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在古代县城养儿[种田文]——欲来迟

时间:2020-08-01 10:10:58  作者:欲来迟

 

 
 
 
第1章 
  “我去铺子拿个工具,可有什么想吃的?我顺道带回来。”祁硕边擦着手,眼神看向坐在院子里的乔深。
  乔深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勉强自己喝完最后一口米粥,倒不是米粥多难入口,只是乔深身子还没好,胃里实在是装不下太多食物,“我这刚喝完,再吃不下了,不用花那冤枉钱。”
  祁硕擦手的动作顿了顿,自乔深那日落水醒来之后,给了自己很多次意外,以前的乔深顿顿吃酒楼的,醒来后近一个多月了,竟然一次都没闹着要去。
  现下祁硕竟已不如前段日子那般惊讶了。挂好布巾,祁硕拍了拍衣服,出了院门。
  乔深看着祁硕的背影,和慢慢合上的院门,发起呆来。
  乔深是魂穿,他原是来自2020年现代的一名英年早癌卧病多年的青年。乔父在他高中时期检查出癌症,短短2年,撒手人寰,留下乔母和正在经历高考的乔深。
  乔母压抑着内心的丧夫之痛,一边照顾儿子,一边打理丈夫留下的珠宝店铺,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就在乔深大二的时候,在学校被篮球砸了一下脑袋陷入昏迷,送去医院后,检查结果和乔父一模一样,癌症。
  无法治愈的罕见癌症,乔深身体肉眼可见的虚弱了下来。看着躺在病床已经无法动弹的儿子,乔母恍惚间看到了丈夫来接自己,她终于支撑不下去了。
  乔母躺在病房签下了珠宝公司卖股合同,把所有的流动资产用来安排儿子的一切医疗和护工上。之后,她丢下乔深,脱离了这令她绝望的世界。
  此时的乔深已经躺在病床上六年了,连手指都无法动弹,意识清醒着的乔深悲痛万分,上天不公!
  再醒来,乔深就变成了大周四十六年,洛阳城,东寿兰镇,木匠祁硕的夫郎,还有一个两岁的儿子。祁硕和原来的乔深算是包办婚姻,婚前甚至都没见过。祁硕在县城开了一家木匠铺子,收入还算可以。
  然而原乔深是个好吃懒做,不知足图享乐的人,在家什么都不做,饭点顿顿下馆子,脏衣服出钱请人洗,饶是祁硕耐苦勤干,也禁不住乔深这般花销。
  某日,两岁的小常乐跟着原生去酒楼吃饭,吃完闹了肚子。原来,原生就是这般照顾自己的亲生儿子的,以前孩子太小,便整日让酒楼的厨子煮碗米糊来喂养,自己大鱼大肉。
  孩子太小,吃的时候总爱耍闹,原生也不哄,不吃便不喂了。自己吃饱了就回家,等孩子饿了,喂两口水就不管了。
  两岁的小常乐瘦弱不堪,肠胃娇嫩,终于是顶不住了,闹起了肚子。孩子太小,只会嗷嗷哭,祁硕看着幼子惨白的小脸,忍无可忍。
  家里一切开销都要银子,祁硕终日为了生计劳苦,乔深对自己冷锅冷灶就罢了,连幼子都没有一个健康的保障,于是他怒气攻心,斥责了原生,并且收起了家里的银子。
  这下对原生可谓是晴天霹雳了,原生脆弱的心理素质不堪一击,宁愿饿死也不愿意去灶房给自己煮点吃的,某日趁着祁硕在匠铺务工,跳进了在镇上唯一的一条小河流。
  再醒过来,就是来自2020年的乔深了。
  乔深叹了口气收回思绪,把碗盆收拾进灶房,水缸里面没水了。他在院里提起小木桶往后院的井里去打水。
  一趟水拎下来,落水引起的肺寒让他咳嗽起来,咳的乔深胸口发疼,一抬眼,两岁的小常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灶房门口。
  乔深深呼吸压下胸口的不适,走了过去,发现小常乐光着两个小脚丫。乔深弯腰抱起小常乐,可怜的孩子,这都两岁了,小常乐竟还没有一桶水重。
  “饿了吗?要穿鞋知道吗?”这一个月多的相处,把小常乐的乖巧看在眼里,乔深万分疼惜这个两岁的小宝宝。
  乔深轻柔的抚了抚小常乐的脑门,小常乐睡的一头软毛像小奶猫一样炸起来,萌的乔深心理一片柔软。
  小常乐两只小手扒着乔深的脖子,软软的小嘴巴贴着乔深的脖子吮吸着。他一直以来营养不良,父亲忙于劳作,原来的爹爹又贪懒不怎么管他。
  都两岁了,小常乐还不会叫人,饿了便扒着东西就吸。他太小了,感知不到大人的情绪,他本能地粘着天天在自己眼前的父亲和爹爹。
  乔深知道小常乐是饿了,单手盛了碗锅里还温着的米糊,自他醒过来,早饭都是祁硕煮的,祁硕力气大,米糊被捣的均匀糜烂。
  抱着小常乐坐在院子的石桌旁边,乔深感受着小常乐软软暖暖的小身子紧靠在自己的怀里,两指小嫩手抱着乔深握着勺子的手,小嘴着急的吧唧着米糊。
  看着瘦弱的小常乐,乔深心想,等我好点了,一定要把你喂的胖胖壮壮的。
  这边祁硕回匠铺拿了工具,转身锁上铺子。隔壁卖瓷器灶具的刘掌柜过来打了个招呼:“今日又不开了?”
  “嗯,内子还在病中。这几日,麻烦刘掌柜了。”祁硕朝刘掌柜作揖,多日未开铺面,找祁硕打家具木具的人,都拜托刘掌柜给递的话,祁硕得到信息之后,再挨家的上门寻买家问清楚诉求,之后回住的院子里打起木匠活。
  “唉,这是干嘛,都不容易,就盼着弟夫早日康健。你也别见外,有需要就把小常乐送来,和永元一同吃。”刘掌柜一边拦着祁硕的动作一边说着。
  在祁硕院子往后路过三个院子,拐个角就是刘掌柜住的院子了。永元是刘掌柜的小儿子,刚过了五岁的生辰。
  告别刘掌柜,祁硕路过福满大酒楼,想了想还是收回了步伐,朝着糕点铺子去了。
  乔深醒来之后不似从前骄纵,但是寒症未痊愈,不可见荤腥,所以祁硕只买了些糕点。
  想了想近日乔深的转变,祁硕内心松快了一些,毕竟是自己孩子的爹爹,只要他肯改,自己辛苦些也是应该,祁硕很能理解照顾婴孩的辛苦。
  想开后,祁硕步伐匆匆的往家里赶。
  推开院门,便听到小常乐开怀的笑声,只见乔深扶着小常乐站在自己的脚上,小常乐手指着柳树根,时不时跺跺小脚。
  “是蚂蚁呀,蚂蚁在搬家呢,我们不动手,让蚂蚁自力更生好不好?”小常乐一只小手指着,一只小手向前伸着,一抓一握的抓着空气,乔深知道小常乐想去捏小蚂蚁,一把捞起小常乐放在怀里,让小常乐远远的看着蚂蚁搬家。
  小常乐扭着小身子,一转头看到门口的父亲,嘴里啊啊叫着,两只小手臂朝祁硕张开要抱。
  有父亲在的时候,他还是更爱粘着父亲,因为以前的爹爹不爱抱他,总是不理自己。
  “快来抱他,小家伙力气还不小,要抱不住了。”乔深手忙脚乱的搂着小常乐乱扭的身子,孩子娇软,他也不敢用力。
  祁硕放下工具,拎着油纸包的糕点放在石桌旁边,这才抱过孩子来,抱着小常乐坐下后,示意乔深吃自己带回来的糕点。
  乔深起身寻了个布巾,夏日照射,水都升温了不少。他把布巾拧的半干,过去给小常乐擦了擦小脚。
  擦完起身准备去灶房把碗筷洗了,叮嘱祁硕道:“抱他去穿鞋,早上光着脚就出来了,以后打木具去后院,仔细木屑扎了他脚。”
  祁硕应了声,抱着孩子进了屋。给小常乐套上鞋袜,看着瘦弱的孩子,又想到灶房里忙碌的乔深,祁硕嘴角带着笑意,自乔深醒后这个月里,他感觉日子在慢慢好起来了。
 
 
第2章 
  午时,艳阳高照,祁家院子此起彼伏的响着知鸟的叫声,和敲打木具的声音。
  祁硕擦了把汗,走到石桌旁倒了杯水。这是上午乔深把大麦炒的焦黄之后,倒入清水,煮沸晾凉,专门给祁硕去暑气准备的,他们俩都没有喝茶的习惯。
  在现代的时候,乔母特别喜欢在厨房研究好吃的伺候乔家父子,夏日解暑就煮大麦茶给他喝,耳熟目染,乔深也就会了不少。
  忙完乔深就去午睡了,身子还是虚弱,到点就困了。祁硕则继续干着活,前段日子为了照顾乔深,欠下一堆活计,他一刻也不敢停下。
  睡梦中,乔深感觉什么东西在按压自己的胸肺,仿佛回到了躺在重症病房的时候,医生给自己做心肺复苏,乔深愈发感觉自己呼吸困难……
  小常乐坐在爹爹的胸膛上,小屁股一动一动的,两只小手扣着脚丫子,一脸无辜的看着惊醒的乔深。
  乔深抹了一把脸,吐了一口气,抱着小常乐起床出了房间,“你拿我当蹦床呢?爹爹要被你压死了,知道吗?捣蛋鬼?”
  坐到院子里,风吹的杨柳飘飘,乔深抱着小常乐吹着大自然风扇,看着忙碌的祁硕,不禁有点羞愧,自己这边吃好睡好,啥事不干,于是讨好的跟祁硕搭话。
  “硕哥真厉害,我午睡的功夫,你这就都做好了?”
  祁硕看了眼自家夫郎,抿了抿嘴角:“还未完成,这是最后一步,打磨光滑才算完成好了,午后我给书铺送去。灶里我蒸了薯,饿了垫垫,我回来煮晚饭,来得及。”
  这里的人一般一日两餐,早晚各一餐,中午要么吃早饭剩下的,要么索性就不吃,富裕的家庭才会专门布置午餐。
  “要出去?索性小常乐热的睡不着,我也想带他出去走走散散热。”其实是乔深想出去逛逛,这个朝代没有出现在乔深读的历史书上过,他也蛮好奇的。
  听到乔深称呼着我们,而且张口就是为了儿子好,祁硕内心有点动容。一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一边回应:“也好,送完顺道去福满楼用晚饭,你许久不曾去过了。”
  忙完最后一步,乔深看着祁硕把书柜搬上板车,近一米九的高大汉子,轻轻松松的把一个大书柜搬起来。乔深羡慕的叹了口气,慢慢来,老天已经给了他一个健康的身体,他慢慢锻炼便是。
  两人收拾完毕,锁好院门,乔深抱着小常乐,祁硕拉着车,小两口齐步往东寿兰镇最热闹的街区走去。
  东寿兰镇,简称东镇,十里八乡的村民赶集卖货都聚集在东镇。此时正值日头高照,街上行人不多,各个街铺铺门大开,卖的东西倒也齐全,偶有铺子门口撑着摊子。
  祁硕拉着书柜往书铺后院送货,送完把板车寄放在书铺后院,说好饭后来取。书铺的掌柜和祁硕多有往来,有时柜子椅子缺角什么的,只要能修,祁硕二话不说的帮忙修理,还不收钱,书铺掌柜的感激着呢。
  出了书院,就看乔深牵着小常乐在买糖人。小常乐正是抱不住的年纪,走不稳当还不要人抱,先前赶着送货的时候就抱不住,此时终于是让他下了地。
  看着自家夫郎温柔的牵着小常乐,宠溺的看着小常乐东摸摸西碰碰,祁硕心里不禁软了一角。
  “弄好了?”看祁硕走了过来,乔深忙问。
  “嗯……饿了吗?”
  “逛逛吧,还不饿呢,让他把小糖人吃完再说。”小常乐已经在一个地方站不住了,捏着小糖人,抬着软绵绵的步伐就往前一个劲儿的走。
  祁硕走在乔深身侧护着,避免行人撞上他。两人配合着小常乐慢悠悠的小步伐闲逛着。
  乔深看着街上的热闹,心想这大周也算是国泰民安了。虽然没有现代黑科技般的便利,但是大街小巷的百姓自给自足,吃的喝的用的玩的,虽不先进但好歹齐全。人们知足的生活着,脸上也都是笑意满满。
  闲逛的功夫,小常乐走不动了,扒着乔深的腿就想往乔深怀里爬。乔深早上的稀粥也消化完了,于是抱起小常乐开始找吃食。
  “吃碗面吧,天热,吃什么都没胃口,就想喝点有汤水的。”乔深抱着小常乐指着前方的面摊子,面摊生意还挺好,大骨汤底老远就闻到香味儿了。
  “不用省,想吃什么尽管吃。”先前乔深落水,治病花销了不少,乔深醒来之后不似先前娇惯,祁硕也想奖励夫郎。酒楼只一顿也吃不了多少银子,再挣就是了。
  “真没胃口,早上买的糕点都还没吃完,下次可别买了。”乔深还是摇了摇头,带头往面摊走去。
  心想这祁硕可真是好男人,自己拼死拼活的劳作,就为了给夫郎好的生活。乔深因为原生的记忆,也知道两人其实没有什么感情,祁硕仅仅是一家之主的责任驱使。
  想到这里,乔深有点动容。乔家的一家之主乔父,若非是得了家族遗传的癌症,乔深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珠宝富二代了,父亲强大顾家,母亲全身心爱护丈夫孩子。
  可恨这家族遗传的癌症,让乔深只能躺在病床上,整日看看书,追追剧,最爱的还是在短视频软件上看别人养宝宝的日常。想到这里,在心里对原生说:乔深,你不稀罕的,我来珍惜。
  坐下点了两碗牛肉面,看了看祁硕的大块头,想来胃口应该不小,于是又多要了一碗,让店家煮成清汤,面条煮软烂些。
  这家面摊确实好吃,没有现代浓重的调味料。但是浓香的大骨汤,香油和酱盐佐着葱花,闻着就让乔深食欲大开。
  乔深和小常乐共吃一碗素面,他现在和小常乐的肠胃一样。一餐吃的少,但一天要吃好多餐,只要是不饿着儿子,祁硕也都惯着。
  祁硕快速的吃完了两碗面,乔深这边喂好小常乐,小常乐肚子饱了就坐不住了,喂到嘴里就吐出来,祁硕见小常乐开始糟蹋粮食了,伸手抱过来给摸了摸小常乐鼓鼓的小肚皮,不给吃了。
  这边轻松了的乔深专心吃完了面,一碗面下肚,八分饱,不过乔深也不打算再吃了,胃受不住。两人结账,准备回家。
  路过油盐铺子,乔深进去买了点酱料和卤香料。告诉祁硕他回去想做点卤味,祁硕问了乔深想要的食材,领着乔深去采买齐全,食材种类多,连肉都不少,祁硕眼睛都不眨的付了钱。
  采买完所需的用品,小常乐坐在板车上,周围是爹爹买的一堆食材,父亲拉着车,爹爹在身侧扶着他,一家三口回了院子。
  祁硕给水缸提满了水,回到院子处理木材,小常乐被放在眼前的筐里,筐里乔深垫满了软布,小常乐两只手抓着父亲给他做的木制小玩具,东掰一下西掰一下,木头发出咔咔的响声,听到这个响声小常乐就嘎嘎乐。祁硕听着小常乐软软嫩嫩的笑声,嘴角微笑着干着自己的木匠活。
  灶房里,乔深将五花肉,猪蹄儿还有猪肋骨焯水捞起。以前乔母做的时候用的料酒,佐料丰富,但是条件局限,乔深回忆着乔母的做法,重新起锅,加开水,放入姜葱酱、香叶、八角、桂皮和少许酒。待水烧开,乔深把肉放进去小火卤煮,又洗净了莲藕和鸡蛋放了进去。
  可惜了这里的人都不怎么吃猪内脏,许是去的晚了,下次早点去看看能不能买到猪肠猪肺。乔深最爱吃这些卤煮了,擅长厨艺的乔母把乔深的嘴养的很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