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山海崽崽收容所[灵异神怪]——路归途

时间:2020-08-12 10:07:40  作者:路归途

 

 
  文案:
  路辞旧大学毕业考公,到一家收养所当一把手
  收养所,老、破、旧、穷
  还有四个流鼻涕嗷嗷待哺的小孩
  留下后,路辞旧时常感叹小孩都可爱聪明又乖巧
  怎么会有家长丢孩子呢?
  直到有一天,有个小孩生病了,打了个喷嚏
  脑袋上突然冒出两个角角
  路辞旧:???
  -
  宫汐潮找外甥到了一家收养所门前
  门推开出来了一位人类
  “你也是被丢掉的?别怕,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乖崽崽。”
  宫汐潮目光危险:爸爸?
  后来,为了得到这个人类的亲亲抱抱举高高
  宫汐潮不要脸的用幼崽体完美混到真幼崽中
  我只是个四千八百岁的崽崽而已
  路辞旧:先叫声爸爸听
  可爱皮皮虾路辞旧受X妖界霸总少女心宫汐潮鲲鹏攻
 
 
 
第一章 
  云城是个三线小城,背山环水,一年四季,季节分明。
  现正是盛夏,早上八点,公车摇摇晃晃,越走越偏,过了新修的大桥,终于到了清水区。清水区是新开发的,位置在城南,背后一片连绵无尽的巍巍大山。
  早几年,这里连公车都没通。
  “小伙子,海山到了。”售票员提醒靠前的年轻人。
  阳光倾泄,靠窗的年轻人一头黑色短发,略微有些卷,皮肤冷白,五官模样长得乖巧俊俏,起始点上车,买票到终点,一上车就掏出书津津有味看起来。
  售票员印象可深刻了。
  这小伙子成绩一定好。
  于是提醒语气都和善许多。
  “好的,谢谢。”路辞旧将手里的书放进书包,才发现整个车厢就剩他一人了,看向售票员大姐,询问:“劳驾,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个山海村?”
  售票员眼底茫然,什么山海村?怎么没听过?
  “这就是海山,小伙子你是不是搞反了……”
  公车停靠路边树荫下。
  路辞旧顶着一头问号下了车,不可能啊,招聘函上写了是山海村的,不由掏出手机确认。这里网不好,幸好他机智保存了,现在点开相册,确认了遍。
  没错啊,云城清水区11路公交终点站向西走三百米小土路向上别管杂草直接上。
  虽然地址写的奇奇怪怪的,但!
  路辞旧眼睛亮晶晶起来,这可是事业单位,公务员啊!
  他一个三本毕业生,校招应聘好几次,有几家不错的公司签了合同,最后要么公司破产,要么招他的主管贪污下岗,一路走霉,唯独这家山海收容所很坚定的说没问题。
  来之前路辞旧打过电话,对方很急,说随时上岗,五险一金,包吃包住,收容所一把手,工资三千……
  以云城的物价,还有他的学历来说已经很好了。
  主要是包吃包住。
  他们毕业生学校给机会可以多留宿舍一段时间,方便他们找工作,搬离,时间截止就七月,今天已经六月底了,这份工作要是没了,他真要流落街头去搬砖了。
  根据给的地址向西走了三百米,这里是郊区,新开发还是人烟罕至,不过路修得很宽敞,三百米一到是个十字路口,路辞旧微微蹙着眉,十字口煞气重——
  老毛病又犯了。
  不看风水不看风水。路辞旧念叨。就是不知道什么收容所安在这处。
  靠手边果然看到一条小土路,杂草横生,远远看过去半山坡有个青砖瓦房院子。路辞旧一喜!他不用搬砖了!
  山坡下到青砖院子很近,走了五六分钟到了。
  院子门是两扇黑漆漆的木门,门口挂着木牌匾——山海收容所。路辞旧整理了下卷毛,他天生自来卷,为了第一天留个好印象,显得几分成熟可靠,毕竟说是一把手,出门前洗头手动拉直。
  太难了。
  ‘咚咚’抬手敲门。
  “你好,我是来报道的路辞——”
  ‘咯吱’——
  木门发出尘封老旧的声。
  路辞旧话还没说完,里面一男人急急忙忙打断,“你可算来了,赶紧进来上岗别磨蹭了,我快顶不住了,这群崽子,老子再留下来命就没了。”咬牙切齿。
  门里是个头发乱糟糟的中年男人,精神萎靡急躁,半张脸还有一爪子血印子。像是被猫挠的。
  “愣着干什么,快进来,办手续,我是受不了了。”男人敞开门。
  路辞旧:“——旧。”
  “?”
  路辞旧把刚才的自我介绍说完,男人不感兴趣没追问,火急火燎进院子。
  这院子四四方方的,典型北方四合院,院子中间石板铺路,缝隙长满了半膝的杂草,左右中间厢房也乌漆嘛黑的,看着很有年龄感。
  “这是合同,你先签了。签了再说。”男人掏出一张纸催促。
  路辞旧看合同,倒是挺正规的。
  山海收容所聘请路辞旧为收容所负责人,且是收容所内所有幼崽/孩子的监护人。
  幼崽?
  “请问这个幼崽——”
  “就字面意思,听说来的还是大学生,这都看不懂?你到底签不签?”男人很不耐烦再次催促。
  路辞旧瞥了眼男人,低头看合同,一心二用说:“你印堂发黑,注意口戒,不然必有血光之灾。”
  “我留这儿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男人愤愤道。
  合同没什么问题,路辞旧当初是在校方官网看到的这则招聘信息,考试也是学校办的,就是当初考试就他一人,现在一看破旧院子,还有偏僻地方,难怪没同学来。
  学校证明的,应该不是什么骗子。
  路辞旧想到要么留下要么搬砖,也不在意中年男人态度,爽快的签下了名字。
  “太好了太好了。”中年男人一看新来的签了名字,一反刚才的急躁模样,满脸笑呵呵的伸手主动握住新人双手,然后愣了下,语气狐疑带着质问:“你是人啊?”
  路辞旧:???
  男人:“算了,反正死的也不是我。”
  路辞旧:……淡定抽回手。
  “你血光之灾加重了。”
  男人幸灾乐祸说:“嘿嘿,谁倒霉还不一定,看你新来的活不了几天,跟你说这里有四个丑八怪杂种货,没妖咳咳人要的小东西,要不是你来了,我今天非得扒了小二的皮!”
  路辞旧皱着眉,目光不喜的盯着男人。
  男人不以为意,反正是个人类而已,早晚被四个杂种吃的骨头渣不剩,到时候正好让妖界管理局销毁四个小杂种,还搞什么收容所,浪费妖力!
  “这里我现在接手,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路辞旧不喜欢男人这么说孩子。
  男人嘿嘿一笑,不怀好意说:“走是要走,不过你先见见四个。这四个脾气可不好,长大了十有八九就是吃人怪物,一个个小王八蛋,你们人是这么骂的对吧。”说完高喊:“小王八蛋你们的新监护人来了嘿嘿。”
  一个成年人对孩子满满恶意,不是个东西。
  男人脸上明显好看戏,路辞旧不想和男人在孩子面前吵,露出笑容望着紧闭的大门,说道:“小朋友们,你们好我是新来的,以后我来照顾你们。”
  “没用的这些小王八蛋没有心的。”男妖想看这个新来人类栽跟头。
  结果原本紧闭的破门咯吱推开,因为是西厢房,背光,阳光将房檐和院子分割成一条界限分明的线,一半阳光,一半阴冷。四道影子出来了,走到光线交际的地方停下没有动作,四双大眼睛望着院子中间新来的那个人。
  “哈哈我说吧这些小崽子们不识好。”
  路辞旧半蹲着身子,望着孩子,笑眯眯说:“你们好呀,我是路辞——”
  “啾!”
  奶声奶气的。
  路辞旧笑容凝固,小朋友都散发善意了,他怎么好不回应!
  于是:“么么哒。”
  四个:……
  新来的叫啾的是不是脑子不好呀?小二心想。
  男妖得意的嘿嘿两声,“我就说这些小杂种——”
  就看有个影子跑了过来。
  影子太小了,摇摇晃晃,从黑暗奔向光明。
  路辞旧才看清,是个三岁大的小女孩。小姑娘干瘦,小豆芽一颗,头发枯黄,模样很讨喜,小圆脸,圆眼睛,瞳仁黑溜溜的可爱。
  “啾!”
  小姑娘一把抱住路辞旧大腿,奶声奶气的。
  路辞旧:“么么哒。”
  扭脸看男人,“孩子很热情啊。”
  男妖:……
  “你叫什么呀?我叫路辞旧。”路辞旧收回目光看小姑娘。
  “小洒洒。”
  “好听,真可爱的名字。”路辞旧揉了把小孩稀疏的头发。
  男妖被打了脸,恶意满满说:“什么小洒洒,叫小三,后头那个小一小二小四,我随便起的,这好听?哈哈你可真虚伪。”
  “别说啾啾。”最大的小一冲了过来。
  丹凤眼上挑,左眼角下有颗小红痣,年龄三岁多的小男孩。是小一。
  男妖撸袖子,别以为新来的能护上,就是个人类。
  “你还想动手?”路辞旧气,这人渣还打孩子?
  男妖被一个人类打了脸,撸着袖子,嚣张说:“我今天就打你了。”
  狠话刚放,阴暗处冲出个浓眉大眼很英俊小男孩,路辞旧认出来是小二。小二挡在他面前,声音冷冷说:“你试试。”
  男妖想起脸上的疼,“算、算了,放你一马!”
  路辞旧:……可以不用的。
  脸上带出了惋惜。
  男妖:???这人类太嚣张了!想对他做什么!!!不由愤愤想,想他百年大妖,结果被小二那个化不了妖形的打伤,今天这四个杂种吃错药了,竟然护个人类。
  “我告诉你,你别嚣张,这四个是怪物,吃人的怪物,你活不长的。”
  “我现在就能让你活不长。”路辞旧不想跟人渣多说,“你没事就走,留着碍眼。”
  男妖还想骂,但对着小二的眼,他觉得毛骨悚然,感觉到了危险,于是进去拿东西,卷着包袱,可气不过,嘴里骂骂咧咧:“谁稀罕这四个杂种……”
  “我送你。”路辞旧打断,一手按在人渣肩旁。
  男妖嘴里骂的话顿时变成了嗷嗷嗷叫:“疼、疼,松手,嗷嗷嗷!!!”
  “大门在这儿。”路辞旧手下没松,反倒加重,面上客客气气拎着人渣往门口走。
  男妖疼的厉害,奇怪,他百年大妖竟然挣扎不开一个人类。
  到了大门,路辞旧跟丢垃圾似得松手丢开,笑眯眯说:“祝你一年霉运连连,出门必有血光之灾。”
  “你他妈——”男妖活动胳膊要动手找回场子,结果脚下一个趔趄,连人带包袱滚到草丛边那颗大石头上,正脸击石。
  撞得满脸鲜血,牙齿磕掉两颗,说话漏风。
  这个人类和那四个小兔崽子一样邪门!太邪门了!
  但男妖现在还不知道,之后一年,霉运连连,他一个妖怪,竟然会遇到出门被撞,走路跌倒骨折这种事,几乎没了半条妖命……
 
 
第二章 
  路辞旧见人滚了,不知道是不是眼神不好,那男人左肩膀他按过的地方,好像微微发黑,这男的又不是阴秽之物,应该是滚的时候沾到的泥土吧?
  回到院子,路辞旧正要说话,手机先响了。
  “喂,是路辞旧先生吗?我们刚收到您的契呃合约,您和妖管局已经签订了合同——”
  路辞旧:“妖管局?哪个yao?”
  “哦哦,一二三四的妖。”
  路辞旧想起来了,他考公的事业单位名称就是一管局,原来读妖啊。
  不过这不重要。
  他现在就想问问收容所关于孩子被辱骂虐待,还有孩子们看着营养不良,他怀疑收容所的补助极有可能被人渣贪了。他得问清楚。结果电话那头像是知道他要问什么,客客气气热情亲切说:“您的工资三千以后每月初发到您手机,支付宝是您的手机号吗?请核对138……”
  “电话对着,我要反应收容所上一任所长虐待小朋友。”路辞旧义正言辞。
  “好的,这里接收到了亲亲的反馈,我们会调查清楚给以惩罚的。关于山海收容所的事情,这里录入契约友情告知,收容所额度就是三千,是的是您的工资和四个崽崽们花销,没办法我们妖管局太穷了……”
  路辞旧先是:嗯,惩罚还不错。
  然后听到工资三千包括养四个孩子,路辞旧???
  “不是,你们好歹也是事业单位——”路辞旧张口结舌,有种被骗。
  说好的公务员,五险一金,不求金饭碗,但起码也要正规,不能比辣条小作坊还不如。
  三千一个月,包含还有小朋友们的花销,现在养孩子很费钱的好不好!!!
  电话那头,女人甜美的声音带着威胁,笑眯眯说:“亲亲是这样的,收容所现在是您接手了,落在了您的名下,您现在是四个崽崽的监护人,要是您嫌工资低可以不干,到时候崽崽们饿死冻死跟我们妖管局没有关系哦。”
  路辞旧:???
  !!!!
  我去你脏话马赛克。
  “看来亲亲是了解了,好的,通知已经传达了,以后山海崽崽的事情不归我们妖管局管理了,我们可以不用联系哦,亲亲加油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