾料理,闹了笑话。
  之后程叔文的朋友们,就多少有点看不上他了,认为他配不上程叔文。
  其实有时候王未初,也会这样觉得。
  他觉得自己无论是名字也好,人生经历也好,都像是文学作品里的炮灰路人甲。
  只有程叔文是唯一的变数。
  “我听说岑尧回来了,你联系上了吗?我给他打电话打不通啊……”这位冯少扭过头,又重新挂上了笑容。
  程叔文的面色一下也柔和了许多:“嗯,刚刚联系上了,说明天来家里吃饭。”
  “哈哈,我就知道,你的电话他肯定接。行,明天咱们就不跟着凑热闹了……后天吧?后天咱们再一块儿聚呗。”
  他们的对话熟稔,带着喜悦。
  但喜悦却流不进王未初的心底。
  王未初只感觉到了手脚发麻,整个人都木住了。
  岑尧。
  这个名字他是听过的,而且听过了无数遍。
  “岑少有多好看啊,啧,就跟那天山上的雪莲差不多,懂吧?又好看,又高不可攀。”
  “岑少家里啊,过去是老华侨,有钱、有来历,老牌、贵气……过去在京城里,就是一标杆啊!”
  “岑少是家中独子,打小就品学兼优,念初中的时候吧,就不知道多少小姑娘暗恋了……”
  ……
  这些话,从很多人嘴里说了出来。
  最后他们都说:“程叔文怎么敢喜欢他呢?这不是摆明了无望的事吗?”
  岑尧是程叔文心底的白月光,仰慕却求不得。几乎全城都知道。
  王未初后来也知道了。
  他更从他们口中知道了,他连那位白月光的百分之一都不及。
  所以……程叔文口中的贵客,就是指他?
  王未初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等到了走廊上,他才抬手按了按胸口,将那点惶恐按了下去。
  冯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唉,当初要不是岑尧他爷爷知道了你喜欢岑尧的事,你也没必要娶这么个人回家避嫌……”
  “好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咱们说说城南那块地的事……”
  “嗯。”
  程叔文关上了门。
  他们的声音渐渐模糊不清。
  王未初抬手按了下脸颊。
  他以为自己会流泪,但没有。他的表情紧紧绷着,没有一点泪水。
  他刚到程家的时候,还会因为别人的刁难而难堪落泪,现在已经不会了。
  王未初攥着那张卡往外走。
  至少……至少在这样的时候,程叔文还是会维护他的。
  也许他不爱他,但他们是有结婚证的啊。
  王未初按照程叔文说的,叫上了朋友金耀一起去买衣服。
  金耀是个不入流的小模特。
  王未初为什么会认识他呢?那是有天和程叔文见过朋友后,从会所出来,正好看见金耀被按在车上扒衣服。
  王未初哪见过这种阵仗?
  他一下想到了在程家宴会上,被欺凌讥讽还无力反抗的自己。
  于是王未初求程叔文救下了金耀。
  程叔文应了他的请求。这也导致,王未初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认为程叔文对他是很好的。
  再之后王未初就和金耀成了朋友。
  “试试这件?”金耀回头说。
  王未初一下按住了思绪,点头接了过来。
  金耀倚着门,笑:“程总对你真的好大方啊……可惜我没个好爸爸,没人看得上我。不然让我去给人当男妻,我也愿意啊。”
  “……”
  金耀身形纤细,头发烫成金色,脸只有巴掌大。
  很多男人都会喜欢这样的长相。
  “哎对了我还没问你呢,程总怎么突然把卡给你,让你来买衣服?你以前好像说,程总都不管这些的。”
  王未初这才说:“……岑尧要来家里做客。”
  “岑尧?那个岑尧!”金耀一个激灵,站直了。
  金耀说:“那你买贵点啊。”
  很多从来没上过身的衣服,都被金耀拎了过来。
  王未初忍着尴尬,一件件试了,最后打包了好几件,一共花了六万多。王未初看着刷卡的时候,还有点肉疼。
  “这才多少钱啊?嘁。”金耀说:“到时候见到了岑尧,凶点啊!得让他知道,现在谁跟程总是一对啊!”
  王未初点了下头。
  转眼就是第二天傍晚。
  王未初换了身衣服,走出门。
  程母立刻就拉下了脸:“穿的像什么样子?”
  程叔文回头看了眼,也怔了怔。
  亮银色的衬衫,搭配黑色长裤,放在王未初身上,特别奇怪。……显得太不庄重。甚至还有点……骚。
  程叔文不由皱了下眉,正准备开口。
  管家走进来,满面喜色说:“岑少到了。”
  王未初一下局促了,连心跳都快了,四肢绷紧,仿佛下一刻就要晕过去。
  程母和程叔文都不再说什么,他们一致地往门外迎了过去。
  连同很少回家的程父、程家大哥、程家二姐。
  ……岑尧真的是“贵客”。
  王未初跟着走到门口,抬眼望去。
  从黑色轿车上,下来了个年轻男人。
  他身高一米九,穿着黑色西装,别着一枚绿宝石胸针,看上去扎眼且昂贵。
  王未初不自觉地就怔住了。
  男人的确长得很好看,好看到王未初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他。
  他面容俊美,眉眼却是淡漠的,看上去格外禁欲,一点也不像是gay。他不会喜欢程叔文也很正常。
  “总算等到你了。”程叔文脸上挂起了笑容。
  其他人也热情地和他打了招呼。
  但他始终都姿态冷淡,其他人似乎也习以为常,依旧热情不减。
  王未初用余光将其他人的反应收入眼底,然后再一转眸。
  ……男人在看着他。
  岑尧在看他!
  岑尧在打量王未初。
  他才二十三岁,身上还有种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青涩气。五官端正,眉眼清秀。只是发型有一点傻,表情也是木的。
  岑尧的目光微微下滑。
  他今天穿着一件亮银色的衬衣,黑色长裤。前者扎眼,后者却沉闷。搭配在一起,像是情色的欲望要挣脱枷锁,带出了一点大概连他自己都没发觉的,隐秘的风情。
  岑尧喉头动了动。
  王未初的四肢发麻得更厉害了。
  面前的男人看上去的确太过优秀,如同高山之巅。
  王未初怕他。
  “都站着干什么?尧尧快进来。”程母招呼着他们进入餐厅、落座。
  程父坐在当中主位。
  右手边是程母、王未初、程二小姐。
  左手边却是岑尧、程叔文,一向坐前面的程大哥,今天却排在了最末。
  女佣们端着菜依次呈上桌。
  王未初看着满桌的菜色,却感觉到坐立难安。
  这算什么呢?
  王未初恍惚地想。
  程家全家都热情地招待着他丈夫心上的白月光。
  他才像是多余的那个人。
  尤其他今天的打扮,大概在他们的眼中,更上不得台面了吧……
  “尧尧试试这个菜,我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吃了。”程母笑着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