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金主抛弃后我勾搭上了他发小/当妖艳贱货被抛弃后——关山越

时间:2020-08-03 09:58:26  作者:关山越

 

 
 
第1章 
  我被我男朋友甩了。
  不,现在是前男友了。
  我追了他八年,和他交往了两年,结果他的白月光一回来,他就把我踹了,那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好像我是一个多么令人恶心的垃圾,或者是下水道里的臭虫。
  也许我就是。
  我不过是一个无父无母的浪荡子,一个落魄的画家,一个爱钱的婊子。
  我追我男朋友,第一是看上他的钱,第二是看上他的脸,第三才是看上他这个人。
  他叫苏简安,温润如玉,在现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他那种从容且不急不躁的气质显得尤为特殊,从他十五岁上高一开始,不知道多少人垂涎他的美貌,倾慕他的气质。
  我和那些清纯白莲花都不一样。
  要不是我知道苏简安的苏是本省首富苏家的那个苏,我不会爱上他。
  但是无论如何,我爱上了他。
  我追了他八年,情真意切,连我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但是苏简安这个人,你看他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温柔亲切,好像谁都有机会走进他的心里。但实际上他待人很疏离,恪守着一个界限,除了他从小到大暗恋的白月光单挽,没人能牵动他的情绪。
  我追了他八年,不知道熬了多少个夜去复习,才考上他所在的大学。
  高中三年,大学四年,还有毕业后的一年,我的生活里只有苏简安。
  但他对我始终不冷不热,微笑旁观我所做的一切,不阻止,也不鼓励,从不主动和我联系。
  我们交往,是有契机的。
  说是契机,其实生活哪有那么多狗血,全都是我机关算尽求来的缘分。
  我给他下了药。
  很俗套的方式。但是对苏简安太有用了。
  他骨子里是一个很迂腐的人,他会对我负责的,哪怕我是一个男人。
  我永远记得那一个夜晚,我流了很多血,股间一片滑腻,而苏简安的东西插在我的体内,沉默着进进出出,偶尔才带出淋漓的水声。那个夜晚诡异的沉默,他的表情平静而充满情欲,我看不懂他究竟是清醒还是不清醒,怕惊扰了他,于是连呻吟都不敢大声,只是细细喘着气,隐忍地皱眉,娇媚地在他身下扭腰,做出女人一样的情态。而他只是按着我的腰,不让我动,像按着一条不安分挣扎的鱼。
  诡异、沉默、黏腻、淫糜的一个夜晚,像一出荒诞的默剧。
  我在他怀内绽放,繁花盛极,又开至荼蘼,落败成苍白的颜色。
  第二天苏简安跟我说:“希希,我们交往吧。”
  我当然答应,潸然泪下。
  完全不在意自己股间的鲜血淋漓,也不在意他昨夜刻意的粗鲁,施暴一样的性爱。
  我如何不知他在发泄自己的不满。
  但没关系,结果是好的,我们还是在一起了。
  我得偿所愿。
  交往之后我们的关系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偶尔约会,都是我约他,每次他都是一副苍白的疲惫姿态。我体贴他,没过多久就让他回去了,他就如蒙大赦,连伪装都不肯,偏让我看出他是多么不情愿和我在一起。
  都说苏简安温柔体贴,可他所有的恶与劣根性,都给了我一个人。
  我不怪他。
  我依旧那么爱他。
  因为他给了我很多钱,我就有钱去开一间画室,每周末教教艺考生,剩下的时间就吃喝玩乐。
  反正我男朋友给我的钱根本花不完,我完全可以当个咸鱼,再也不用像以前上学时候一样,熬夜复习考试,也不用辛苦工作,累得像条狗一样。
  甚至我男朋友为了补偿我,还出钱给我办了几场画展,我那种水平,竟然也可以被媒体采访报道,称赞为“灵气四溢的青年艺术家”。
  我并不觉得羞愧。
  这是我当婊子卖屁股换来的,都是我应得的。
  我和我男朋友很少上床,因为我们连面都很少见。
  交往两年,见面的次数不过寥寥数十次。我试过勾引他,引诱他和我上床,但是被他温和地警告道:“希希,我不喜欢这样,你可以尊重我吗,也尊重你自己。”
  他在委婉地让我自重。
  我知道他看不起我,但我不怪他,他真的是个品行高洁的人,路边的乞丐他都不会看不起。
  他轻视我,只是因为我自己太贱。
 
 
第2章 
  我还是感激我的男朋友。
  我这么贱的一个人,他还愿意和我交往。
  我希望可以这样一辈子。
  偶尔见面,在他的办公室,我痴迷地看着他,他低头工作,修长的手指握着钢笔写字。我坐到他腿上和他接吻,他也顺从,可当我想要抽走他手中的钢笔时,他却难得地呵斥我:“松手!”
  我被他吓到了,眼泪汪汪地盯着他,像一条摇尾乞怜的小狗。
  他也不哄我,而是盯着那只钢笔出神。
  我死缠烂打问他的发小,追问那只钢笔的来历,他发小眼神怜悯地盯住我:“那是他初恋送的。”
  我和苏简安高一就认识,我从来不知道他有什么初恋,至少我没见他和谁有过暧昧的联系。
  可是由不得我不信。
  因为他的初恋回国了,十分讽刺的是,他的初恋也是个画家。
  但是他是国际艺术大师的关门弟子,真正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和我这种花钱买新闻通告的不一样。
  我看过他的画。
  看过之后,我回去一夜没睡,撕光了我这些年画的所有的画,只除了一幅,画的是苏简安,我画了好几个月,是真正用了心思画的。
  画的名字叫《朝圣》。
  我爱他,是朝圣一般的心情,虔诚如处子献祭。
  初恋单挽回国之后,苏简安就坐不住了。
  我见过他和单挽一起吃饭,我偷偷跟着的,看见苏简安十二万分的温柔体贴,和单挽笑着说话,眼里的柔情满得几乎要溢出来。
  而单挽,面容清秀又惊艳,眼神清澈,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我一辈子也比不上他。
  那时候我就知道,我和苏简安完了。
  我说过,苏简安是一个很迂腐的人,这意味着,他不会脚踏两条船。
  所以,我只有被舍弃。
  果然我回家的时候,他就提了分手,给了我一套房子,还有五百万。然后他说了对不起,就安心地走了,也不提当初要对我的身体负责的事。
  当初是他说要对我负责,可单挽一回来,他就忘了。
  我不怪他,我还告诉他:“交往的时候上床是很正常的事,我是自愿,以后各找各的新欢,两不耽搁。当初你要对我负责的时候,我就想告诉你了,其实你没必要那么认真。”
  他只是笑了笑,绝口不提当年其实是我下药。
  他都知道,但他不说,只是为了给我留面子。
  他好善良,我好爱他。
  我原本以为我真的不怪他。
  毕竟他给了我那么多钱,让我衣食无忧地生活,谁能找到这么好的男朋友?
  但是我高估了自己的品行。
  当我出去逛街,撞见苏简安和单挽说笑着去超市买东西时,我忽然很不甘。我和苏简安在一起时,他从来没有笑得这么真心。当然,我承认,我各方面,都不如单挽,所以苏简安甩我的时候,才会那么毫不留恋。但我真的恨,恨我努力了十年,苏简安都不肯稍微爱我一点。
  我这个人,睚眦必报。
  我想再恶心一下苏简安,作为他不爱我的惩罚。
  我去找了他发小,勾引他发小和我上床。
  他发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床伴不知道有多少,所以我们奸夫淫妇,一拍即合。
  哦,他发小好像叫褚泽。
  我本来想第二天再给苏简安打电话透露这件事。
  没想到出了意外,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告诉了他,他在我和褚泽上床时就找过来了。
  当时我正在给褚泽舔,埋首在他的胯间,探出舌尖,像一条乖巧的母狗。褚泽摸着我的头,笑得放肆又邪气,说我:“真是又乖又软又骚,这么淫荡,我真是喜欢得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我把他的东西含得更深,喉咙里逸出模糊的呻吟。
  忽然门被打开,褚泽不愧是身经百战的,那里连软都没有软,依旧在我的嘴里肆虐。
  他按住我的脑袋,粗喘着进进出出,操我的嘴。我猜我的嘴唇一定是红艳艳的,像妖精一样。
  我们都没有看是谁进来了。
  直到褚泽释放在我的嘴里,才微微阖上眼睛,对门外的人说:“简安,你来了。”
  我立刻被口中的浊液呛到了,咽下去了一些,又吐出去了一些。
  褚泽的手抚着我的脖颈:“这么浪费?难道不应该全吃干净吗?”
  我避开他的手,看向门外,苏简安的神色冰冷得可怕,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
  我心里忽然无比快意。
  苏简安,我终于可以牵动你的情绪了,你觉得我恶心吗?
  真好。
  他们打起来了。
  我真的没有意料到这个发展,愣在了床上,唇角还残留着白色的浊液。
  苏简安没有看我,只是沉默地挥拳朝褚泽的脸上打。
  褚泽没有防备,被他打了几拳,终究理亏,没有还手,只是握住他的拳头,眼神轻佻:“不至于吧,简安。这样一个贱货,你为了他打我?你什么时候眼光这样差了?你听好了,今天是他爬我的床,他主动勾引的我。”
  苏简安从来没有对人说话不客气过,但他却说:“褚泽,我操你妈。”
  我被苏简安吓到了。
  我估计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骂脏话,真是太帅了。
  褚泽也怔住了,但他反应过来,脸色逐渐沉下来:“苏简安!你是真的要为了这个贱货和我闹翻?”
  我不愿意。
  我不愿意苏简安为了我和朋友闹翻。
  所以我推开了苏简安,护住褚泽:“不要再打他了。”
  连褚泽都没有想到我会护着他。
  苏简安就更没有想到了,酒店昏暗暧昧的光线下,他神色莫辨。“你帮着他?你喜欢他?”
  我摇头,跟他表白。
  “我喜欢你,简安。”
  苏简安被我的表白逼得落荒而逃。
  总之,他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背影看起来甚至有些狼狈。
  褚泽看我一眼,眼神里饶有兴味。“你真的喜欢苏简安?我们圈子里的朋友都以为你是图他的钱,只是简安傻,所以钱好骗。”
  我把唇角快要干涸的精液舔干净,媚媚地对着褚泽笑了一下:“我当然喜欢,喜欢钱。”
  褚泽硬了。
  我乖顺地躺在他的身下,他插进来的时候,我娇娇地叫了一声。
  他十分动情,被情欲逼得身体发烫,额上薄薄一层汗,随着他抽插挺腰的动作凝结成一滴水珠落下来,砸到我的眼皮上,我颤了颤睫羽,好像是我哭了一样。他被刺激到了,就把我的身体翻过来,让我跪趴在床上,随手拿过床边解开的皮带,鞭笞在我的背上,力道控制得很好,但我皮肤娇嫩,背上还是凸显出一道道肿起的红痕,如同蜘蛛织成的网。
  我终于疼得叫了出来。
  他一边冲撞着我,一边含住我的耳垂,声音浪荡:“哭啊,哭出声来,我喜欢看你哭。”
  我隔着眼里的一层水雾看他,他更硬了。
  真是变态。
  但是我好喜欢。
  喜欢这样放肆刺激的性爱。
 
 
第3章 
  完事后,他懒懒地靠在床头,拿过手机:“加个微信。”
  我正打算去浴室洗澡,听他这话心里一动,问他:“干什么?”
  他点燃了一支烟,半眯着眼看我:“给你转账,婊子。”
  我温软地笑着看他:“不用了,是我勾引你上的床,是我嫖你,你不问我要钱我已经是赚了。”
  他吃瘪,半晌才说我:“牙尖嘴利,一点也不如单挽讨喜。”
  “你也喜欢单挽?”我来了兴趣。
  褚泽睨了我一眼,“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回去扑到他怀里撒娇,誓要问出答案。
  “人家好奇嘛。”
  褚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把我从他身上扒开,像揭开一块黏人的狗皮膏药。“恶心巴拉的,少碰我。”
  “你刚才操我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这么双标的吗?褚泽哥哥。”
  “那你呢,你不也双标,为什么要苏简安的钱却不要我的?是不想被我养着?”
  “真想养我?”我的手指按在他精瘦的腰上,缓慢地从他沾染着汗液的腹肌上划过。褚泽的身材比模特还要好,尤其是腹肌和人鱼线,性感得要命,我舔了舔唇,喉咙忽然有些干渴。
  我实在喜欢褚泽的身体,喜欢和他做爱。
  但我不能要褚泽的钱。
  我一旦被褚泽包养,就和苏简安再也没有可能了。
  我还是更喜欢苏简安的钱。
  我没有加褚泽的微信,也没有去找他。
  因为我觉得他是个孬种,明明喜欢单挽,却连告白都不敢说出口,也不去和苏简安抢。
  既然他不帮我破坏苏简安和单挽的感情,对我而言,他就不再有利用的价值。
  原本这应该是过河拆桥的剧本,可几天后却被褚泽玩成了猫抓老鼠,不得不叹,命运真是匪夷所思。
  那天晚上,在我走进一家会所找乐子的时候,被人算计着灌醉了,迷迷糊糊我只看到了一张俊美的有几分熟悉的脸。
  那人唇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带着邪气。
  是褚泽啊,我想。
  除了他,没有人能笑得这么坏,却还这么帅。
  为什么灌醉我?
  这个问题很快有了答案。
  因为我被抱进了装满水的浴缸里,衣服湿透,又被扒光。
  我瘫软在那里,只知道像条蛇一样扭动着身体,喉咙干渴得要冒烟,撒娇着要水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